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飼養全人類 > 第六百零八章 時代的末端

第六百零八章 時代的末端


  顯然,云帝出此一言,已經知道全部信息。
  應當是他手中變成頭顱的賓西準帝,生前告訴他的,但訴說后,也免不了被暴怒后虐殺的下場。
  “好你一個古代黑暗禁區的存在...暗中算計我!那便如了你的愿,壽命無多,已無退路,去爭一場奇跡又如何??”
  氣勢曼延。
  云帝大步向前,目光銳利如鷹。
  云中君在身后伴隨,冷聲喝道,“驅散云天界中的全部天人,迅速去奉天界避難,不可告知天人此地發生何事,另,老邁天帝留下!自認修為無法再突破天帝留下!自愿留下天帝留下!”
  .
  易怒的云中君,此時更加怒火燃燒。
  他渾身云霧激蕩,吞吐細密露珠,很是滲人。
  天人界也是剛剛修煉佛道,體系剛興,神源的物質積蓄不足,再也出不起兩份了,這也就意味著宣布他們二人的死刑!
  他們,又如何不氣?
  又如何不怒?
  活不到一個月必死了!
  生前沒有人敢算計他們二人,死后一禁封沉睡,竟然便有人想到了他們頭上!
  本來,他們已經算是“死”了,料定當世的人不管如何爭奪權勢,都不會去理睬他們,誰會去挖兩個已死的圣人墳墓,不怕他們出來臨死反撲?
  但是此時...
  真被算計了,他們還無法臨死反撲,還要幫他一戰!
  “云帝么?”
  許紙緩緩站起身,悠閑懶散的神色,終于正經了些。
  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正面去見到一代梟雄云帝,云中君,卻沒有想到是這種特別的情形。
  “這一次到來,本來僅僅只是隨便游蕩一番,竟然揭破了我的身份,真的要對我動手了?!痹S紙內心暗道,扭頭望著張太源,感覺人生有些離奇。
  是的。
  算上眼前,這已經是第二個奇跡了...
  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自己的真身,揭破身份,是第一個難以做到的奇跡。
  而第三個不可思議的奇跡...
  便是打倒自己了吧?
  如果三大奇跡合一,全都成功了,那這個大奇跡真是...
  傳奇?
  宿命?
  亦或者是...更多什么詞匯?
  或許后世會記載,一個獨斷萬古、斬斷仙路的古之帝尊,司掌萬物輪回生滅,擊敗了漫漫歷史之敵,竟然在一次隨意游走凡間,微服私訪被人發現,倒在某個可笑的日子中?
  “看來,這些時代中,絕世妖孽還是誕生得很多,竟然創造不可思議的壯舉,要以弱勝強,一步步接近我,要打倒我...”許紙思量。
  “沒有概率,就加大概率!沒有可能,便加大可能!”張太源聲音郎朗,后退一步微笑道,“所謂奇跡,不去試試,怎么知道自己做不到?”
  嘭?。?!
  張太源忽然整個人炸裂。
  “真是噪耳?!?br/>  云帝伸回手掌,張太源瞬間化為一團血霧,再狠狠一伸手,那一名天人少女也化為一團血花。
  截圖、
  截圖、
  元青花兩人在實況轉播,也面色變了!
  “嘴炮技能點滿的概率數學家,帶哲學家,奇跡學家,終于原地爆炸了??!”
  這個時代,這特么的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不應該是慢慢發展,佛道體系壯大,鼎盛,一步步推翻小BOSS,然后最終才打終極boss的嗎?
  現在時代一開始沒發展,就要開戰,還是直接打終極BOSS?
  不過,小BOSS也沒有發展起來啊,地府的神剛剛招收不久...
  “這大概就是真正的現實吧?!卑仔【铝艘豢跉?,怎么可能按部就班?人生怎么可能被你猜到?
  “太狠了!”
  元青花望著已經爆炸的張太源,已經不記得自己說過了多少次這一句話了。
  雖然他們知道,那個幽山府君敢這樣做,絕對不止這兩個分身,還有隱藏在暗處的天人,可能還在這里偷偷旁觀。
  “大佬們勾心斗角,太精彩了!比電影劇情還要跌宕起伏!我們走遠一些直播!”
  感受那沖天的暴怒壓迫,元青花連忙和白小君一起,卷縮在更遠處,瑟瑟發抖,免得被殃及池魚。
  他們憧憬又向往。
  什么時候,才能像這種恐怖的古之存在,俯瞰天下,傲然于蒼穹上,算計一切,以天地眾生為棋子?
  簡直太帥了。
  瘋狂截圖之中,白小君低聲說,“這一尊賓西準帝,應該不是幽山府君的分身...畢竟禁區存在復蘇回來,境界肯定沒有那么高,不可能奪舍那么強的人,怎么這一尊準帝,就愿意聽他的,冒死打碎了神源?”
  “一般人是不可能,但幽山府君是誰?遠古神話講師??!”
  元青花想起了那恐怖的話術,呢喃著,“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以自己天人圣子的名義,忽悠這一尊準帝,讓他為了天人的榮耀與前程,告知這是唯一的機會,要抓住,魚死網破,逼迫云帝和云中君出手,可能會擊殺對方,搞一搞思想工作,是非常合理的...”
  思想工作?
  白小君回想剛剛的言語,一個哆嗦,連忙點頭。
  “快走!”
