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不斷震驚的墨杜薩 二合一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不斷震驚的墨杜薩 二合一

    愛爾敏寫信之后,便寄了出去,然后回到椅子上,和道君繼續下棋。
  
      血域大界。
  
      滾滾黑暗氣息撲來,雙方超凡世界的交界處,兩座巨型浩瀚山峰聳立,山峰土地鮮紅,仿佛浸染著鮮血,把周圍的天地染成紅彤彤鮮紅。
  
      清風拂過。
  
      一柄柄碎劍插在土地上,劍柄上沾著染血的衣袖,隨著風飄蕩,仿佛一種風中透著無盡的淡淡哀愁,這片土地如劍冢一般,一劍一墓,敘述亡者的故事。
  
      一根根法杖、西方大劍,鎧甲散落大地,也幾乎無處不在,他們已經埋在歷史,成為一朵不為人知的浪花。
  
      這是兩界戰爭。
  
      殘酷而無情。
  
      兩座巨大山峰,隔著一界遙遙對立,正是雙方的橋頭堡,透著一股滄桑與悲涼,不知道埋葬多少強者的尸骨,征戰廝殺已經開啟數十年了。
  
      對于荒古世界而言,魔界的底蘊太過可怕,別說他們的上層頂尖天帝嚴重不足,底層的強者也極其短缺。
  
      不過,大周王朝、蜀山一脈,憑著可怕的體系特性與持久力,源源不斷,犧牲了無數代價,能抗住對方如潮水一般的可怕襲擊與入侵。
  
      夜晚的空氣越發冷了,忽然間,傳來冷淡聲。
  
      “他們在竭澤而漁,堅持不了多久,再有十年,荒古界必??!”墨杜薩巨大的身軀聳立傳送門之后,長發揮舞,散發暴虐氣勢,是一尊真正在世的浩瀚魔神。
  
      她遙遠對視,“那個荒古世界的天道,你又如何?”
  
      她現在,那一道神身軀與愛爾敏聯手,一同牽制住道君。
  
      而本體的克蘇魯邪神在這里,牽制著這一方世界的天道。
  
      她這些年,與天道廝殺了數場,不分勝負,這種沐浴鮮血,在死亡邊緣跳舞,棋逢對手的搏殺感覺,對她來說真是太幸福了。
  
      她們最頂尖的戰力在牽制,下方也在征戰。
  
      “已經是必勝無疑,我們戰力遠超他們,想不到他們任何翻盤的可能...我們現在只需要盡可能的,減少傷亡,慢慢磨死他們?!?br/>  
      墨杜薩面色寧靜,正在主導戰爭。
  
      之前,如她猜測的那樣,地母青藤的確忍不住內心好奇,把被帶到自己的魔藥世界了,可是地母青藤,竟然把給放走了!
  
      這一點,出乎她的意料。
  
      “地母青藤,算計如此之深,竟然將計就計,反將我一軍?!?br/>  
      墨杜薩低語,目光閃爍起來,不斷琢磨,
  
      “她清楚的知道,如果還在她身上,我們必然不計代價也要將其擊殺,奪回....可她直接把放走了,雖然她依舊在我們的世界逍遙,到處周游,可我們,就不好對她下手了....
  
      畢竟,這一尊地母青藤,戰力夸張,不會比我遜色太多,是荒古界的天道之下,最強的最古老存在,更是天道之師,我與天道交戰,深知他的可怕,更何況是他的老師?
  
      我與愛爾敏也被已經牽制,但她的底牌不知幾何,只能讓大量的君主大帝出手,損失慘重,才有可能堆死她,尋常一人兩人過去,只不過是送死罷了!”
  
      這是一個可怕的計謀,環環相扣。
  
      她活了兩千年,自認為智慧謀略極高,竟然被算計了!
  
