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四百零八章 廢土機械時代

第四百零八章 廢土機械時代

人類帝國三百九十一年,四月。
  
  “亞當二代事件”爆發,一個未知來歷的殺人鬼少年突破愧死機制,闖入核心研究所,殺死大總統靡麗維娜,與守護神米迦爾奇同歸于盡,毀滅了機械都市威立雅。
  
  病毒因此爆發。
  
  伊修達爾人的驕傲威立雅化為死城,感染城內上千萬人群,史稱人類最大最惡的絕望事件。
  
  病毒只對C++語言有作用,針對伊修達爾人的防御機制進行破壞,其他海族、魔獸不受牽連。
  
  而成年伊修達爾人,難以更換C++語言,就算獲得權限,也扎根在大腦中根深蒂固,需要進行復雜的開腦手術,這在喪尸潮中,根本無法實施。
  
  帝國三百九十一年,五月。
  
  威立雅邊緣十三個城市迅速淪陷,卡洛琳再無法力挽狂瀾,她集中了小部分伊修達爾人精英科學家離開,遷移入外域,開啟《人類方舟計劃》。
  
  “我們依舊會回來?!?br/>  
  他們就像是當年逃離古代熔巖之地一樣,再度逃離自己的家園。
  
  但大部分伊修達爾人,被迫留在城市中,無法撤離,他們沒有任何怨言,等待卡洛琳女士想辦法破解病毒,回來拯救他們。
  
  他們相信他們的神,就和相信當年的李維斯一樣。
  
  幸存的伊修達爾人,開始關閉神識交流、防止意識對接傳播病毒,恢復了古老時代的語言傳播,并且,關閉信息網絡衛星,防止病毒,借助網絡渠道擴散。
  
  無網絡、用語言交流,人類回復了原始社會時代!
  
  街道上,許多行尸走肉游蕩,都市中的幸存者們,在地下室中、商店里、小區中茍延殘喘,冒著生命危險,開著機械戰甲、機械摩托,到外面尋找食物。
  
  廢土機械時代降臨了。
  
  ......
  
  南方一處破敗的機械城市中。
  
  一名身穿黑色巫師袍的青年巫師,與一片不穿上衣,露出完美比例肌肉如雕塑精致的壯碩男子,戴著白珍珠耳環,掛著海洋之心項鏈,大步走來。
  
  街道上,破舊老壞,遍地都是各種垃圾與鮮血,并且悠悠蕩蕩著一批腦死亡的伊修達爾人,這些活尸目光泛白無神,但他們依舊俊美,衣衫襤褸,甚至露出了姣好的身材。
  
  忽然,他們扭頭過來,目光爆發猩紅,如野獸般的癲狂。
  
  嘩啦!
  
  “可憐的生命,短短一個月的變化,變成了沒有智慧的野獸?!焙Lm冬閃過一絲憐憫,一伸手,一道隔絕保護罩瞬間出現。
  
  整個游蕩在街道上的喪尸,因為忽然失去了目標與氣息,到處游蕩起來。
  
  許紙只是好奇的看著這一幕,和電影中的那些喪尸片,似乎毫無差別,說是病毒,也的確是病毒,但卻是真正意義上的電腦病毒。
  
  他忽然覺得,眼前的沙盤世界,有些相似廢土科幻風,比如其中的知名代表作《無主之地》、《輻射》。
  
  許紙進入了一個商店中,整理出一個煉金臺,一伸手拂動桌面,瓶瓶罐罐出現在眼前,取了一滴地面干涸的黑色鮮血,搖晃著試劑。
  
  海蘭冬面色凝重,盯著許紙的戒指,透著一絲絲不可思議,“這是空間儲物,超古代文明...”
  
  這個世界,伊修達爾人靠科技,還沒有發展到那種進行“制造空間”技術程度,科學側的空間技術或許晚一些,或者說沒有往這方面專門發展。
  
  不一會兒,許紙倒是有些驚奇起來,看著試劑檢測結果,
  
  “腦死亡了...仿佛是四階、五階的魔獸,但根本沒有智慧,當然了,還要更高級一些的,并沒有徹底毀壞大腦,雖然依舊沒有智慧,但他們寫在記憶力的法術、如奔跑、跳躍一樣成為了記憶本能,還留存著?!?br/>  
  許紙看向一些特殊的喪尸,其中有一個四階強壯男人喪尸,是特殊種,動作飛快,有風系法術在身,是非常特殊的存在。
  
  他伸出手掌,隔空伸手一捏。
  
  嘭!
  
  喪尸的腦袋炸開,一顆帶著白色粘液的腦核飛了出來,落入手心中。
  
  繼續研究,足足過了半日,外面的街道喪尸交替,不斷行走,如快進的放映機,海蘭冬默默守護在旁邊,目光無比好奇,那是對于未知的好奇。
  
  許紙并沒有理會他,忽然吐了一口氣,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病毒已經很可怕,已經出現了三代病毒了,還在大幅擴散?!?br/>  
  “三代?”海蘭冬不解。
  
  許紙說道:“它通過人腦的演算,在瘋狂變異,化為變種木馬病毒,這也是人類大幅感染的主要原因,無數城市淪陷,化為行尸走肉的喪尸區域?!?br/>  
  “您...真厲害?!焙Lm冬吐了一口氣,“那么快就有了分析?!?br/>  
  許紙面色平淡。
  
