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假裝是個boss > 第六十六章:狡猾的小狐貍

第六十六章:狡猾的小狐貍


  靈薄獄內,只有極為特殊的冥界體質,才能夠在此間生存。
  這里的溫度極低,但最為可怕的是這些無法攻擊的游魂,會不斷地汲取生物的生命氣息。
  鳳凰不死,浴火重生。
  這句話的確是對的,只是在這個世界里的鳳凰,所謂的“浴火重生”,與人類世界里的涅槃有極大地差異。
  不死玄鳥所沐浴的藍色火焰,乃是汲取他人生機的火焰。
  而浴火重生,倒不如說是生機奪取。
  玄鳥雖然被歸為神獸,但實際上,比魔獸更為邪惡。但它既不是神獸,也不是魔獸。
  而是和罪骨蜘蛛一樣,隸屬于極為罕見的一個分支——冥獸。
  罪奪之境對于不死玄鳥來說,也有著極為特殊的意義,因為這里曾經埋葬過它真正的主人。
  在它效忠于萬獸法庭之前。
  【為什么你會在這里!為什么你還活著?】
  見到了這個刀槍不入的怪物,玄鳥跟見了鬼一樣,雖然這里到處都是鬼。
  它的鳴叫之聲凄厲而尖銳。
  唐很肉實在是聽不懂。
  “我,出去,你,開門?!碧坪苋馔{道。
  隨即他想了想,自己威脅的話好像有點沒分量。便尋思了一下,如果是唐閑會怎么說。
  琢磨了兩秒鐘,唐很肉說道:
  “你,開門,不然,挨打?!?br/>  沙包大的拳頭握緊,頭上的鬼角慢慢生出,黑如焦炭的物質迅速覆蓋了唐很肉。
  玄鳥還是感覺到不可思議。
  靈薄獄內,除非冥獸進入,否則都會在短時間里喪失生機。生命力仿佛受到了某種牽引,慢慢的被拉扯出來。
  即便是浩劫級生物,在這里面待上一陣子也會死去。
  所以鏡之眼險些斬殺斷金獸的時候,玄鳥才將其拉入了靈薄獄。
  因為進入靈薄獄,哪怕極短的時間,對斷金獸而言也是一種損耗。
  只是當時情況緊急,玄鳥也不得做出決斷。
  眼前的情況,對于玄鳥來說是第一次。第一次有獸類在靈薄獄內,跟個沒事兒人一樣的。
  【你到底是什么生物?你身上沒有冥獸的氣息,為何能夠在冥界生存?】
  百因必有果,當年唐很肉沒能完成的那個任務,其實便是玄鳥所發布。
  盡管玄鳥并不知道,唐很肉沒有完成任務,便被雷梟們排擠,甚至還成了實驗品。
  可在圣山的實驗所里,它也從來沒有阻止過那些古猿對唐很肉做些什么。
  甚至唐很肉的體內,也有玄鳥的血。
  冥獸的血液對于尋常生物來說便是劇毒。天曉得這些年里,唐很肉經歷了哪些非人折磨?
  但凡是那些來理不清的獸血,無法處理的,棄之可惜存之無謂的,基本都注入給了唐很肉。
  他是一個實驗體,但也是一個長耳古猿,或者說萬獸法庭統治下的玩具。一個可以隨意蹂躪的道具。
  甚至在古猿首領的筆記里,都有記載著關于唐很肉注入了哪些血液,產生哪些變化的事情。只是大多數是戲謔的語氣,似乎這些事情對于它們來說,是頗為有趣的玩樂項目。
  這也是唐很肉在掙脫了束縛后,雙目猩紅如惡鬼從地獄里爬出來的原因,他對古猿的憤怒,這些年萬獸法庭對他的所作所為,成了他內心的執念。
  萬獸法庭種下了因,唐很肉結成了果。
  這個連唐閑的識海都無法識別的特殊怪物,如今將成為了萬獸法庭首席審判長玄鳥最為忌憚的怪物。
  在外面,玄鳥已經被唐閑揍得奄奄一息,它此刻的戰斗力已然大打折扣。
  看著唐很肉一步步靠近,玄鳥大聲叫嚷著:
  【走開!卑微的生物!走開!】
  藍色的火焰噴出,將唐很肉包裹住,燃燒著他的靈魂。
  但唐很肉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這個世界如果真的還存在著誰能夠讓唐很肉感受到痛楚,大概只有唐閑。
