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天帝登基,始分日夜 二合一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天帝登基,始分日夜 二合一

    道長生雖然年輕,卻也已經懂得很多知識。
  
      修行一路,修內天地,十分注意心性,要突破洞虛大帝的境界,,一路挑戰天下各大頂尖強者,抵達有我無敵的氣勢,道心無暇。
  
      所以,基本上需要天下無帝的時刻,才有稱帝的機遇。
  
      上一代帝者隕落時,當代的大地名宿圣地,年輕人才開始走大帝路,爭下一代的天帝之位。
  
      而在有天帝的時代,要做到當世無敵....是幾乎不可能。
  
      任何后來者,年輕一代人,都會因為那當世的天帝身姿,留下心障,形成一道心魔,如果不戰勝心魔,難以突破洞虛大帝境界。
  
      但你在不能突破的情況下,要以第六境洞天,打上天庭,挑戰一尊恐怖的洞虛天帝....
  
      “老師,你在說笑嗎?”道長生干笑了一聲,“一尊新天帝鎮壓當世,我怎么可能上天伐帝?并且又不是暮年的衰老天帝,人家剛剛走上巔峰....”
  
      “放心,我們已經為你規劃好了一條獨特的成帝路線?!鼻嗵俚啬笓u頭,“你只要認真讀書就好了,學好數理化,打遍天下都不怕?!?br/>  
      道長生:?。?!
  
      他背著灰色書簍,大步走在翠綠樹干上,幼小的身軀只感覺沉甸甸的,身上的擔子無比沉重。
  
      書簍里面,裝著幾位老師為他提供的修煉秘籍,絕世秘籍的名字也十分獨特,《空間解析幾何,從入門到放棄》《微積分,從旺盛學到禿頂》,他只感覺前途一片陰暗。
  
      .....
  
      數日后,新天帝于天庭登基。
  
      入“大羅天”覲見諸位上古天帝,而后登基立朝。
  
      他接掌太陽元神,為開元天庭第二尊天帝,尊號為:“太初混元明圣山意大帝”,尊為:斷天帝。
  
      帝座上,這尊蓋世無敵的存在,正在上仙朝,
  
      “古老存在皆入大羅天,此后天地之間,再無九日,不可時刻九日循環,長明于天穹之中....故而,此方天地,當漸有日夜之分,白日朕巡邏天下,入夜,則漫天星辰,發散微光,照耀天地!”
  
      “巫族張無為?!?br/>  
      “臣在!”
  
      “朕命你,為星辰之神,掌四象,管天空二十八星宿,井、鬼、柳、星、張....”
  
      這片天地,本來自道君的開天辟地起,到古神時代,現在開元天庭時代,就九日當空,沒有黑暗過,一直籠罩在一片明媚淡金色的光芒下,萬物欣欣向榮。
  
      可是現在這個時代,只剩下一日!
  
      一尊天帝,自然不可能每時刻苦的巡游天下,只能讓星辰替代一半職責。
  
      于是,這片天地,便有了夜。
  
      帝座上,斷天帝又微微沉吟。
  
      既然有了夜晚,漫天星辰,卻不可無月。
  
      可月神,作為帝后,也進入大羅天中,延緩性命衰老...
  
      帝座之上,斷天帝又道:
  
      “妖族焚騰,你天賦異稟,為十二先天古神隕落時,太陽血澆灌的一朵烈焰神花化形,灼灼生輝,甚至更勝古族,可為當代天庭之月!”
  
      焚騰渾身一顫,又連忙上前,雙手做拜,“稟報天帝,臣雖元神也為一只烈焰神花,可也難以時刻散發光芒,有力竭之時,極其黯淡?!?br/>  
      斷天帝微微閉目。
  
      他又沉吟稍許,轟隆威嚴之聲,響徹天界:
  
      “焚騰,仍可接掌月神之位!月神為滿月,恒古照耀天空,你為新月,當有陰晴圓缺!無需時時而明,可有陰有晴,有盈有缺!”
  
      “天帝圣明?!?br/>  
      天庭大殿中,焚騰一驚,不由得嘆了一聲不愧是天帝,擊敗了自己,才思敏捷,頓時心服口服,連忙稱是。
  
      斷天帝沉吟,又道:
  
      “既分日夜,星有二十八星宿,月有陰晴圓缺,一年也當有四季!”
  
