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卿本紅妝之朕不嫁 > 第四十七章:針鋒相對

第四十七章:針鋒相對


  “天梵的江山未來是要交到太子手上的,藍公子若是想要引領太子入修仙之道,那還是免了吧!”上官凌天直接明了的拒絕藍清絕,神色間皆是對他的不待見。“藍公子若無他事,還是請回吧!”
  藍清絕,“......”滿臉懵逼,居然會有人拒絕修仙?
  相較于藍清絕的懵逼,鳳君陌覺得上官凌天很不錯,拒絕得非常好!
  “陛下,依本王看此人就是江湖術士,只會坑蒙拐騙,陛下不讓太子跟他走是非常正確的選擇!”鳳君陌火上澆油,妖孽容顏始終勾勒著一抹淺笑。“還是趁早將此人請出皇宮為好!”
  現在藍清絕已經入住了東宮,鳳君陌身為外人是沒資格趕人的。但是,那并不妨礙他借用上官凌天的手去趕人。
  上官凌天聞言鷹眸銳利的猶如探測器般在藍清絕身上上下打量,勢必要看出他身上江湖術士的影子,但打量了好幾遍,都只覺得眼前的男子渾身上下都流露這一股與世隔絕的仙氣。
  并非是一般江湖術士可有的氣質!
  人的很多東西都可以偽裝,但在氣質這一層面上,是根本無法偽裝的!
  “鳳君陌,陛下不知道吾的來歷你也不知道嗎?”藍清絕氣笑了,鳳君陌果真一如既往的無恥,一如從前般讓人打從心里討厭。“不過吾奉勸你早點歇了不該有的心思,吾絕不會讓你再次禍害卿卿!”
  “藍清絕你是以什么立場說這句話?”鳳君陌妖孽容顏布滿了寒霜冷意,眼底暗藏洶涌。“當然,不管你是以什么立場對本王這樣說話都不管用,不屬于你的人永遠都不會屬于你!”
  卿兒只會屬于他!
  不管他們師徒耍了什么手段害卿兒變成今日這副模樣,卿兒一定還會是他的卿兒,她定然會像從前那樣,一如既往的選擇他。
  “喔?那就拭目以待好了!”藍清絕冷笑,鳳君陌還真是自信,可惜他那點自信很快就會被打擊成渣。“卿卿這輩子絕不會再做錯選擇,你鳳君陌輸定了!”
  “她從來沒做錯過選擇!”鳳君陌怒斥,眼底暗藏嗜血殺意。“若非當初你們搞鬼,本王與她又怎會走到那樣的局面?如今你還好意思出現,還好意思說這種話?”
  “鳳君陌,你在胡說什么?”藍清絕表示聽不懂,他可從未對卿卿耍過任何手段。“吾待卿卿如何你心里清楚,吾從未耍過任何手段,你休想別人的過錯甩到本王頭上來!”
  聞言,鳳君陌沉默了片刻,他當初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雖說藍清絕很討人厭,但是藍清絕為人是很光明磊落的,并非是那種心臟之人。但是,在他與卿兒之間還有什么別人?
  不應該的吧?
  經藍清絕提醒,鳳君陌總覺得他忽略了什么,可一時半會愣是沒想起來。
  “藍清絕,本王警告你,你最好什么也沒做過,如若不然本王與你不死不休!”鳳君陌語氣冷硬,一言一字皆是警告。
  “鳳君陌,吾也警告你,休想再禍害卿卿!”藍清絕從不是什么沒脾氣的人,被警告還無動于衷那是不可能的。
  殿內的氣氛冷若冰霜,二人在上官凌天面前針鋒相對,互看不順眼。
  上官凌天并未錯過他們之間的對話,只是他一時間沒聯想到藍清絕口中的卿卿和鳳君陌口中的她,就是在指上官卿。
  心中還在感嘆現在年輕人的愛恨情仇,有幾分幼稚。
  所以當日后上官卿恢復女裝,鳳君陌與藍清絕頻頻搶人的舉動在他面前上演的時候,身為老父親的他,只差沒把他們一人給遞上一把刀了!
  “陛下,吾先告退了!”藍清絕言罷,便行禮退下了。
  不然再待在殿內,他直覺會被上官凌天請出東宮,聰明的人是絕不會讓自己處于不利的局勢的,所以他這會先走了,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上官凌天,“......”走那么快,不知道的還以為朕能吃人呢!
  “陛下,你若有事就去處理吧!”鳳君陌心知眼下是請不走藍清絕的,但是不妨礙他請走上官凌天。“太子這邊,你若信得過就由本王親自照看!”
  就算信不過,本王也不會走的,本王不信你還能趕本王不成!
  “罷了,那太子這邊就勞君陌你多費心了!”上官凌天難以拒絕鳳君陌的好意,想著他與已逝的皇后的姐弟情,他能理解鳳君陌想親自照顧上官卿的感受。
  若非政務繁忙,上官凌天本人都想親自照顧上官卿了。這一回上官卿昏睡不醒,藥石無靈,當真是嚇壞了上官凌天。
  也就是藍清絕方才的解釋才給了他一個定心丸,直到上官卿不會出事,他懸著的心才算是安穩了下來。
  “應該的,本王前些年不在帝都,未能替姐姐多照拂卿兒,而今歸來了,想多盡點心多照顧卿兒些,如若不然,本王于心不安!”鳳君陌說得可謂是冠冕堂皇,專挑好聽的說。
  其實他內心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他自己清楚,藍清絕也清楚。只是現在藍清絕不在這里,未能戳穿他的真正想法罷了!
  “君陌你太客氣了!”聽到鳳君陌這樣說,上官凌天覺得很不是滋味。他曾經對太子真的是糟糕透了,虧欠的太多了。
  “本王并不是客氣,只不過是遵循內心的想法罷了!”鳳君陌端的是長輩的姿態,看起來特能糊弄人。“陛下你要忙就趕緊去忙吧!”
  別再打擾本王跟卿兒難得的二人世界了,趕緊走!
  上官凌天內心覺得慚愧極了,便沒有再多說什么,轉身就走了。但他心里已經下定決心了,要讓言書宇加快調查進程,定要把當初害死皇后讓他恨了太子那么多年的罪魁禍首找出來!
  他們父子會走到今日這副境地都是拜那人所賜,待查出來,他絕饒不了那個人!
  待看不見上官凌天的身影,確認他不會再折回來,鳳君陌才在上官卿的床榻前坐下,伸出手撈撈的握住上官卿的手。
  他狹長的眸子中布滿對上官卿的心疼與歉疚,可縱然有千言萬語,在她面前,他愣是一句話也不知該如何說。。
  愛,難言!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