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一百二十章 廝殺

第一百二十章 廝殺


  “殺戮太多,終究不是好事,甚至對我們來說是一種危害,我們要的不是一個支離破碎的世界?!饼埣f道:“這個世界是君主制,我們只需要成為下一個煉金大帝就行了,不必要多做平民殺戮?!?br/>  不知不覺,這些年下來,他們已經漸漸融入土著中。
  他們來這片土地已經近百年了,速度還極快,都已經抵達了六級傳奇巫師,但他們都記得曾經來到這個世界的使命,現在,誰能掌握邪神的力量,就能掌握世界。
  “你說我殺戮太多?”
  山田微笑,“萬人?十萬人?殺得太多,我已經不記得了,你們一直罵我惡心,罵我劊子手,以殺人為樂,是,你們都有自己的驕傲,而你們背后的力量,也足夠支撐你們這一份驕傲,輔助你們走出自己的本來優勢,貝爾的恐怖巨力,你的巧妙近戰,都有各自的巫師體系成長,說是自成一派也不為過....但我不同?!?br/>  “相比起來,你們真的是很幸福啊?!?br/>  山田嘆息了一口氣,聲音沙啞,“我的家人被挾持,我無法擁有武士精神,在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眼中,我是不穩定的,他們不信任我個體的力量,要我放下劍術,走他們為我制定的道路,建立大墳墓,不惜殺死多少人,一切要贏,甚至還讓我放下尊嚴,打扮成女人?!?br/>  “你來找我,不是來訴苦的吧?”龍籍說道。
  “聯手!我們五人已經收集了九成身體部件,能重組大半個邪神,然后去殺死墨杜薩?!鄙教镄ζ饋?,“她如果成神,那時我們都死,我們把這個隱患解決掉之后,世界再沒有能威脅我們的存在,再各自角逐?!?br/>  龍籍閃過一抹悲憫,“嗯?五國聯軍侵巫,這是你背后的研究所給你的意見?”
  “我知道你不會同意?!鄙教锊豢芍梅?,繼續說道:“我早已經通知了其他幾個人,你是最后一個,但是,我們卻要做一個投名狀?!?br/>  “什么投名狀?”龍籍問道。
  山田緩緩站起身來,“殺掉你,除掉你們國家競爭的權利,畢竟這個世界的入口端,在你們國家,只對你們華國的玩家開放,對你們來說,地利太大了!”
  “你!”
  龍籍猛然站起身,卻還沒有來得及說話。
  山田忽然打開了魔盒,仿佛打開了一扇無比惡臭的血肉之門,一節節蠕動的血肉長蛇,瘋狂噴涌了出來,鋪天蓋地,濃重血腥味蔓延開。
  噗!
  整個酒吧,平民,游吟詩人,正在喝酒的巫師猛然炸開,暗紅色的血將整個酒吧地面,墻壁,吧臺,地面,全部覆蓋住。
  密密麻麻的紅色小狗成群結隊,開始奔涌而出,搬運尸體,發出惡心的嘶嘶聲。
  轟?。?!
  血光,沖天而起。
  酒吧的木質座椅崩潰破爛,腐爛的殘肢血塊迅速搬運,尸體開始堆砌成小山,一座鮮紅蠕動的巨大墓碑,突破酒吧屋頂,開始迅速坐立在大地上。
  “你....”
  龍籍面色驚變。
  “不是他...是我們?!?br/>  下一秒,酒吧的地窖忽然炸開,一個手持肉鉤的恐怖縫合巨人,緩緩走了出來,“這一場異世界的游戲,五個人還是太多了,把你減員,我們四個人再競爭?!?br/>  “是邪神!”
  “我的老天爺?。?!”
  “天巫之夜,果然....”
  ?。?!
  整條街道瞬間人流四散,尖叫、狂嘯、恐懼。
  “想不到....我竟然成為了火山爆發的導火線?!饼埣嫔冻鰟×易兓?,也迅速露出了自己的真身。
  嘩啦。
  他渾身皮屑、衣服迅速脫離,化為一個渾身鮮紅筋肉結扎的稻草人。
  他收集各大器官部件,卻沒有組裝在身上,而是純粹無比的用自己“肌肉種群”組合成一個人形,并且,他控制身上的種群修煉,現在每一塊肌肉都是一級巫師。
  轟隆??!
  他身上鮮紅的肌肉,迅速鼓起,化為一個個暗紅色肉瘤,仿佛身披肌肉鎧甲的三米怪人。
  緊接著,他竟然開始散發各種巫術,春之女巫的生命系,愛爾敏大帝的生命波紋,夾雜著爆發性的火系精神巫術,加持在身上,緩緩擺出了一個古武術的起手式。
  轟?。?!
  巨大的灰色云霧,攪動小鎮上空。
  天空被壓迫,氣息交感之下,仿佛整片暗黃色的天空都陷入了蜘蛛網般的密集龜裂。
  “我的天啊,那個手持肉鉤和屠刀的肉塊縫合怪,是“蠕動的混沌”奈亞拉托提普!”
  小鎮的人在狂奔,哀嚎。
  喧嚷著、絕望著、婦人抱著孩子,瘋狂跑出建筑。
  “不會有錯的!這個墓碑死亡大軍,他是“孕育千萬子孫的森之黑山羊”莎布·尼古拉絲!我們的小鎮,將會變成天災之地....”
  “我們完了!那個渺小的人類身影,也變出邪神真身了,他是隱藏在人群之中的邪神,‘無名之霧’奈奧格·索希普!”
  轟隆??!