      “人族虛薇?!?br/>  
      “臣在?!?br/>  
      “我命你為四季女神,分雨水點數,按照日月星的照射圓缺周期,掌時令,分二十四節氣,立春、驚蟄、芒種、夏至、小暑....按照節氣,以布天地雨季,為天地增添一抹多樣色彩?!?br/>  
      虛薇稱是。
  
      此次上朝,為天地重立綱統,重建秩序。
  
      斷天帝驚才絕艷,登基便以驚人的手腕,折服了許多天地間不和平的聲音,一個個古老而隱世的圣地,開始獻上賀禮。
  
      《西紀元》記載:
  
      【開元天庭,二百八十七年,斷天帝登基,雄才偉略,大治天下,定二十八星宿,分二十四節氣,自此之后,天地混沌初開,始分日夜,月漸有陰晴圓缺】
  
      .....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道長生正在書房里讀書。
  
      書架上滿滿當當的書籍,他在算題,沒有計算器,讓他的腦殼有些酸疼。
  
      他忽然驚嘆道:“太雄才偉略了....這是一個幾百年不出的奇才!竟然為天下的綱統,劃分了日月星辰,二十八星宿,二十四節氣...”
  
      他贊嘆著,仿佛見證一個新神話天帝時代的誕生。
  
      虛空中傳來聲音,“是很勤奮,雄才偉略,沒有了九日循環,只剩下一個太陽,早上八點到晚上六點,他要每天工作十小時....但就是因為這樣強勢勤奮的天帝,不是昏君,用來大鬧天庭,才對你有一點點的小難度?!?br/>  
      道長生臉又黑了。
  
      又一年,道長生十四歲。
  
      這時的他,已經突破第四境紫府,抵達了第五境道宮。
  
      十四歲的道宮境,前所未有!
  
      這是足足五尊舊時代的古老存在聯手,辛苦培育出的弟子。
  
      空氣中,終于傳來青藤地母的聲音,“不要再看書了,你已經十四歲,該踏上走大帝之路,一路挑戰強者,沒有強者是讀書讀出來的,
  
      天帝是一條血淋漓的道路,你現在該從建木的眾城開始鬧起,一路大鬧出去,大鬧整個凡間,然后該樹立一道旗幟,占山為王,然后招兵買馬,反了開元天庭?!?br/>  
      道長生徹底腦殼嗡嗡作響。
  
      我才十四歲??!
  
      我還是一個孩子,會被活活打死的!
  
      ......
  
      建木上有六個城池,分別由各大種族的宗派把持。
  
      建木開天城是古老的人祖宗派分支之一,開天建木宗建立的,此時熙熙攘攘的城門口,出現了一個可愛的小孩子,粉雕玉琢,或許是常年讀書,沒有太陽照射的原因,皮膚白皙。
  
      并且,更奇怪的是,他晶瑩剔透的皮膚上,竟然沒有一絲絲毛發,仿佛毛發都無法穿越他堅韌的皮膚一般。
  
      他沒有睫毛、沒有眉毛,像是渾圓的锃亮小光頭,戴著一個灰色獸皮小圓氈帽。
  
      他來到了開天建木宗的宗派門口,由于多年沒有經常與人交流,有些羞澀,憨態可掬,“各位姐姐,我找一個叫做木愿成的男人,就說一個青衣然生出的孩子,過來找他?!?br/>  
      “哪來的小孩子,好可愛??!”
  
      “粉嘟嘟的小臉,好想捏一下,他還害羞...”
  
      周圍一些女修士,頓時萌心大發。
  
      過片刻后,道長生被帶到了恢弘到極點的開天建木宗內。
  
      碧綠枝干扭曲的藤蔓中,一尊尊仙宮聳立,仿佛一片人間仙境。
  
      演道場上,一個男人緩緩轉身,滿臉愧疚,看著這個稚嫩的孩子,萬分苦澀,“我對不住你的母親衣然,但是我當時不能隨著她離開,因為那個時代,各大天驕爭帝,我是我們宗門的天才,我父親不許,宗門不許,我如果離開,必然引起追殺....而現在,我是開天建木宗的宗主?!?br/>  
      “沒事,父親,我不怪你,我來看你了?!?br/>  
      道長生露出孩童般青澀的笑容,生澀而緊張,想要拉著父親的大手,純真善良,“我只是想來,看你這些年過得怎么樣,我聽說你又為我娶了幾個后媽?!?br/>  
      木愿成看到青澀懵懂的孩子,內心徒然一酸,覺得自己封閉了多年的冰冷內心,隱約破碎了。
  
      他忍不住道:“我這些年,的確是受到了父親的強迫,娶了十三個妻子,以后她們都是你的母親了,我接下來介紹給你...”
  
      轟??!
  
      木愿成一巴掌被狠狠拍飛出去,狠狠撞塌了一面城墻,牙齒碎了一地。
  
      “哼哼,終于交代出來了!你這個可惡的渣男!”孩童的聲音稚嫩青澀,一股恐怖的氣息能量從丹田蔓延全身,一寸寸膨脹!
  
