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三百六十一章 追溯人類的起源

第三百六十一章 追溯人類的起源

外面一眨眼,地底熔巖世界已經進入了工業發展時期,黑白電視、電話、乃至小轎車,整個人類社會,漸漸進入高樓大廈的鋼鐵深林中。
  
  許紙依舊在秘密的基地實驗室中。
  
  “不管如何,他們都徹底發展起來了?!痹S紙靜靜坐在基地實驗室的辦公桌前,白色長椅上,身后是一扇窗戶,看著一份份詳細周密的調查報告。
  
  眼前的辦公室,像是軍隊一樣,肅然站著三十七個后頸被一塊黑色方形系統芯片附著的黑色毛絨巨獸,穿著白大褂的實驗助手。
  
  “這些創造的方塊系統助手,應該回收了,創世神基地實驗室,現在應該毀滅,畢竟已經沒有需要存在的意義了?!?br/>  
  嘩啦啦!
  
  許紙伸手,微風席卷,一塊塊黑色系統芯片迅速回收,進入了許紙的黑色空間戒指中。
  
  嘭!
  
  這些眼前的毛絨巨獸,迅速向后倒塌,砸在地面上發出悶哼聲,由于被附著太久,直接變成了腦死亡的巨獸,作為工具巨獸,也成功壽終正寢。
  
  “開始了,一個嶄新的文明,我傾盡全力,用之前的全部數個世界底蘊為你們打造根基,讓我看看你們到底有多夸張??!”
  
  轟??!
  
  許紙大步走出了實驗室,身后傳來了爆炸聲,巨大的熔巖河流從天而降,覆蓋了整片實驗室,在美麗的鮮紅煙火中,整個實驗室毀于一旦。
  
  除了開辟熔巖土地的那個時代,他早已經不再是本體降臨了。
  
  畢竟這些天,最后的第三道分身鏡像也成功凝結出來,坐在辦公室里,仿佛一個木訥雕像,自己偶爾降臨過來,睜開雙眼,查看研究成果。
  
  鏡像分身沒有自我意識,只是方便行動降臨,一個定點傳送坐標。
  
  “不過,現在說是一個世界的初始發展,才過去短短一百年出頭,就快趕上了地球文明已經發展到中世紀時代了,這才是一開始沒有多久??!”許紙大步游走,穿著黑色精致巫師長袍。
  
  科技側的確比超凡側快得可怕。
  
  畢竟超凡側,力量的體系需要不斷推演,那是身體的磨合,需要一代代人完善,并且就算正式開始修煉,你要成就一個七階天帝,就算天賦極佳,一般也得兩百多年的時間。
  
  而科技文明的發展,就不需要!
  
  只要你有足夠聰明的大腦,超快速的運算能力,加上各種外力物質和條件,就能瘋狂推進科技樹,制造更加可怕的現代科技武器!
  
  不過,許紙并不想理會他們,而是靜靜等待。
  
  “他們發展他們的科技,我研究我自己的,之前研究所的最后一個研究項目,現在也算是完成了”許紙微微低頭,看著手中一個暗紅色八面體棱形結晶,“我的最后一個科目項,是怎么奪舍一臺系統”
  
  這個項目,許紙還是很感興趣的。
  
  試著成為一個硅基生命,直到現在,這個項目才徹底完成。
  
  “已經可以融入這一具鏡像分身”許紙一臉認真。
  
  鏡像分身是什么?
  
  鏡像分身是有實體的,是祖巫真身的一種。
  
  尋常祖巫真身,憑空長出八臂等各種法相,變得高大威猛,體型增長無數倍,而鏡像分身,卻把多出來的那些手臂、體型肉塊脫離,變成人形
  
  當然了,這個鏡像微型的大小,就像是從許紙身上脫離的一顆青春痘,甚至還要更小一些。
  
  那么,既然鏡像有真正的實體,血肉身軀,自然能進行自我改造,把里面的血肉腦子換成結晶體。
  
  轟?。?!
  
