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兩百七十三章 暗中推一把

第兩百七十三章 暗中推一把

“臥槽?我家女神來了?”
  
  整個論壇沸騰起來,炸出了無數潛水的牲口。
  
  墨杜薩雖然不是好人,但卻是人氣最高的反派,不少人都拿她當壁紙,成為她的粉絲。
  
  不少人立刻發表了意見,凝重起來,
  
  “以墨杜薩的性格到來,只怕是要入侵毀滅這個世界,反正她腦袋里不會是好事情?!?br/>  
  “果然,這個世界是諸天萬界,能相互打通世界通道,穿越異世界?!?br/>  
  “不過話說起來,截圖好美??!我的女神屠戮天下、草菅人命、統治一個黑暗巫師時代的巫師君主大帝,竟然在吃糖葫蘆,反差萌!以后就是我的壁紙了?!?br/>  
  “也是我的壁紙了?!?br/>  
  萌妹要進化成龍“咳咳咳!墨杜薩讓我帶她圍觀風土人情,各種東西,講解力量體系我不敢反駁啊,我怕她把我活活打死!
  
  但我這里有墨杜薩的私人截圖,各種漂亮可愛,我帶她去逛街的,去圍觀俠客戰斗的,統統都有,五百沙幣一張,像素保證超高?!?br/>  
  眾人“”
  
  你特么有毒??!原來在這里等我們!這個死女財迷被嚇得都心驚膽戰了,還不忘記截圖,拿出來賣給其他人,賺一筆外快。
  
  眾人勃然大怒,萌妹在發國難財啊,這特么是人干的事情嗎?竟然還不免費?
  
  “咳咳,我要一張?!?br/>  
  “那啥?我要全部?!?br/>  
  “我也要”
  
  有人開始表示很激動,大型粉絲兜售現場開啟了,萌妹瞬間笑得開心。
  
  大家都很明白,墨杜薩的人氣很高,墨杜薩變成這個少女形態吃東西,可能只有這一次了,必須珍藏!
  
  頓時,從一開始大家討論墨杜薩,漸漸歪了起來,開始要截圖壁紙,甚至還有人大呼,出重金高價,讓萌妹騙墨杜薩講一句話
  
  “張強是我老公!”
  
  這位叫張強的明顯是土豪,表示自己能出三萬塊,并且,能兌換成沙幣支付。
  
  “癡漢退散!”
  
  萌妹表示不可能。
  
  忽悠她吃各種美食,見證風土人情是合理情形,這都已經是心驚膽戰了,忽悠她說奇怪的話,這位大佬雖然在偽裝單純少女,但她的心狠手辣性格不是假的,惹了她,自己瞬間就得涼透?。?!
  
  她的小心肝瑟瑟發抖。
  
  伴君如伴虎,自己陪伴的,是巫師世界古往今來最可怕的死亡君主大帝!
  
  自己現在在荒古世界,是有機會成為圣人的,以歐證道,輕松得不得了怎么可能會亂作死!
  
  “死了之后,能再進化一個物種進來,都不知道得猴年馬月了,我絕對不能死?!泵让靡荒樥J真,已經有了覺悟,再次進入荒古世界中。
  
  外面依舊很熱鬧。
  
  “萌妹要涼?。潘_死亡凝視jg)”
  
  “萌妹,她現在只能裝作不認識,然后拼命舔了,現在不會不能告訴我們,她是怎么偷偷犧牲尊嚴茍活的(滑稽)”
  
  大家覺得很棘手,墨杜薩來了,明顯是獨身到來,探查這個世界的行情,體系規律。
  
  但這個世界不是那么容易摸透的,因為現在凡間沒落,真正的荒古世界主力在仙界,
  
  “墨杜薩,來得真快?!?br/>  
  許紙思索起來,“現在荒古世界的發展還是太慢了,龍脈都沒有建成,國家也沒有凝聚氣運,仙朝體系沒有形成,怎么和成熟的魔藥體系爭斗?”
  
  畢竟雙方高層都有一個神祇,能相互牽制,肯定比較下方力量,如果墨杜薩入侵,上千年積累的魔藥職業者,會形成一面倒的屠殺,這不是想要的結果。
  
  而墨杜薩此時進來,是探索這個世界,了解文明,然后回去讓各國備戰,畢竟知己知彼,是必然需要的。
  
  “她探索的時間,頂多只需要數年?!?br/>  
  許紙面色平靜起來,“必須得想辦法,讓荒古世界的文明,再次推進了?!?br/>  
  這一點,主要是萌妹的徒弟,胡人農不給力。
  
  當年那個雄心壯志的青年,現在雖然已經是一方大儒,但依舊止步不前。
  
  卻也是理所當然。
  
  雖然都是修煉香火之道,不過卻是改變了形態,化為一條嶄新的道路,他依舊在摸索,新的修煉體系不是那么好開辟的。
  
  “說到底,還是知識量低,并且肝度不夠?!痹S紙扭頭看著自己的小型鏡像,嘆息一口氣,“如果有我這鏡像的知識含量,以及肝硬化程度,早就開發出來了?!?br/>  
  此時的小鏡像,捧著一本無字書籍學習,書籍上是智腦的投影文字。
  
  他一邊走走停停。
  
  時而舞劍,時而沉吟,時而跳躍,不斷喃喃自語,投入各種沉浸奧妙中,沉浸在知識的海洋里。
  
  這一個分出的鏡像,被斬去了三性,如太上忘情的冰冷,只剩下理性,沉浸在學習之中,自然無法自拔,也不會感覺膩味。
  
  他只會學習,沒有任何情緒。
  
  “或許,它禿頭學習的同時可以有些用處?!痹S紙看著傻乎乎的鏡像,沉吟起來。
  
  荒古世界,在段千羽開仙門之后。
  
  “百無一用是書生!”
  
