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方羅州 > 第一百零六章:凌一假冒瑾玊大師

第一百零六章:凌一假冒瑾玊大師

凌一見狀,馬上開啟了殘影,瞬間躲開了,瑾玊大師的爪子,凌一馬上問道:“瑾玊大師,你這是為何”
  
  瑾玊笑了笑說道:“我看你就是和他們是一伙的,看你速度這么快,看來你是修煉速度型的心訣魂的,怪不得你能上來”
  
  “誤會,你誤會我了,我真的是振扶的徒弟,我叫凌一”凌一連忙解釋道
  
  “可是你不是說你有木魂器嗎,你現在怎么拿不出來了,再說了你不要以為我沒見過振扶大師的心訣,你這心訣根本不像是振扶大師的心訣”瑾玊大師繼續問道
  
  聽到這里,凌一夜是百口難辨了,只見凌一直接用處了飛云訣,跳入了空中,看到了這里,瑾玊大師直接看傻眼了,心想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這種心訣魂,凌一之前不用也是怕沒有經過師傅的允許把這飛云訣到處用,到時候若來不必要的麻煩。
  
  而就在凌一剛飛過院子的時候,就看到天尊堂的人已經陸陸續續的爬上來就快要接近山頂了,看到這里,凌一連忙飛回了院子內,一邊飛一邊喊道:“瑾玊大師,天尊堂的人要打上來了,現在該怎么辦”
  
  聽到:“我暫且相信你是振扶大師的弟子,現在是我原木山莊的大難時候,你幫我徒弟們,搬典籍,能搬多少算多少,只要聽到我的信號,不管怎么樣,直接啟動木魂器,你是振扶的弟子,應該會使用木魂器把”
  
  聽到這里,凌一點點頭說道:“我知道怎么用,不過我”
  
  就在凌一還沒說完,瑾玊大師繼續說道:“知道用就好”說著瑾玊大師便朝著門外飛去,看到陸陸續續爬上來的天尊堂的弟子們,瑾玊大師只好用著自己的機械右手幫忙抵擋著天尊堂的弟子們,雖然瑾玊大師是原木大師最得意的弟子,可是木魂匠畢竟是木魂匠,就連修煉,的心訣也是和制造木魂器有關的而心訣天賦居然只有藍心第六重,根本沒有什么殺傷力,瑾玊大師也是因為這樣在放棄了自己的右手,給自己裝上了這個具有殺傷力的機械右手。
  
  而就在這個時候,走在前面的六長老也沖上來了,六長老的實力雖然是所有長老中最弱的,不過至少也有紫心第八重心訣了,瑾玊大師根本不是六長老的對手,六長老只用了不到十個回合就把瑾玊大師的機械右手打斷了,而就在這個時候二長老也上來了,雖然他們聽說過瑾玊大師的名號,可是他們都不認識瑾玊大師,以為這個被六長老輕易打敗的是瑾玊大師的弟子。
  
  而就在此時,二長老因為被山上的機關弄得心里十分不爽,要拿被六長老打敗的瑾玊大師出氣,二長老一邊朝著瑾玊大師走著,一邊說道:“你們這機關可害的我還哭,我今日不殺了你們全部人泄憤,我就不陪做天尊堂的二長老”
  
  而就在這個時候,瑾玊大師捂著右手說道:“我們原木山莊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為何要對我們趕盡殺絕”
  
  聽到這里,二長老笑了笑說道:“我們天尊堂殺人需要理由嗎”說著二長老開啟心訣魂用手掌對著瑾玊大師說道:“你們莊主瑾玊在哪里,叫他給我滾出來”
  
  聽到這里,瑾玊大師一臉蒙蔽的看著二長老說道:“我就是瑾玊,要殺就殺,何必廢話”
  
  二長老看了一眼摔倒在地上的瑾玊大師笑了笑說道:”你放心,等會我會殺了你的,別著急嘛,就憑你這點心訣魂也敢假冒瑾玊大師“
  
  聽到這里,瑾玊說道:”我就是瑾玊,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們不是要找我嗎,我跟你們走,你們放過山莊內的人“
  
  二長老哈哈大笑道:”沒想瑾玊是一個如此膽小的人,居然用自己的弟子做擋箭牌,今日不管怎么樣,我都會殺了你們全莊人,就算瑾玊出來也沒用“說著二長老便朝著原木山莊的大門走去,
  