  空間大開裂縫,傳送陣的光芒閃爍。
  
  “得給自己換個腦子?!?br/>  
  此時,一個浩瀚巨人出現了,踩踏一顆顆巨樹。
  
  這個穿著黑色外套的青年,掏出了小馬扎坐下,看著自己的小螞蟻鏡像,拿出一根比針還小的手術刀,緩緩彎腰,把自己進行開顱手術,
  
  “我自己改造我自己?!?br/>  
  三天后。
  
  這道鏡像睜開了眼。
  
  眼前是一個淡藍色的系統版面,回收站、我的電腦
  
  他測試了一下,毫無問題。
  
  “雖然移植進去了,但這個天賦本身不是我自己的,如果這一道鏡像分身死了,再重生就沒有了”許紙的本體回過了,而鏡像很感興趣,原地坐下來,進行了電腦編程。
  
  電腦桌面上。
  
  不到短短三日,迅速出現了貪吃蛇、掃雷、以及一些斗地主,象棋圍棋
  
  不要問許紙為什么懂電腦編程、C語言之流,因為智慧之神赫爾墨斯在作為一個讀書的工具人,沒有自我智商,瘋狂學習。
  
  玩了兩盤斗地主,頓時對于這一顆新的腦子很滿意,許紙安然踏上了旅程,他并不急著阻止,先看一看他們的未來。
  
  “科技文明會發展到什么程度呢?”
  
  帝國一百三十一年。
  
  李維斯八角大廈。
  
  這里是科技之城摩卡都市,遠處是引來的一條滾燙熔巖河流,散發著金色光亮,照亮整片科技都市,并且提供發電,使得整個都市形成一種非常魔幻的機械蒸汽都市風格。
  
  地面上,已經出現了一些摩托車。
  
  甚至有打扮夸張時尚的暴走族,瘋狂飆車,在大街小巷中追逐。
  
  “這個美麗的世界,在我死后的時代,會是怎么樣?停滯不前嗎?”他拄著拐杖,呢喃起來,無比的憂慮,他自己都從未想過自己會那么聰明,一己之力,就推動了人類文明大幅度發展。
  
  李維斯已經三十二歲,被授予了太多獎項和勛章,甚至擁有兩大人類帝國的至高終身榮耀,皇家教授,科技院最高院長,人類大賢者
  
  但在這個平均壽命三十歲的人類帝國世界中,他無論身處什么高位,都已經是白發蒼蒼的老人,拄著手杖,顫顫巍巍的站在實驗室中。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壽命已經快要終結了。
  
  他忽然有些感慨起來,細數自己的一生中很坎坷。
  
  貧民區出身,童年備受打罵,自己偷偷自學研究知識,最后被偶然到來衛斯家族的大小姐發掘,提供了資金,在米啟亞大牧場中,成立電力研究所。
  
  最終,他不負眾望七歲就發現了電,并且運用,因此受到了無數資助方、資本家的贊助,到后面東西方的資本家,都在傾囊相助,成立了李維斯電力公司。
  
  甚至現在,已經發展成為了東西人類帝國的最大財團,擁有世界上最頂尖的技術,醫療、財富,秘密的科技甚至領先民間整整三十年!
  
  “我的一生,似乎也足夠輝煌了?!?br/>  
  他返身,平靜的坐在椅子上,腦海里全是那些股東議員,在你爭奪我,準備在他死后,迅速瓜分他的遺產,解體李維斯有限公司。
  
  公司因為他而存在。
  
  他死了,自然沒有了核心競爭力,瓜分財富是最好的選擇,這也是商人的標準做法。
  
  甚至整個李維斯公司,本身就不在他的手上,財富、股份權、決策權,都在股東手中,自己從頭到尾只不過是一個被資本控制的科學家。
  
  他想要擺脫,卻很難擺脫。
  
  “這就是人類的丑陋?!?br/>  
  他只是笑了笑,這一位穿著端莊黑色西服的白發老人,緩緩來到了樓頂,坐著最新研制的小型蒸汽飛機,站得挺拔,飛馳空中,俯瞰街道下的來來往往人流,
  
  “我并不怕死亡,我的一生太勞累了,并沒有享福,都在實驗室研究,或許這樣結束也挺好的只是覺得有些留戀不下你們,怕我畢生的心血與研究,得不到好的應用我也想看看,未來人類社會的科技文明,能發展到什么地步智慧啊,真是人類最強大的力量?!?br/>  
  “老師”
  
  身后一個男子忍不住出聲,苦澀的看著這位老人。
  
  這個被稱之為,最接近神的男人!
  
