悠悠書盟 > 大魏廠公 > 第四百七十五章東廠未到,暗鋒已動

第四百七十五章東廠未到,暗鋒已動


      湖州城
  
      天空碧藍無云,陽光明媚,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溫暖,雖然不足以驅散這冬日的寒意,但是陽光照耀在身上,也是能夠讓人舒服不少。
  
      街道上的百姓們來來往往,絡繹不絕,那臉龐上的神色也是充滿著平靜和淡然。
  
      而此時此刻,在那百里街的盡頭,一處氣勢恢宏的樓宇之前,卻是有著幾道江湖人影陸續出現,然后走進了那恢宏的樓宇之內。
  
      這處樓宇,是潮州城四大門派之一的清遠派所在之地,這清遠派在江南傳承了近百年,當年乃是從鏢師起家,后來在一趟走鏢的途中,偶然得到了一本清遠劍譜,那一代的總鏢頭劉震山學會了這清遠劍法,實力大增
  
      后來便建立了這清遠劍派
  
      清遠劍派歷經了無數年的發展,有著清遠劍譜為倚仗,再加上這些年和武當山又有些關系,如今在這湖州城內,已經是頗有名氣
  
      基本上算的了這江南四大派之首,其地位僅僅次于那武當山
  
      嘩啦啦
  
      那一些江湖人士進入了清遠劍派之內,立刻便是有穿著青衣的清遠劍派的弟子過來接待,這些弟子都是腰間帶著佩劍,那臉上的神色也是有些凌厲
  
      不過,這進入清遠劍派的一眾江湖人士,也是氣息不弱。
  
      仔細看過去,這些人大概分成了三列,為首帶隊之人分別是一名黑衣的瘦削老者,身材魁梧的中年漢子,還有一個光頭,腦袋上帶著幾條疤痕的胖子。
  
      這三人的來頭同樣不小,他們是除去清遠劍派的另外江南三大派之首,黑衣的瘦削老者,是黑虎門的門主,名為趙云虎,一手祖傳的猛虎刀法,雖然名字粗俗,但這威力卻是相當的不尋常,讓他在這江南道也是有著赫赫聲名
  
      一般人都不敢招惹
  
      而身材魁梧的中年漢子,則是那八卦派的掌門,孫全盛,他主要修煉的是八卦刀和八卦掌,掌刀并行,也是在這江南一帶打下了威名無數
  
      最后那名光頭上頂著刀疤的男子,則是這江南一帶的后起之秀,當年這江南一帶除去了武當派,只有三大派,而這光頭男子便是靠著一身的兇狠和拼命的勁頭,硬生生的從三大派的手中奪取了地盤,建立了自己的幫派
  
      名為雷云幫
  
      而這胖胖的光頭男子,便是讓人聞風喪膽的陳雷云,一手雷云掌法,剛猛霸道,鮮有人能敵
  
      “三位,老夫在這里等你們很久了”
  
      隨著這三人帶著一眾人手走進了那清遠派的會客大廳,這廳內也是傳來了一個清朗的笑聲,順著聲音看過去,則是一名身材瘦削的老嫗。
  
      老嫗雖然已經年邁,但是卻明顯很喜歡打扮,一身大紅的衣衫,頭上還戴著粉色的發簪,看起來給人一種不倫不類的詭異之感。
  
      這老嫗,便是清遠劍派這一代的掌門,劉云魅
  
      劉云魅當年年輕之時,在江南道的江湖上便已經是有著赫赫威名,而且此人妖媚異常,又浪蕩不羈,曾經在這江南道上和不少的英雄俊杰留情
  
      后來,再回到了清遠劍派,閉關三年,便是帶著一個孩子出現,并以雷霆手段坐穩了這清遠劍派的掌門之位,一直到今天
  
      那個孩子的生父無人得知,但那孩子,卻也是聲名不小,一手清遠劍法,依然在這江南道打下了一些威名
  
      “劉掌門,你這么急匆匆的叫我們幾個過來,有什么事情”
  
