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兩百六十章 神性與人性

第兩百六十章 神性與人性

帝祁也在暗中推進文明的時代。
  
  “不要有一面倒的戰爭,不要一人鎮壓天下的格局,我希望看到一個燦爛大爭之世,出現一個個時代的天才,輝煌璀璨過,驚才絕艷,甚至來挑戰我?!?br/>  
  他想要戰敗,想要死亡的威脅。
  
  他無視弱小的生命,認為弱小便是原罪,當如稻草一般收割,但他敬重強者,給予他們生命的尊嚴,縱觀他整個漫長的生命,只有虛有年、道長生這些強者才能讓他由衷欣賞與尊重。
  
  “能否有生命能夠擊敗我?我真是太期待了?!彼穆曇翥裤?,漸漸陷入沉睡
  
  果然是榆木腦袋。
  
  另外一邊,木木不說話嘆了一口氣,看著愚蠢的少年阿丑,這些天下來,教會他小學數學簡直難比登天,戰斗天賦逆天,但要學會九轉玄功,只怕是一輩子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過,教導他之后,似乎只學會最簡單的丹田修煉鍛體,就很開心了?!彼行o語,之后徹底失去了信心,把這個孩子交給了兒子人類反抗首領亞瑟,就離開了。
  
  他要再次去尋找更加天才的人類,只是接下去來的一段日子,他終究是一無所獲。
  
  尤米亞帝國一百一十三年。
  
  在太陽精靈的輔佐下,整個精靈族實力飛速增長。
  
  太陽精靈部落,成為了整個精靈帝國的圣地,甚至不少精靈慕名而來。
  
  街道上,奢華昂貴的獵手大廳,販賣著許多東西。
  
  本來,太陽精靈古樹,是絕對不允許其他精靈部落來染指,獲得各種坐騎與裝備變強,但它終究還是被說動了,因為它得到了一個很簡單的答復:
  
  “外來的精靈,購買的價格提升三成!而這三成,歸你太陽生命古樹?!?br/>  
  于是,早就沉迷氪金力量的太陽古樹,便徹底同流合污,得了回扣后,甚至非常賣力的幫忙宣傳。
  
  這些年下來,太陽精靈古樹沉迷氪金,終于建造了自己的奇跡精靈建筑奇美拉棲木,上面生活著一只恐怖的深藍色奇美拉巨獸。
  
  “哇!這就是太陽精靈部落?”一隊暗夜精靈到來,其中帶頭的是名為露娜的天才少女,由在這里呆了許久的一名暗夜精靈姐姐,帶領參觀。
  
  “看到那一顆巨樹沒有?上面生活的巨獸,是傳說中的太陽精靈守護巨獸,奇美拉!”
  
  她又指著天空一個騎著獅鷲的精靈少女騎士,“看到胸口那個標志徽章沒有???那是VIP5氪金大佬!”
  
  露娜頓時憧憬起來,看著天空飛行而過的獅鷲精靈強者,“那可是氪了十萬太陽幣的人物啊,那得多強???”
  
  這個時候,一個長著龍族肉翼的精靈族少女,迎接了她們,“歡迎來到我們的城市?!?br/>  
  “你是喝了精靈族轉職隱藏藥劑的精靈族英雄帕克?”她驚呆了,不是沒有聽說過這一位強者,據說有類似空間戒指的能量,短時間躲入異空間中,能夠躲避攻擊。
  
  露娜默默看向對方胸口徽章,竟然是VIP7的氪金大佬!
  
