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系統之最強仙門 > 第十章 我們中出了個叛徒

第十章 我們中出了個叛徒


  當葉文被風語彤拉進客棧的時候,客棧內已經安靜了下來。
  不是因為停止了爭吵,而是因為唐森的話,讓周圍的人都驚掉了下巴。
  談情說愛的話倒是經常聽,問題是說出這句話的竟然是名聲顯赫的圣僧。
  圣僧是誰呀?鳳陽郡招募的時候連玄元宗都招攬不了的絕世天才。
  那般絕世天才,現在居然在公共場合調戲女孩子。
  雖然沒有像地痞流氓一樣直接和耍無懶,但是這樣好歹也會敗落名聲。
  關鍵這種極其具有魅力的話,他們還是第一次聽見,才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
  這樣下來,本就一直處于爆發階段的白格師兄忍不下去了。
  他已經完全不再考慮唐森的修為,直接開口罵道:“看來當初那些大宗門都看走眼了,原來你是個花心和尚。”
  “唐森,我怎么跟你說的,男孩子出門在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快跟人家姑娘道歉。”
  這時,葉文頗有些無奈的走進人群,看著那少女一副想要隨唐森遠走高飛的模樣,立馬站出來指責道。
  王濤濤幾人見葉文走了進來,紛紛行禮,絲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宗主,這個叫什么白格的有點狂,要不是在青木鎮不能動手,哥幾個都準備盤他了。”
  “噗哈哈……”
  周圍看熱鬧的修士頓時一陣哄堂大笑。
  在場實力高的修士一眼就能看出兩人的修為,他們認為王濤濤說出這種話就是癡人說夢。
  “這個千玄宗真是有趣,不僅說話奇奇怪怪,還一個個不知天高地厚。”
  “誰說不是呢,以為招攬了一個花和尚就了不得了,除了這個和尚他們什么都不是。”
  一時間,千玄宗眾人成了客棧內所有人的笑柄。
  “你們長得丑說什么都對。”葉文掃視一周說道,“可我千玄宗就有花和尚了,你們有嗎?”
  “說誰丑呢?小子,活的不耐煩了?”
  一個金軒殿的人抬手指著葉文氣憤的說道。
  葉文不以為意,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眼,旋即對身旁的風語彤說道:“看吧,丑人多作怪。”
  “行了,也不跟你們廢話,明天就是青木鎮的選拔賽,看不慣我們,來打我們就是了,我們千玄宗隨時奉陪。”
  頓時,周圍修士一個個有股提刀就想砍去的沖動,敢這么囂張的人不多見,尤其是叫囂在座所有人的還真沒見過。
  一群人咬牙切齒看著葉文帶著弟子離開,迫于城鎮之中不能廝殺,最終都只能目送他們瀟灑離去。
  “你們幾個明天不給我長點臉,以后就住在神機閣吧?”
  告別風語彤之后,葉文回到房間,就對幾人直言道。
  “宗主,我想永遠住在神機閣。”
  “滾!”
  面對王濤濤厚顏無恥的要求,葉文已經免疫了。
  這家伙現在跟李青一樣,成了活脫脫的修煉機器人,每時每刻都跟著李青跑遍整個宗門。
  翌日,青木鎮中央的大型廣場中。
  經過這段時間的準備,青木鎮已經在這里建好了四個巨型演武臺。
  楊城主此時正和一個派來視察的供奉坐于高首,看著臺下一個個參賽的弟子,還時不時抬手指指點點討論著什么。
  “你們青木鎮這次弟子的資質比前一屆好很多,什么時候多了這么多年輕才俊?”
  那供奉看著臺下有不少年輕天才,不由得開口對楊城主問道。
  “李供奉,這次倒真是有些意外,很多宗門被一個千玄宗的天才打壓了信心,居然找到了選拔賽的空子。”
  “他們怕被碾壓,選擇讓外來宗門的年輕才俊短暫加入,才導致青木鎮現在這種情況,由于沒有違反規定,所以我也沒有辦法回絕。”
  楊城主自知此時無法瞞天過海,索性把事情的緣由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那供奉點了點頭,沉思片刻方才說道:“此事我會稟告上去,這般惡劣的行為,必須要有一個規則,這次就算了,供奉殿確確實實也沒有明確說明過。”
  就在兩人討論期間,參加選拔賽的弟子已經開始進行抽簽了,這次三百多名弟子,直接按照甲、乙、丙、丁進行分組,抽到哪個組別的則前往相對應的演武臺。
  “李師兄,你哪個演武臺?”
  王濤濤看著自己手中寫著乙字字樣的簽,對一邊準備上臺的李青問道。
  “我在丁字臺,唐師弟在丙字臺,蘇師姐和姬師弟在甲字臺。”
  由于王濤濤最后一個抽簽,所以李青把宗門其他人的簽都說了出來。
  “嘿嘿,那就好,我就怕被你們揍,這下好了,可算輪著我揍別人了。”
  “加油吧,表現差的話,宗主可能不讓你挨揍了。”
  說完李青就拄著棍子滿臉笑意的走向了丁字臺。
  半晌后,高臺上一個個宗門勢力開始落座觀望,千玄宗因為昨晚的事情開始被各大勢力排擠,落得個最下等的看臺。
  這一點葉文倒是一點不在意,坐哪都一樣,就憑現場的情況,千玄宗主動會成為焦點。
  清風宗眾人不知是何原因,居然也跟著千玄宗坐在最底層,風語彤更是并列坐在了葉文身邊。
  這時,高臺上的楊城主站起身,看著四個演武臺上的參賽人員,做了個禁聲的手勢。
  直到臺上弟子安靜下來,楊城主才開口說起本次選拔賽的要求。
  “接下來的第一場比賽是混戰,掉出你們腳下的演武臺則算淘汰,直到每個演武臺僅剩八名弟子才算結束,都聽明白了沒有?”
  “聽明白了!”
  “好,選拔賽三十二強比賽正式開始。”
  隨著楊城主的開始口號結束,四個演武臺上的弟子開始紛紛散開,以宗門為單位開始聚攏。
  只是這段過程顯然并不順利,打斗間不時有弟子被轟出演武臺。
  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個個勢力總算勉強集結完畢。
  看臺上,水月宗的宗主緊緊地盯著乙號演武臺,嘴角抽抽不停,一臉的苦瓜之色是個人都能看得出來。
  乙號演武臺上,水月宗的弟子足足集結九個之多,隨著又一個弟子的淘汰,水月宗的弟子開始面露疑惑。
  他們最早就已經做好了集結的準備,所以在楊城主還沒宣布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悄悄的靠攏了。
  正要高興之際,沒想到本來集合的十多人,突然莫名其妙退出去不少。
  直到領頭帶隊的發現不對勁,才準備往身后一看究竟,這一打量立馬就面如寒霜。
  他指了指他們勢力后方,咬牙切齒的對身邊的人說道:“原來我們中出了叛徒,那個傻小子是什么時候混進來的,你們都眼瞎沒發現嗎?”
  水月宗眾人被領頭的提醒,紛紛側目望去,發現一個陌生人,此時正推著他們宗門的一個弟子來到了演武臺邊緣。
  那個同門被捂著嘴,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顯然剛剛招到了一頓毒打。
  王濤濤把手中的人推出演武臺,拍了拍手,滿臉的得意。
  結果他一轉身,發現好幾道目光死死的盯著他,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撓了撓頭笑道:“不好意思,走錯宗門了,打擾了,各位!”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