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兩百二十七章 穿越者

第兩百二十七章 穿越者

    又過了數日,年幼的鳳凰身軀再次破殼而出,她露出一抹微笑,“終于重生了?!?br/>  
      她伸展身軀,剛剛重生還太虛弱,體力能量幾乎耗空,需要一段時間還修養,才能回復巔峰,卻忽然扭頭,看著三個穿著奇裝異服的異世界金發老人,以及兩個雙胞胎徒弟,依舊躲在茂盛深林之中,在瑟瑟發抖。
  
      愛莉一頭金發,手持法杖,抱著黑絲圓潤雙腿,卷縮在樹林陰影角落,“這里,是哪兒?一定是夢,是夢!”
  
      米琪也卷縮成一團,“姐姐,我們,難不成穿越到了異世界,還能回得去嗎?”
  
      兩個徒弟太青澀了,不懂世事,第一次出來歷練就碰到了那么光怪陸離的事情,而老師裴克,這一位活了五百多年的史詩英雄,也失魂落魄,又有些認命中的平靜,默默等著這一尊神,如何處置他們三個。
  
      “當時走得太急,沒有記得把他們丟下,結果帶回了荒古世界?!兵P凰沉吟了一下,輕輕一甩出內天地,坐在小空間的木椅中,看著面前的三人。
  
      “偉大的神啊...”
  
      裴克連忙恭恭敬敬,拉著兩姐妹跪下。
  
      鳳凰坐在木椅上,敲動白皙的指尖,輕笑道:“異世界的天帝,為我講述你們的魔藥體系!”
  
      裴克渾身一顫,連忙開口訴說。
  
      鳳凰聽得津津有味,時不時抿一口茶,如癡如醉,仿佛大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魔藥體系,缺陷很大。
  
      需要依靠墨杜薩為根基,但具備豐富職業,七種搭配,有無盡的可能,甚至能模仿一切的修煉體系,里面的很多職業,模仿了之前的精神、詛咒、風火雷電各系巫師,甚至,連他們的修煉香火體系,都未必不能模仿.....
  
      鼎盛程度,已經超越了當年的巫師世界!
  
      當年的巫師世界,每一個時代也只有幾尊君主大帝而已,一只手都能數過來。
  
      而現在的魔藥時代,三大王國,每一個國家都有明面上的幾尊史詩職業者,鎮壓一方,而隱藏的強者,幾乎不計其數。
  
      伴隨鳳凰的越發了解,越發驚嘆,“簡直無限可能,每人都是一尊小型的克蘇魯邪神,甚至現在那邊的天才,他們可能模仿我留下的道法,反向推導我們世界的文明體系,甚至開始出現類似‘修道家'這一類的職業!”
  
      荒古世界修煉困難,相對來說,強者較少。
  
      而巫師世界修煉簡單,強者相對大眾一些,普及率龐大,算是各有特點。
  
      “并且,墨杜薩的性格,必然要反攻我荒古世界?!彼詈粑豢跉?,內心有些凝重,知道其中可怕,被這樣一個強橫的超凡世界惦記上。
  
      空間穿梭,說難不難,說簡單也極其簡單。
  
      一尊神,只要具備思路,遲早都會研究出來,需要的,就是具備一片空間,而他們那邊有魔方。
  
      “我的世界坐標,可能已經被記下了,不超過百年,巫師世界,可能就具備進入我們荒古世界?!兵P凰微微閉目,思索了一番得出答案,“戰爭,即將開始?!?br/>  
      她不排除戰爭。
  
      甚至其他的神、天帝都不排斥戰爭!
  
      因為只有亂世,沐浴鮮血,天地大劫將至,才有天帝們證道,成就混元的機會!
  
      “只是我沒有想到,我本想離開荒古世界,周游諸天,會去到原先的巫師世界,導致局勢發展至此?!彼従徴酒鹕?。
  
      她也并不后悔。
  
      能抵達巫師世界,也是她最大的機遇!
  
      如果去到未知一方世界,她可能面對未知力量的神,有變數太多,可能會被活活殺死,沒有浴火重生的機會。
  
      而愛爾敏,她知道底細,對方無法殺死她,而她可以不斷去尋找愛爾敏挑戰,不斷“涅重生”變強。
  
      “我可以以此,進入圣人中期,圣人巔峰,之后再思索之后的九級道路?!?br/>  
      有變強的路徑出現在眼前,她自然不會放過。
  
      尋常,神每跨越一個小境界,需要不知道多少漫長年月,愛爾敏經歷了一千多年,不過進入中位神,只怕還要兩三千年,才能進入上位神.....
  
      “只不過,如果兩界暴發戰爭,荒古世界太弱了.....西紀元時代,剛剛過去沒有多久,青黃不接,凡間大地,最強的不過是第五境道宮!天界之中,也不過是七尊天帝罷了,對方和平了繁衍千年,極其鼎盛,不曾經歷創傷,一個超凡世界加上冥界中的屬神,有上百尊史詩大帝,傳奇強者更是數不盡數.....”
  
