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越發神秘

第三百一十七章 越發神秘

    “彌賽亞叔叔...”
  
      希拉看到來人,更是面如死灰。
  
      終究...還是來了,起源魔神,果然是這種狠辣作風。
  
      艾伯特巡視酒吧一周,他們都在酒吧中低頭,假裝喝酒吃菜,卻很惶恐,也很安靜,整個酒吧都靜悄悄的,似乎只是一個普通的飯館。
  
      艾伯特只是笑了笑,自己不是來動手的,而是為墨杜薩魔神過來傳達意思。
  
      并且,要求傳達的意識,讓他覺得詭異到極點。
  
      “沒有想到,真是您啊?!?br/>  
      艾伯特苦笑了一聲,“您說我老邁,這是自然的...我舍去身軀,化為了亡魂,沉睡在冥界深處,才能活到今天...不像您依舊保持年輕?!?br/>  
      許紙看著這一位老人,仿佛歲月并沒有過去多遠,才過去十多天。
  
      艾伯特猶豫了片刻,還是開口說道:“墨杜薩魔神讓我過來問您,是否還記得,那幾個在一起漫天星辰的夜晚?”
  
      周圍正在低頭吃菜的準帝:???
  
      他們腦海里一片空白,有些死機了,完全不是他們想象的那樣恐怖畫面,打爆整個威爾城,然后余波震死他們,而是相當平和的語氣,仿佛老朋友敘舊一樣的詢問,而不是過來興師問罪。
  
      說好的必死無疑呢!
  
      不是上來就動手殺人?
  
      原來彌賽亞君主大帝和魔神認識?
  
      他們面色復雜起來,覺得很奇異,并且這一句話,還記得我們在一起的那幾個夜晚,怎么聽著,像是被負心漢辜負的責問?
  
      可下一秒,他們連忙甩掉這個想法,一瞬間便否認,這或許,只是巧合罷了,不可能發生什么的,可能是詢問某一件事。
  
      作為準帝強者,內心還是比較穩重的。
  
      許紙也沉默了一下。
  
      知道這的確是詢問某一件事。
  
      其他人不懂其中的意思,自己卻明白。
  
      墨杜薩是問自己,是不是和百曉生共享記憶,看到了百曉生和她在夜晚一起學習的一幕幕。
  
      她在外兇厲無比,把內心的柔軟袒露給百曉生,一同學習,如果自己看到了,那么就要殺自己滅口,奪回百曉生。
  
      于是,許紙開口回答道:“什么晚上?我們兩個并不認識?!?br/>  
      周圍的準帝繼續坐在酒吧中喝酒,仿佛沒有聽到。
  
      但他們已經開始有些不淡定了。
  
      內心有些抓狂。
  
      你們怎么可能不認識?
  
      不然魔神的性格,早就打爆你了好嗎!
  
      彌賽亞君主大帝記住了漫漫的歷史,唯獨記不住他和墨杜薩的夜晚?
  
      他們都在揣摩,覺得可能有些不對勁了,雖然覺得那種猜測很不可能,但現在,的確有些詭異,不會真是有某種朦朧關系...
  
      好想跑啊。
  
      我們不想聽!知道越多死越快!
  
      他們內心崩潰,亡靈骷髏法師,巨型皮膚半獸人,巨劍人類劍士,卻沒有一個敢當出頭鳥站起身,繼續假裝低頭喝酒。
  
      誰知道接下去,艾伯特又開口說道:“你不記得那幾個晚上,這樣便好了...魔神大人說:只有你的心,是屬于她墨杜薩的?!?br/>  
      眾人:???
  
      他們內心咆哮,徹底抓狂了。
  
      可還沒有反應過來幾秒,艾伯特又說出下半句:“而彌賽亞君主大帝,你本人,是屬于愛爾敏的?!?br/>  
      嘶??!
  
      眾人的面容徹底木訥,呆滯,倒吸一口涼氣。
  
      原來不僅僅墨杜薩,連冥土大帝,都被辜負了嗎...
  
      他們筷子掉了一地,嚇得腳都軟了,瑟瑟發抖,這太可怕了,這是兩條船嗎?
  
