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九十二章 潘多拉魔盒

第九十二章 潘多拉魔盒

許紙重新查看了一下潘雨仙的資料。
  
  “高智商,孤僻,甚至有輕微的反人類傾向,盡管在現實中是天才,受人崇拜,可背地里有不為人知的秘密,有喜歡悲情反派的癖好?!?br/>  
  許紙抿了一口茶,“她是那種平??措娨晞?、電影、都不會自覺帶入正義的主角一方,而是會帶入反派視角,替有夢想的悲情反派搖旗吶喊、瘋狂加油的那種?!?br/>  
  李生姜是光偉正。
  
  但這一位絕對不同,內心比較偏激那一種,這一位立志要成為一個光鮮亮麗、春風中蕩漾的大反派。
  
  “少女好夢想啊?!痹S紙啃了一口蘋果,“你想成為下一個墨杜薩嗎?”
  
  此時此刻,潘雨仙偷偷等一下。
  
  她躲在世界通道里,目送那些沙雕玩家們,重新組成了形狀,變成克蘇魯邪神,大步踩踏山川離開,她才偷偷的帶著自己的魔方種群出來。
  
  她是方形黑紅色鐵磚。
  
  一塊鐵磚生物,比圓鼓鼓的史萊姆更難移動,史萊姆還有自己的強力呆毛,能錘擊地面彈跳。
  
  而她的種群,只是長方形的暗紅色磚塊。
  
  可是這一切都難不倒她,她早就在進化時有過這方面的考慮,很快,讓自己的種群一個個咬著前面的方磚邊角,變成了一條方磚貪吃蛇,迅速游動起來。
  
  她看了一眼前方的浩瀚巨人,偷偷望另外一個方向前進,“我看過地圖,我要前往監獄島“卡爾森大監獄”,救出被關押、禁錮一身巫師修為的夏洛蒂?!?br/>  
  她一邊悄悄游動,一邊低語,“既然我的形狀是一塊黑色方盒,那么,我在這片世界的土著名字,就叫潘多拉吧?!?br/>  
  “潘多拉魔盒!里面蘊含著災難、厄運、欺騙、瘟疫,扭曲之恐懼、世間極惡,打開魔盒一族的,將擁有恐怖的力量?!?br/>  
  她忍不住低語,“夏洛蒂,我來等你打開我的潘多拉魔盒,我要與你共享這一份力量?!?br/>  
  巴比倫王國805年。
  
  煉金大帝的祭禮百日一過,各處學院、巫師教派都有不和諧的聲音傳出,他們都不承認愛爾敏的下一任大帝位置。
  
  畢竟每一代君主大帝,都是沐浴鮮血打出來的。
  
  可是很快,不到短短三天,愛爾敏就以雷霆手段,穿上自己的煉金身軀,展露出了七級史詩實力,鎮壓了所有不和諧聲音。
  
  不過這一日,戈耳工煉金島劇烈顫動,海水急速翻騰。
  
  “我重新歸來了?!?br/>  
  一個身穿巫師袍的女子走出,一步步從天空漫步,走向巴比倫王國。
  
  這是一尊古老黑暗時代的恐怖存在,在數百年民間傳說中,讓小兒啼哭的禁忌怪物,人人談之色變的神話人物,她失去了煉金大帝的鎮壓之后,終于還是重新出世。
  
  “死亡之花!”
  
  天空云霧攪動,一朵黑色薔薇遮天蔽日,陰影覆蓋整個巴比倫王都。
  
  “死亡大帝,墨杜薩!”
  
  愛爾敏面色凝重,走出應戰。
  
  她的波紋巫術,利用震動掌控聲波,詭異難以防范,穿上煉金大帝為她煉制的煉金鎧甲,以弱史詩境界,竟然力抗這尊恐怖的史詩強者。
  
  可是,苦戰了半天,還是敗了。
  
  “格蘭瑟姆,有個好弟子,竟然讓我負傷了我不殺你,我將重掌山頂薔薇王國?!蹦潘_輕輕吐了一口鮮血,露出一抹驚訝,卻轉身離開,“如當年的莉莉絲一樣,你將重新掌管巴比倫王國,定期為我男人?!?br/>  
  墨杜薩的脾氣一如當年。
  
  她一向放任對手的成長,因為她需要一個足夠強大的對手。
  
  就像是當年的煉金大帝一樣給她死亡壓力,突破史詩境界,她現在仍舊需要有一個人能給她壓迫,突破人類的極限,半神。
  
  “我敗了?!睈蹱柮艨嘈?。
  
  這一日,黑暗時代再次降臨。
  
  短短三十年之間,墨杜薩重掌薔薇王國,恢復了邪惡女巫的統治。
  
  一些冒犯女巫三大戒律,茍延殘喘、被通緝、不斷狩獵男人的邪惡女巫,紛紛光明正大的走上街頭。
  
  這天,墨杜薩依舊坐在王殿之中,微微閉目,“當年的我,注重權勢、驕傲、不可一世,可是現在的我,僅僅想成神,要突破,成就真正的永生,我也清楚的知道,我們邪惡女巫已經落幕了,我現在只是給與愛爾敏壓力而已?!?br/>  
  “愛爾敏,你現在還不夠強,能否真正的跨出那一步,給我突破契機?”
  