  號稱從未來時代的穿越者李維斯,一歲學會兩大人類帝國語言,七歲發明電,十二歲交流電,之后各大領域,簡直令人瞠目結舌!
  
  這是突飛猛進的科技時代!
  
  這也是只屬于一個人輝煌的科技時代!
  
  他很難想象,自己的老師死后,未來的人類社會科技會怎么停滯不前
  
  哪怕老師已經留下了許多研究所,即使死后還能正常運轉,為人類造福,甚至設立了“李維斯獎”,可那些可惡的資本家,會在老師死后,直接瓜分李維斯財團,全部研究所,都會土崩瓦解!
  
  這就是學者的悲哀。
  
  也是人類的貪婪阻礙了社會的進步,他們只注重現在,不考慮后代的未來。
  
  “如果,再給老師一具年輕的身軀,再活一世,那么應該多好??!”身后的數名研究助手,忍不住苦笑,他們穿著白大褂,看著俯瞰整個城市的老人。
  
  這個仿佛神一樣的老人,擁有堪比神一般的大腦。
  
  “再給我一個年輕的身軀?”
  
  李維斯渾身一震,低頭回到飛機座位邊,看向那一張觀摩許久的腦內透視圖,“如果是常人的頭腦,現代的科技絕對不可能成功,但是”
  
  又過一年。
  
  李維斯致力于研究醫療領域,開顱手術。
  
  七月十四日,連各大股東都不知道的秘密手術開啟了,醫院充滿消毒水的手術臺前,白色燈光灑下,一個老人平靜的躺在手術臺上,身邊是一個個年輕的助手,拿著手術刀。
  
  “我想活出第二世,移植身體,相當于某種換頭手術,可能嗎?現代的醫療技術能達到嗎?如果真的能做到,那么我們的科技能接觸永生?!?br/>  
  咔!
  
  一道脆響聲,白皙燈光緩緩灑下。
  
  伴隨麻醉針的打入,李維斯漸漸失去了意識,“能不能成功,我自己也沒有把握,這一切成功的前提,是我的頭腦真的是松果體,而移植血肉大腦,是目前不可能的”
  
  這一刻,是李維斯有生以來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在模模糊糊的白色燈光中,他的腦海里仿佛像是走馬燈一樣,閃過人生的一幕幕經歷,時光在倒退,恍惚中,他竟然看到自己的一生。
  
  享受世間榮耀、捧著獎杯享受群眾歡呼的青年
  
  牧場中研究電力的追風少年
  
  貧民窟中的可憐童年
  
  他本來以為這就是停止,但他腦海中出現了詭異的一幕,一個人類奴隸,被礦脈領主壓迫,在漆黑的礦洞中挖掘礦物
  
  “那是我的父親?”
  
  “我怎么會看到我父親的記憶?”
  
  在他的茫然中,讀取了自己父親的記憶遺留,看到了父親生下自己的前半生,仿佛走馬燈。
  
  本以為父親就是結束的時候,他又看到了爺爺接下去,李維斯看到了自己的一個個先祖,最終,看到了自己這一脈人類的先祖記憶。
  
  李維斯顫抖起來。
  
  他親眼見證了一切,很不可思議。
  
  實際上,硅基生命的特性“傳承”,芯片頭腦不同血肉頭腦,導致了先祖記憶的殘片記憶一代代積累,讓他追溯到很久以前。
  
  “我到底是誰?”
  
  “我到底是什么?”
  
  一片白茫茫中,李維斯忍不住這樣問自己。
  
  “我擁有快速的思維我擁有可怕的智慧我擁有不可思議的超憶癥,能記住一兩歲每一天的每個時間段,甚至現在連我先祖的記憶,也被我記住了”
  
  “普通人的臨死前,會走馬燈而我的走馬燈能看到父親、一代代先祖留給我的遺傳記憶”
  
  他陷入茫然,以及無與倫比的恐懼與震撼。
  
  這是未知而可怕的。
  
  他忽然覺得自己很恐怖,甚至自己和人類,根本就不是同一個物種,就像是猩猩和人類的差距
  
  “但或許,這一幕可以印證進化論的觀點!”
  