      隨著三大派之人盡數落座,那黑虎門的趙云虎有些大咧咧的瞥了這老嫗劉云魅一眼,然后冷聲問道,
  
      “誰家幫派里都是有著不少事情,你要是沒什么要緊的事情的話,就別耽誤我們時間了”
  
      “是啊,劉掌門,聽說東廠已經啟程來湖州,我們都得安排安排啊”
  
      八卦派的那名掌門,孫全盛也是臉龐上帶著些許的冷笑說道,
  
      “我們和你們可不一樣,我們不打算做東廠的走狗,所以得多準備一些啊萬一出了事,也好給子孫們留下個生計不是嗎”
  
      “呵呵”
  
      劉云魅聽著這兩人冷嘲熱諷的話,那布滿皺紋和胭脂的臉龐上,露出了一絲冷笑,她隨意的揮了揮手,立刻有幾名下人走進了這會客廳之內,然后開始陸續給這幾人送上了茶水,而她也是一邊抿著茶水,一邊道,
  
      “諸位,老身知道你們最近都忙,都在為以后做打算,今日,老身正是要和幾位商量此事,老身想咱們四大派能夠做一個統一的決定”
  
      “日后,也能同進同退”
  
      “統一的決定那敢情好”
  
      劉云魅的這蒼老話音剛落下,那孫全盛便是大笑出聲,他咧了咧嘴,哼道,
  
      “不過,孫全盛可要提前說明白,八卦派可不想做東廠的走狗,那么,就要看看你清遠劍派和雷云幫,敢不敢和我們一起,對抗東廠了”
  
      “不錯,我黑虎門的三個弟子都是死在了河南道,死于東廠之手,我趙云虎和東廠也是血仇不共戴天,我也不會向東廠妥協”
  
      那黑衣的老者也是憤怒的哼了一聲,陰聲道。
  
      這句話落下,他隨手便是端起了面前的茶杯,茶杯放到了嘴邊兒,那眉頭上閃過了一絲警惕,一口也沒喝,便是又將茶杯給放了回去
  
      “陳幫主,你雷云幫是什么意思”
  
      劉云魅那目光里帶著幾分陰冷掃了孫全盛和趙云虎一眼,然后又是看向了一直不動聲色的雷云幫幫主,陳雷云。
  
      “我的意思很簡單,不是早就和你說清楚了嗎”
  
      陳雷云頭都沒有抬,只是盯著自己那張寬厚而生著不少老繭的手掌,然后冷聲笑著道,
  
      “東廠,是咱們的主子,誰要是敢不給東廠面子,咱們也就不需要給他們面子了,直接收拾了便是”
  
      “你們已經投靠東廠”
  
      那趙云虎和孫全盛聽聞了陳雷云這句話,這臉龐上的神色頓時一變,涌過了幾分難掩的震驚,而緊接著,這兩人便是嘩啦一下子,從那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后并排站在了一起,死死的盯著劉云魅和陳雷云二人,陰聲道,
  
      “今天這是鴻門宴吧”
  
      “就是鴻門宴那又如何”
  
      劉云魅看著兩人這般凝重的表情,那面龐上也是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甚至還有幾分不屑的意味,輕聲哼道,
  
      “只要你們能夠乖乖聽話,我們能夠完成督主的命令,這就夠了”
  
      “臭婊子,原來你們早就暗通了東廠怪不得,這么長時間,總是找各種理由推脫對武當山的回復,你們在暗中做這些勾當”
  
      孫全盛死死的盯著劉云魅,那臉上的神色也是更加的陰沉,而他身后的那幾名幫派中的好手也是紛紛的湊到了他的身側,一臉憤怒的抽出了兵器。
  
      黑虎門的趙云虎,以及那些黑虎門弟子,也都是不甘示弱,這大廳之內的氣氛,變的劍拔弩張,也是更加的壓抑起來
  
      不過,這劉云魅和陳雷云,卻是依舊一副淡然的樣子,仿佛并沒有什么慌亂
  
      “臭婊子,死光頭,你們若想給東廠做狗,那是你們的事情,我黑虎門和八卦派和東廠都是有著深仇大恨,就算是被東廠滅了,也絕對不會屈服”
  