      一米、
  
      兩米、
  
      三米、
  
      他粉雕玉琢的手臂,猛然鼓起一片片青筋、大快大快古銅色肌肉如老樹盤根,扭曲成個個黑色疙瘩,一根根粗壯血管,如黑蛇在皮膚上緩緩鼓動。
  
      呼呼呼呼!
  
      他身后隱約有一條黑龍虛影在盤旋,仿佛混天綾一般纏繞。
  
      這一尊十幾米的恐怖光頭巨漢,頂天立地,粗重的喘息聲,仿佛呼吸之間便有雷霆,引起大片震風,身后纏龍,肋下徒然伸出八條手臂,仿佛傳說中,那一尊與帝爭神的巫祖。
  
      “我要打喜你!為娘親出氣!”
  
      他還年輕,才十四歲,聲音奶聲奶氣,脫離不了稚嫩。
  
      錚!
  
      一剎那之間,氣勢沖天。
  
      驚動了開天建木宗的一尊尊洞天第六境的隱世老怪物。
  
      “什么妖魔?”
  
      “怪物!竟然生得如此扭曲,竟敢在我宗門撒野!”
  
      “只是區區第五境...”
  
      三尊氣息磅礴的強者走出,他們都是開辟宗門時極其古老的存在。
  
      “快放下我們的宗主,饒你不死!”他們紛紛大喝,恐怖的氣息炸起,騰空而起。
  
      嘭!
  
      數道恐怖的道法襲來。
  
      這個恐怖的巨漢身軀,頂天立地,竟然狠狠一巴掌,他手掌紋理驚人有一重重道紋,仿佛拳頭化為一枚奇妙道印,狠狠一砸,瞬間他們的道法被瓦解,化為玻璃一般碎裂開。
  
      道長生自己也驚呆了,自己真的能越級而戰?
  
      能依靠術算,找到他們道法構建的破綻節點,分解道法?
  
      他眼睛一亮,頓時意氣風發,想起了老師的那一句話:“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br/>  
      哈..
  
      原來我已經那么強了?
  
      “這是什么怪物?萬法不侵???”
  
      “不,他看穿了我們的道法,擊碎了薄弱處!”
  
      這些洞天境的古老存在,都紛紛露出一抹不可思議。
  
      這個怪物才道宮境,竟然能越一個大境界,與他們這些洞天境的老怪物交手。
  
      “混蛋!你們這些老頭子,也要攔我嗎!”道長生大吼,他的語氣稚嫩青澀可愛,帶著奶音,卻很生氣,“我老師對我說,這種渣男,就要重拳出擊,抓到我母親的面前,磕頭謝罪的?!?br/>  
      你的兒子?
  
      這原來是我們家的孫子,重孫子?
  
      周圍的隱世老怪物一顫,愣住了神,看向被狂揍的木愿成,滿臉質問。
  
      木愿成一臉悲憤,大聲慘叫,大口大口吐血,“不要相信,這是個冒牌貨,我哪來那么大的孩子??!算算當年的年紀,我兒子才十四歲啊...你看看這大光頭!這個強壯到恐怖的大塊肌肉!他的手臂和我的腰一樣粗...”
  
      噗!
  
      狠狠一腳踩下。
  
      哇啊啊??!
  
      木愿成叫得更慘了,明明有道法護體,都感覺腰都被踩斷,大口大口噴血,“這個體重,他只怕已經有三千多斤了,你們見過三千斤的孩子嗎???”
  
      嘭!
  
      一下子又飛出去。
  
      “對??!我才十四歲,我還是個孩子??!”道長生聲音稚嫩,很生氣的樣子,“嗚嗚嗚,我小小年紀,就失去了父愛母愛,我十多年來一直在讀書,做一個飽腹經綸的讀書人,這種感覺,你們這些大人能體會到嗎?!”
  
      嘭!
  
      古銅色肌肉擰緊的手臂,粗如參天古樹,狠狠掄起父親的雙腳,就是一頓狂甩。
  
      “我的其他同齡人,從小都在父母的關懷長大,現在甚至還在上私塾,吃著糖葫蘆,搖著撥浪鼓,而我從小就沒有父母的關愛,一直在讀書,一直在讀書....”
  
      他說著說著,自己都窩囊的哽咽起來,“哪怕我是老實巴交的文弱讀書人,從來沒有打過架,也忍不住要揍你這種壞父親了!”
  
      你十四歲?
  
      十四歲能長成這樣?!
  
      你還是一直讀書,從來沒有鍛煉過的文弱書生?
  
