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一章 沙盤構想

第一章 沙盤構想

“胃癌初期,的確具備治愈的機會,只是現在已經惡化到了胃癌中期,可能性治愈率已經降低,但你繼續積極治療仍舊有可能”
  
  “不用了,我選擇出院?!?br/>  
  花費了兩個多小時,許紙踏出了醫院的門口,一段時間的化療讓他頭發稀疏脫落,體態蒼白佝僂,整個人處于極其病態的狀況。
  
  癌癥初期,積極配合治療,是有具備的治愈可能性,進入了中期就生還率極低。
  
  已經沒有治療的必要了。
  
  他默念著。
  
  許紙能力不低,在一家大型外企工作,可現在四五年積蓄的五六十萬存款已經消耗了大半,忙忙碌碌了好幾年,到頭來還是一場空,想一想,年紀輕輕,得了絕癥,換來二十多萬積蓄,這樣的人生還真是無聊。
  
  這一輩子,都沒有好好活過,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
  
  他買高鐵車票,拖著行李箱,一路回到了老家侗城,半日后,坐著公交來到郊區,回到了老宅里。
  
  有一年沒有回來的故鄉,家里有一片有獨立門戶的果園庭院。
  
  父母去世得早,家里的院落很大,原先在村里也算是小富,日子還是過得其樂融融,可是犧牲了太多工作與陪伴父母的時間,淪落到了這種下場,他倒是覺得有些諷刺。
  
  院子里的果樹林沒有人打理,變得荒蕪,長滿了雜草。
  
  開鎖,推開房屋,一股撲來的灰塵,從小到大熟悉的農居生活,映入眼簾,他在房間里放下行李,打算在故土度過他最后的余生,重歸鄉村生活。
  
  “水電設備沒有損壞,整理一下,就能住人?!痹S紙打掃了一遍滿是灰塵的房間,才氣喘吁吁的坐在床上。
  
  窸窸窣窣
  
  他忽然聽到了一片詭異聲音。
  
  “誰?貌似院子里有東西在響?”他站起身,來到了空曠的果園院落里,在一堆雜草之中,看到了一只臉盆大小的黑色甲殼蟲。
  
  甲殼蟲是完美的黑色圓型。
  
  黑得純粹,像是黑洞一樣吸納全部光線,甚至連許紙的目光也被吸收進去。
  
  “真黑,這是什么蟲類?”
  
  許紙伸手。
  
  刷——
  
  一瞬間,他的思維被吸進了蟲的黑殼中,帶進了一段浩瀚種族歷史。
  
  那是一段蟲族的漫長崛起,從一顆綠色星球相當于我們地球的寒武紀時代的生物大爆炸,便出現的一種遠古蟲類,他們誕生了自己的智慧,發展科技,巨大的繁衍能力和潛能讓他們走向星空,當科技抵達頂端時,蟲族知道自己生活的是貧瘠低等世界。
  
  最終,他們突破了某個維度,進入了一片更高層的匪夷所思奇幻世界,長生界。
  
  他們妄圖征戰那片高能世界,卻瞬間潰敗,那片世界奇怪超凡種族,渺小的身軀上,擁有不可思議的超能偉力,毀天滅地。
  
  輸得像是理所當然。
  
  “真是可惜啊?!?br/>  
  相比感嘆自己作為個體生命的即將死亡,許紙從那震撼的漫長歷史中,更加感嘆一個徇爛數億年的鼎盛文明物種,徹底走向殞滅。
  
  許紙笑起來,雙手托起這個蟲族母巢,這一位曾經征戰星空的女王,已經敗北到孤身一人,“我們都要死了,你臨死前,有什么可說的嗎?美麗的女士,請發表你的遺言?!?br/>  
  請發表我的遺言?
  
  有生物敢這樣對我說話,多少年了?
  