  “秀才文弱!”
  
  江湖不斷有人開口,漸漸化為真理。
  
  這些年下來,武道、儒道,兩道同時起步修煉,但漸漸出現了分叉口,武道出現了陸地神仙段千羽,而儒道依舊止步不前
  
  “俠以武犯禁,武道出路在此,那么,儒道出路又在何方?”胡人農此時已然為地方大儒,名聲鵲起,有門徒無數,卻面露苦澀。
  
  這些年來,那些武人莽夫,大字不識一個,不懂修身治國平天下只懂飛檐走壁,不斷禍害鄉里,而他們卻毫無辦法,無法庇佑鄉民。
  
  地母青藤為小白狐準備了完善的九轉玄功。
  
  而自己
  
  卻只告訴了自己龍脈之法,其余的前路,都需要自己重新開闊。
  
  “香火為何?”
  
  他前去求見了自己已然歸隱的老師,知名大儒徐為方。
  
  徐為方看著自己的年輕弟子,“你依舊堅持儒道嗎?人農,你資質不凡,有無數個江湖武俠門派,邀請你入武,你卻沒有修習,你明明可以有望成為武人仙,卻愿意成為大儒,想要明悟天地道理,現在的你,是文人羸弱,隨便一個俠客都能讓你低下高傲的頭顱?!?br/>  
  胡人農沉默,堅定道“弟子依舊堅持儒道,求老師指點前路?!?br/>  
  老邁大儒忽然開口,“參悟了半生,我隱約看透了前路,欲掌香火,先為香火,欲治民,先為民?!?br/>  
  胡人農漸漸明悟。
  
  他在無數門徒的驚駭中,選擇散去一身三階的修為,開始辭官歸隱。
  
  他化為普通凡人的青年,娶妻生子,漸漸融入市井之中,成為教書先生,過著平凡人的生活,作為朝廷香火的一員。
  
  幾度春去秋來。
  
  二十年過去了,胡人農已然步入中年,頭發花白,身上有歲月布滿了痕跡,充滿了一個穩重滄桑,穿著泛白的衣裳,繼續在村中教書,他體會了許多平凡人的辛酸苦辣。
  
  漸漸,他似乎從凡人散發的香火中感應到了什么。
  
  他當教書先生,又收了許多弟子,手下的門徒漸漸遵循理念,在大周王朝中,闖出了不少名堂。
  
  “先生,當如何是好?”
  
  “當建龍脈?”
  
  “當立儒門?”
  
  甚至一些朝廷大臣,也漸漸瀕臨寒舍,與他論道,大受裨益,在胡人農的提示下,大周開始建立龍脈,漸漸緩解頹敗之勢。
  
  大周王朝兩百七十年。
  
  朝廷雖然建立龍脈,但龍脈極其不完善,不同西紀元時代,人民信奉古神修煉,強大的香火單一純粹,當今凡人的過多數量,并且散發香火駁雜,化為龍脈,依舊難以精純
  
  不少大儒苦修龍脈,速度雖然精進開始極快,但漸漸由于眾生思維駁雜,走火入魔而死。
  
  這一年的冬天很冷,很多朝廷大儒修士,紛紛傳來死訊。
  
  胡人農怔怔的聽到了一切,痛哭流涕。
  
  冬天未過,胡人農的妻子漸漸老死了,躺在病床上,告訴他,“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他們都是儒道文人,修身治國平天下,要為天下樹立規則,你只是給了他們方向,他們和一樣在摸索”
  
  胡人農默默守護妻子來到生命的終點,只是神態與老邁越發虛弱了,三日后,壓低聲音看著墳墓,“我當年的儒道朋友、一名名出師的弟子,都是相信我而修煉,我只能在他們滿是雜草的墓碑上磕頭,現在也送走了你儒門圣學,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道,有錯嗎?”
  
  “父親,你沒有錯?!迸畠郝曇艨酀?,知道自己的父親。
  
  一個月過去了,迎來春天,胡人農依舊在沉默。
  
  他忽然得到了數十年未見的師傅的消息,這些年師傅一直帶著小狐貍在外面游蕩“最近,師傅據說有了新朋友,是一個異域美人,對儒道很有興趣,想要來找我商討一下?!?br/>  
  對于地母青藤,他自然是尊重。
  
  但很快,由于大儒相繼死亡,大周皇帝給他傳了一道圣旨,召昔年大儒胡人農,第十一屆科舉狀元胡人農,進京做宰相。
  
  大周皇帝依舊相信他,現在也只剩下他一個了。
  
  “圣旨不受,我想要再去嘗試一番?!昂宿r依舊迷茫,離開了家,他知道自己見證了許多生離死別,自己必須要習慣這些。
  
  這一位白發老人卷起了衣衫,蒼老的面孔獨自走上了道路,過了數天,在一片茂盛山林間,他見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青年。
  
  他沒有喜怒哀樂,理智的面容仿佛沉浸在某種思考中。
  
  他手持一本無字書籍,不斷呢喃,時而看到興起,手腳比劃,時而蹲下,用一根樹枝畫出許多文字進行推演,蘊含許多大道至理。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