  數年下來,這個精靈部落,不知不覺已經被人帶歪了,不過無數的精靈匯聚在這里,是為了購買裝備,以及坐騎,為了即將發動的戰爭。
  
  尤米亞帝國一百一十五年。
  
  精靈族大舉進攻比洛蒙山脈,尤米亞精靈大帝,以強硬的手段頒布命令,在三四千精靈中,選取最精銳的五百部隊,配上裝備與坐騎,圍剿屠殺大量人類。
  
  躲藏在山脈中,婦女、老人、孩子、全部被擊殺,手段之血腥,過程之殘忍,另無數精靈自己都難以想象。
  
  人類的危機徹底到來。
  
  他們也無法如之前的惡魔一族躲入地底深處。
  
  震驚整個歷史的鐵血之戰,比洛蒙精靈戰役,徹底開啟,整片大地染滿了獻血。
  
  “快逃??!”有婦女抱著孩子,快步奔跑,卻身后憑空出來一片巨大的鮮紅風刃,迅速倒下。
  
  “你們快走!”有丈夫當在家人身前,拿起了鋤頭,渾身顫抖著,鼻涕眼淚一把流下,擋在門口怒吼,“來??!來??!我不怕你們!”
  
  “你竟然”有婦女看著抱著孩子,看著放棄家人落荒而逃的丈夫。
  
  各種人性丑態,各種真性情,生離死別,在這里徹底展現。
  
  嘩啦!
  
  一名名月騎,手持精致鋒銳月刃,以恐怖的姿態屠殺著整片土地。
  
  嗖!
  
  天空的獅鷲弓箭手在釋放箭雨,精準的落入每一個逃往的村民后背。
  
  精靈與人族廝殺,生命在大片大片死亡。
  
  整個小鎮很快被屠殺一空,陷入了死寂,精靈們下了坐騎,渾身沾滿了獻血,開始坐在原地休息,吃著干糧。
  
  “我們這樣做,真的是對的嗎?”露娜忽然顫抖著身體,對于愛好和平和靜謐的精靈來說,這無疑是殘酷的,甚至剛剛一個孩子那哀嚎與憤怒的眼神,深深刺穿她的內心。
  
  周圍沒有精靈說話,都在默默吃著干糧。
  
  忽然,德魯伊米啟娜拿起干糧坐在樹干上,“這是種族之戰,我們精靈族與人類、惡魔、注定不能共存在一片土地上,只能有一方死亡,
  
  你們還記得,你們身邊活了幾百年的姐妹,被那些人類騙走嗎?我們的族群在減少,不是他們把我們同化,就是我們把他們滅絕。
  
  正如生命古樹之神說的,他們墮落了,失去了神性,有欲望、殘忍、暴力、
  
  這些人類正在自我繁衍,精靈的血脈濃度越來越低,越來越弱小,從一出生變為一階、二階,甚至已經徹底化為了普通生物的嬰兒,
  
  他們化為了普通一階生命,壽命短暫,殘忍暴力,女人會生病,會每個月流血,承受痛苦的懷孕,分娩還可能死亡我們,要成為她們?失去神性嗎?”
  
  戰場中的精靈們沉默著,悲痛著,只能默默吃著食物,便重新跨上坐騎,戴上行李與包袱,行走在死亡與貧瘠的土地上。
  
  “要堅持住,我們是每一個部落派遣出來的精英!都是被部落同伴期待的英雄,期待我們凱旋歸來?!庇忻利惖木`騎在月豹上奔走,柔聲勸解哭泣的柔軟精靈。
  
  只是,真的是英雄嗎?
  
  或許自己種族的英雄,不過是其他種族的劊子手。
  
  她們覺得內心麻木,這一場戰爭會成為一輩子的陰影,但身后終究站在一個族群,沒有精靈能夠退縮,依舊只能繼續前行,發動這一場戰爭。
  
  就像是她們當年,奮不顧身的犧牲性命,去揮舞武器,挑戰戰爭古樹一樣。
  
  這是刻在她們內心中的勇氣。
  
  這是屬于精靈的神性,她們性格沒有怯懦,畏懼,逃避,只有生命的善面,沒有惡面,能很快恢復過來,這是性格自然
  
  碧藍的樹葉斑駁天穹上。
  
  巨大的奇美拉巨獸上,站著幾個人影,正在探索下一個襲擊的隱藏人類部落。
  
  精靈大帝尤米亞站著高處,看著整片山脈,“我們有了獅鷲、奇美拉后,便沒有部落能夠逃離我們的偵查,他們再也沒有地方藏身,徹底清繳,是時間問題?!?br/>  
  秋名山車速沉默,“就不能關起來嗎?”
  
