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名聲

第三百一十三章 名聲

    當巫師世界的歷史真相擺在眼前,墨杜薩是腦海一片空白的。
  
      這實在不可思議!
  
      可愛爾敏的描述卻又環環相扣,一個個零散的線索,完美指向同一個難以置信的可怕真相。
  
      在這一連串的厚重迷霧中...
  
      克蘇魯邪神降臨之謎!
  
      眾神之地消失之謎!
  
      智慧之神赫爾墨斯失蹤之謎!
  
      .....
  
      全部得到了完全解釋。
  
      墨杜薩內心撼然,卷起驚濤駭浪,按照愛爾敏的話認認真真整理了一遍思路,“也就是說...智慧之神死亡后,尸體上誕生了彌賽亞與,一個是七情六欲,一個是記憶智慧....他們之前分離,周游天下,結果被我們遇到了?現在,又重新融合?成為了健全的生靈存在?”
  
      的存在,之前就猜測是超越神存在留下的殘影鏡像,象征智慧、全知全能,說是智慧之神墨丘利的死亡遺留,正好完美解釋。
  
      而智慧之神赫爾墨斯作為是九級存在,眾神之首,游走諸天萬界,涉及“智慧”法則的恐怖法則存在,能知道得那么多,并不奇怪。
  
      “是得從長計議了?!?br/>  
      墨杜薩已經明白了愛爾敏的意思,智慧之神赫爾墨斯,是拯救了巫師世界的古老存在,眾神之首,甚至是傳說中的九階生靈!
  
      巫師世界,不過是他當年統治“眾神之地”下的一個小世界,而荒古世界呢?
  
      在那里走動.
  
      難不成,荒古世界,也在這個統治范疇之內?
  
      神之上,就是這種九級生靈,形成一個組織,統治一個個世界嗎?
  
      她忍不住思索,覺得很未知可怕。
  
      但不管如何,現在兩界相爭,這一尊古老存在曾經統治著無數個世界,凌駕他們各個世界之上,對他的爭奪,太過重要了!
  
      “,那我以后要如何...”墨杜薩面色一凝,眼前浮現那一個黑發黑眸的彌賽亞君主大帝身影,面色凝重起來,不知道在琢磨著什么。
  
      .....
  
      黑紅色的酒吧邊緣,坐立著黑色時鐘高塔,冰冷的夜風吹拂而過。
  
      “天氣越來越冷了?!?br/>  
      許紙坐在塔頂上,披著黑色斗篷,遠遠眺望著下方整個古舊西歐式建筑的城市,五十年的低溫夜晚,不少人穿著厚重圍巾,戴著手套,走在大街上。
  
      “希拉,你怎么不回去接掌商隊?”許紙問道,“你的仇已經報了,附近幾個城市的商隊與權勢已經沒有了主人,只要你想,都能回到你的手上?!?br/>  
      “彌賽亞叔叔,你想趕我走?我不想回去經營商隊了,我想守在叔叔身邊啊?!毕@p輕在旁邊倒酒,踏上修煉魔藥體系后,她的皮膚開始變得白皙,臉上的雀斑也消失不見,化為一名亭亭玉立的豐滿少女。
  
      境界的提高本質是生命層次的進化。
  
      沒有一個強者是丑陋的。
  
      就算是一頭豬讓它修煉到高深,也變得極其美型,當然了,柳溫劍不在此列,雖然有劍的錘煉和洗滌身軀,依舊面容相對普通。
  
      由于力量體系的特殊性,她依舊是一個凡人。
  
      “我沒有趕你,你要待多久都行,只是,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自己人生的追求......”許紙笑了笑,對于這個一緊張就結結巴巴的姑娘,還是比較照顧。
  
      畢竟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并且性格也比較對許紙的脾氣,倔強,但有勇敢與擔當。
  
      只是,她很難走上強者這條路,她修煉的資質很平凡,甚至之前還難以修煉,還不如乘著現在享受人生。
  
      畢竟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都是普通人。
  
      “我的生活,人生的追求,就是跟隨在叔叔身邊啊....見證您的一切榮光?!毕@ζ饋?,認認真真的回答,“畢竟繼承莫漢克老爹的商隊感覺很無趣,兩個世界又在戰爭,我們可能戰敗就沒有明天了,現在的爭權奪利,我覺得好無聊啊?!?br/>  
      許紙啞然。
  
      “彌賽亞叔叔,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她給倒了一杯酒,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開口。
  
      “你問?!痹S紙抿著酒。
  
      “酒吧的人都滿腦子驚疑,想問又不敢問,您...真的活了千年嗎?”希拉聲線輕弱,給人一種憐惜感,忍不住開口說道:“您...還不是神吧?”
  