  三大恐怖、形態猙獰的血腥邪神,瞬間交手。
  天空之上,開始因為重重精神蔓延,化為灰舊,烏黑,暗紅三種交織的色彩,瘋狂交錯。
  “果然,我們教會裁決所的成員追蹤,發現他們聚集在這邊,果然是有大事發生?!绷硗庖贿叺牡叵?,光明教會圣女琳達面露擔憂,一本書籍在低語,“還好我們也偷偷拆散了零件,運過來重組?!?br/>  轟??!
  猛然之間,某處城鎮的地窖炸裂開,一個恐怖浩瀚的巨人緩緩站起身,僅僅一腳,踩塌了自己破開泥土的那個倉庫殘骸。
  “怪獸出現了,怎么能沒有迪迦?”
  一聲浪笑聲傳來,“你們一個個紅名玩家都很猛!但我們四個幸存玩家組合在一起,多少還是能單挑你們一個的!終于輪到我們反擊了!”
  地面上,無數人在狂奔。
  她們喉嚨干渴,仰頭看去那個恐怖的巨人,“這是什么日子??!又來一個邪神!那個愚蠢的放浪狂笑聲,不會有錯的,是盲目癡愚之神,阿撒托斯?!?br/>  龍籍一愣神,發現竟然四個普通玩家竟然也來了。
  這無數年下來,他們四個也早已經藏不住了身份,光明教會也暴露了出來,但他們一直到處躲藏,難以找到,四人聯手的戰力也不弱于任何一個紅名玩家,導致十分棘手。
  “那邊的紅名玩家?!?br/>  巨人猛然用華夏語大吼,“你被圍剿了!二打一肯定要打不過,我知道你還有良知,來加入我們這邊吧!二打二,我們不一定會輸!解決了這兩個,搶了他們的部件,另外兩個就輸定了,到時候你就是國王,我們和光明教會一起,君權神授,統治世界...我們雙方才是這場游戲的勝者!”
  龍籍楞了一下,或許,可以接受?
  “我的天??!救命!”
  忽然之間,遠處的交手波動振蕩,屋檐倒塌,一對在街上逃跑的母女驚叫,看著頭頂砸落的房梁。
  嘭!
  “真是煩人?!?br/>  巨人快步奔跑,一抬手,手背撐起了倒塌的房屋,然后另一只手輕輕捧著那一對嚇得發瘋的漂亮母女,放在另外一邊的地面上。
  “??!是盲目癡愚之神,阿撒托斯!竟然在救人,果然是難以理解的盲目癡愚?!?br/>  遠處地面上狂奔的人們扭頭,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巨人在大步向不遠處的戰場走去,滿臉的不滿,“我都說了,我叫派大星!”
  “這個邪神,他在重復自己叫做阿撒托斯,有什么意義?!”
  “不知道,他太過癡愚了?!?br/>  ......
  山頂薔薇之國,薔薇宮殿之中,一處擺放無數瓶瓶罐罐的煉金室中。
  少女正坐在煉金臺上,眼眸貼在顯微鏡上,觀測永生之血的生生滅滅,“四個都出現了?知道我即將突破,按耐不住?!?br/>  “不要去,必然是陷阱?!标幱疤巶鱽硪坏兰鼻新?,“你只剩最后一層薄膜,就能踏入了半神境界,那時點燃神火,就是在世的神祗!”
  “我就等著這一刻的陷阱,不管是什么樣的死局?!?br/>  墨杜薩輕輕搖頭,“我要他們給我壓力,就像是當年的格蘭瑟姆給我死亡壓力一樣,我要明白死亡的真諦,才能徹底突破最后一層,我這看似還差最后一步,或許一輩子都難以踏出?!?br/>  她的真理巫術是死亡,沒有死亡壓力,終究難以突破。
  “沒有什么好猶豫的?!?br/>  墨杜薩站起身,“如果我突破不了,我就死在那里,如果我突破了半神,點燃神火就是神祗,殺邪神不過是幾秒的功夫?!?br/>  陰影中沉默,一道憂郁的女聲傳出,“你太草率了....就算要去,帶上我,我能做最后一道保障,就算是輸了,我也可以帶你回來...”
  墨杜薩搖頭,“如果那樣,我便知道我自己不會死!我沒有死亡的壓力,不可能突破,就不可能贏,這樣毫無意義?!?br/>  “你真是瘋了!”
  那道聲音終于狂吼起來。
  “呵?”
  墨杜薩閃過一抹譏諷,“我可從來不是什么好人,一直惡名昭彰,你們竟然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到底是我瘋了,還是你們瘋了??”
  那聲音隱沒在黑暗中,似乎在顫抖。
  一股淡淡的寒意與絕望感在她心中緩緩蔓延,三大巫師王國的命運,世界的命運,都掌握在她手上,可是她卻不顧一切....
  “這些年,我鎮壓各處的邪神,已經做得夠多了....人民、國家、我們的世界,與我有什么關系?”
  墨杜薩酣暢淋漓的笑起來,暢所欲言,“我只想變得更強!變得更強!!我想看到更高的風景,我想看到真理,世界一切風景的巔峰!
  為此,我可以不擇手段,甚至忍過煉金大帝的四百年羞辱,我一直忍,一直忍,忍過一切一切,可眼前...希望擺在眼前,我怎么可以不去?!?br/>  墨杜薩低沉的笑著,笑聲卻在漸漸在擴大,響徹整個王宮,她甚至再沒有君主大帝的姿態,宛若一個瘋子,狂笑出門,“如果要死,就讓我死在那里!”
  “為了變強,什么方式都可以!力量就是這世間真理!.....這句話,可是你當年親手交給我的...你要反悔嗎?我的老師?!?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