      眾位隱世長老眼皮子瘋狂抽搐,都驚呆了!看著一個十幾米高的爆炸強壯肌肉兄貴巨人,一個锃亮的兇悍大光頭,頭頂上還布滿一根根青筋。
  
      “渣男,我要抓你,去我娘的宗門謝罪!”他稚嫩的聲音大吼一聲,大步流星,踩踏了無數宮殿,又一巴掌拍飛了身后的各大長老攻擊,揚長而去。
  
      “那是什么?”
  
      “好恐怖的巨人?!?br/>  
      整個建木的城池上,出現了巨大的動亂。
  
      “光是身軀就如此強悍,萬法不侵?”
  
      “我沒有看錯吧,他的手上捏著開天建木宗的宗主?”
  
      而這個怪物扭頭,走向開天建木宗的另外一個妖族城池:太蛇北城。
  
      他來到太蛇妖宗的宗門,一路殺了進去,找到了被宗門因為犯下大錯,禁錮了十四年的母親,她已經淪為了凡人,白發蒼蒼,幾乎瀕死。
  
      “你這個渣男,磕頭謝罪!”
  
      他壓著整個木愿成的頭,瘋狂磕頭。
  
      然后他磕頭磕到暈迷后,道長生看著顫顫巍巍的老邁母親,一把她抓起來,撞飛了一個個太蛇妖宗的修士,大步離開,“娘親,今日,我便帶你殺出建木,下落到凡間中,去找一個地方占山為王,一起好好生活?!?br/>  
      錚!
  
      “擋我者,死??!”
  
      他一路殺了出去。
  
      沐浴鮮血,經歷了極其慘烈的一戰,足足從天亮打到天黑。
  
      他一路順著建木,向下奔走,路過一座座城池,都被通緝,一個個洞天境的古老存在紛紛走出阻攔,引得巫、妖兩族全力出手,不容許當年兩族的恥辱離開。
  
      過了十多天后,他才殺出那一片土地。
  
      他的母親漫天白發,異常蒼老,顫顫巍巍看著這個肌肉巨人:“你真的是我的兒子,他才十四歲啊...”
  
      “學習使我強壯,使我變成偉人?!?br/>  
      道長生面色平靜,渾身的能量迅速回涌丹田中。
  
      一瞬間,他的身軀像是泄了氣的氣球,一寸寸急速縮小,又變成了一個粉雕玉琢的可愛小孩,精致得像是洋娃娃,“剛剛這是我的戰斗形態,巫族的天地法相!”
  
      “巫族的天地法相?我怎么不知道?”母親忍不住問。
  
      “因為現在的巫族,修煉的都是一條錯誤的路?!?br/>  
      道長生小小的手臂拉著母親的老邁手掌,大手拉著小手,緩緩順著碧綠的大地山川前行,稚嫩道:“娘....這些年你受苦了,但你的元神修為,被廢掉了沒事,我能帶你修煉身體的力量....學習,使我們強壯??!”
  
      嘩啦!
  
      一片微風吹拂草地。
  
      沐浴陽光之下,一片靜謐。
  
      寧靜樹林中,一對母子歷經十四年,終于重新走在一起,道長生靜靜拉著母親的手掌,如初生的嬰兒,帶著淡淡的眷戀的幸福笑容。
  
      他依稀記得當年。
  
      自己的母親在自己剛剛出生的時候,那一句滿是悲憤絕望的沙啞聲,舍棄自己孩子的那一句話,已經成為了他十四年來難以忘記的一道心墻:
  
      “我這一生,天資聰明,竟然困于紅塵之中,背道而離,舍去了道,也舍棄了長生....他就叫道長生,就像是我舍去他一樣?!?br/>  
      努力了那么多年,終究還是有了回報。
  
      道長生忽然笑起來,內心有淡淡的復雜。
  
      他忍不住越發拉緊了母親的手臂,笑得燦爛,“娘,你的道,你的長生,就像是你的兒子道長生一樣,重新回來了,來再次走上求道的生涯吧...”
  
      “我的道,我的長生...”
  
      母親沉默低頭,看著才十四歲的孩子,忽然心頭一酸,他的稚嫩肩膀上,背負太多太多了,更或許,一開始就不該為他取名道長生。
  
      雖然自己不知道他這些年經歷了什么樣的奇遇,才能來到這種強大的地步。
  
      “娘,這是修煉的絕世秘籍,你可以先看看?!?br/>  
      道長生忽然起來羞澀。
  
      他像是一個孩子把自己多年來的珍寶,給自己的母親炫耀,從竅穴的內空間里拿出了一個書簍,遞出了一本翻得破舊,滿是筆記涂鴉的書籍《線性代數,從入門到入土》,交給母親隨便翻閱。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