      黑虎門的趙云虎目光陰沉的盯著不動聲色的兩人,這心里生出了一絲不祥的預感,他皺了皺眉頭,冷聲道,
  
      “今日,你們若是真的要逼我們,咱們大不了就生死相搏”
  
      “我黑虎門和八卦派,沒有孬種”
  
      “生死相搏”
  
      劉云魅看著這兩人這般模樣兒,那布滿皺紋的面龐上冷笑和不屑之意更濃,她輕輕的哼了一聲,笑著道,
  
      “你覺的,我把你們交到這里,就是為了和你們生死相搏的嗎”
  
      “你什么意思”
  
      孫全盛和趙云虎聞言,這臉上的神色也是變的更加慌亂了一些,眾人彼此看了一眼,那趙云虎冷聲哼道,
  
      “別虛張聲勢,我們從進來以后,就沒有碰過你清遠派里面任何東西,難道你這樣還能下毒不成”
  
      “是嗎那你便試試”
  
      劉云魅輕輕的哼了一聲,直接從那座位上站了起來,而下一瞬,那大紅的身影也是直接朝著趙云虎掠了過去,同時,那手中也是多了一柄三尺青鋒,直接刺向了后者的胸口
  
      劍鋒凌厲非凡
  
      轟
  
      與此同時,這趙云虎也是將身上的氣息給調動了起來,那浩瀚的內力洶涌而過,他猛地揮刀,朝著后者迎面劈砍而去
  
      噗
  
      然而,他這刀還未劈出多久,那面色又是陡然一白,一口殷紅鮮血直接從那喉嚨里噴了出來,緊接著,他的身子也是劇烈的搖晃了一下,那氣息迅速的褪去
  
      嘩啦
  
      他竟然連站都站不穩,直接便是半跪在了地上,而同時,那劉云魅的劍,也是落在了他的眉心之處
  
      “怎么樣呢”
  
      劉云魅笑瞇瞇的盯著他,劍尖微微抖動,上面閃爍出了幾分森冷殺意。
  
      “你怎么會這樣你什么時候下的毒”
  
      趙云虎感受著這般殺意,還有體內洶涌的無法控制的痛感,那臉上的神色更加的驚恐,還有濃濃的不敢置信。
  
      而一旁的那孫全盛,臉色也是變的有些難堪,他驚恐的往后退了兩步,有些不敢動彈。
  
      既然這趙云虎中毒了,那自己恐怕也難以幸免
  
      只是,他也不知道這毒,到底是什么時候中的
  
      “這屋子里的花,是七星花,而你們的茶,則是百花茶,無論是花還是茶,單獨出現都沒有任何害處,但是若是混在一起,這香氣,便是劇毒”
  
      這時候,那一直不動聲色的陳雷云緩緩的站了起來,他目光陰沉如炬,閃爍著陰沉和冰冷,緩緩的朝著那孫全盛走去,掌風也是微微涌動,
  
      “孫掌門,你還想試試嗎”
  
      “你們你們這兩個混蛋你們自己投靠東廠也就罷了,為什么非得逼我們”
  
      孫全盛那臉上的神色充滿了凄然,有些恍惚的問道。
  
      “我也不想逼你們,我也想看著你們被東廠所滅,日后這江南道,只有我們雷云幫和她清遠劍派做主”
  
      陳雷云輕輕的哼道,
  
      “但是,督主卻不想,我們既然已經是東廠的人,就得聽從東廠的命令啊”
  
