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兩百六十一章 黑夜將至

第兩百六十一章 黑夜將至


      尤米亞精靈帝國一百一十九年。
  
      人類亞瑟帶領人族各個階層投降。
  
      這一場人類與精靈的談判,人性與神性的理念在爭執中徹底暴發。
  
      尤米亞大帝認識到了人類這個物種的不完整與暴力缺陷,堅決毀滅人類。
  
      人族與精靈族,這一場“人性與神性”的理念爭斗,注定被載入史冊。
  
      數千年后,人們掀開了歷史《尤米亞帝國編年史》,上面清晰的記載這一場《比洛蒙會議》中:
  
      三天后,亞瑟向尤米亞精靈大帝,發起挑戰,這是人類最后的無力反抗。
  
      “我們要滅絕了嗎?”
  
      在投降之前的無數次戰斗中,強壯的人幾乎死了大半,只剩下老人與孩子,山脈深處的人族城鎮中,無數婦女抱著孩子。
  
      這一夜,無數城鎮支離破碎,殘垣斷壁中的房屋,哭嚎聲與悲鳴在燈火搖曳中響起。
  
      末日即將到來,沒有讓能看好亞瑟,這一位人類先祖。
  
      尤米亞依舊沒有到達傳說中的七階,跨入精靈生命古樹的層次,依舊是六階,而亞瑟也是六階,但差距太大了。
  
      亞瑟作為沒有天賦的普通人類六階,根本不可能是精靈族英雄尤米亞的對手!
  
      末日到來了,全部人類惶惶不安。
  
      他們卷縮在房屋里,有善良者擁抱女兒妻子,享受最后的晚餐,有偏激者與惡人,徹底陷入了瘋狂,燒殺搶掠,想要在臨死前做盡一切惡事。
  
      有無數悲觀者,見到這些暴徒行兇的一幕,不由得大哭,
  
      “我的天!他們瘋了嗎?在最后關頭,他們竟然對我們自己人下手!他們簡直是有智慧的殘忍野獸!”
  
      “或許精靈大帝尤米亞沒有說錯我們面對強者而軟弱投降,面對弱者而殘忍抽刀,我們這個種族如同具備智慧的野獸,自私、貪婪,短短百年,我們的部落與城鎮就誕生了盜竊賊、強盜、縱欲犯,以及各種陰險的詐騙,連我們人類自己居住在城鎮中,都深受其害?!?br/>  
      “而精靈的城市,從來沒有一個是惡人,她們完美、善良、沒有疾病與痛苦,可以完全的相互信任,放開心靈交流,共同在樹林中,過著令人向往的美好生活?!?br/>  
      “我們的先祖盜取了‘伊樂園’生命禁果,誕生了我們這個殘缺種族,我們本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上,是時候結束了”
  
      “孽障!孽障??!”
  
      有白發老人看著暴徒行兇,老淚縱橫,氣得大叫道:“難怪神將降罪于我們這些盜取禁果的罪民,壓塌我們的脊梁??!”
  
      悲觀者在散發悲觀情緒,惶惶不安,在這片黑夜的土地上更加密集了。
  
      但災難降臨前,依舊有堅定者!
  
      一位位人類強者身披厚重鎧甲,手持巨劍,開始斬殺了一個個罪孽作惡的暴徒,鮮血灑落,提著他們的頭顱,對著眾人發出了不甘的咆哮:
  
      “人族有榮耀!”
  
      “我們人類有人類的不屈!”
  
      “但凡存在,便是有存在的意義?!?br/>  
      “我們墮落了!是失去了神性!但人性復雜,有惡人,也有善人,惡人我們自己誅殺,我不信我們人族沒有存在的價值!人性依舊存在璀璨光輝!為我們書寫浩瀚的歷史詩篇!”
  
      “人性是復雜,不可否認,有人化為了獸性,也有人化為了神性但是更多的,取決我們自身,是神是獸,不過是人性的一念之間?!?br/>  
      在最后宣戰的這一夜,暴發太多太多的騷亂,沖天的火焰,癲狂的嘶吼,各種可怕黑暗動亂。
  
      怯懦與勇氣,在這里化為兩類人。
  
      嘩啦啦。
  
      火光在黑夜中閃爍光芒。
  
      伊爾凡帶著吉爾娜走在火光沖天的小鎮上,到處都是燒殺搶掠。
  
      他看到了人世百態。
  
      有虔誠的白發老人跪倒在地面上,已經屈服于命運,祈禱著自己這個種族最好迎來滅亡。
  
      他看到了一個面目猙獰的巨漢,手持滴血的屠刀,在火光沖天的民居中,面容癲狂暴虐,揮刀向一個抱著嬰兒的年輕母親。
  
      他還看到了一名名強者、穿著鎧甲,自發的組成了衛隊,暴怒而起,屠殺那些暴徒。
  
      忽然,在火光沖天中,有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走來,“您是您是人類始祖伊爾凡嗎?”
  
