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急公好義

第一百二十七章 急公好義

所有人知道,如果再敗,這個巫師的時代將徹底敗亡。
  
  瑟西是古老女巫時代,埃梅里是煉金大帝時代,愛爾敏、夏洛蒂是這個時代。
  
  她們幾乎集結了各個巫師世界各個漫長歷史上,最驚艷的一批絕世天才,有自己獨到之處,每一個人放在任何時間,都能引領時代。
  
  甚至她們的才能不輸于墨杜薩太多,甚至瑟西還遠遠超越,只是她們的時間太短了。
  
  瑟西、埃梅里看似時代久遠,其實因為各種原因沉睡到現在,才開始重新修煉,修煉的時間甚至不如愛爾敏,如果再給她們一百年,或許就能徹底從初級史詩,跨入墨杜薩的領域,接觸到半神境界進行突破,與墨杜薩一樣接近“真理之門”,看到世界之真相。
  
  “她們都不該死在這里,明明有更好的未來,未來的成就都不會輸給死亡大帝?!?br/>  
  “時間太缺少時間了?!?br/>  
  “如果不是墨杜薩大帝意氣用事,再給她們拖延一些時間”
  
  人群中有人苦澀低語,有人虔誠祈禱,有人已經崩潰,在怒吼,在那天空上天崩地裂的暗紅色廝殺場景前,毀滅與死亡面前,大家都丑態畢露。
  
  “我們的王”
  
  甚至三大女巫王國的大臣也在大叫起來,失聲痛哭,并且夾著激動與崇拜。
  
  瑟西是開辟薔薇王國的初代巫師,三大女巫始祖之一,竟然從古老時代復蘇,邪惡女巫們自然狂熱激動,而埃梅里,則是半獸人王國史上最強的存在,狂妄且雄才大略,想不到那么多年下來,她竟然還活著,在為她們半獸人王國的存亡而戰。
  
  而瑟西和埃梅里都是在三大王國眼中已死之人,本來可以不來,假死脫身,可現在卻選擇一起聯手。
  
  不管數百年下來,三大王國有多么大的積怨,各種陰謀學派、暗中醞釀計劃,終究大家都是巫師,都是人,面對這種浩劫仍舊能團結一心。
  
  “吉爾伽美什說過,人類的贊歌,是勇氣的贊歌?!比巳褐斜l出慘烈的哀嚎,漫長的幾百年來,人們陷入內斗,自相殘殺,現在才回想起歷史中記載的這一句話。
  
  可不管如何,她們的悲鳴都改變不了一切戰局,她們最強的,不過是傳奇巫師,甚至連那種天崩地裂的戰斗余波都難以接近。
  
  呼!
  
  夏洛蒂揮舞魔劍,恐怖的精神壓力釋放,形成一圈圈無形的漣漪,在整個邪神的手臂上跳躍,狠狠一刺,“潘多拉,動手!”
  
  “生命之咒亡?!?br/>  
  瑟西甜美一笑,驚心動魄的美麗,一股恐怖的氣息蒸騰起來。
  
  “毒霧之刺?!本薮蟮娘L暴之中,再度年輕貌美的半獸女妖,狠狠俯沖。
  
  “生命波紋?!睈蹱柮羯泶捊鹕碥|,恐怖氣息綻放。
  
  四人仿佛暴雨的恐怖巫術,讓整個克蘇魯邪神徹底露出了真面目。
  
  克蘇魯邪神,也徹底進入戰斗的狀態,他的密集皮膚,烏黑頭發、紛紛浮現一張張凸起的恐怖鬼臉,哀嚎,幽怨,散發恐怖狂奔的氣息,伸出無數透明烏黑的觸須,天空灰暗,開始攪動形成一個巨大黑色漩渦,匯聚恐怖力量,猛然爆發出來。
  
  轟!
  
  四人瞬間倒飛出去,再也爬不起來。
  
  “差一點就被你們襲擊成功了!但你們太狂妄了,再重傷的半神,也不是你們能對付的這是最后一擊?!笨颂K魯邪神再次蒸騰起恐怖的氣息,醞釀滅世的恐怖威勢。
  
  “已經廢了,瀕臨死亡?!?br/>  
  克蘇魯邪神的目光跨過倒地的四人,看向遠處那一批女巫大臣,“這些人,這個時候過來,在旁邊默默等候勝負,應該都是死忠了,只要除掉這一批,這個世界就應該沒有人要反我們了”
  
  轟??!
  
  恐怖的氣息,再次醞釀。
  
  一股頃刻之間,仿佛要毀滅整片山脈的壓抑氛圍在蔓延。
  
  “我們已經逃不了了?!敝車呐讉儗σ?,本來到這里,就不打算離開,要和她們的王一起滅亡。
  
  有記載歷史的宮廷史官,極其復雜的長嘆了一聲,默默寫下一段歷史,“這本史書,應該是我們巴比倫王國,最后的一筆了?!?br/>  
  《盛巫之矛》記載
  
  巴比倫王國937年,克蘇魯邪神復蘇,墨杜薩大帝死亡,四大史詩巫師戰敗,世界即將毀滅
  
  只是可惜,這記載的最后一幕,只怕也傳不出去了。
  
  “全都去死!”
  
  轟!
  