  “那是人類的歷史??!以我們這一脈的人類,見證了整個歷史變遷”
  
  他呼吸急促起來,看著周圍的畫面,父親的記憶,爺爺的記憶,仿佛在記憶長廊中走馬燈,大步前行,“這是一個機會!我不知道因為什么而產生這種不科學的靈異現象但任何的所謂不科學,都是現今的科學無法解釋罷了但這是一個好機會,我要追溯上古的時光!這片土地人類最遠古的回憶!”
  
  自己七年前寫下的《物種進化論》。
  
  各種植物、動物因地適宜,適者生存,誕生了進化,他曾經考察過兩個樹林中的同一種甲蟲,發現它們因為環境不同,改變了顏色。
  
  進化論是有科學依據的,是他用大數據得到的依據,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整片大地的生物在進化,蛻變,進行變異。
  
  “我在印證科學!”
  
  他看到了時代的倒退。
  
  自己的一個個先祖。
  
  時光在倒退,直立行走的現代人,在漸漸變得矮小,化為直立人。
  
  那是比人類更加矮小的生命,只有一米四幾的平均身高,并且拳頭碩大,喜歡雙拳錘著地面奔跑,嘴里發出嗚嗚嗚的語言,恐嚇野獸。
  
  他又看到了猿人,那是人還沒有褪去毛發的時代,他們喜歡在沙漠的熔巖洞穴中居住,喜歡烤肉,那是刀耕火種的時代。
  
  自己的先祖,就是一只雄壯的毛絨猿人。
  
  他又看到了那些恐怖的巨獸,那移山填海的廝殺,仿佛漫天的神祇飛舞。
  
  “這是起源!那些可怕的未知生命”
  
  李維斯怔怔的,手術臺上,這一位被開顱的老人,激動而震撼的眼淚流淌而下,老淚縱橫。
  
  “腦電波異常!似乎在做夢,大腦在進行思考!”
  
  “眼淚!誰能告訴我!怎么會流下眼淚??!你們動刀碰到了相關的神經位置嗎???”
  
  “都給我記住了!我們不能失敗,李維斯先生,他擁有的科學精神!神一般的智慧!將決定我們人類的未來!”
  
  手術臺上,燈光打亮,白大褂的醫生來回行走,越發聲音急促了。
  
  李維斯依舊在記憶的長廊中,大步向前,仿佛古老時代的朝圣者,堅定而穩重,他的步伐在追溯古老時光與歲月,見證滾滾的歷史巨輪中。
  
  他想要看到進化史里,最初的人類起源榮耀。
  
  “人的起源,人是由猩猩進化而來的,不斷蛻變人猿、直立猿,才有今天的現代人類
  
  那么猩猩是什么生命進化的?是爬行類動物?是兩棲類?我們是脊椎類動物,生命的起源,脊椎類生命的共同先祖是否是魚?”
  
  李維斯越發激動,現實中手術臺的身軀,徹底因為激動而痙攣、抽搐起來。
  
  “手術出現異常!”
  
  “不可能!我們模擬實驗了多次!李維斯先生的意識,他的頭腦,的確徹底融入了松果體內!”
  
  周圍急促的聲音響起。
  
  手術臺人來來往往,緊張到極限。
  
  而李維斯已經不在意這些了,因為他伴隨時間的倒退,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那是一片金燦燦的沙漠大地,遍地砂礫,一個穿著精致黑色長袍的神秘青年,站在熔巖河流邊,雙手高高捧起了兩個猩猩嬰兒,整個人沐浴在熔巖金色,仿佛神靈。
  
  他高舉這兩個哇哇哇大哭的嬰兒,如撐起了整個世界的偉岸光輝,神圣、光輝、浩瀚,仿佛古老宗教的神祇壁畫。
  
  忽然,這個神秘的青年說著難以讀懂的神言。
  
  仿佛在歌頌兩個猩猩嬰兒的未來,并賜下祝福。
  
  在李維斯的無比震撼之下,他已然聆聽到了偉大之神的訴說:
  
  “終于弄出來了,今晚可以放松一下,出去和巫師社區的沙雕們玩兩把爐石吧!”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