      “我”他怔了怔,看著這個災難中的老人有瞬間的失神,“我不是,你認錯了,我只是一個普通帶著妻子逃難的旅人?!?br/>  
      “哦?!蹦前装l老人閃過失望,顫顫巍巍扭頭離開了。
  
      “我”伊爾凡手撫胸口,好半天才喘過氣來,“我太懦弱了,我竟然”
  
      他看著這一片大地上苦難。
  
      這些都是因為他而產生,但他不想背負與面對一切,他畏懼,在恐慌。
  
      他一開始就在算計,認為會贏,卻出現了失誤,被生命古樹反陰了一手,贏了自然好,但失誤了,就理應為自己的過錯與失敗承擔責任,但他卻不愿意為自己失誤的事情承擔,并付出代價。
  
      他創造了整個種群,卻沒有成功為他們打造環境,推翻古樹的統治,讓他們處于瀕臨滅絕的狀態。
  
      他明白自己一直弱小,內心一直掙扎,從未成功過,是徹頭徹尾的失敗者。
  
      自己現實中是一個上班職員,整天被上司欺負、同事欺壓,于是在現實中,忍氣吞聲,不敢侮辱別人,下班回來,在網絡上,他選擇重拳出擊,辱罵網友,意氣風發,傾瀉一股腦的怨氣。
  
      但終究是有很強大的才能,在《孢子進化》這一款游戲中,也得到了發揮,成功進化了物種進化。
  
      他苦笑起來,“我之前一直在覺得,老天爺不公平,讓我懷才不遇,但現在我只能承認,不是誰有了才能,就能成為英雄,肩負起一切,我沒有對應的勇敢我現實中無比弱小,甚至是網絡上被人罵鍵盤俠可眼前是我犯下的錯誤,我該背負起人族的興亡,徹底站出來了!”
  
      那恐怖的尤米亞,她這些年太強大了,自己現在出現在她面前,已經必死無疑。
  
      “但是即使如此,明明知道要死,我也要”他渾身顫抖起來。
  
      他告訴自己:這是他犯下的罪孽,需要償還!
  
      可是經過了一夜的思考,天空迎來黎明,他那一腔不懼死亡的熱血漸漸冷淡下來,不由得思索道:“我不能犯傻,我去了也只不過是送死,還不如帶著一些剩余的人族,繼續躲藏,這樣,我也可以和吉爾娜再次一起游山玩水,過著幸福的生活”
  
      他還是屈服于強大。
  
      他忽然這樣告訴自己:以前自己忍了那么多次,為什么現在多忍一次就好了,這樣,就能繼續吉爾娜在一起
  
      我的世界太卑微,沒有讓能看得起我,只能在網絡上發泄,但現在無關緊要,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只要我還有吉爾娜,為了和吉爾娜在一起哪怕付出怎么樣的代價,承受什么罵名
  
      他轉身,想要拉著吉爾娜離開,吉爾娜卻把他的手甩開了。
  
      “你???”
  
      伊爾凡怔怔的看著她,滿臉不可思議,溫柔善良的吉爾娜竟然選擇違抗他。
  
      “我一直以為,我曾經喜歡的那個尤米亞大帝,帶著精靈族崛起,他勇敢無畏,善良有擔當但或許是我錯了,我看錯了?!奔獱柲瓤粗?,眼淚婆娑的哀嚎起來,“那是我們的孩子啊?!?br/>  
      現實很殘酷,不是所有人都能扛起重擔,木木不說話也只是一個現實中的普通人,不是那萬分之一的英雄。
  
      縱觀漫長歷史大潮,在死亡的面前明知死亡,依舊挺深而出,需要非常人能擁有萬中無一的勇氣。
  
      而這一類人,無法只能有兩種結果。
  
      第一種成為英雄。
  
      第二種成為烈士。
  
      “他走了?!?br/>  
      亞瑟身披厚重的鎧甲,緊握著金屬巨劍,聲音多少有些落寞。
  
      陰影中傳來一道聲音,“我們的父親啊他能偷取禁果,就意味著是這個世界第一個貪婪、罪孽的智慧生命,他畏懼死亡,才是最正常的,這才是一個正常的人類,正是因為有了父親才有了我們,我們內心也遇事猶豫不決,帶有恐懼、害怕、怯懦”
  
      “你真的要來幫我嗎?”亞瑟問道。
  
      陰影中傳來聲音,“你們死了,以尤米亞大帝的鐵血,下一個就是我們這些躲藏在地底的種族,我們兄弟一起為了為了人類與惡魔種族,與尤米亞大帝決戰吧!”
  
      怯懦與勇氣,依舊在這里化為兩類人。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