  論戰力,自己遠不如這一尊能屠殺芬巴的頂尖天帝,自己歸根結底才六階,即使是這一場大滅絕,才可能把他推向準帝,但卻依舊是傳統巫師出身,曾經在巫師世界的圖書館,苦修數十年,又和墨杜薩交流那么久,早已經養成了巫師的理念。
  
  擁有巫師的思路與學識智慧,再加上眼前這個文明的智慧,超級計算機的大腦,簡直是完美疊加,打個比方,就相當于帶著智腦芯片的巫師。
  
  “病毒,是在進化,卡洛琳也無法控制毀滅的趨勢,它就像是木馬病毒的變種一樣,無法遏制?!?br/>  
  許紙繼續游走。
  
  他收取了一些特殊喪尸的基因模板進行研究,倒是很好奇他們的原理如何,畢竟哪怕大腦數據化了,依舊是很復雜的結構,甚至一些地方無法理解。
  
  海蘭冬跟隨在后面,越發好奇。
  
  許紙不斷整理結論,“這些天下來,我發現了很可怕的事情?!?br/>  
  海蘭冬徹底睜大眼睛。
  
  許紙說道:“我之前就說過,生命的禁區,是很恐怖的東西,打開了基因鎖....眼前就是這樣,病毒在演化,相當于一段程序在不斷演化....它是否有一天,會誕生屬于自己的智慧?”
  
  “這一段病毒程序,仿佛生命的進化,走向未知?”海蘭冬一臉震撼,迅速反應過來,“是的,之前我們一直禁錮著這方面,不讓‘程序’自主演化,而眼前.....在走向未知的領域?!?br/>  
  “伊修達爾人的軀殼,空了出來,正好是一個機會....是否會被另外一個誕生智慧的新種族占據替代?您說,有可能嗎?”
  
  “不知道?!?br/>  
  許紙只是面色平靜的回答,他和海蘭冬繼續前行。
  
  是否是一個嶄新的時代,伊修達爾人是否滅絕了,并不確定。
  
  而就算是一個嶄新的時代,卡洛琳帶領的那一批生還者,依舊能進行種族的延續,只是可能被取代了霸主地位,未來誰知道呢?
  
  未來是擁有無限可能的。
  
  “或許,是一種,另類的創世紀?”
  
  他走過了一個個廢墟的科幻都市,破碎店鋪、街道、公共設施,圍欄,全都是行尸走肉,他偶爾駐足下來,就地拿出了試驗臺,進行各種試驗,檢測某個喪尸的潛力。
  
  “新生命的誕生嗎?”海蘭冬看著眼前這一幕的可能。
  
  他忽然腦海有些空白了。
  
  他回憶起之前從魔獸芬巴眼中看到的那一幕,如果說卡洛琳看到了人類的起源,那么他,無疑看到了屬于自己一方魔獸的起源...他忽然內心有種不可思議的想法,看著這個身穿巫師袍的青年。
  
  是否,當年的魔獸與人類,也是這個神秘的古代神靈,在游走大地,如今天一樣用著某種未知的技術觀測、引導、收集數據...
  
  實際上,他已經某種程度上,接近了真相。
  
  他們一路前行,跨過了曾經文明鼎盛的伊修達爾城市廢墟,忽然遠處的窗口,傳來呼喊聲,“救命!”
  
  許紙抬頭看去,是一個幸存者女孩,卷縮在高樓的第三層廁所窗口,搖晃手臂,用嘴巴大叫,已經不知道餓了多久,消瘦得不行。
  
  許紙一伸手,破開窗墻,把她接到了面前。
  
  周圍的喪尸嘶吼了幾聲,被海蘭冬的精神保護罩一隔絕,然后就不吭聲了。
  
  許紙遞過了水和面包。
  
  “謝謝,謝謝兩位大人!”她連忙驚喜萬分。
  
  “發生了什么?”海蘭冬問道。
  
  女孩說:“末日到來了,整個郁金小區的單元樓,鄰居用神念交流,很多都感染了....現在大家都自我屏蔽起來,只能用語言交流,一個星期前,我爸媽去外面的超市,結果就...”
  
  她面色幾乎要哭。
  
  許紙啞然。
  
  她一張嘴就全部抖露了出來,沒有任何防人之心,顯得有些單純,但這才是常理。
  
  這個末日世界和其他的末日世界,最大的不同是他們這里沒有勾心斗角,險惡的人性體現,還是受到愧死的制約,能相互幫助,共同挨過磨難。
  
  這一點也讓他們舒服了許多,不那么快滅絕。
  
  “我們相信救援隊會來的,國家會平定這一場動亂,回復我們伊修達爾人的榮耀?!迸o比堅定,每一個伊修達爾人似乎都堅信這一點。
  
  許紙仿佛看到了時代蕓蕓眾生的一朵小浪花,想了想,“有發生什么特別的事情嗎?”
  
  女孩直接開口交流情報,“之前有個幸存車隊路過,告訴我在靠近機械都市威立雅的附近南部幾個都市,據說已經化為了絕地,出來了很恐怖的怪物,據說來不及撤離的,都已經死了?!?br/>  
  “死了?”海蘭冬怔了怔,看向城市深處。
  
  女孩回答:“據說出現了特殊病毒變異感染體,有返祖現象,如之前傳說的殺人鬼一般,渾身泥濘、流下細胞液,舌頭狹長,有尾巴,有部分猴子的形體,強大無比,被幸存者稱之為...舔食者?!?br/>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