      消失,她不敢公布整個魔藥大地,進行搜索,因為其他君主大帝尋找到,藏起來也未嘗沒有可能,畢竟簡直是逆天至寶,沒有人不心動。
  
      那些古老歷史的君主大帝,能沉睡活到今天,各個都是野心蓬勃的梟雄,不可信任。
  
      她和愛爾敏只能讓手下的一些心腹,暗中尋找。
  
      “地母青藤...之前一直看似愚蠢,其實那都是偽裝,這一個活了千年的老怪物,智慧的確驚人,竟然連我都騙過了?!?br/>  
      這是什么概念?
  
      這是對方算到她會這樣做,才將計就計的,也就是說,自己以為把對方的內心摸透,實際上,是對方把自己的心摸透了,自己的行動在她心中,是透明的。
  
      她腦海中,閃過那個吃著糖葫蘆、活蹦亂跳,一臉咸魚的可愛少女,
  
      “這便是圍棋中的博弈啊....青藤地母此人,外表故作愚蠢呆萌,竟恐怖如斯!算無遺策,不愧是天道之師,現在騰不出手,以后,斷然不可留她!”
  
      咦?
  
      墨杜薩忽然輕咦一聲,在虛空中伸手一抓,接到了愛爾敏的來信。
  
      是關于的消息。
  
      “我們不斷搜索,終于找到了的所在?”
  
      她難得露出驚喜,如讀書文靜少女一般的喜悅神情。
  
      這是一個好消息,她看到在書信彌賽亞君主大帝手上的時候,只是停頓了幾秒,“那還不派人圍剿他?把之前為青藤地母準備的兵力,用在彌賽亞的身上,他如果不反抗也就罷了,反抗就直接擊殺,戰力必然遠不如青藤地母,花費的代價絕對不大!”
  
      她露出冷厲與殺伐血腥。
  
      為了獲得,重新回到身邊作為道友秉燭夜談,已經是她不惜一切代價的目標,可一路看下去,面容漸漸凝固,露出一抹驚駭。
  
      “的身份來歷,愛爾敏已經猜測到了...”
  
      “那憑空出現的彌賽亞大帝,竟然有天大秘密,真實身份,可能就是、是智慧之神墨丘利...”
  
      這一連串信息,瘋狂沖擊她的腦海。
  
      不可能!
  
      “愛爾敏她...是不是多慮了?陷入了某種誤區?”
  
      她忽然腦海中止不住冒出一個念頭,站起身不斷徘徊,內心掙扎,“不對,是我太過輕敵,之前已經在青藤地母上吃虧,如果多慮一些,就不會失去...眼前愛爾敏的謹慎與推測,才是最佳做法,我且看看愛爾敏說些什么?!?br/>  
      也不怪她吃驚信件的內容。
  
      要知道,智慧之神墨丘利的身份是一個驚天謎團。
  
      千年的歲月很漫長,她曾經與愛爾敏在冥界中做過許多研究,探索巫師世界的各種地理位置,自然推測過這一尊神的戰力。
  
      當年的三大神跡、鮮花碑、天降血雨,舉世哀歌,愛爾敏現在也可以做到,但需要花費的代價極大!
  
      但如果換成愛爾敏,她會給花費如此巨額代價,給三個凡人送行嗎?
  
      不會!
  
      這只有一個可能,對于智慧之神而言,這是輕而易舉能夠做到的,就像是隨手穿鞋、披上外套一樣簡單,也就是說,智慧之神赫爾墨斯,戰力遠超中位神愛爾敏之上。
  
      那是什么層次?
  
      那是可能是傳說中八級神之上,九階!
  
      涉及規則的領域。
  
      而之后,智慧之神僅僅張口,沒有任何法力波動,那一尊恐怖的克蘇魯邪神,就瞬間崩潰解體。
  
      當時她們境界低,看不明白,可是現在的愛爾敏是中位神,回想當初,依舊是看不明白,感應不出一絲絲法力波動。
  
      這意味著什么?
  
      當年的智慧之神赫爾墨斯,絕對不是簡單的八級神!
  
