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斗羅玩家 > 123:結束

  “下次提示能不能一次性說完啊?!边@是符華昏迷之前最后一個意識。
  符華身上的魂力全部耗盡,一直維持在外的雪帝形態自然被解除。其身上白光閃過,符華的身材瞬間縮了回去?;食浅穷^上的星羅皇帝微微點了點頭,旁邊的白虎公爵瞳孔微縮,有些驚訝地看著比賽臺上的情況。
  作為裁判的天煞斗羅對于這種情況也是第一次見過,頓時愣住了。
  裁判沒有動作,但有人卻反應很快,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的帶隊老師立馬從位子上站起。對于符華的來歷的調查,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自從符華第一場登場時就開始了,但始終沒有什么結果,史萊克學院參賽的三名正選隊員中并沒有符華的位置。他們也猜想過符華其實是預備隊員里的一名,但后來符華表現出來的實力讓他們徹底打消了這一念頭,不過現在……
  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的那名矮胖老者起身大聲說道:“裁判,史萊克學院參賽學員提前釋放武魂,違反比賽規則,理當……”
  沒等他說完,一股恐怖至極的氣息忽然籠罩在他身上,將他之后的話全部打斷。玄老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比賽臺上,將符華抱在懷中,身形再閃,消失在比賽臺上。
  玄老用威壓恐嚇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帶隊老師這件事,天煞斗羅也察覺到了,但礙于玄老的實力,他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十幾年前,天煞斗羅剛剛晉升封號斗羅的時候,曾經與玄老做過一場,結果是慘敗。
  “經本裁判確認,符華確實屬于史萊克學院的參賽隊員,在比賽開始前沒有釋放出武魂,沒有違背比賽規則?!碧焐范妨_黑著臉說道。
  “可是她……”
  “怎么,你在質疑本裁判的實力嗎?”
  在玄老面前,天煞斗羅還可以忍耐,但日月皇家魂導師這里只剩下一名七級魂導師的帶隊老師,天煞斗羅立時就發作了。
  “這只是我們史萊克學院中教授的一門魂師絕學而已,絕非武魂,魂技的效果?!笔啡R克待戰區中,王言清楚地說道。
  “好了,個人淘汰賽繼續,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米迦,史萊克學院,木子言?!?br/>  ……
  由于技能反噬,符華已經陷入昏迷,無論如何,接下來的比賽和她都沒什么關系了。
  符華是在酒店的房間里醒來的。
  “好難受,咳咳?!陛p咳兩聲,符華慢悠悠的睜開了眼睛,入眼是被霞光映成紅色的天花板,一對粉藍色的大眼睛以及一只向自己的臉伸過來的爪子。
  四目相對,房間里的空氣瞬間頓時凝固了幾秒鐘。
  由于剛剛醒轉,符華的的大腦尚處于宕機狀態,竟一時間想不起面前這人是誰。略微愣了一下之后,她的腦海中才開始浮現出關于這雙眼睛主人的資料。
  “王冬?你怎么在這里?!?br/>  “來照顧你啊,學長他們都在各自的房間里休息,我修為太沒能上場,就在后勤方面多出點力了。作為你的師兄,我當然有義務來照顧小師妹你?!蓖醵栈刈ψ?,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
  “那好吧,四師兄,最后比賽結果怎么樣了?!?br/>  “當然是我們贏了,符華你昏迷之后木子言學長就上場了,然后連勝四場,而且是以絕對的優勢碾壓了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剩下的四個人,木學長真的好強。光顧著和你說了,我先去把你醒了的消息告訴王老師他們?!闭f完王冬便逃也似的離開了,好像是之前做了什么虧心事一般。
  房間的大門被輕輕碰上,房間里再次安靜下來。
  “這種被掏空的感覺還真難受?!备惺苤w內空乏的魂力與酸軟的四肢,符華喃喃地說到,“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很好欺負嗎?”
  從被子里抽出手在自己臉上捏了捏,“手感確實不錯的嗷,不行,那也不能成為他們欺負我的理由,系統?!?br/>  淡藍色光屏在符華面前展開,上面一切照舊,只不過原本四十八級接近四十九級的經驗已經清零。
  “區區一點經驗而已,花個兩三個月就修煉回來了,不算虧不算虧,順便還能壓一壓級……但,還是很難受啊,四舍五入就虧了一個億啊,以后哪還能有這么方便的刷經驗的機會……算了,還是先恢復魂力吧?!?br/>  不得不說,玄天功在修練方面也有著不俗的效果,剛開始的時候,符華的體內并沒有魂力,只是由心神牽引著按照平時的修煉路線轉了幾圈。只不過三個周天之后,身體里就重新開始出現魂力了。
  有了魂力之后,一切都好說了。符華掙扎著從床上坐起,準備開始認真修煉,就在這時,符華房間的門被人推開了。
  推門進來的是王言,雖然他此時也是一臉的倦意,但也無法掩蓋住他臉上的興奮。
  “符華,你身體的狀況怎么樣了?”
  “沒什么,先前只不過是脫力比較嚴重而已,休息一會就好了。對了,王老師,小桃姐的情況怎么樣了?!?br/>  “小桃身上的毒已經解了,現在在她的房間里休息。比賽結束之后,玄老攔住了日月皇家魂導師的隊伍,直接用魂力把冰塊震碎,將夢紅塵從里面放出來,我們史萊克學院的老師也是很強的。符華你先修煉吧,老師我也得回去休息會?!?br/>  “嗯,老師再見?!?br/>  說著王言就拉門出去了,可以說,在這一個月的比賽中,最為辛苦的就數王言了,每當有比賽就必然會出現在觀戰席,比賽結束回到酒店還要對各個戰隊的選手能力進行匯總,幾乎沒有閑著的時間。
  身為本次大賽的帶隊老師,王言承受的壓力其實比任何人都大,在最終獲得冠軍的興奮之后。他緊繃的心弦放松之后,立刻就覺得自己的身體都要崩潰了似的,回來勉強處理了些事情,就倒在床上昏睡不行,也就是王冬說符華醒了才從床上爬起來看看。
  不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他是很難恢復到最佳狀態的。不過,這一次的經歷對王言來說也同樣十分寶貴,無論是經驗、心態還有其他一些潛移默化的東西,都令他更加成為一名優秀的教師。
  “好了,好了,大家都先回去吧,符華現在剛醒,還沒徹底恢復,先讓她自己休息一會吧……”門外傳來王言的聲音,很明顯是他把前來探望了人都給攔下了。咔嚓一聲,符華房間的門徹底合上,房間里再次安靜下來。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