  尤米亞平靜道:“他們太過卑劣、低等、下賤了必須滅絕,不然會感染我們純凈的血脈,使得我們墮落,這是精靈古樹想要的?!?br/>  
  西琳在渾身顫抖,“那你有自己想要的嗎?你有你自己的主見嗎?真是悲哀的人生,你難道沒有自己想要,自己所愛的?”
  
  她早已經知道尤米亞已經不是尤米亞了,這個尤米亞太過殘忍,透著現實,甚至不像是憧憬美好的精靈,沒有精靈族的祥和與愛好和平。
  
  “精靈古樹想要的,就是我想要的?!庇让讈喥届o的說道:“難道你們以為,我真的效命于精靈古樹?”
  
  尤米亞平靜,忽然命令奇美拉降低飛行高度。
  
  嘩啦!
  
  一只奇美拉出現在人類城市的高空中。
  
  “是精靈族!”
  
  無數人從民居中走出,怒吼著,拿起刀槍鼓棒,投擲,砸向天空,怒吼著各類的話語,人類的榮耀,為了家人不懼死亡。
  
  “你們看?!?br/>  
  尤米亞指著下方,開口說道:“就是人類,我觀察了這個種族無數年,他們貪婪、殘暴、欲念、狂妄、失去了神性,作為神的罪民,卻不可否認依舊有獨到之處,依舊保留我們部分的神性光輝,他們以自身的種族為榮耀我們也以作為精靈而自豪,我們的身體壽命、力量、潛力、遠遠高于自我繁殖的人類,我們是遠超人類的完美生命?!?br/>  
  “如果我們變成人類,會使得我們更加完美,我會瞬間忤逆生命古樹的話語,選擇同化為人,可惜并不會,融入人類只會讓我們精靈擁有無盡的災難!”
  
  西琳在發抖。
  
  尤米亞卻絲毫沒有在意,繼續開口,“甚至如果精靈古樹違背了我們精靈族,阻礙了我們的發展,我也會想辦法消滅它,我從頭到尾都在為了精靈而戰,實際上,現實是很殘酷的,我觀察人類太久了如果我們精靈一直善良軟弱,居住在深林中與世無爭,遲早會被殘暴的人類顛覆,毀滅,甚至奴役,成為奴隸沒有精靈愿意沾染血腥而墮落,便沒有精靈會擁抱和平?!?br/>  
  尤米亞這一位精靈君主散發著驚人的魅力,甚至那肯定的口吻,讓人覺得她陳述的必然是事實,如果沒有出現她尤米亞,精靈族必然會走向毀滅,被奴役的命運。
  
  “她在先下手為強!”
  
  而秋名山車速毛骨悚然,也在望著這個聲音透著霸道、又極具魅力遠見的精靈大帝。
  
  她從一出生,就是為了接替尤米亞而培養長大,但她并沒有感到排斥,反而欣然接受成為尤米亞,這是她認為最大的榮耀,也是自己存在的意義,她在守護整個精靈族。
  
  從每種意義上來說,她才是真正的貫徹了“尤米亞”的偉大名諱!
  
  守望者,守護精靈的現在,展望未來,又作為影之歌,行走陰暗之中,源于化為墮落殘忍血腥的精靈刺客,守護每一個熱愛善良和平的精靈。
  
  有光明的地方,必然要有黑暗。
  
  尤米亞只是輕輕的撫摸著西琳顫抖的頭顱,有股無形的霸者威壓,“你問我沒有想要?沒有所愛的?我很貪婪,我所愛的,是我的每一個子民啊?!彼L嘆微笑起來,帶著感慨,扭頭看著煉金術士克伊雅,“希望你永遠作為我們精靈的一員,成為我的朋友?!?br/>  
  尤米亞帝國一百一十七年。
  
  比洛蒙精靈戰役,徹底步入屠戮高峰!
  
