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四十一章 這死裝得,真像

第四十一章 這死裝得,真像


  這一本黑色書籍,字跡很少,可從上面看到的東西讓人渾身顫抖,這個游戲似乎不僅僅是沙盤進化,孢子演化物種那么簡單...
  他們目前探索整個沙盤游戲,似乎只探索出冰山一角。
  “太牛逼了!這個游戲,吹爆,必須吹爆!””
  “我一開始,以為這種沙盤游戲,雖然很自由,但最薄弱的就是背景設定,可這個游戲的背景設定,有點吊??!”
  “快快快,時間到了,把書頁合上,巨人boss回來了,想不通就不想了,先殺boss!”
  有人猛然大叫。
  遠處,一個高大恢弘的萬丈巨人在緩緩靠近。
  ......
  許紙提著飯盒回來。
  他自然不知道,匆匆忙忙的出門,剛好被那些沙雕玩家們搞事情,偷偷看了他的實驗日記本。
  這些人以為是隱藏劇情,激動得議論紛紛,還腦補出了游戲世界背景設定,瘋狂腦補各種事情,已經在瘋狂吹爆了游戲策劃了。
  “陳熙丫頭的事情搞定了,異地戀安慰了一下,那么,現在就開始測試一下新物種,還有我之前和這一位秋名山車速仁兄的賬,該清算一下了?!?br/>  回到了沙盤之中。
  遍地的微型山川河流,一片寂靜,再沒有面對巨人出現,那些狂奔慘叫的奇行種了。
  顯然,他們都趁機躲在了椅子上面,準備逆謀許紙。
  許紙倒也不在意,按照正常作息,慢慢回到椅子上,掀開便當,開始吃飯,倒要看看,他們要怎么搞自己。
  “先看看今天的飯菜?!痹S紙坐在椅子上打開飯盒,一如既往美味可口的蔬菜愛心晚餐,胡蘿卜,煎蛋、青菜、一看就很有食欲。
  這個時候,忽然手臂微微一痛。
  是一群奇形怪狀的蟲子,狠狠咬了自己手臂一口,像是蚊蟲一樣的叮咬感覺。
  “原來是這樣?聲東擊西?”
  許紙露出微笑,一瞬間明白了他們的策劃,讓蟲子咬自己,趁著他打蟲子的時候,讓某個劇毒物種,趁機跑進他的飯盒毒死他。
  “調低了痛覺,然后自爆,用自己的生命吸引我的注意力,來為‘秋名山車速’的劇毒物種,爭取潛入飯盒時間?!痹S紙笑起來。
  好計策,不愧是經常下副本硬核的一群老玩家,為了推倒自己這個巨人boss,一瞬間就制定了最佳戰術。
  他露出淡淡的惡魔般笑容:
  “蟲巢副腦,強制調高他們的五感知覺,就調到50%痛感吧?!?br/>  知覺百分百,那就是現實中的真實感覺,在游戲里經歷死亡一次,現實中,也會感受到那種死亡的強烈痛苦。
  讓他們體驗真正死亡一次,懲罰未免太大,畢竟許紙也不是什么惡魔嘛。
  但哪怕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死亡感覺,也足夠讓他們死一次后,死得渾身麻痹,痛不欲生,留下一輩子的噩夢印象了。
  啪!
  強制調高痛覺后,許紙很自然的拍死了那只蟲子。
  啊啊?。。?!
  那個玩家被拍成猩紅肉泥,瞬間傳來劇痛。
  那種堪比古代十大酷刑的痛苦,讓他發出殺豬般尖叫,凄厲得讓周圍的玩家們毛骨悚然。
  “五感,我不是調到零了嗎?”
  等他退出游戲,摘下了VR眼鏡,渾身冒起大汗的,大口大口喘息。
  他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打濕,肌肉瘋狂抽搐,陷入了強烈痙攣,因為那一場游戲里死亡的感覺和痛苦,實在太真實了,他已經幾乎是虛脫了。
  而此時,其他的玩家在游戲里,卻不知道這一點,默默豎起大拇指。
  “666!這位兄弟,為了殺boss演得太逼真啊,死的時候這股蟲子慘叫,已經注入了靈魂!”
  “這位大哥第一個上就那么熱情,那么,我也來英勇就義好了?!币粋€玩家笑起來,很洋洋得意,“看我的!我帶著我的種群上,我會叫得比他更慘,更加真實!”
  “大哥,那看你的了?!?br/>  “咱們二測首日,下‘巨椅副本’殺boss,必須要有坦克,冒死引仇恨?!?br/>  這位玩家得到了周圍人的稱贊,十分嘚瑟,迅速從椅子上爬出來,特異調低了痛感為零,帶著自己的種群,偷偷跑到許紙手臂上,效仿前一位剛剛要狠狠咬一口。
  啪!