      許紙無語,倒是瞬間聽明白了墨杜薩的潛在意義。
  
      她們已經商量好了,分贓,把自己活活平分。
  
      自己這個彌賽亞大帝歸愛爾敏,而自己的心...也就是體內的百曉生,歸她墨杜薩。
  
      “我明白了,但我不會同意她們的做法?!痹S紙回答。
  
      周圍更加崩潰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旁邊的希拉,也在默默收拾筷子,假裝端碗,也嚇得又結巴了。
  
      哇!我的天哪!我都看到了什么!那是墨杜薩!起源魔神美杜莎!贈予我們一切力量來源的始祖魔神!之前的彼得漢大帝,說了一句紫青花不是紅色的,就被活活打爆了!彌賽亞叔叔竟然???
  
      好厲害哦!
  
      希拉小手捂著嘴,滿眼驚喜與不敢置信。
  
      彌賽亞叔叔竟然強到這種地步,并且不僅僅是魔神,還有冥土大帝...
  
      艾伯特問出下一個問題:“彌賽亞君主大帝,魔神大人,讓我問你最后一個問題,您覺得...這一場戰斗,我們能贏嗎?”
  
      周圍越發感到死寂,再沒有了聲音,對于彌賽亞的神秘,上升到了一個更高的高度。
  
      兩位至高的古老存在,竟然在征求他這一場戰爭的意見?
  
      眾人目光灼灼,等著彌賽亞君主大帝的回答,按照這種情況,雙方神祇在牽制,雙方廝殺,魔藥大地的強者,遠比對方多,獲勝是必然的事情。
  
      可是,彌賽亞大帝卻開口說道:“勝負,在兩可之間?!?br/>  
      這瞬間再次沖擊了眾人的腦海!
  
      意思是說,荒古界還有底牌?
  
      “那前線,豈不是隨時可能?”
  
      許多準帝面色不對。
  
      “必須快速匯報兩位至高存在!”艾伯特也立即動身,面露極其凝重,知道既然兩尊魔神讓他來詢問,那么就意味著,對方的話語...
  
      是可信的!
  
      具備參考價值的,畢竟這是涉及世界層面的戰爭。
  
      “我先告辭!”
  
      艾伯特消失在酒吧中。
  
      周圍的準帝如釋重負,渾身都感覺軟了,在生死邊緣走一趟,太可怕了。
  
      此時,整個漫長的歷史講完了,揭開了歷史真相,可彌賽亞君主大帝的真實身份,卻還沒有揭露,他自身就是一個漫長歷史中巨大的嶄新謎團。
  
      在眾人腦海中,帶來更加龐大未知的神秘迷霧...
  
      彌賽亞君主大帝,到底是誰???
  
      他們內心徹底狂躁。
  
      這就像是一個坑還沒有填上,又挖出了一個個新坑,連魔神大人,似乎都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朦朧關系。
  
      “彌賽亞君主大帝,告辭!”
  
      “我也告辭!”
  
      “前線可能有難,我去看看?!?br/>  
      他們終究是走了,因為小心臟已經承受不住了,并且歷史講到這已經徹底完結,酒吧即將關閉,他們沒有必要留在這里了。
  
      整個酒吧,人流消失得無影無蹤。
  
      “結束了?!?br/>  
      許紙淡然的起身,看著空蕩蕩的酒吧,緩緩走出門,“已經講完了彌賽亞君主大帝時代,剛好是一個圓滿,我也該起身去其他地方了,既然明悟不了我的心,就暫時停滯一下...該忙一下正事?!?br/>  
      “叔叔,去哪?”希拉聲音一顫,連忙卷著包袱,想要跟在后面。
  
      “去前線,血域大界,看一段歷史?!痹S紙開口,“你要來的話,可以跟來?!?br/>  
      “什么歷史?”希拉不解。
  
      許紙笑道:“去見證現在的歷史,這是一個終結與新的開端...兩界的戰爭,即將徹底暴發了,只怕很快,就要分出勝負,是迎來新生?還是毀滅?誰勝誰負?”
  
      “勝負?怎么可能那么快?都打了十多年了?”
  
      希拉渾身一顫。
  
      她想起了剛剛彌賽亞叔叔的話,前線真的有問題?要知道,對方遠遠弱于我們??!
  
      實際上,許紙說得沒錯,荒古世界是處于極大劣勢,但他們有一群玩家,外面有一個世界,已經在暗地里謀劃了許久,在瘋狂搞事情。
  
      既然歷史講完了,是時候過去看一看,兩界戰爭那才是正事。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