      “廢話少說,督主有令,你們若是答應加入東廠,協助東廠做事,那今日,你們可以安然無恙的離開,若是不肯的話,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陳雷云的話音剛剛落下,這劉云魅便是又冷哼出聲,隨著她聲音的落下,早就潛伏在這大廳左右的那一眾清遠派的弟子和雷云幫的弟子們,都是紛紛的涌了過來
  
      幾乎是瞬間的功夫,便是已經將這大廳給牢牢的包圍了起來
  
      煞氣凜然
  
      孫全盛和趙云虎看著這般氣勢,那臉上的神色也是變的更加的凝重,還有幾分慌亂,那些弟子們,也都是紛紛被擠壓到了一起,不知所措
  
      “你們可以有骨氣,也可以死”
  
      陳雷云等待了片刻,見他們都不肯說話,又是冷笑出聲,
  
      “但是,你們要考慮清楚,你們的家人,你們的弟子,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們,你們的家人,早已經在我們的監視之下”
  
      “今日你們若是不動手,你們趙家和孫家所有人,都得和你們一起,身首異處”
  
      “你們”
  
      趙云虎和孫全盛聽到這句話,那臉上的神色更加的難堪,甚至是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我們提前很長時間已經把家人都送出湖州城了,你們怎么會”
  
      “東廠麗景樓,眼線遍布天下,你們早在轉移家人之時,我們的人,便盯上你們了趙門主,孫掌門,奉勸你們一句,別做無謂的掙扎了”
  
      劉云魅和陳雷云輕輕的笑著,站在了二人的對面,陰聲道,
  
      “最后一次機會,你們選擇帶著所有的家任何弟子一起死,還是一起生”
  
      嘩啦
  
      隨著劉云魅和陳雷云的這番話音落下,周圍的那些清遠劍派和雷云幫的弟子們都是紛紛的抽出了兵器,然后朝著這黑虎門和八卦派的眾人逼近了過來
  
      陰沉的煞氣,讓著大殿之內的氣氛更加顯得低沉無比,就好像有一座大山落在了人們的頭頂,幾乎是讓人們都喘不過氣來
  
      “我我愿意加入東廠為東廠效力”
  
      這種壓抑的氛圍持續了一會兒,那八卦派的孫全盛面色凄惶的低下了頭,然后跪在了那劉云魅的面前,他苦笑著道,
  
      “請放過我”
  
      “孫掌門,你這是什么意思你貪生怕死”
  
      一旁的趙云虎聽聞了孫全盛的這般話,那臉上的神色也是變的格外的陰沉,他咬著牙,怒目圓瞪的咆哮道,
  
      “我看錯你了你這個懦夫”
  
      “我不是怕死,我是不想讓我的兩個孩子被殺,他們才剛剛五六歲啊他們死了,我孫家就徹底絕后了”
  
      孫全盛眼睛發紅的看著趙云胡,低聲咆哮道,
  
      “你趙云虎當然不怕,你反正三個兒子都已經死了”
  
      “你”
  
      趙云虎聽聞這話,那臉上的神色也是更加陰沉,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后皺著眉頭看向了對面的陳雷云,陰聲道,
  
      “要殺要剮,隨你便,老子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但是想要老子給東廠做狗,那是不可能的,老子和東廠之仇,不共戴天”
  
      說完,這趙云虎便是挺直了腰板,然后閉上了眼睛
  
      他已經不怕死
  
      “很好很好趙門主是個人物”
  
      陳雷云看著這般的趙云虎,那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笑意,他低聲笑了笑,卻并沒有直接動手,反而是看向了隨著趙云虎一起過來的那些黑虎門幫眾,然后笑著道,
  
      “不過,你這些手下,是不是和你一條心,我就不清楚了”
  
      “你們聽好了,誰愿意殺了趙云虎,加入東廠,我們便幫你們坐上著黑虎門的門主之位,從此以后,這黑虎門,便是你們說了算”
  
      “若是不愿意的話,那便和趙云虎一起,下地獄”
  
      “這”
  