      鳳凰道君花費了幾天時間,徹底學習了魔藥體系。
  
      裴克的職業是火焰占星師,擅長火焰術法。
  
      愛莉的職業是火焰師,米琪的職業是冰霜師,兩個雙胞胎心有靈犀,聯手在一起,就是隱藏傳奇職業:冰火操縱者。
  
      接下去,鳳凰倒也沒有收留他們三人的意思,也不想殺死他們,一甩手,扔到了外面某一處山脈之中,讓他們在這個荒古世界自力更生。
  
      “老師,我們該怎么辦...”
  
      “難道,我們回不去了嗎?”
  
      雙胞胎手持著冰火法杖,還穿著圣螢學院的黑色精致制服,看著周圍的全新世界,植物、動物完全截然不同,新奇,陌生。
  
      “就當成我們之前的學院歷練?!迸峥松詈粑豢跉?,也有些茫然,安慰兩個學生,開啟了旅程,“你們一直都在修煉,沒有沾過血腥,算是一場學院的磨礪吧?!?br/>  
      他們接下去,順著茂盛的樹林前行,花費了數日,漸漸來到青石街道上。
  
      一座大山之下的城鎮、山腳處,幾縷炊煙悠悠飄起,青色石板小道上,兩三幼童在街頭打鬧,時不時走過一些俠客,一襲青衫,背著長劍。
  
      不遠處,有茶樓,酒肆,時不時有文人墨客進出,當然,也有些唯美的青樓女子,在招攬客人,只是她們只賣藝,不賣身。
  
      忽然,一個孩童的聲音傳來。
  
      “三日后,十年一屆的山上仙人要來來收徒,收骨骼驚奇的奇才,有仙緣之人,可以上山修煉,拜地仙老祖為師....”
  
      周圍一片沸騰。
  
      上仙到我們的小鎮收徒了?
  
      “仙道渺渺難求?!?br/>  
      酒肆中,有一名劍客與另外一名劍客,舉杯對飲,看著外面的熱鬧,露出平靜,“地仙始祖,武神段千羽,早已經脫離江湖,隱居縹緲仙山,栽種人參果樹,直指道宮五境!曾經放言,天下太過寂寞,直指蒼天,可有神否?”
  
      “武神段千羽,已然陸地神仙,活過了一百多年,即使有一日江湖傳言,他已經破碎虛空,飛升仙界,我也不會吃驚?!?br/>  
      忽然,旁邊傳來呼嘯聲。
  
      鐺鐺鐺鐺??!
  
      驚人的打斗傳來,刀光劍影。
  
      眾人看去,竟然是一個尖嘴猴腮的中年人,手持兩柄斷骨刀,背后是一個手持一柄大砍刀的俠客,正在屋檐上追,飛檐走壁擊。
  
      “那是南方江湖的頭號通緝犯,采花盜柳乘風,惡名昭彰,人人得而誅之!”一名喝酒的俠客猛然驚呼,狠狠砸下了酒杯,“身后追擊的,是五月劍派的令狐飛??!”
  
      那柳乘風可是赫赫有名的神藏境高手,他身后的令狐飛,雖然是青年俠客,卻未必是對手。
  
      那柳乘風輕功極強,一邊在飛檐走壁,一邊在哈哈大笑,忽然低頭,看向了下方一個街道上,竟然有兩個可愛雙胞胎大美人,頓時眼睛放綠光。
  
      “不好!他又有了獵物,是哪家的大家閨秀?竟然敢如此大膽上街,不知道躲避?”
  
      令狐飛目光一閃,順著前面看去。
  
      竟然是兩個金發女子,穿著令人面紅耳赤的暴露打扮,簡直有辱斯文。
  
      她們穿著令人眼紅的黑色性感絲襪,暗紅色高筒靴,超短裙,手持一柄灰黑法杖,帶著異域風情美感,吃著地母青藤發明的糖葫蘆,以及各種街邊美食,一臉幸福美滿,好奇打量周圍的街道。
  
      嘩啦!
  
      柳乘風露出陰邪目光,迅速落地,就要將兩人擄走。
  
      “那兩個姑娘快跑!”身后的青衫俠客怒吼,知道如此漂亮靚麗的雙胞胎姑娘,落在那個采花賊手中,是什么樣的可怕下場。
  
      “那兩個姑娘,快跑?。?!”
  
      “混賬!光天化日之下,各大門派在何處,竟然讓如此邪賊逞兇!”
  
      周圍街道上,酒肆中、高處茶樓上,一個個讀書人、劍客,不由得目光焦急。
  
      這時,一個地方年輕大儒,胡人農肩膀帶著一只小白狐,也在大步走來,驚呼一聲,“那兩個姑娘,快快避開??!朝廷執法,要將那江湖大盜伏誅!”
  
      這一對雙胞胎,她們也反映了過來,放下了糖葫蘆,在眾俠客的目瞪口呆中,緩緩揮舞起法杖,擋在身前,同時開口吟唱道:
  
      “偉大的萬物魔神啊,請聆聽我的祈求,熾熱的火焰(柔和的水流)請聽從我的召喚,五階法術....”
  
      “水火雙流??!”
  
      轟!
  
      法杖暴發精神波動,藍色與火紅色的流轉,匯聚,柳乘風這個江湖采花賊瞬間倒飛出去。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