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一劍入白衣 > 一百七十七章 合則利

一百七十七章 合則利


      翌日一大早,一位戴著帽子的身影在幾人的護送下,輕輕敲開了朱羿房門。
  
      當房門被推開,其余之人皆守在門外,只有那帶著帽子的人影閃身進入了房中。
  
      房中朱羿早已經等候多時,側坐在椅子上,一臉笑意把玩著手中的白玉玄武。
  
      雖是大清早,但是桌子上也擺著熱氣騰騰的二三小菜,一壺小酒。
  
      看見這裹得嚴嚴實實的身影,朱羿有些戲謔道“怎么當上了大漢儲王,就換了一個樣了。”
  
      隨著一聲苦笑,人影掀開帽子,露出一張過分年輕的臉,正是登上王座的劉顯。
  
      “羿哥你就別寒酸我了,這不是怕死嗎?”
  
      劉顯尷尬的笑了笑,沒有了前幾天的霸氣和儒雅,反而多了些活力,似乎此時此刻的他才是真正的自己。
  
      “怕死?”
  
      朱羿暗自笑了笑,十多年布局之間滴水不漏,哪怕背后有高人指點,如果是個庸才那也是萬萬不能的。
  
      “好了不繞彎子了,事情怎么樣了。”朱羿親自給劉顯倒了杯酒,三指搭在酒盞下,緩緩推了過去笑道。
  
      劉顯看著這酒,感覺喉嚨有些冒火,這大早晨喝酒,真是不拿自己當回事,不過劉顯還是恭恭敬敬的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朱羿嘴角翹起,手指輕輕敲著桌子,劉顯蒼白的臉被烈酒一灌,泛起一絲潮紅,深深吐出口濁氣,打著嗝道“這一杯烈酒真是去疲勞好東西”
  
      說完劉顯自懷中掏出三樣東西擺在朱羿面前。
  
      再次從水中撈出的青玉龍,一塊泛著白光的白色鵝卵石,最后則是一個黃布包裹著的東西。
  
      朱羿眉頭微動,抬眼看了眼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的劉顯,笑問道“值得嗎?”
  
      “我覺得很值得,三樣對我無用的東西換了對我有用的東西,怎么會不值得?”
  
      劉顯倒是滿不在乎的笑著,隨手從桌子上提起酒壺再次給自己滿上。
  
      朱羿第一個拿起的便是白色鵝卵石,對著劉顯道“這東西確定有用嗎?”
  
      劉顯正吃著小菜,聽到朱羿此話,便將筷子放在一邊笑道“這是天山送給我劉家的信物,只要有人拿著這東西上天山,便可以得到天山出手一次。
  
      每三百年給予一顆,天山在我大漢數千年,這東西我劉家也是用過多次,卻是可行。”
  
      朱羿嘴角翹起了,自己費了這么大代價便是為了此物,有了這東西老家伙的毒便可以解了。
  
      將白色鵝卵石收入懷中,朱羿心情大好的舉起酒杯敬了劉顯一杯笑道“那好,我會通知老頭子給予你支持的,另外這青玉龍給大宋,大宋也會給予幫助。”
  
      劉顯露出一絲笑意,此時的自己看似風光無限,但是卻根本如風中浮萍。
  
      這一切都是師傅打下的根基,現在師傅不知是死是活,如果自己沒有一二個盟友支持,這位子怕是難坐穩。
  
      三年守孝?又何嘗不是三年掌權,大漢如此遼闊,可是自己除了名義上的剿匪軍和文相,其他便是一個效忠的實權之人都沒有。
  
      但是若果有一個雖時可以武力相助,但是又隔著十萬八千里,不會威脅自己的大明。
  
      再加上天下商賈最多的大宋給予支持,那么自己便等于握住了兩把利刃,鈍刀割肉總會養肥自己。
  
      “那就怎么定了羿哥,現在百廢待興我就先回去了。”
  
      劉顯兩杯酒下肚,整個人也容光煥發起來,再次將帽子蓋住,起身告辭。
  
      朱羿卻笑道“等一下,還有件事情想請教一二。”
  
      劉顯腳步一緩,連忙道“何事?但說無妨。”
  
      “我想問一下九公主怎么樣了,我不日便要離開洛陽,有件事情要問一下九公主。”
  
      聽到此話,劉顯眼睛一縮,隨后看了眼桌上黃布包裹的東西,朱羿隨手將東西壓在手心道“不是這個,是另外一件事。”
  
      劉顯明顯松了口氣笑道“九妹雖然醒了,但是脾氣卻不怎么好,唯一的天山信物我又給了你,怕是難問了。”
  
      朱羿卻輕輕敲著桌子道“難問?不存在的,抓了我的人,是生是死本殿下還是有資格問清楚的。”
  
      劉顯一愣,什么意思?
  
      難道說九妹和父王他們還抓了這家伙的人,但是聽這口氣卻讓劉顯心中有些不快。
  
      五指緊握但還是緩緩松開,劉顯也明白現在的自己,還是不能得罪朱羿的,露出一個笑臉道“那確實要問清楚,這倆日殿下可以隨時進出王府,九妹就在王府歇息。”
  
      朱羿嘴角翹起,二天時間這便是底線了嗎?
  
      不過也夠了。
  
      不愧是當上儲王的人,真是軟硬皆施,剛剛還是羿哥長羿哥短,現在就是殿下了。
  
      “那就說定了。”
  
      朱羿話落,劉顯便點了點頭,轉身推開了屋門,又匆匆離去。
  
      “得”“得”“得”
  
      一聲又一聲的敲打著桌子的聲音,讓朱羿慢慢閉上了眼睛,許久過后朱羿才緩緩睜開眼睛,此時的眼睛卻越發清明。
  
      伸手將桌上的黃布包裹打開,里面居然是一本不知多久當書籍,看著那不知被翻過多少遍的封面,上面《蒯通手記》四個字蒼勁有力。
  
      這便是韓洛兒離開的代價,沒想到自己就是隨口一說,這小子居然真的舍得。
  
      《蒯通手記》顧名思義就是蒯通的手記,里面記載著蒯通這個人的所見所聞。
  
      蒯通這個人在大漢并不出名,也沒有留下什么龐大后裔,但是卻是在大漢域劉玄稱王時,留下濃厚的一筆。
  
      蒯通是個謀士,但是卻不是漢祖劉玄的謀士,而是兵仙韓祖的謀士,一生之中都跟在韓祖身后橫掃天下,而這手記便是蒯通記錄這韓祖用兵如神的記錄。
  
      雖然沒有傳說中的《兵法三篇》名氣大,但是從這手記中也能看出很多不一樣的東西,所以這東西也是價值驚人。
  
      朱羿隨手翻開手記,一邊看一邊頻頻點頭,甚至連諸葛守將出現在房中都沒有反應過來,直到諸葛守將輕咳兩聲,朱羿才意猶未盡的將手記收好。
  
      “大哥怎么了,是安排好了嗎?”朱羿揉了揉發澀的眼睛道。
  
      諸葛守將點了點頭道“前往天山的路線已經查清楚,馬車也訂好了,只等殿下將事情處理好,隨時可以出發。”
  
      朱羿笑了起身,拍了拍諸葛守將肩膀道“那還等什么,隨我去一趟漢王府,見一見這九公主便出發。”
  
      隨后二人便一前一后離開了客棧。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