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齊了之后,李公公就下令出發。
  王博,尉遲真金,銀睿姬,李公公坐著一輛馬車離開了大理寺,在其身后,還有上百名騎著駿馬的甲士護送。
  當然,與其說是護送,不如說是押送。
  這群騎兵絕對是身經百戰之輩,騎在馬匹上的戰斗力大增。上百名騎兵組成戰陣,絕對可以輕而易舉的圍剿一個,乃至于數個,甚至是十幾個武林高手。
  大唐的騎兵到底有多厲害,天下皆知。
  甚至可以說,大唐帝國之所以強悍,大唐騎兵功不可沒??!
  突厥作為北方的游牧民族,552年完成統一,一時間快速發展壯大,嚴重威脅到了大唐周邊疆土的穩定。
  貞觀四年,唐太宗李世民以突厥進攻河西為由,命李靖為定襄道行軍總管,領六路大軍進攻突厥,630正月,李靖帶領三千騎兵直搗突厥襄城的大本營,直接打的突厥可汗抱頭鼠竄,慌忙把主力撤到磧口。
  之后又過一月,李靖挑選一萬騎兵,只帶了20天的軍糧,突襲白道,由于速度太快,打的突厥抽手不及,光俘虜突厥的偵察兵就有萬人。
  突厥見大唐如此厲害,慌忙要投降,李靖見突厥潰不成軍,趁這大好時機,立馬率騎兵再次突擊突厥的寨營,只打得突厥完全沒有反應時間,那場戰役,直接斬殺突厥萬人,俘虜了十數萬,永久解決突厥之患。
  除此之外,大唐騎兵還有其他的戰績。
  全部都是一些威名赫赫的戰績。
  可以說大唐騎兵的威名是硬生生從尸山血海之中打出來的,凡是大唐周邊的國家,沒有一個人不知道大唐騎兵的厲害。
  江湖人士在單挑方面出類拔萃,但面對騎兵的時候,簡直不堪一擊。
  哪怕是尉遲真金這樣的高手,在面對騎兵的沖鋒時,也要退避三尺,一不小心就會被騎兵擊殺。
  這就是武俠世界的局限。
  若是在高武世界,騎兵在厲害,也不是江湖人士的對手,那些江湖上的高高一個個修煉神功絕學,出手之間驚天動地,一道劍氣就長達百丈,一拳可以截江斷流。
  面對這種威力,什么騎兵都是白搭。
  不過可惜的是,狄仁杰雖然有點神異,但并非是那種打起來天崩地裂的高武世界。
  這個世界頂了天就是一個低武世界。
  李公公敢和王博,以及銀睿姬這樣的高手共乘一輛馬車,靠的就是這些騎兵。
  只要兩人稍微有所異動,李公公就可以發下號令,讓騎兵圍剿這兩個人。沒有人可以在大唐騎兵的兵鋒之下,得以生存。
  馬車內,四人相對而坐,王博和銀睿姬一排,尉遲真金和李公公一排。
  尉遲真金全程都沒有把手從刀柄上移開,目光警惕的看著王博和銀睿姬,似乎在觀察著兩人的一舉一動。
  只要兩人有什么不軌,他就會立即拔刀。
  李公公陰柔的臉色帶著幾分笑意,緩緩說道:“王公子,銀睿姬姑娘,此次帶兩人入宮面圣,宮內規矩繁瑣,雜家在這里給兩位講解一下,免得兩位沖撞了貴人……”
  李公公話沒說完,王博就搖了搖頭說道:“不需要?!?br/>  李公公不由一愣,“王公子難不成對宮里的規矩略知一二?”
  王博說道:“當然不是,我對皇宮內的規矩一無所知,之所以不需要知道宮里的規矩,是因為我天下無敵,百無禁忌,用不著守宮內的規矩?!?br/>  尉遲真金:……
  李公公:……
  銀睿姬冷哼一聲,“大言不慚!”
  尉遲真金瞇起眼睛,思考著王博所言是真是假,張志成告訴他王博無懼大理寺諸多刑罰,身體刀槍不入,金剛不壞。
  若真是如此,想要殺死這個人,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說不定此人真的有百無禁忌的能力。
  李公公壓下心頭的不滿,繼續說道:“王公子,當真圣上英明神武,澤被蒼生,乃是千古名君,王公子縱然真的天下無敵,對于吾皇,也應該保持三分敬畏?!?br/>  王博想了想說道:“這倒也是,李治雖然文治武功不如他的老子,但……”
  “大膽!”
  “放肆?。?!”
  王博話音未落,尉遲真金和李公公一個比一個惱怒,放聲呵斥,李公公更是雙目通紅,一改先前陰柔的模樣,幾乎要吃人、。
  “你算什么東西,竟然敢直呼圣上的名字!王博,你若是在如此放肆,不堪教化,小心雜家將你五馬分尸?。?!”
  王博這才想起,在古代,直呼皇帝的名字絕對是大不敬。
  尤其是在大理寺卿和太監的面前。
  也難怪兩個人會如此憤怒。
  不過面對李公公的威脅,王博怡然不懼,反而笑著說道:“兩位,五匹馬可分尸不了我,想要殺死我,至少也要數以萬計的騎兵,圍堵我的去路,不讓我逃跑,然后日以夜繼的圍攻我,如此,才有可能將我殺死。當然,也僅僅是可能而已?!?br/>  對于現在的王博而言,在古代想要殺死他的可能性太低。
  如果真的想要殺死王博,必須舉傾國之力。
  否則一旦王博成長起來,別說是傾國之力,就算是耗盡地球上所有的力量,也不可能殺死王博。
  尉遲真金和李公公面面相覷,看王博的目光如同看一個瘋子。
  銀睿姬扭頭看著王博,一雙銳利的眼瞳似乎在分辨王博說的是真是假。
  良久,李公公輕咳了一聲,說道:“王公子,有些話,不可妄言?!?br/>  王博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李公公扭頭對銀睿姬說道:“銀睿姬姑娘,宮里的規矩我稍微說一下,王公子,你聽聽就好?!?br/>  接近著,他就把宮里那些繁瑣的規矩簡單的提及了一些重點。
  銀睿姬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王博,也不知道是聽到了,還是沒聽到。
  李公公把規矩說了一遍后,看著一臉心不在焉的王博,以及看著王博的銀睿姬,不由嘆了口氣,心累啊。
  馬車一路飛馳,最終抵達了皇宮。
  下車后,李公公和尉遲真金走在最前面,王博和銀睿姬落后一步。
  身后其實一群全副武裝的禁軍。
  銀睿姬開口問道:“你是何人?”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