  山莊內,由于大木和小木本來就算為了保護典籍而造出來的,他們運輸典籍的速度也是奇快,這會已經把半個山莊的典籍都已經裝進木魂器內了,凌一看到了都看傻眼了,而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的瑾玊大師連忙朝著門內喊道:”你們快走,他們要進山莊了“
  
  聽到這些話的只有凌一一人,因為凌一剛好從屋內出來,而大木和小木這會還在地庫中搬書,根本沒有聽到瑾玊大師的叫聲,凌一沒辦法,只好自己阻擋一陣子了,只見凌一從腰間取出了軒塵逸當初送給自己的面具帶在了臉上,朝著門外走去了。
  
  而門外,就在二長老剛要接近原木山莊的大門的時候,突然感應到了一股強大的波動,二長老站在了原木山莊的門口,和凌一只隔著一扇門,眾人看到二長老停下了腳步,不知道發生來了什么事情,瑾玊大師也是一臉的蒙蔽,就在此時,六長老朝著二長老喊道:”二哥,你在那里發什么呆啊“
  
  聽到這里二長老緩緩回頭看向六長老說道:”里面有一個心訣魂和我差不多甚至不再我之下的高手,就跟我隔著一個門,只要我一進去,便會有一場大戰“
  
  ”怎,怎么可能胡這樣“六長老驚訝的問道“我可是聽說原木大師的弟子都沒有什么實力的,這瑾玊大師的實力居然和二哥有的一比嗎”
  
  而此時,瑾玊大師本人坐在地上也是一臉的蒙蔽,瑾玊大師清楚的知道,屋內只有一個少年和兩個沒有戰斗的木魂人,怎么可能有和天尊堂二長老這等高手實力相當的人呢,瑾玊大師第一反應就是會不會是自己的恩師原木大師回來了,想到這里,瑾玊大師也是感覺到了一絲安全感。
  
  而就這樣,六長老和凌一也是在門口對峙了半天,兩人都沒有動手,只是時不時的釋放心訣魂來試探對方,就這樣拖著拖著大木和小木也已經把典籍搬的差不多了,就在此時六長老見時間拖得太長了怕會有什么事,便朝著二長老說道:“二哥,窩內的人真的有這么可怕嗎,不如我跟你一起打進去,我們兩個人的實力就不信打不過他”
  
  聽到這里,二長老也是朝著六長老點點頭后,示意六長老過來,二人一同站在了門口準備一起用出心訣魂,而他們的對話都被站在門口的凌一聽到了,就在此時,典籍就差最后一趟就搬完了,凌一回頭看到大木和小木搬著最后的典籍朝著木魂器走來,凌一連忙朝著大木和小木喊道:“危險,你們不要出來”
  
  就在凌一話剛落音,只聽到轟隆一聲,一股強大的心訣波動從門外吹進來,直接把原木山莊的大門吹去,而以凌一的速度,自然是可以躲開這個心訣波動的,可是看著這波動大到了木魂器上,木魂器也是朝著大木和小木滑來,正要撞到大木和小木的時候,凌一馬上開啟心訣,飛到了大木和小木的面前,檔下了這木魂器,這木魂器本來是較輕的,可是裝了典籍后,在加速沖擊力,這木魂器瞬間就像變成了一塊巨石一樣,就算是凌一用盡全力,也差點也沒有檔下來。
  
  二長老和六長老打破門后,朝著屋內看去,只見到一個木魂器堵在了大殿門口,而屋內并沒有任何人,只有一些已經被心訣波動震碎的木魂器動物在地上轉著圈圈,發出奇怪的聲音,看到這里,瑾玊也是驚訝,六長老朝著二長老說道:“二哥,你不是說有高手嗎,這高手呢”
  
  二長老皺了皺眉頭說道:“可是我確實感覺到了有一個高手在這里面啊,然道是我感覺錯了,而去我用心訣魂試探他的時候,他也用心訣魂回應我的”
  
