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神祗的真相

第一百二十三章 神祗的真相


  瑟西搖頭,“我也曾經想讓墨杜薩,復蘇格蘭瑟姆的亡魂,畢竟煉金大帝的確雄才偉略,或許能成為對抗這場滅世浩劫的一大助力,結果卻被她拒絕了,她說,不想褻瀆這個最尊敬的對手?!?br/>  她瑟西雖然認為“女子”地位極高,男人就該被女人享用,是極端的“女權主義者”,但終究是心系部落和國家,不然她當年也不會成為三女巫,一起挨過那一段艱苦的部落歲月了。
  可她的弟子墨杜薩比她更極端,在墨杜薩眼中,世界的毀滅與她有什么關系?她有自己的驕傲,不復活煉金大帝,意氣用事,不顧大局,光想著自己突破。
  結果現在失敗了....
  留下了一個處于絕境的爛攤子。
  可正如墨杜薩之前說的那樣:我們把整個世界的希望,寄托在她這個史上最邪惡的巫師大帝身上,是她瘋了?還是我們瘋了?
  “那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睈蹱柮舸蟮勖嫔?,看著匯聚的眾人,以及古老的傳奇女巫瑟西,“想必到來的各位,已經是這片世界最后的希望了?!?br/>  古老相傳,瑟西死亡的時候,是六級傳奇巫師。
  現在變成鬼魂,竟然繼續修煉,她已經跨入了七級史詩。
  甚至瑟西的亡魂,還開辟了一條前所未有的“死靈巫師”修煉道路,以鬼魂的身軀進行修煉,提升巫師境界,只是這種難度,不亞于開辟一個個全新的境界。
  “已經七級史詩,難不成古老的三女巫瑟西,已經快要突破半神了?”愛爾敏燃起一線希望。
  瑟西長嘆一口氣,“難,太難了,這是一條前所未有的道路,并且比生者修煉還難,我幾乎沒有可能突破半神,墨杜薩就是唯一的希望?!?br/>  愛爾敏也沉默,雖然現在陷入了困境,但終究還是比之前有些希望,畢竟他們這邊,有瑟西、夏洛蒂、以及她這三個史詩巫師。
  “對了,亡者復蘇,能不能復蘇墨杜薩嗎?”愛爾敏猛然想到了什么。
  瑟西無奈道,“我并沒有掌握這道禁忌巫術,太復雜了,盡管墨杜薩已經把完整的巫術原理交給了我,但她開辟的巫術體系,需要無數的年月才能掌握,她死了之后,現在就已經沒有人能復生死者...”
  瑟西清楚的知道,這近八百年下來,她的弟子知識積累,各種成就,早已經超過她,但墨杜薩的性格太過偏激,太走極端。
  “不過,我雖然不能復蘇亡者,她或許,可以自我復蘇!”瑟西忽然說道。
  自我召喚?
  自己匯聚自己的亡魂?
  瑟西給了眾人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
  瑟西說道:“我曾經在她的巫術筆記中,見她提到這樣的設想,自己死亡之后,可以自我匯聚靈魂,活出第二世,成為沒有身軀的冥魂大帝,重新歸來?!?br/>  眾人有些激動。
  夏洛蒂卻在旁邊出聲,“這只是設想,如果她真的可以,早就自救了,不用等這一刻?!?br/>  “是啊,如果能從死亡中復蘇,她早就復生了,不至于現在那么風平浪靜?!鄙髌届o的嘆氣,“但我雖然不能復生死者的亡魂,卻能勉強溝通她臨死前的散落意識,我可以看她是不是臨死前,曾經做過自我復蘇,但復蘇失敗了?!?br/>  瑟西說到這,周圍各自讓開了一步。
  全部人都知道,墨杜薩是戰敗了,可溝通死亡之前的墨杜薩,看到她臨死前經歷了什么.....或許,她復蘇失敗,是因為缺失某種條件,他們能夠幫忙。
  更或許,墨杜薩臨死前,留給了他們某種邪神的信息,能找出解決現在的困境?
  嘩啦!
  一片詭異的灰黑波紋,緩緩暈開。
  四面八方的呼喚,以某種頻率向四面八方擴散,似乎在等待某一處的回應。
  嘩嘩!
  仿佛一片片漣漪。
  足足過去了半個鐘,似乎某處出現了回響,一道聲音出現在眾人的腦海中。
  是墨杜薩臨死前的聲音。
  “這就是....真理嗎?”
  “我看到了死亡??!原來死亡之真理,從來不可接觸,只有真正迎來死亡才能看到.....”
  這股聲音,帶著極致的喜悅。
  成功了!
  眾人面面相窺,這的確是墨杜薩死亡前的聲音,當時的喜悅之聲,曾經傳播了整個山脈。
  接著,他們聽到了下面一段聲音,那是一段酣暢淋漓的自我低語道:“我終于突破了,點燃神火便是——”
  眾人一愣,一股細細密密的冷汗冒出,皮膚上騰起一個個密集疙瘩,難不成,墨杜薩當時已經并沒有失敗,實際上已經...
  但既然已經突破了半神,肯定會點燃神火成神,怎么會死??