      許紙失笑,吃了一口水果,“是啊,我不是神,我也會老死,只是用了某種特殊手段進行沉睡罷了...對于整個世界而言,沒有什么東西是真正的永恒,哪怕是神,也沒有真正的永生不死,神的壽命也有盡頭,只是很漫長,沒有抵達生命的周期罷了?!?br/>  
      希拉認真想了想,“就像是您講的歷史那樣?偉大的英雄王,三女巫,煉金大帝?是啊,他們都消失在歷史中,那么..獲得永生之血的起源魔神呢?”
  
      “那是另外一種形式,沒有壽命盡頭,但也會被殺死?!痹S紙目光柔和起來,摸了摸希拉的柔順頭發,“不要想得太多,你和你那個好色的老爹不同,你太年輕了,有自己的道路,沒有必要一定要跟在我的身邊,報仇之后,可以去做你想做的,別聽酒吧里那些準帝,整天胡說八道?!?br/>  
      “我...”希拉享受靠近了一些,面色越發羞紅起來,在被撫摸頭發的時候,偷偷瞇眼瞄著這個黑發黑眸的古代神秘君主大帝。
  
      他容貌俊美,一雙眼眸如最閃耀的夜空星辰,帶著絲絲縷縷銀輝,正俯瞰著整個威爾城,帶著一絲絲淡然。
  
      從自己小時候到長大,彌賽亞叔叔的容貌一直沒有變化,希拉在酒吧見過許多強者,只有彌賽亞叔叔不同,特別的不同!
  
      他沒有一尊強者的蓋世威壓,尸山血海的果斷殺伐,哪怕是正義的英雄尤克,為了保護眾生與子民,眼眸都有血腥與兇厲,唯獨這一尊君主大帝,他沒有!
  
      他像是自然一樣親和,讓人忍不住親近,有種溫暖放松的感覺。
  
      “您在講歷史,是在刻意吸引許多許多的強者到來,現在已經來了很多酒吧的準帝,再過不久,只怕就會來君主大帝....”
  
      她小聲嚅囁了一下嘴唇,“你之前說,接下去可能會沒命,是在等他們找上自己嗎...”
  
      希拉不蠢。
  
      作為最古老的第一代彌賽亞君主大帝,肯定有驚天的秘密,不然,不會知道那么多恐怖的歷史真相。
  
      而他故意散播自己的秘密,當眾講出,就在等其他的君主大帝找他..
  
      自始至終,都在故意營造一切。
  
      “是啊,我在等一場...”許紙頓了頓,并沒有把社會的毒打這一段話說出來,“....等一場歷練,命運的邂逅,我很期待,人總是需要經歷一些事情,才能明悟本心是什么?!?br/>  
      “叔叔,你要明白自己的內心嗎?”
  
      希拉撫了撫頭發,露出震撼,她作為一個普通人根本不明白為了什么,為了明悟自己的心意,就主動赴死嗎?
  
      這就是強者嗎?
  
      為了追求變強,明悟內心,可以去舍棄性命?
  
      她不理解,但不妨礙她的崇拜,“好厲害?!?br/>  
      許紙內心平靜,只是現在自己等了那么多天,怎么還沒有人來?
  
      性感創世神,在線挨打!
  
      但說好的社會毒打呢?
  
      許紙左等右等,終于現在忍不住去詢問了一下智慧副腦,問她們在干嘛,才得到了她們兩個人的暗中交流,那一封信的事情。
  
      他當場懵逼了。
  
      許紙:???
  
      你們兩個有毒吧?
  
      我都躺好了挨揍的姿勢,特異講歷史搞得滿城風雨,就是暴露這個人質在我手上,準備挨打...結果你們那么小心警惕,瘋狂腦補??
  
      我真的太難了!
  
      許紙抿了一口酒,坐在椅子上抓起水果咬了一口,“我你們為什么都喜歡腦補設定,還補得那么完全....這個設定貌似還挺帶感的,但是現在.....作為你們不打我的補償,這個背景設定現在是我的了?!?br/>  
      之前的他根本沒有想那么多。
  
      錯漏百出,還整天偷偷琢磨著,眾神之地的漏洞怎么補全,智慧之神墨丘利,已經消失很長一段時間了,關鍵是也不敢在愛爾敏的面前出現,畢竟一出現就漏出馬腳了....
  
      誰知道,現在補全了巫師世界的最后漏洞。
  
      “簡直完美?!?br/>  
      許紙面色古怪,“這樣,倒是省去了我眾神之地的建造,終于可以不用副腦了,反正你們腦補的設定更加圓滿....對!你們想得沒有錯!我彌賽亞大帝藏得那么深的秘密,竟然都被你們發現了,你們簡直智多近妖!......從今天起,我就是智慧之神赫爾墨斯的尸體誕生意志掌管游園與美酒的彌賽亞君主大帝?!?br/>  
      我自己成功假扮了我自己。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