      很可能,就傳說中未知神秘的九級!
  
      當初不是神的時候,不知道神的強大,現在愛爾敏已經知道,一尊八級神,就能橫渡世界,游走諸天萬界,越往后的每一個境界都是天地之別,一尊九級存在是什么概念?
  
      眾神之首!
  
      正好吻合了智慧之神,在眾神之地的一群八級神中,作為首領的身份!
  
      而九級,到底是什么?
  
      她們已經沒有辦法揣摩到了。
  
      她們就像是坐井觀天,不走出井中世界,是無法想象到那到底是什么存在。
  
      當年,愛爾敏聲音很苦澀,此時依舊縈繞在墨杜薩的耳邊:
  
      “當自己以為成為神,與眾神之地的眾神比肩,走出那一個古井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早已經在另外一個更大的井中,作為卑微的青蛙繼續眺望夜空....越強大,就越明白當年的智慧之神赫爾墨斯的偉大?!?br/>  
      那一段曾經輝煌的歷史,古老的智慧之神存在的痕跡,已經消失了,她們后世的二人,在冥界中只能緬懷,只能仰望。
  
      當年猜測到這一步,她們已經清楚。
  
      智慧之神赫爾墨斯可能是不止步于巫師世界的土著神,而是諸天萬界。
  
      眾神之地,是無數各界的八級神匯聚的一個組織,巫師世界,只不過是麾下的一個小世界!
  
      而這樣的組織,卻消失了,死亡了,對手到底是什么東西?一個紀元的毀滅大劫?還是另外一個神之組織出手?背后的真相太過恐怖...
  
      驚悚、惶恐、駭然、已經不足以形容兩人當時擊敗克蘇魯邪神后的內心!
  
      “而現在,愛爾敏對我說,我們二人當年的疑惑有了猜測....智慧之神墨丘利的真相?”她面色漸漸冷淡起來,把千年以前的神秘謎團擺在眼前,多少有些難以想象。
  
      她看下去:
  
      [墨杜薩,我為何要如此猜測?首先,智慧之神赫爾墨斯是何時消失?]
  
      [是巫師時代之末!最后一次見面,是引導我們宣戰克蘇魯邪神,當時他道:眾神之地一直在抵抗其他世界的入侵,已經戰死了戰神阿瑞斯與厄倪俄,克蘇魯邪神降臨這個世界,他已經沒有時間處置,只能擊碎他的身軀,然后交給我們...]
  
      [那種淡淡的語氣,夾雜悲傷,有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感覺,然后,他便消失了,當時我們解決了克蘇魯邪神后,巫師時代毀滅,我們建造了冥界,我也作為了一尊八級神,開始探索眾神之地“阿喀琉斯”的眾神,希望覲見,結果什么都沒有...我們當時就猜測,可能遭遇了不幸??!]
  
      [我們在與克蘇魯邪神廝殺,他們也可能在與邪神背后的世界、或者勢力廝殺!眾神之地已經毀滅了,智慧之神赫爾墨斯很可能已經死亡!]
  
      [而彌賽亞君主大帝,在何時出現?也在巫師時代之末,也就是赫爾墨斯死亡的時期,兩者同時消失與出現,是否是巧合?]
  
      墨杜薩面色漸變。
  
      的確是這樣,一個死亡,一個出現,時間完全扣上了。
  
      “這是其一,其二,智慧之神赫爾墨斯,被世人稱之為三重偉大的墨丘利,無所不知,曾經賜予三女巫煉金、巫術、冥想,三重知識,開啟了巫師時代文明,而彌賽亞神秘出現,一出現,就也帶來了知識與智慧,開啟了魔藥時代文明,這是否...又是巧合?”
  
      墨杜薩看到這,微微皺眉,內心微微掀起了漣漪。
  
      是有些巧合了...
  