  除卻唐閑,誰也無法讓唐很肉受傷。
  “藍色火焰,不疼?!?br/>  唐很肉平靜的看著玄鳥,淡淡的說道。
  他任由這些火焰吞噬自己,玄鳥的確感覺到冥炎在吸取唐很肉的生命力,但唐很肉的生命恢復速度快到驚人。
  【又一個伊甸生物?】
  未戰先懼乃是大忌諱,但此刻玄鳥毫無戰意,它只是感覺到恐懼。
  “熔巖獸,血,疼,你的火焰,不疼?!?br/>  唐很肉的目光越發冰冷。
  他回憶起來,之前長耳古猿曾經抓到一只熔巖獸,這種獸類的血液就跟巖漿一樣,它們的皮膚就像是溢出了巖漿,能夠看見巖漿脈絡的巖石。
  但長耳古猿們還是通過特殊的手段,將熔巖獸那灼燒之血,注入了唐很肉的身體里。
  哪里是為了什么研究?只不過單純是想欣賞一下唐很肉扭曲痛苦的表情罷了。
  周圍的殘魂們似乎感受到了唐很肉對這個區域主人的威脅,它們集體的調頭,看向了唐很肉。
  隨即又緩慢的向唐很肉移動,這個過程里,這些游魂張大了嘴,仿佛在竭力的吸取什么。
  唐很肉的腳步終于頓了一下,生命力開始大量的流失。
  玄鳥大喜。
  這些殘魂的反應遲鈍,但這一刻,終于是感受到了這片地區進入了某個異物。
  唐很肉生命流失的速度一瞬間提高了數倍。
  玄鳥心道即便是你這下也不可能存活下來。但它沒有想到的是,唐很肉的腳步只是遲疑了幾秒鐘,便又一次落下。
  這幾秒鐘里,玄鳥分明看到了唐很肉的身上蒙上了一層病態死寂的灰色,分明看到了唐很肉的皮膚浮現出沙化腐朽的痕跡。像是靈魂脫離**,然后肉身化為塵埃。
  可就這么幾秒之后,一股更為可怕的生命恢復力,硬是將唐很肉拉了回來。
  他的腳步的確慢了,卻始終向前。像一個索命的惡鬼,一步一步的走來。
  曾幾何時,靈薄獄是萬物的地獄,玄鳥的樂園。但如今,靈薄獄也成了玄鳥的地獄。
  它不知為何,對唐很肉竟然生出了一種恐懼感,覺得唐很肉這一步步走來索命的樣子,這冰冷的表情,看起來比外面的伊甸族還要可怕。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唐很肉就像是聽懂這句話一樣,或者殺死獵物之前,他本就想說這么一句話:
  “我叫唐很肉,我,報仇?!?br/>  惡鬼的拳頭砸在了玄鳥的羽翼上,那些藍色的火焰瞬間黯淡下去。
  唐很肉的攻擊能力不強,但玄鳥的生命力,本就是死亡的臨界線。
  ……
  ……
  斷金獸的速度雖然比唐閑略快,但唐閑能夠計算斷金獸的動作。
  在幾個回合之后,唐閑就將斷金獸踢開。
  【你以為你贏了?玄鳥是不會死的,它很快就會重生?!繑嘟皤F不甘的叫嚷著,顯然也意識到了勝負天平已然徹底傾斜。
  白曼聲也很擔心唐很肉,靈薄獄內的景象很模糊,偶爾能夠看見,偶爾什么也看不見。
  唐閑擺擺手說道:
  “準備好對付那只蜥蜴,它一旦察覺到敗勢,肯定會想辦法離開。那只蜥蜴我沒有辦法追蹤,它有著某種特殊的隱藏能力?!?br/>  白曼聲看了一眼,知道唐閑說的是誰了。在這個戰場的角落,的確存在著一只奇怪的變色龍一樣的怪物。
  它的嘴里似乎藏著某種東西。
  至始至終,變色龍都沒有出手,仿佛在觀察戰場,又仿佛它的作用之一,便是帶著某個東西到來,勝負與它無關。
  唐閑雖然這般叮囑,卻也奈何不得那只蜥蜴,想來白曼聲也留不住。
  “至于唐很肉,這可是這個世界上第一個我都撕不開的怪物,玄鳥能奈他何?倒是玄鳥自己,自求多福吧?!?br/>  白曼聲微微一愣,意思就是……玄鳥反而才是陷入危險的那一個?唐很肉這么強嗎?
  “罪骨蜘蛛呢?”