      陳雷云的話音落下,這圍繞在趙云虎身邊的那些弟子們都是猶豫了起來,一個個都是面面相覷,有些不知所措,而有些人的目光,則是飛快的閃爍了起來
  
      顯然,人們已經動心
  
      妥協,便是黑虎門新門主,反抗便是自尋死路
  
      誰都能做出這個決定
  
      “你們干什么”
  
      “你們難道要投靠東廠”
  
      趙云虎查覺到了周圍那些弟子的臉色變化,那臉龐上也是涌動出了一絲驚恐,還有慌亂,他轉過身,用力的抓住了那名一直被他當作心腹的副幫主,吼道,
  
      “我待你們如兄弟,你們”
  
      “趙門主,得罪了”
  
      不等趙云虎的話說完,那名副門主突然是微微皺眉,而那面龐上也是閃爍過了一絲難以掩飾的冰冷和殺意,緊接著,他抽出了腰間的長刀,然后戳進了趙云虎的胸口之內
  
      噗
  
      刀鋒透過了趙云虎的后背穿了出去,殷紅的鮮血也是飛濺而出,趙云虎那瘦削的身子劇烈的顫抖了起來,而那喉嚨里也是流淌出了濃濃的鮮血
  
      “你你竟然”
  
      他呢喃著,那臉龐上的絕望之色,更加濃郁。
  
      “我不想死,兄弟們也不想死”
  
      “你放心,你三位夫人,我會送過去陪你的”
  
      “就當報答你這些年的知遇之恩了”
  
      那副門主眼睛有些發紅,然后又是猛地抽出了長刀,嘩啦一聲,又是一股子鮮血飛濺了出來,而那趙云虎也是無力的癱倒在了地上
  
      鮮血流淌,觸目驚心,他死不瞑目
  
      “黑虎門新門主趙質,攜黑虎門兄弟,愿意為東廠效力”
  
      這名副門主將趙云虎的尸體給踹到了一旁,然后恭敬無比的看向了劉云魅三人,低頭拱手。
  
      “很好黑虎門的事情,便交給你了”
  
      劉云魅淡淡的看了一眼這趙質,然后笑著道,
  
      “另外,我們得到消息,因為四大派長時間沒有給武當山回復,兩位長老將下山過來見咱們,親自問咱們的意向,羅剎大人的意思,是趁著這次機會,將這兩位長老給除掉”
  
      “提前削弱武當山的太極四象劍陣”
  
      “具體的安排,隨后會告訴你們,但在這之前”
  
      劉云魅的話音頓了一下,那語氣中又多了幾分冷意,哼道,
  
      “趙質,你需要將黑虎門清理干凈,不要泄露任何消息”
  
      “劉掌門放心”
  
      那趙質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拱手道,
  
      “半日之內,黑虎門內便會干凈”
  
      “很好”
  
      劉云魅輕輕的揮了揮手,便是有人將一個黑色的盒子送到了這趙質的面前,趙質猶豫了一下,見到對方已經將盒子打開,里面是兩枚丹藥
  
      分別是紅色和黑色
  
      他聞到那有些腥臭的味道,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你不會以為我就這么相信你了吧”
  
      劉云魅輕聲笑道,
  
      “這黑色的丹藥,是解你剛剛中的毒的,而這紅色的丹藥,則是控制你的,名為失心丹,若是不能夠在規定的時間內吃解藥的話,你會經歷無法想象的痛苦和瘋狂”
  
      “不需要我多解釋吧”
  
      “明白”
  
      趙質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直接將那兩枚丹藥抓起來,然后陸續塞到了嘴里,他那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嘴角兒溢出了一絲鮮血,然后又隨手抹掉,拱手道,
  
      “我這就去清理黑虎門”
  
      “去吧”
  
      劉云魅微笑著揮了揮手,然后又是看向了那八卦派的掌門孫全盛,笑著說道,
  
      “孫掌門,該你了”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