  遠處,人群不斷疏散,張驍、上官蠻等人都被強行疏散了。
  此時許紙也沒有急著動手,任由他們疏散人群,因為作為一尊輪回府君自然不會到處殺生毀滅,行那極惡之舉。
  因為殺人太多,對于地府來說不好,不僅僅加重地府的運轉負荷,酆都鬼城爆滿,還會讓他們得不到磨礪,失去了投胎的意義。
  此時,云帝目光凝聚,望向這一尊輪回府君,沒有想到真容如此,是一名長相英俊,過分年輕的俊美年輕人,一臉慵懶隨意,
  “您不攜帶輪回,孤身一人,的確是一場機會,只是...機會真的有嗎?”云帝笑了笑,身后漸漸有一尊尊天帝匯聚。
  天人道七十四尊天帝,此時已經匯聚了五十七尊天帝,數量龐大,看著觸目驚心。
  許紙望著他,“云帝,這個六道輪回時代中,第一位統治人間道、畜生道、天人道的當世天帝,也是曾經人間道部落的第一尊天帝,白帝,李水白,帶領人們刀耕火種?!?br/>  “我當然查到過我曾經是誰?!?br/>  云帝對于曾經是人類大帝的事跡避而不談,此時已經完全帶入了天人身份,又說道,“張驍...未來也會是現在的我,哪怕曾經在人間道中做過許多,在地府中或許也有各種為凡間道崛起的算計...但從他進入我們天人道開始,我就知道,他已經是我們天人一脈了?!?br/>  他冷冷清清的開口,“張驍會是下一個云帝....不過說起他,我才發現我們二人經歷何其的相似啊?!?br/>  嘩。
  街道兩側的人流在撤退,仿佛跑馬燈一般。
  他背負著雙手,眼眸仿佛看穿了遙遠的歲月,“我依稀記得,當年張驍對我說過那一句話,
  人總是要走出第一步,發出怒吼的聲音,沒有不經歷鮮血的變革,不去挑戰、不去試探,就不知道對方的底細,就無法戰勝對方,就永遠被籠罩在天人的陰影下,
  今日的堯國舉國滅亡,終究會化為明日希望的火種,在未來漫長歷史上,綻放鮮艷的花朵?!?br/>  “今日種種,皆是為后人鋪路?!彼凵窕秀?,凝神盯著許紙,“他為凡間道,我為天人道?!?br/>  ....
  人間道,畜生道。
  游歷在兩界中,那些阿修羅道戰士,連忙尋找一些頂尖宗門與凡朝,公布了天人道正在發生的消息。
  該如何,他們自己做主。
  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把握了。
  “這一去,將要去應戰一名不可思議的敵手,幾乎沒有回來的可能,因為我太老,太老了...”
  一名鶴發童顏的白發老人,坐在搖椅上,緩緩撫摸這一個小女孩的腦袋,眺望天空,語氣極其灑脫。
  忽然,他站起身,杵著一柄細長灰木劍當成拐杖,一步步蹣跚,仿佛一名街頭老人。
  他太老了,每走一步仿佛都極其吃力。
  ...
  畜生道中。
  嘩啦啦。
  清澈的雪白瀑布從山澗灑下。
  細碎的蟲鳴和鳥叫在翠綠樹林響起,一只雪白的麋鹿緩緩趴在樹根處,滿是幸福的依戀。
  “天人與我等不合,但終究要去增添些許可能?!逼俨寂赃?,一位老邁的樹木緩緩開口,拔地而起,夾著無盡威勢升空而起。
  麋鹿站起身,追著身影,狂奔的越入山川,最終站在懸崖頂端,看著天空,嘶鳴不已。
  ....
  一處密室中。
  “老祖...”一尊龍袍帝王目光低垂。
  “這是那一名古代禁區的存在,為我們打造的舞臺?!币痪甙坠强莺?,緩緩抓住了一根雪白腿骨往身上裝。
  咔擦!
  骨頭鑲嵌入腿,聲音緩慢而低沉,
  “我們太老了,也跟不上這個新時代...作為舊日的存在,在新興時代也沒有神源禁封,幾乎是必死的....不如,去散盡最后一抹金色的余輝?!?br/>  嘭!
  他閃身直入川穹。
  ...
  這一類的事情,凡間道、畜生道不斷發生,許多不被告知的后人都面色驚變。
  他們知道自己的老祖隱世了多久,曾經在那個時代中擁有何等恐怖的偉力。
  可此時,一尊尊當世的大帝,紛紛同一時間離去,表明要去應戰一名神秘的對手,那一位對手到底是何人?
  更加詭異的是,他們紛紛露出一去不復返,并不打算歸來的神色,足以表明敵人的不可思議!
  ....
  整片云天界上空。
  噗!
  一道道各色流星激射而來,撕裂了一重重空間,仿佛流星一般劃入這片大地。
  天空無數黑云翻滾,暗無天日。
  一尊尊身披金光的存在刺目耀眼,也有一尊尊漆黑的殺生佛光輝刺破了云層,輻射的光芒黑白交接,氣流涌動呼嘯、不分晝夜。
  鐺!
  天空黑白光輝閃耀。
  許紙停下腳步,看了看四周的一尊尊趕來的天帝,以及大量天人道的天帝,“沒有想到,它真的做到了,真的創造了奇跡,要與我一戰,有了那么一絲絲可能...”
  他沉默了一下,時至今日,
  “我已經不知道我有多強了...”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