  “這只蜘蛛也不用管,它沒辦法瞬間殺死你們,而且目標過于龐大,很容易對付,不成氣候?!?br/>  唐閑的語氣不像是在說一只浩劫級boss生物,反而更像是在描繪某個不知所謂的雜魚。
  白曼聲盯著唐閑的背影,想著今天圍殺唐閑的陣容……越發看不懂這個男人……她有一種感覺,曾經還在狡辯唐閑許閑的時候,這個男人還很弱小。
  但現在,他已經成為了這個世界,最為可怕的生物之一。
  唐閑其實不確定要不要殺死玄鳥。
  玄鳥的確是萬獸法庭的審判長,甚至在審判長之中地位也超然。
  不然也不會常年駐守圣山。
  “玄鳥或許是能夠找到圣山的關鍵,但現在的情況,唐很肉會殺死它的吧?如果它不出來,就任由唐很肉處置了?!?br/>  唐閑一邊盯著斷金獸,內心一邊想著如何處理玄鳥。
  他忽然想到了,在離開百川市之前,白霜曾經給過自己一片羽毛。
  “你若遇到了玄鳥,將這片羽毛交給它?!?br/>  這是白霜的叮囑,唐閑也答應了,在唐閑的計劃里,原本是潛入圣山之后,再聯系玄鳥,盡可能的避免和玄鳥作戰。但不想,如今還沒來得及拿出這片羽毛,玄鳥卻有可能就要活不成了。
  他也沒有糾結。
  “玄鳥如果死了,最好把引渡冥河的能力掉給我?!?br/>  白霜的要求他能做就做,但如果玄鳥一定得死,唐閑也不扭捏,絲毫不覺得對不起白霜,甚至有點想笑,如果掉技能的話~
  這就是他的思維,你要殺我,便得付出代價。
  “算了,看唐很肉怎么處置了,至于這片羽毛,到時候再問問白霜?!?br/>  “如今的勝算,九成?!?br/>  幾乎是穩操勝券,唐閑也沒有放松警惕,整個戰場,他依舊在仔細的觀察。
  大火之中他不知道唐小九和那只女狐貍的對戰如何,但他能夠嗅到唐小九的氣息,這個小丫頭還在努力的戰斗著。
  只要知道這一點,他便一點也不心慌,慢悠悠與斷金獸相互牽制。
  斷金獸的斬擊不斷地落在唐閑身上,但始終沒有造成任何有效地傷害。
  而唐閑的拳頭,對斷金獸來說也不痛不癢。
  斷金獸內心不相信玄鳥會輸,所以也同樣的和唐閑拖拉著。
  它到底是不如玄鳥那般理智,甚至都沒有第一時間感覺到,這個人類的拳頭,打在自己的身上……越來越疼。
  ……
  ……
  狐火燃燒在蛛網之下的戰場里。
  唐小九抹了抹嘴角的血,眼神兇狠的瞪著卿九葉。
  “嘖嘖,怎么,小姑娘這么兇干什么?姐姐我可還沒有用力呢?!?br/>  這場對決,唐小九以半人半狐的形態戰斗,展現出了遠超唐閑預估的實力。
  但面對卿九葉,唐小九還是被處處克制。
  妖狐與妖狐間的對決,說到底便是狐火的威力與使用技巧的比拼。
  在這一方面,唐小九都處在下風。
  “卿姨才是狐族的女王,我今天……要替卿姨打倒你!”
  “辦得到的話,盡管試試?!?br/>  唐小九眼睛轱轆的轉了轉,委屈巴巴的說道:
  “可是我餓了。你能不能,等我吃飽了再跟你打?”
  “……”
  卿九葉滿頭黑線。
  這狐火籠罩,沒有任何生物干預,便是說明了萬獸法庭的其他審判長,有意要讓自己與這個狐族的恥辱對決。
  同族之間,一對一的決斗,這在萬獸界來說,也算是極為神圣的,一旦戰斗開始,誰也不得干預。
  卿九葉的想法很簡單的,弄死這個小丫頭,然后帶著戰利品,去羞辱卿九玉。
  唐小九和卿九葉交手了十余個回合,這些回合里,每一次都是唐小九被擊退??蛇@個狐族的恥辱,不想著如擊敗自己,卻想著吃?
  自暴自棄了?
  “唐閑哥哥說了,不吃東西,就劇烈運動,對胃不好。胃不好,以后就會反胃。反胃了,吃下去的好東西,也會吐出來?!?br/>  像是到嘴的食物被吐出去,比這場決斗敗北更為可怕一樣。
  卿九葉一下子覺得這個小女孩是不是有點傻?
  唐小九的嘴巴卻沒有停。
  “我最喜歡吃唐閑哥哥做的流心蝦滑餃,宮保蝦球。還有唐閑哥哥做的魚頭湯?!?br/>  “你知道魚頭湯嗎?”
  “你一定沒吃過吧,我跟你縮哦,把魚直接吞進去,一點滋味也沒有的,只有腥味兒,不好吃的,但是做成湯的話……”
  “夠了!打不打!”卿九葉一聲嬌喝。
  “打,但是要吃飽了打啊?!?br/>  唐小九認認真真的說道,
  說著打開了自己的小兜兜,從里頭摸出了一只小雞腿。
  在罪奪之境可吃不到這種東西,這是元霧從百川市帶來,然后悄悄給她的。
  卿九葉看著這個小女孩居然真的吃起了東西,她忽然間反應過來,大怒道:
  “你在拖延時間!”
  “啊呀,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