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兩百六十二章 神性,獸性,皆是人性 二合一

第兩百六十二章 神性,獸性,皆是人性 二合一

嘭!
  
  嘭!嘭!
  
  黑色巨石被砍得全是裂紋。
  
  一刀。
  
  又一刀。
  
  阿丑從開始練習到現在,已經三十多年了,他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在揮刀,仿佛一個機器人,每天揮刀十幾個小時。
  
  他的刀,依舊看起來古樸,直來直往,沒有任何花哨,簡單得令人一眼看穿。
  
  “他沒有任何雜念,揮刀能使得他喜悅,是他人生的唯一意義?!?br/>  
  這是眾人對于他的評價。
  
  阿丑此人,據說是始祖伊爾凡送來的人類,似乎具備某種變身的戰斗形態,與伊爾凡始祖一樣具備同樣的巨大潛能。
  
  一開始,亞瑟也十分關照,畢竟他像是高等精靈一般的先天強大,第一次見到他就有四階的修為,當時,亞瑟見這個少年喜歡整天揮舞那柄難看的斧頭,順手給了他一柄鋒銳的長刀。
  
  于是阿丑非常隨便,就開始丟下了斧頭,開始揮刀。
  
  只是后來漸漸發現,阿丑似乎沒有戰斗形態,只有這么一個丑陋的人形身軀,并且三十年下來,每隔一段時間,他的修為就會憑空下跌,一直維持在五階的水平線上。
  
  漸漸的,亞瑟對他失望了,不管不顧。
  
  這是一個智商低下的人類,甚至像是一個傻子,你平常對他說話,他都只是在靜靜的傾聽,一邊聽一邊揮刀,沒有反應。
  
  “這就是我們人類的殘缺??!不僅僅會受到疾病困擾,還會出現些畸形兒?!庇腥算裤骄`的完美形態。
  
  甚至無數年下來,有些人漸漸養成了習慣,有不能與人交流的心事悄悄話、會偷偷去和揮刀的阿丑訴說,懺悔、心事、禱告、他仿佛沒有聽到一般,依舊揮刀,也不會把秘密告訴其他人。
  
  愚蠢的阿丑,他是一個非常合格的聽眾。
  
  漸漸的,三十年下來,他得到了一個名字“傾聽的阿丑”。
  
  很多人都會養成習慣去禱告,訴說,甚至一些盜竊者,暴徒,也會因為沒有人炫耀,來找阿丑,訴說自己得意洋洋的戰績,然后繼續去盜竊。
  
  阿丑每天都在山上的原地揮刀,形成了一道風景線嗎。
  
  他能聽到許多人一輩子都不會聽到的許多骯臟惡事、少女純凈的戀愛心事,老人的懺悔、強者修煉的煩惱,清貧人家的苦難
  
  阿丑傾聽了那么多的紅塵瑣碎生活,人性的善惡,但他仿佛沒有聽到一般,刀依舊穩健,沒有被凡塵影響,一刀一刀精準的重復落在刀刃上。
  
  揮刀,似乎是阿丑的人生全部。
  
  鐺!
  
  鐺!
  
  鐺!
  
  一塊巨大的山崖面前,阿丑依舊揮刀。
  
  此時人類的末日到來,站在他背后,禱告的人非常多,甚至遠超了過去三十年的全部,老人、婦人、小孩、壯年、都來臨死前虔誠的祈禱。
  
  這是他們三十多年來養成的心理安慰,現在依舊繼續。
  
  之前,他們都是獨自前來,在四周無人的時刻偷偷訴說心事,可是眼前在死亡面前,已經不用掩藏秘密,不用在意其他人的目光,每一個人都在喃喃自語,傾訴的對象也只有一個傾聽的阿丑。
  
  鐺鐺鐺!
  
  阿丑揮舞著斧頭,依舊什么都沒有察覺,他在無數人的細碎聲中,依舊揮刀。
  
  宣戰后的第一天過去了。
  
  無數人都在禱告,他們訴說著這一天的經歷,一些暴徒陷入癲狂,到處燒殺搶掠,卻被人類的勇士阻止了,這是最黑暗災難的一天。
  
  第二天過去了。
  
  這一天,人民的安全得到保障,人們從騷亂走走向穩定,開始了人生最后的禱告,他們在阿丑的面前,人們漸漸開始相互訴說,溝通,討論,在痛哭中充滿抽泣之聲。
  
  連小偷、竊密者、強盜,也在和眾人坦白,哀嚎大哭。
  
  并且他們驚人發現了一個恐怖的事情阿丑似乎不止一個。
  
  “什么,你們部落那里的山上,也有一個阿丑?在不斷揮刀???”
  