  下一刻,恐怖的光芒綻放。
  
  克蘇魯邪神瞬間炸裂開一股恐怖氣息,四道光芒向外射出,足以毀滅整片山脈。
  
  可那恐怖的巫術竟然不是殺死地面上的四人,以及附近那些前來赴死的巫師,而是自己攻擊自己。
  
  轟!
  
  整個邪神仿佛炸裂。
  
  邪神身體頓時傳來狂躁的三道聲音,暴怒,激動,帶著癲狂。
  
  “各位,我們合力醞釀的這道巫術,怎么砸自己身上了?剛剛擊中的那個位置,要不是我偷偷轉移了本體,只怕剛剛那一瞬間我就”
  
  一道聲音沙啞,忍不住緩緩開口。
  
  這是來自蘇俄的一位六十多歲老人,據說還參加過當年的戰爭,老當益壯,家里還養有一頭黑熊當寵物,被重新請出山,在場的玩家屬他最老。
  
  “好巧!也剛好打中我的那個位置!還好我跑得快,不然死了可能是克蘇魯邪神失控了!巫術的攻擊方向錯誤,才砸在自己身上畢竟我們不是完整,很殘缺,有漏洞很正常?!?br/>  
  說話的正是貝爾。
  
  這位人高馬大的血肉屠夫,忍不住暗暗叫苦,現在的聲音變得老實巴交,憨憨對另外幾人道“各位,這只是意外,我們都粗心大意,但這一下,讓我們的身軀不那么強大了?!?br/>  
  “咦?山田君呢?”還有一道聲音傳來,十分內向。
  
  是一位澳洲玩家,十分老實,結結巴巴的急聲起來,“山田,山田!你怎么沒有了聲音!難不成剛剛誤傷,恰巧擊中了山田藏在腋下的本體?”
  
  “唉!山田沒有躲過,剛剛那一瞬間的失誤攻擊,山田君可能已經退出游戲了”貝爾郁悶萬分。
  
  “可憐山田兄弟,不幸離世,都怪我們的粗心大意,但我們還要徹底清除后患?!碧K俄老人正色道,“我們要繼續剛剛的事情吧?!?br/>  
  “大家放輕松,這一次不要再打錯地方了?!必悹柹詈粑豢跉?,“能錯第一次,不要再錯第二次了,因為失誤已經死了一個山田了?!?br/>  
  氣息再次醞釀,緩緩積蓄。
  
  轟!
  
  下一秒,猛然光芒綻放,再次出現四道光芒,仍舊集中身體的某個位置,邪神再次支離破碎。
  
  貝爾哈哈大笑,“又來打我!還好我跑得快!你們都不用裝了!現在我們才剛剛擊敗他們,大敵還沒有徹底殺掉,你們就急不可耐,利用這一道全力攻擊偷襲,來除掉競爭對手?誰知道我們都是這樣想的!”
  
  另外兩道身影卻瞬間默不作聲了,只是暗暗攻擊。
  
  “哈哈哈,都在秀演技!”
  
  貝爾爽朗大笑一聲,“但誰又真正老實?山田君,你也不用裝死了,肯定還活著我知道就你最陰險!華國的龍籍,都是你提議聯手殺他的!”
  
  山田的氣息緩緩冒出來。
  
  “還是我暴脾氣,裝不過你們這些陰貨!要來就打正面的!”貝爾哈哈大笑,四人打作一團,一瞬間,手臂開始攻擊腰部,大腿做了一個扭曲的形狀,攻擊邪神的腦袋。
  
  轟!
  
  邪神瞬間站不穩,轟然倒塌,整個身軀像是在地面做瑜伽,扭成一團。
  
  他們的身軀太過浩大了,現在四人都收集了一百二十個種群,每一個種群都有數百數量,相當于由數萬個生物單元組成,他們的本體單元,到底躲得太深,還得暗暗感應,很難攻擊到。
  
  “邪神,內斗起來了?”
  
  地面上,躲在遠處的女巫大臣們,看著邪神猛然自己倒塌,忍不住露出驚恐,“這是何等暴虐、不可理喻的生物,混亂,還會自我攻擊,簡直就是天災!”
  
  “這是一個機會?!?br/>  
  周圍的傳奇巫師們對視一眼。
  
  史詩級的戰斗,她們無法參與,但如果能偷偷救回四位重傷的史詩巫師
  
  “這是我們最后的希望,四位史詩巫師一定不能死!”
  
  邪神在內斗,那恐怖的氣息她們難以能接近的,但她們自己的性命微不足道,如果偷偷在下面潛行,救出四位戰敗的史詩巫師,這個世界,未必沒有希望
  
  可是這時,竟然有人比她們這些傳奇巫師更快,似乎早就料到了這一刻。
  
  踏踏踏!
  
  兩道身影飛快奔跑,卷起重重塵土,向那四個跌落的史詩巫師跑去。
  
  那是一個戴著耳機的巫師,在快步向前沖,它旁邊是一個簡陋組成的肌肉人影,正是勉強重新拼接的四個玩家。
  
  又是邪神??!
  
  并且,還是兩個邪神在聯手。
  
  女巫們面色瞬間絕望。
  
  哈哈哈!
  
  那個肌肉人影傳來張狂的大笑,“都讓開!各位女巫姐姐來掩護我!我人稱急公好義派大星,雪中送炭送終雞,我來趁亂救人了!”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