  墨杜薩深呼吸一口氣。
  
  她不是沒有逼問第三血脈的擴容藥劑,愛爾敏告訴她已經沒了。
  
  明明知道她要出世,怎么可能會留給她?并且,當時全部禁忌藥劑的確用完了,煉金大帝暴殄天物,竟然把剩余的鳳血分量,都用在了七個資質極差的小女巫身上,
  
  而最后一份,給了他的徒弟愛爾敏。
  
  “成神禁藥、重新煉制,要以鳳血為引,可這幾百年下來,鳳凰已經漸漸脫離幼生期,超越了當年的史詩,進入半神領域,這個世間沒有人再是它的對手,所以當年的煉金大帝,活出第二世后,想再取鳳血,結果被半神鳳凰重創?!?br/>  
  墨杜薩皺起眉頭,輕輕低語,”欲要成神,必先屠神嗎?不過,我未必要走他的路,用藥劑提高生命層次,如果我走他的路,豈不是徹底證明我不如他?”
  
  墨杜薩終究還是極其驕傲的女子,“既然他煉金大帝,能開辟一條成神之路,我又為何不能?”
  
  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一個消息。
  
  “巴爾奇克山脈西面,靠近大沙漠之地,一個薔薇女巫煉金室,遭遇了莫名襲擊,全部失聯了?!?br/>  
  墨杜薩不以為意,應該是那些傳統女巫的叛亂動手,讓人去查。
  
  又過了幾個小時。
  
  “前去探查的四級巫師,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東西,竟然瘋了,發瘋的向外跑,眼耳口鼻,都大量流血而死,極其凄慘?!?br/>  
  “瞬間死亡?她們到底看到什么可怕東西?有趣,實在是太有趣了?!蹦潘_大帝坐在王位上,微微皺眉,輕輕在敲動指尖,下方一個個女巫大臣不敢出聲。
  
  又過去一天
  
  一位六級傳奇的邪惡女巫去探查,依舊瞬間發狂,瘋瘋癲癲,被路過的女巫發現,她被帶回薔薇王殿之中。
  
  她是第一個能活著回來的人,披頭亂發、眼神飄忽不定,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人極其恐懼、未知駭然的事情,已經徹底瘋了。
  
  “沒有傷勢,沒有戰斗的痕跡,莫白爾可是傳奇巫師,算是當世最強存在之一,怎么會忽然瘋了?”
  
  “連一位六級傳奇女巫都”
  
  “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薔薇宮殿中,一個個女巫大臣們面露驚恐,前所未有的緊張害怕情緒在蔓延。
  
  人類最古老、最強烈的情感是恐懼,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是對未知的恐懼。
  
  深層向下深淵隱藏的黑暗,是讓人想躲避的,是每個人都轉過身不愿面對的,也因此具有強大的力量吸引著每個人去探尋。
  
  恐懼是不幸的,也是浪漫的。
  
  “我們必須探查!”
  
  “巫師是追求真理與規則的求知者!”
  
  無數女巫既害怕,又感覺到對于未知的興奮。
  
  “莫白爾女巫已經瘋了,能不能救回來,還是未知?!蹦潘_深呼吸一口氣,“不過,我可以通過讀取她的記憶,來看到她到底經歷了什么?!?br/>  
  墨杜薩手掌輕輕撫摸著她的額頭,一片朦朦朧朧的記憶緩緩浮現。
  
  是一片山林。
  
  女巫在探查,一瞬間,她看到了一個恐怖的模糊生靈,高聳入云,光是看到那一刻她的頭腦就瞬間崩潰了,無法理解這種層次的生命體,并且無數雜亂的異域語言詞匯,涌入她的腦海中,接著,這位傳奇女巫就瘋了。
  
  僅僅只是看了它一眼
  
  就瘋了?
  
  噗!
  
  哪怕透過記憶看到這一幕,墨杜薩猛然面色一白,情緒深處涌過從未有過的驚恐與震撼,是對于死亡的恐懼。
  
  她連忙咬破了嘴唇,精神猛然一震,清醒過來。
  
  “墨杜薩大帝!”
  
  周圍緊張的叫了一聲,哪怕僅僅透過記憶,就反噬了?
  
  “我沒事?!?br/>  
  墨杜薩緩緩回到王座上,面容帶著一絲絲驚懼,
  
  “我在那份記憶里,根本看不到它的形狀!它是什么樣子的?一團黑色的迷霧?一灘墨綠色的爛泥?不可直視!不可名狀,人類根本無法觀測到它的形體存在!因為看到的一瞬間,大腦會承受不住而崩潰!”
  
  無法觀測、不能聽聲、不可理解的未知生物嗎?
  
  墨杜薩微微沉吟了一下,回憶著剛剛聽到那些恐怖雜亂、扭曲黑暗的異域語言。
  
  “哇,又有人來了!”
  
  “是個美女!呦西!美女你好!”
  
  “咦?怎么又是一上來就瘋狂吐血,一副神經失常的崩潰樣子,見到我們瘋狂就向外跑?”
  
  “臥槽!是我們長得太丑了!都怪秋名山車速大佬的扭曲審美觀!”
  
  “兄弟們啊,我累了,我們要到大沙漠還有多久?我們一定要去沙漠打鳳凰boss,取鮮血,給愛爾敏當見面禮嗎”
  
  噗!
  
  墨杜薩聽到這些混亂之聲,又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
  
  這到底是什么鬼東西?
  
  這是它的特性
  
  她露出一股深深的恐懼,“這是何等的混亂思維,這個生物就是天災啊,它在無時無刻都在散發這種雜亂的語言是某種精神咒術嗎?”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