  那臨死前的女皇,眼前這個青澀的弱小生物竟然毫無畏懼的淡然看著自己,有些錯愕起來。
  
  它看著許紙一臉平靜神色,忽然失笑,再沒有了怒意:
  
  這個渺小的生物也要死了,所以無所畏懼。這一刻它忽然明白,此時無數文明的尺度被跨越,眼前,只是兩個默默等待衰亡的可憐物種。
  
  無論帝王與螻蟻,終究逃不過黃土白骨。
  
  它望著這個等死的年輕生物,忽然腦海里有一種念頭,仿佛像是朋友一樣酣暢的笑起來,“是啊,我的臨死遺言嗎?有很多啊,我漫長的一生經歷太多太多了,我是偉大的造物主,創造了無數文明的崛起與殞滅,一個個紀元都由我手來創造,不過總結起來不過幾句?!?br/>  
  “生物的進化,不是越龐大就越厲害,自身的強大才是正途?!?br/>  
  “我們一開始就走錯了,越進化越巨大是條歧路,越渺小的身軀,越具備能量質變的基礎”
  
  “我們的世界只是低等貧瘠的國度,我留下了通道與坐標,你替我成為下一代造物主,再度打上長生界去!”
  
  嗯??
  
  忽然講些什么東西啊。
  
  這位大佬,這是臨死前,腦子已經壞掉了嗎!
  
  “鬧哪樣?”許紙緩和了十幾分鐘,才明白死去的蟲族母皇對他做了什么,竟然把最后的蟲巢權限都交給了他,真是心大得可以。
  
  他搬起椅子,抱著這個臉盆大小的甲殼蟲母巢,坐在庭院里,從他得到的蟲族記憶里,這種侵略性極強的偉大種族只有一個種族能力。
  
  “細胞加速分裂?”
  
  細胞分裂是有次數的,加速細胞分裂,就是極大加速一個生物的壽命。
  
  蟲族的能力,是能讓自己的種族,在短短時間內,像是花蕊一樣瞬間,出生,綻放、成長,凋零,死亡。
  
  “但是,加速細胞的瘋狂分裂,也相當于加速物種進化”許紙呼吸微微急促起來,“一個物種的誕生,進化,需要漫長的時間,而加速細胞分裂與繁殖,相當于加速進化!”
  
  物種的進化要多少年?
  
  在三十八億年前,地球在海洋里誕生原始細胞生命。
  
  在經歷了漫長的三十多億年演化后,才積蓄到頂點,五億年前才有寒武紀生物大爆炸,出現了各種初始形態的真正生命,開始出現在荒蕪毫無生機的海洋上。
  
  又有經歷各種漫長奧陶紀、志留紀、侏羅紀和白堊紀太多太多以億為單位的浩瀚地球紀元,物種大滅絕與新生的史詩,在數千萬年前,才開始初步具備智慧的人猿雛形。
  
  地球的歷史紀元太漫長了,人的歷史出現在無數紀元面前,僅僅只是一瞬間。
  
  “可數十億年漫長的進化史,在蟲族加速進化的面前,僅僅只需要幾天,他們就能實現生物大爆炸?!痹S紙明白蟲族的無限恐怖性。
  
  記憶里,蟲族母巢,是戰爭堡壘。
  
  只要母巢投放到一個荒蕪星球,生產出細胞——孢子,投放在星球里,開啟超高速細胞分裂,不到幾年,那些細胞會瘋狂繁衍,進化出一個個全新的新物種,成為母巢的部隊之一。
  
  “這個種族,有無限可能?!?br/>  
  許紙想到這,看向整個院落。
  
  蟲族母巢是投放在荒蕪星球上,進行超快速演化,而許紙不可能做到,或許他能把孢子,投放院落的池塘里,制造一個進化的培養沙盤。
  
  根據蟲巢的記憶,任何地方都能進行孢子投放,進行物種演化。
  
  “我完全可以在這個院子里,建立山川、海洋、河流,創造一個小型的地球沙盤,讓無數蟲族孢子,在其中演化”
  
  想到這里,許紙心思不平靜起來。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