      曾經的智慧之神赫爾墨斯,引導地上的凡人,開啟了巫師時代。
  
      而智慧之神死后,彌賽亞君主大帝,就恰巧憑空出現了,也在引導著開啟了新的魔藥時代?
  
      然后做完了引導凡人文明的一切,又憑空消失?
  
      很像智慧之神赫爾墨斯的風格。
  
      “我們在接近真相!兩人,或許就是一人!”
  
      墨杜薩面色徹底凝結,不斷思考,漸漸露出深思,“愛爾敏的意思是說,智慧之神赫爾墨斯,遭遇了劇變,境界大跌,早已經下凡,其實,就是史上最神秘的彌賽亞君主大帝?”
  
      她想了想,覺得不可能。
  
      很多地方不合理,比如終究是神之身,怎么可能輕易降臨凡間?作為九級的古老永恒存在,哪怕再虛弱,怎么可能如此弱???
  
      但她多少有些信了,又繼續看下去。
  
      愛爾敏冰雪聰明,她的眼界更高,或許可以看透許多東西。
  
      愛爾敏繼續寫道:“智慧之神,自然不會如此弱小,應該是真的死亡了....我個人猜測,彌賽亞是神尸上,誕生的智慧生靈....九級是什么存在?沒有人知道,或許死亡后,依舊會有種種天地異狀,生各種神物,所以當時的彌賽亞,誕生智慧之神的尸骸上,具備智慧之神墨丘利的知識,無所不知,并且,本能的開始依照智慧之神赫爾墨斯,留下來的殘念,履行職責,開啟了下一個魔藥時代,這是他最后的意愿?!?br/>  
      也就是我們看到的那一幕?
  
      然后,彌賽亞履行職責后,就消失了?
  
      墨杜薩呢喃起來,或許,她們正在飛速接近歷史的真相!
  
      愛爾敏繼續寫道:“這樣,又可以解釋一個謎團,為什么他沉睡了千年依舊不朽,因為他的身軀,很可能是一尊九級存在留下的極小部分殘缺身體,有種種奇異能力,不奇怪?!?br/>  
      “那么,又是怎么回事?不是生物,而是某種生物鏡像,我現在認為是智慧之神留下來的彗性...這就和我當初那一封信的猜測對應上了,可能是某位死亡大能留下的殘念,某種自然想象,全知全能,類似我們世界的智慧之神...而現在,這一位死去大能,就是我們已經死亡的智慧之神??!”
  
      嘶!
  
      “這...怎么可能?”
  
      墨杜薩哐當一聲心頭猛地巨震,倒吸一口氣,開始神情有些不自然。
  
      只見上面繼續寫道:“彌賽亞誕生了,他體內當時是具備的,只是后來,在彌賽亞沉睡的時刻,因為某種原因脫離了出來,游走諸天萬界中,也就是我們碰到了,此時,又回歸到了彌賽亞身上,他又無所不知了...”
  
      “關于這一點,我也有佐證,需要等價交換知識...而落在彌賽亞手上,卻不需要這一點,不需要任何條件?這是什么原因,為什么唯獨彌賽亞特殊?或許因為他們...本就是一體!是一尊九級古老存在,尸體上誕生的一個是理智,一個是知識?”
  
      這...這..這!
  
      這簡直.....???
  
      她徹底失神了,再也無法壓抑驚容,目瞪口呆,內心的沖擊如潮水一般,一層層拍打,狂涌而來!
  
      但的確完美貼合。
  
      看起來不可思議,但真正的完美解釋了各個巫師古老時代的開啟、克蘇魯邪神事件,乃至眾神之地的去向,智慧之神墨丘利的出現與消失。
  
      “原來,這就是我們巫師世界的全部歷史真相...歷史的正文!”
  
      墨杜薩手握書信,心驚肉跳,目光深邃仿佛穿越無盡土地,看到了那個正在威爾城酒吧講歷史、妙口生花的黑發黑眸青年人,
  
      “難怪如此清楚,他自身...就是真正的歷史??!”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