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生就等這句話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生就等這句話

愛爾敏面容沉默,欲言又止。
  
  這些年下來的相處,這四個邪神意識,雖然有些特立獨行,經常爆出各種不明所以的話語和滑稽行徑,但已經漸漸視為了同伴。
  
  “臨死前,能摸摸我的頭嗎?”地中海呆毛鳥看向愛爾敏,忽然笑了起來,“我想你在我中央斑禿的頭皮上,簽上你的名字?!?br/>  
  “又是很奇怪的要求?!?br/>  
  愛爾敏呆了一下,撫摸它旺盛黑卷毛的中央禿頂上。
  
  嘩啦!
  
  生命的波紋閃過,一片字跡漸漸出現在中間的頭皮上,是愛爾敏的名字。
  
  呆毛鳥像是貓咪一樣不斷在她的手上亂蹭,忽然失魂落魄,滿是懊悔,
  
  “對不起,是我們毀滅了你們的世界我們跨界打破維度而來,本來是想問你要簽名的,與你們一起開心的玩耍,結果導致了這樣的結果,那些紅名玩家暗中殺戮我們,太壞了!”
  
  說罷,呆毛鳥騰空而起,“這是我們導致的一切浩劫,本來由我們來結束?!?br/>  
  嘩啦。
  
  它飛向天空的遠處山脈,身影劃破了整片天空。
  
  不到片刻,遠處一片恐怖的氣息蔓延開來,傳來撕心裂肺的猖狂大笑,是中文的咆哮,“我在這里,你爺爺在這里!紅名玩家們,快來殺我?。?!”
  
  “這些家伙總是做些讓人看不懂的事情?!睈蹱柮?、夏洛蒂等人對視。
  
  捆在背后的潘雨仙卻在低語,聲音有些復雜,脆生生的道“都要死了,還提那么古怪的要求,是變態嗎?!?br/>  
  秋名山車速跌坐下來,莫名的苦笑起來,“苦情計,終于被它這個家伙得逞了,我們一直在偷偷比賽,但這個混蛋,還是先要到了我們偶像的簽名!”
  
  巴比倫王國991年。
  
  又過去了數年,一處洞穴深處,黝黑昏暗。
  
  “被追殺了近百年,苦苦努力了近百年的時間,我終于突破了,已經來到了墨杜薩當年的層次?!睈蹱柮羯詈粑豢跉?,“在突破半神的邊緣,壓力,我也需要死亡的壓力?!?br/>  
  能帶給死亡壓力的,只有半神克蘇魯,以及半神鳳凰。
  
  他們選擇挑戰鳳凰。
  
  鳳凰不是什么戰力強大的半神,甚至是同境界較弱,它的三個基因天賦,都是與火焰相關,剩下的一個天賦,還是浴火重生。
  
  還沒有巫師技巧,是一個力量運用粗糙的野獸。
  
  “可終究它還是半神?!?br/>  
  這一日,愛爾敏深入地下熔巖洞窟,孤身挑戰鳳凰,從地下打到翠綠的山脈,世界仿佛被火焰覆蓋,愛爾敏瀕臨死亡。
  
  “已經撐不住了,救人!”
  
  學白學、秋名山車速等人,連忙控制邪神身軀出手,卻被打擊得支離破碎。
  
  學白學被擊中本體。
  
  “你”
  
  愛爾敏看到這一幕,腦海一片空白,她怒火之下,精神腦海中仿佛有什么東西破碎,沐浴鮮血突破,來到了半神境界,將鳳凰擊傷,鳳凰飛逃。
  
  這一日,愛爾敏也踏足了墨杜薩當年接觸的全新領域,人類的極限半神。
  
  “你”
  
  地面上,眾人看著支離破碎的學白學,沒有說話。
  
  愛爾敏身軀微微顫抖,抱起這一條鮮紅的肌肉長條,“明明是邪神,卻為了不顧性命,你們不怕死嗎”
  
  “是啊,接近兩百年的漫長人生就這樣忽然沒有了,是很可惜?!?br/>  
  學白學聲音漸漸微小,虛弱,看著遍地火焰中的大地,
  
  “但已經很滿足了,我從小就很聰明,也很迷茫,那像是上輩子的事情了,我當時一直在想,我大學畢業了,學的海洋知識冷門專業,實習,上班,我的人生有什么意義?
  
  我一直在想,一直想,直到看到某場圖文直播,
  
  那個為了整個時代、奔波一切、拼命的熱血少女,明明已經沒有贏的希望了,但還想在絕望里殺出一條血路,我內心有種強烈的沖動,我想進去,我想進入圖片里的那個巫師世界,想看到那個女孩,
  
  我立刻下定了某種決心,我瘋狂努力研究論文,熬禿了不少頭發,當我成功,點開‘開啟你的第二人生’的時候,我就為我自己立下了一個人生目標一定守護她?!?br/>  
  “又完全聽不懂的話?!睈蹱柮艨酀?,但已經習慣了這一些奇怪的語句。
  
  “就這樣,我的迷茫人生終于有了目標臨死前,能答應我一個請求嗎這是我唯一的夢想?!睂W白學露出一抹溫和的微笑,“我來到這個世界接近兩百年,唯一的夢想?!?br/>  
  愛爾敏沉默了一下。
  
  “你說?!?br/>  
  學白學的笑容漸漸透著一絲燦爛,“我最崇拜的愛爾敏大帝,不要臉那么難看了,笑起來,一只手把我抱在懷里,一只手擺出v型手勢,跟我說——¥!~??!?br/>  
  愛爾敏怔了怔。
  
  “聽不懂?!彼^美的面龐還是擠出一抹微笑,用這個蹩腳的異世界語言,跟著念出了這一句完全聽不懂的邪神囈語
  
  “學白學是我老公,我要穿上最美的白色婚紗嫁給他!”
  
  截圖、
  
  截圖、
  
  截圖、
  
  “哈哈哈哈??!如果是這樣,我的夢想那我的人生就滿足了?!睂W白學終于哈哈大笑起來,如釋重負。
  
  嘩啦。
  
  愛爾敏手里的鮮紅肌肉,徹底死去了生機。
  
  夢想兩個字的余音,還在耳邊回蕩,愛爾敏怔怔的看著一切。
  
  她站起身,試著理解這一句話的含義,“我不知不覺,我已經背負了所有人的希望,成為了你們所有人的夢想嗎?”
  
  “這個混蛋,背地里原來藏著這一手?!鼻锩杰囁俅舸舻目粗磺?。
  
  更遠處的懸崖上。
  
  夏洛蒂倚著魔劍,坐在邊緣,平靜的仰頭看向空曠無垠天空,“我們的巴比倫之王,還是當年那個喜歡感情用事的小女孩,面對追隨者的死亡,依舊不能看淡但又一個邪神死了,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br/>  
  她的喜怒一直不喜歡言表,只是目光的閃動,依舊看出內心不平靜。
  
  魔劍潘多拉表情復雜極了,忽然噗的一下破涕為笑,“這一群混蛋!明明是臨死前那么煽情的催淚畫面,卻被他們一下子把氣氛全部破壞掉了?!?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