  “或許,墨杜薩當時的死亡,還隱藏更加可怕的真相?!?br/>  整個巴比倫王殿一片死寂,無數女巫大臣,瑟西、夏洛蒂、愛爾敏,甚至還有潘雨仙,瞬間面色露出一抹驚恐。
  “聽下去??!”
  愛爾敏猛然捏緊了手杖,手指壓得蒼白,猛然嘶吼道:“聽下去!”
  墨杜薩的聲音,仍舊在回響。
  “這個世界是個騙局!它就是囚籠!”
  “天上的眾神在騙我們??!”
  “這片貧瘠的大地,根本無法誕生神祗,我們這些弱小的生靈,神橋已碎,不可能踏出那一步!”
  “天上的神??!如果你們善良、如果你們慈悲,你為何不接引我,我要到你們那個世界去,我要到眾神之地!我要在那里成神!”
  .....
  那聲音竟然哭了出來。
  眾人隱約看到了極其悲戚的畫面,一尊死亡巫師大帝,仿佛對天怒吼,指天怒罵,撕心裂肺,帶著癲狂。
  巴比倫王殿之中,眾人瞬間脊背冒著無比徹骨的寒意,似乎打開了一扇恐怖真相的大門。
  “墨杜薩她怎么會....”
  愛爾敏、瑟西等人、還是第一次聽到那么驕傲的墨杜薩,發出如此痛苦的嘶鳴,心灰意冷,絕望無助得像是個孩子。
  哪怕當年,敗給煉金大帝,面臨死亡,都沒有讓她那么絕望,她堅韌得無法想象,曾經被擊倒了一次,仍舊能忍辱負重四百年,可是現在...卻倒在了這里。
  “我們都猜錯了!她或許可以自救,從死亡中自我復蘇,但她似乎看到了什么,整個人崩潰了,選擇接受了自己的死亡,不愿意蘇醒!”
  眾人面面相窺,腦海迸發出這不可思議的念頭。
  墨杜薩,是追求極致真理的巫師,她比古往今來的任何大帝,境界都要走在前面,甚至在臨死前,已經突破了前所未有的半神,即將點燃神火....
  可是,她在成神那一刻,到底發現了什么?
  瑟西露出驚恐之色。
  聽著自己弟子臨死前的哀嚎,她的內心,來得比任何人都震撼。
  因為整個巫師時代,都是由她的手開辟,是她親手推導出來的。
  隱約的,她內心中仿佛有種純粹的憧憬幻想,正在被擊得粉碎,忍不住低聲呢喃,“偉大的天上眾神!一直以來,我們地上的凡人們,這些巫師,到底在追求什么?”
  “智慧之神墨丘利啊,請告訴我!我們苦修無數年,探索無數真理,此時接近終點,成神的時刻,便是自我崩潰,然后死亡嗎?”
  她忽然大聲慘笑,徹底失態了。
  腦海里恍恍惚惚,想起了八百年前的古老巴比倫部落里,她依舊忘不了那陽光明媚的一天。
  艾米亞水潭中,綠草青蔥。
  她們三姐妹目光青澀單純、而帶著火熱憧憬,傾聽天上的智慧之神赫爾墨斯,溫給地上部落的凡人講述“真理的三重知識”,巫術、冥想、煉金。
  那輕柔溫和的神聲,依舊縈繞在腦海之中:
  “冥想,是修煉精神的途徑!使得你們擁有成神的基礎!通向我們這些偉大生命之路!能像我一樣執掌世間的職權.....”
  強悍如瑟西,此時也寂寞得像一個無所依靠的孩子,滿是迷茫,“墨杜薩,她已經崩潰了,而我們也陷入迷途....神??!您的子民,找不到那通向你們偉大生命之路,看不到真理的大門....”
  何為真理?
  這是一個騙局嗎??
  或許....
  或許,我當年應該像是其他兩個女巫,不該叛逃,想活出第二世。
  我該在智慧之神墨丘利的三大神跡“鮮花碑““神之哀歌”“天降血雨”中滿足的死去,和她們兩人一樣,死在美麗的謊言下,才是最好的吧?
  “第二世?成神?”
  呵呵呵....
  瑟西不由自主的發出低聲輕笑。
  墨杜薩的死亡、克蘇魯邪神即將復蘇、臨死前透露出令人絕望的神祗“真理”.....這些事情接踵而至,讓瑟西的面容,一瞬間仿佛蒼老了無數歲。
  “墨杜薩,到底看到了什么!”
  愛爾敏跌跌撞撞后退,嘭的一下倒在王座上,仿佛要看穿那暗黃色的天空,看穿天空風暴之眼里的眾神之地,“神橋已碎!世人不可成神,神在欺騙我們.....墨杜薩到底發現了什么,難道是我們巫師世界眾神的真相?”
  “我不信??!”
  她看向周圍崩潰的眾人,一個念頭騰起,
  “我更加愿意相信,天上的神不會欺騙我們,我們隨意猜測墨杜薩的話語,只不過是自我否定!我相信我們的道路不會錯,我要去尋找墨杜薩看到的真相....”她心思堅定下來,恍惚之間,想起了自己老師教導自己的那一句話:
  巫師是探索真理的一群人,了解真相,探索真理,才是巫師該做的一切。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