  “阿丑不是與我們這些難民從遠處的蒙圖山脈逃難過來的,而是一直在這邊的?”
  
  “我們那邊,也有一個阿丑,不斷揮刀,我們大家都叫他愚昧的阿丑!我們也和他說心事!”
  
  “我們那叫他遲鈍的阿丑!也差不多!”
  
  “你那邊部落,我們這邊部落加起來,那一共就有四個阿丑了?”
  
  鐺!
  
  鐺鐺!
  
  阿丑依舊在揮刀。
  
  可是祈禱的人民卻陷入了詭異之中。
  
  之前,人類部落相當原始,并且分布躲藏在密林中,各自躲避精靈的追殺,幾乎不互通,就算是亞瑟之類的強者,也沒有時間去溝通全部部落,而現在大災難暴發了,死得只剩下少部分的難民匯聚在一團,人們互通信息,才發現這個恐怖的事實。
  
  “阿丑,真的愚昧嗎?”
  
  “他到底是”
  
  第三天到來了。
  
  人類依舊在祈禱,只是全部人都不淡然,因為今天就是最后的戰爭,人族亞瑟挑戰精靈大帝尤米亞,決定最后的人類命運。
  
  此時此刻。
  
  天空在震蕩,樹葉天穹刷刷作響。
  
  云層中隱約透出一絲光亮,一絲圣潔的白色光線灑下山谷,如利箭光束,十一位偉大的古老存在紛紛把目光聚焦在這片凡間土地。
  
  “戰爭,就要結束了”
  
  “我們的雙手沾染了獻血,但我們會用余生懺悔”
  
  比洛蒙上空,飛行著無數角鷹,巨大的奇美拉巨獸,如一道道巨大羽翼陰影游蕩在白云之間,無數精靈低語,都不敢靠近戰場,尤米亞大帝的威壓無人敢靠近。
  
  不遠處山脈中,無數人、每一個城鎮部落的居民,都站在高處密密麻麻,俯瞰著遠處山谷內的戰場,
  
  “當我們的先祖偷取禁果當我們誕生于凡塵當我們被剝奪神性沉浸苦難”
  
  一陣若有若無、人類部落流傳的歌謠隱約傳來,擴散在整個山谷周圍,音符震蕩,匯入高處精靈的尖銳耳朵中。
  
  幾乎整個山谷,在這一刻同時響起了同步的哀傷挽歌。
  
  “我們沒有選擇?!币幻砼薮蠛谏z甲的人類劍士亞瑟,雙手持著一柄巨劍插入土地中,望著眼前的尤米亞大帝,露出一抹灑脫的微笑。
  
  “我們兄弟,一起奮戰?!?br/>  
  一名惡魔身材高大,渾身火焰,頭頂兩根扭曲螺旋羊角,惡魔魯爾也站在原地,“尤米亞,未必能打贏我們兄弟二人?!?br/>  
  “這就是你們最后的力量了嗎?”
  
  尤米亞大帝面色平靜,赤著,火焰法術籠罩雙腿。
  
  轟!
  
  橫空一踢,灑下大片大片汗珠,如呼吸一般化為漣漪閃爍,仿佛一個巨大的無形威壓大網將山谷籠罩,狠狠壓向四面八方。
  
  甚至天空上的角鷹騎士、不遠處山巔的人類們,都感覺被一股巨大的壓力入侵,睜不開眼,呼吸被遏制,痛苦的彎腰而下。
  
  嘩啦??!
  
  無數灰色翻滾涌動起來,在半空中形成一朵如核爆一般薄薄的赤色蘑菇云,蘑菇云緩緩攪動匯聚,匯聚為一張面孔,變為一道聳立的巨大無比黑色精靈少女雕像,
  
  巨大浩瀚雕像站立大地,面帶微笑,雙手環著劇毒之輪,通體發赤,清晰而精致,仿佛天上地下唯一真神,如自由女神像一般的恒古存在奇跡,聳立在山谷上。
  
  整個山谷內的所有生物精神猛地一震,傳來巨大刺痛感,鋪天蓋地狂暴的氣壓,無法呼吸。
  
  “遠超巨龍的龍威,威壓凝形影之歌?!眮喩粗@個無敵的精靈大帝身影,傳說中的至強存在,精靈之神,面色苦澀起來。
  
  本來以為他們具備一戰的資格,誰知道早已經被甩得不見蹤影。
  
  光是這種恐怖凝型的威壓,氣息凝聚的巨大形態,就讓他們無法睜開雙眸,留下的任何后手都沒有用武之地。
  
  “我并不暴虐,殺戮只是為了帶來我們的和平,會讓你們無痛苦的死亡,包括所有人類?!?br/>  
  尤米亞目光一掃,冰冷的目光投射下來,一揮手。
  
  嘭!
  