  整片延綿山脈陷入了血腥,村莊、部落數以萬計的人族被殺,老弱婦孺,殘暴鎮壓的滅絕殘暴,徹底奠定了“鐵血冷酷之精靈大帝尤米亞”,影之歌的名諱。
  
  行走于陰影的精靈屠殺者,又被譽為典獄長,樹界監獄,關押的墮落精靈叛徒,以及各種人類強者,數不盡數。
  
  尤米亞帝國一百一十八年。
  
  人族部落發來一張信件:
  
  人族愿降。
  
  “不受降,殺?!?br/>  
  精靈大帝尤米亞,站在高處,看著月騎與獅鷲弓箭手們,冷淡高雅,唯美的身姿令人沉迷,卻聲音帶著無盡的血腥,
  
  “人族為墮落后失去神性的精靈,邪惡且暴虐,是精靈伊爾凡與吉爾娜,偷取‘伊樂園’的生命禁果而生,是為罪民之族,奉十一顆生命古樹之神命令,將其徹底消失?!?br/>  
  嘩啦!
  
  大地再次進入鮮血,屠戮不斷,尸骨堆積如山。
  
  尤米亞帝國一百一十九年。
  
  人類各大部落長老、強者,老人、婦人、孩子、各個階層的人類代表,以及人類始祖亞瑟,主動過來投降,進行最后的掙扎。
  
  人類在低下他們高傲的頭顱。
  
  軍帳內,精靈大帝坐在王殿上,看著這幾個人類的反抗首領。
  
  他們面色慘白,本來具備反抗的資本,覺得人族遲早要崛起,和精靈族并駕齊驅,甚至他們還樂觀的分為了兩派,一派為和平相處,與精靈和平相處,自由通婚,一派為激進派,要反過來奴役數量稀少的精靈一族,并且控制精靈古樹,只是忽然冒出了許多恐怖的精靈族坐騎與裝備,讓他們瞬間潰敗,沒有崛起的機會,斷絕了夢想。
  
  此時,無論精靈大帝尤米亞提出什么要求,他們都只能接受。
  
  只是可惜,他們想多了。
  
  “不受降,不斬來使,回去?!本`大帝尤米亞的聲音異常決絕。
  
  “你這個沒有神性的精靈!劊子手!連孩子與婦人都殺?!庇幸幻咫A的中年男人再也忍不住,徹底暴發起來。
  
  “你沒有精靈該有的和平與溫柔善良!”有老人抽泣。
  
  “你們殺死了我才七歲的弟弟,神會詛咒你們的!”有八歲的小女孩痛苦起來
  
  “神會詛咒我?”
  
  尤米亞的聲音霸道而毋容置疑,“如果你們說的神,是生命古樹,那么正是它們讓我來滅絕你們,如果你們說的神,是精靈之神,那么我就是神,滅掉你們這些凡人罷了所謂的神,不過是弱者崇拜的力量強大生靈而已,如果想要懲罰我,就不要借助神的力量,來挑戰我,來殺死我,人類??!”
  
  “我要挑戰你!”
  
  亞瑟之前一直沉默,猛然低吼起來,再也壓抑不住憤怒。
  
  “人類先祖亞瑟,你勇氣可嘉?!?br/>  
  尤米亞猛地站起身,一揮墨綠斗篷,巡視一周人類的代表,“這就是你們人類的算計?打算利用精靈的善良來打動我?但你們錯了!
  
  我憤怒于小孩的哭泣,我憤怒于強者的無知,也憤怒老人的謾罵這就是人類的不完整,面對強者而軟弱,面對弱者而抽刀,我因此更加憤怒,覺得應該滅絕人類的物種,你們來祈求我,反而讓我越發堅定了殺死人類的決心,唯有你亞瑟!”
  
  她聲音冷酷無情,“人類始祖亞瑟,你讓我看到了你身上的閃光,終究是繼承了精靈的部分神性,我選擇接受你的挑戰!”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