  “然道是原木做的機關搞得鬼?”六長老不解的問道
  
  “我們先進去看看再說吧”二長老說道
  
  說著六長老朝著身后揮了揮手,示意讓天尊堂的弟子們跟上,只留了幾個人看守瑾玊大師,眾人在原木山莊內轉了一圈,除了地上的爛木頭外,根本沒有任何人,而就在這個時候,凌一和大木小木躲在了木魂器后面,凌一悄悄的問道大木,會不會使用木魂器,大木點點頭后,凌一偷偷把大木和小木放到了木魂器內。
  
  而就在這個時候,二長老正好朝著木魂器走來,突然,只感覺木魂器一震抖動,眾人看到這里,也是后退了幾步,只見二長老朝著木魂器喊道:“瑾玊大師,我知道是你在后面,你跟我滾出來”
  
  而就在此時,只見木魂器緩緩的飛入空中,而凌一也漸漸的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二長老看著凌一的身形感覺到非常的熟悉,二長老沒有想起來,便沒有多說什么了,只見二長老跳入空中準備攔下木魂器,而凌一自然不會罷手,也飛入空中抵擋住了二長老的進攻,木魂器飛入空中后,速度也是奇快,一陣轟隆后,木魂器便飛離了原木山莊,而山莊內,只留下了,受傷的瑾玊大師,凌一,還有天尊堂的一眾。
  
  二長老看到這里,朝著凌一說道:“又是你破壞了我們的計劃,你今日不交出瑾玊大師,我便將你碎尸萬段“
  
  聽到這里,凌一知道了原來二長老和六長老沒有認出來門口的那個受傷的人便是瑾玊是大師,凌一心生一計,收起了心訣魂,朝著空中大笑了幾聲,二長老和六長老看到這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是一臉的不解,六長老朝著凌一問道:”你笑什么“
  
  凌一笑道:”也不怕告訴你們,原木大師正是家師,我便是瑾玊,沒想到你們來找我居然還不認得我“
  
  瑾玊大師聽到了凌一準備假冒自己,便正要說什么,凌一馬上用堅定的眼神瞪了瑾玊大師一眼,看到這里,瑾玊大師才沒有說話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二長老笑道:”你可別騙我了,你不是魔教亂黨嗎,怎么可能是瑾玊“
  
  凌一笑了笑說道:”誰說我就不能加入魔教了,在說了,你們也不想想,當初你們要剿滅水淼宮的時候,他們用的可都是我造的木魂器“凌一開啟了忽悠模式
  
  聽到這里,二長老和六長老也被凌一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六長老說道:”既然,你承認了你是瑾玊,我暫且相信你,不過我們來著里就是要請你回天尊堂的,如果你愿意,我們便不為難與你,如果你不愿意,我便把你的門人全部殺死“
  
  聽到這里,凌一笑了笑說道:”你到是看看,我這門中還有人嗎“
  
  六長老笑了笑指向門外的真正的瑾玊大師說道:”此人也不知道是你的管家還是徒弟,他可是為了你們原木山莊才變成這樣的,如果你不同意我便殺了他“
  
  聽到這里,凌一假裝緊張的朝著瑾玊大師說道:“木管家,你怎么被他們抓了”
  
  看到凌一喊此人管家,六長老哈哈笑道:“我相信你肯定不會放棄你的管家不救吧”
  
  聽到這里,凌一假裝的皺了皺眉頭說道:“竟然這樣,看來我只能加入你們天尊堂了,再說了,我的秋木山的機關都已經被你們毀了,我在留在這里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聽到這里,二長老嘴角也是露出了笑容,雖然這趟艱辛,可是如果能完成任務,也不虧自己的努力,再說了原木山莊都已經沒人自己,自己在屠莊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而就在此時,凌一朝著六長老說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你們讓我跟我的管家說句話,隨后放他下山,不準傷害他”
  
  六長老想了想后,這原木山莊也沒有什么厲害的人物,而且就算瑾玊去報信,到時候他人都在天尊堂了,就算叫來人又如何,所以便答應了凌一的要求。
  
  六長老叫弟子們拖來了瑾玊大師,而凌一附在了瑾玊大師的耳邊說道:“瑾玊大師,你也知道,我會飛云訣,到時候,我半路直接用飛云訣飛走,我已經告訴大木和小木,看到天尊堂的人退兵了便回來接你,到時候,你們便前往方羅洲的東北方的北荒之地,我的師傅在那邊建立了新宗門,你到了那邊以后我師父自然認得你,到時候你在宗門大家都會好好照顧你們的”
  
  方羅州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