  尤米亞的身影如鬼魅閃爍。
  
  亞瑟、魯爾的身軀仿佛被無形巨力狠狠砸中,在地面上迅速倒飛出去,大片大片血液從他們的身軀滲透,一瞬間就深受重創。
  
  “不??!”一道藍光從遠處撲來,落在兩人的身上。
  
  吉爾娜跪下來抱起自己的兩個孩子,攔在兩人面前。
  
  “吉爾娜”尤米亞面色閃過一抹復雜,終究是臉色漸漸冷淡下來,這是立場之爭,她知道自己必須背負鐵血的名諱,冷酷無情,才能徹底為精靈換來重新的平靜。
  
  轟??!
  
  巨大的風壓再次閃爍,鋪天蓋地的狂暴來襲,碾壓向三人。
  
  下一秒,天空一圈圈暈開,血色波紋化為火焰迅速襲來,一道巨大的惡魔真身落地,伊爾凡終究是來了,他可以名副其實的成為惡魔,自私自利,可是終究放不下吉爾娜。
  
  “快走!”他低吼,雙眼一片血紅。
  
  現在的尤米亞已經不可思議,如果不是沒有第七階的道路,她跨入了第七階,即使如此,她也即將摸索出了接下去的道路。
  
  “你終于出現了?!庇让讈喥届o開口。
  
  “快走??!”
  
  伊爾凡再次怒吼!
  
  咔擦
  
  下一秒,他整個惡魔身軀倒飛出去。
  
  這一瞬間,大地徹底為之屏息,天空上的角鷹弓箭手沉默,看到這一場摧枯拉朽的戰爭,知道徹底要在進入落下最后的帷幕。
  
  山頂上,人們哀歌的部落民謠戛然而止。
  
  嘭嘭嘭!
  
  某處山村中,依舊有人不斷包圍著阿丑。
  
  他們雖然不知道戰爭情況如何,但依舊在進行最后的禱告,哀嚎、懺悔、各式各樣的聲音此起彼伏。
  
  阿丑緩緩睜開雙眼,似乎感應到了什么,忽然看向周圍,復雜的開口說道“你們說,這個世界上是先有神,還是先有人?”
  
  阿丑竟然說話了!
  
  無數人都在顫抖,望著他。
  
  先有神,還是先有人?
  
  答案是毋容置疑的。
  
  先有了神,才有人,畢竟人是神偷取禁果,失去了神性,墮落后的生命。
  
  “但是我聽了你們說了很久很久善良、愛恨、殺戮、偷竊、得意、似乎給我的感覺,是這個世界上現有人,才有神?!卑⒊蟮脑?,簡直大逆不道,“人比神更加完整,神性只是人的一面,似乎精靈一族,是把人的善良抽離出來,獨立化為一個種群,因為精靈善良,溫柔,勇敢,就能守護它們,不用擔心背叛,直到了那個獨特的存在出現,偷取了禁果”
  
  它們?
  
  是指誰?
  
  周圍的人類都在顫抖。
  
  愚昧的阿丑啊
  
  沉默的阿丑啊
  
  他從來不說話,他只是一直在默默砍著巨石。
  
  但此時一說話,仿佛智者,石破天驚!
  
  阿丑抬起頭來,望著天空搖曳的樹葉天穹,斑駁陽光灑下大地,聲音帶著極具穿透力,仿佛化為一道光束刺入天穹上,“神性、獸性,皆是人性?!?br/>  
  這話一出,便如天地巨震。
  
  整個天穹的樹葉嘩啦啦竟顫抖起來了。
  
  “原來是真的,我明白了”
  
  一道幽幽然的聲音響起,阿丑默默在背上插上了數柄如紅色棋子一般的砍刀,徒然消失在了原地。
  
  “是時候結束”尤米亞忽然冷汗直冒,感覺有什么透明的身影無聲無息踏步而來,帶著刺骨的寒意。
  
  她猛然扭頭,精神力感應,看到了一個半透明隱藏在空氣的身影,仿佛隔著一片半透明空氣屏障。
  
  “疾風步?!?br/>  
  一道古樸無華的砍刀迅速落下,斬裂出一條巨大的大地溝壑。
  
  。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