  他還沒有咬下,狠狠一拍。
  滔天巨大的手掌仿佛五指山一般,遮天蔽月,揮舞下來。
  一巴掌,它被拍成了肉泥。
  啊啊啊?。。。。?!
  那個蟲子又發出撕心裂肺的瘋狂慘叫。
  這股聲音,的確比上一位更加慘絕人寰,他像是經歷了人生中最慘烈的痛苦體驗,聽著這股慘叫,就能讓人騰起雞皮疙瘩。
  “666!”
  “這位仁兄死得好真??!”
  “他的確比上一位裝得更像,叫得還要更慘??!”
  周圍的人聽了,大呼過癮!
  他們是嗨到不行了!
  看看!什么叫影帝?
  這就是!
  這一位哥們,實在演得真好啊,死得太尼瑪真實了!
  他們不由得拍手叫好,明顯是付出了靈魂在演戲,為了推巨人boss,是真的竭盡全力了。
  “兄弟們,這次,我換吸引boss的仇恨了,他們兩個都是慘叫,被拍死后叫得太浮夸了,那太假了,巨人boss也會覺得不對,這一次,我要表演硬漢蟲子,慷慨就義,打死我都不叫一聲!”
  另外一個蟲子迅速從椅子上爬出來,慢慢爬上許紙手臂,正準備咬一口。
  啪!
  血肉模糊,化為一團肉泥。
  哇啊啊啊?。。。?!
  好痛?。?!
  痛死我了?。。?!
  他發出比兩人更加凄厲的慘叫。
  哀嚎聲響徹整片天空,凄慘得要了老命,像是命根子瞬間被人踢了幾百腳,然后又殘忍的澆上風油精,這種劇痛得無法形容。
  “兄嘚,你這個戲路,它不對??!”
  “不是說走硬漢形象的嗎?你也叫得那么慘干嘛?”
  “估計是個逗比,估計在我們面前搞反差萌?!?br/>  周圍人看到這一幕,紛紛搖頭,也不疑有他,繼續茍在椅子的角落里,迅速著打boss,制定方針。
  伴隨著那三個蟲子的引怪,壯烈犧牲,那個“愚蠢”的巨人boss,只顧著拍蟲子了,絲毫沒有發現趁機偷偷靠近,爬上他褲腿的送終雞,快要接近飯盒了。
  “下一個吸引注意的,我來吧.....我并不是剛剛那個逗比,讓我來演真正的硬漢蟲子!我死的時候,哪怕被拍得再血肉模糊,死得再肢體分離,也絕不叫一聲?!?br/>  啪!
  一巴掌拍死。
  哇啊哇啊?。。。。?!
  一瞬間,他撕心裂肺的慘叫傳來。
  這一回,他叫得更加凄慘了,沙啞的大聲慘叫劃破天際,聽著都疼。
  “哼哼,說好的硬漢蟲子呢?結果....真香!不過他演技太真實了,像是真的被拍成了肉泥,瞬間經歷慘無人道的酷刑一樣,我們必須點贊??!”
  “點贊!”
  “點贊!”
  眾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這時,又有一位玩家走出來,是那個五條胳膊的奇行種,名字叫“我混元霹靂手,要進化成鯤”,他在玩家中知名度頗高,眼前只是平靜的搖了搖頭,面容嚴肅,“兄弟們,我畸形小王子,和他們不一樣,你們看我表演真正的硬漢!”
  這回,真正靠譜的上場了!
  眾人的心思微微安定下來。
  這一位玩家大家相處了一會兒,知道他的性格沉穩,不是之前那幾個逗比,十分的嚴肅,肯定不會騙大家了,估計會上演真正的硬漢形象。
  “看我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
  啪!
  又是一巴掌。
  哇哇啊啊啊?。。。?!
  他發出了更加凄厲的大聲慘叫。
  他的畸形物種被拍得血肉模糊,連手臂都被拍掉了,連五根畸形手臂都被拍得碾成了紫色黏糊茄子,帶著惡心黑色汁液,黏糊糊的一灘血水,連頭和手臂都分不出了,看著尸體都慘。
  他同時,撕心裂肺的慘叫極其慘絕人寰,聽得一群縮在角落里的奇形怪狀蟲子玩家們,頭皮都麻了。
  玩家們:“????”
  這是硬漢?
  叫得比誰都慘,大佬怕不是對硬漢有什么誤解?
  玩家們不由得錯愕起來,沉默了足足十幾秒。
  他們忽然面面相窺,燦爛的笑起來?!跋氩坏竭@一位平常那么嚴肅,也和我們開了玩笑,這些人,玩個屁的游戲啊,去參加演戲,都能得個影帝,實在是屈才了?!?br/>  “對對,他們這死裝得,真像!”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