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漢當興 > 第十二章 另尋名醫張機

第十二章 另尋名醫張機


  “還請先生名言,這傷寒之癥究竟何人最為擅長,備定當竭力尋找……”
  劉備態度十分恭敬的拱手請求道。
  他很清楚眼前這位老者絕非一般人,之前的感覺只不過是他渾身上下散發出的那種氣質,現在折服劉備的卻是老者的一身醫術。
  這荊州大地雖不能說是傲世天下,倒也算得上人杰地靈。
  更加上這些年北地戰亂不休,中原殺伐不止,各方諸侯你爭我奪是打的頭破血流。
  相比之下,安定的南方荊州就是個十分適合安靜生活,且沒有生命危險的地方。
  所以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沒有太多牽掛的,能南逃的基本都跑到了荊州跟揚州地界當中,醫者自然也不排除在外。
  可眼下劉備在荊南遍尋名醫,卻無一人可以為自己的夫人治病,稍微有點本事的也只能判斷出病癥狀況,連緩解壓制都做不到,更別說是徹底的治愈了……
  然而他面前這位發須皆白的老者,僅僅只是搭手上脈的看了看,便立即有辦法說緩解甘夫人的病情。
  雖然他一樣也沒有治愈此癥的能力,可人家挑明了說是自己并非傷寒專癥大夫,醫道萬千可不是所有人能都夠完全精通且適用于現實……
  就算是如此,老者的能力也絕對荊南大部分醫者要強上很多了,但是這一點就足以讓劉備拜他一拜……
  也不知道自己三弟從哪里找來這么一個神秘的大夫,劉備到是很好奇此等人物究竟從何處冒出來,為什么之前一點名聲都不顯,難不成真是那種隱居山林的淡泊之士?
  劉備猜不到,也不想費這個腦子,直接把張飛叫進來問話便是了,答案就在眼前何必徒廢心里……
  “三弟,快帶著阿斗進來,有好消息了。”
  難得甘夫人的病情多了幾分希望,劉備也少了幾分嚴肅,連說話都輕快了一些。
  坐在三叔肩膀上的劉禪一聽這話,激動地就要下去,兩條小短腿直撲騰,可惜就是掙脫不了三叔張飛的大手……
  “阿斗不急,你這小步子都跑多久,三叔這就帶你過去。”
  張飛趕忙扶住寶貝侄子,生怕劉禪不聽再鬧出什么意外來,他可不想再被自己兩位哥哥輪番訓斥了。
  那種滋味和待遇,張飛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漢子想起時心中都有些發憷。
  他是真沒有想到自己二哥也有隱藏的話癆屬性,被倆人唾沫星子噴一臉還不能反抗,委屈的不行,張飛打死也不愿意再經歷一遍了……
  穩穩的扶住劉禪,張飛大步流星的便走進了屋內。
  眼見自己大哥臉上淡淡的喜色,張飛心里一定,看來自己找的這個老頭子還真有兩把刷子,這事算是沒辦砸了……
  劉備如果知道張飛連這白發老者的醫術都沒有試驗過,就貿貿然的帶到這里為甘夫人診病,說不得要拿出自己好久沒出鞘的雙股劍教育教育一下這個不成熟的三弟了……
  “父親大人,母親的病癥是有救了嗎?”
  劉禪雖然是在問劉備,可眼睛卻死死地盯著那皓首老者,顯然他也知道此人才是真正能回答自己的人。
  “阿斗莫要擔心,這位老先生已經有幾分把握可以為你母親治病,只是這根除仍需要另外的高人出手才行,老先生已是盡力而為了……”
  劉備先是溫和的回答了劉禪的話,又朝著張飛瞪了一眼道:“三弟還不快快把阿斗放下,老先生在這里還如此無禮!”
  “啊!哦,是是是……”
  張飛這邊還以為自己大哥會夸兩句了,卻沒想到先撈了句呵斥,趕忙連聲答應,把大侄子劉禪穩穩的放在了地上。
  劉備滿意的點了點頭,正待夸獎夸獎張飛今天做了件好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三弟一張臉滿滿的都是委屈,當即臉就黑了下來。
  這還有外人在呢,怎么就這么不懂禮數,如此樣子是給誰看的,說你兩句還鬧脾氣了!
  劉備也懶得跟他再置氣,只能轉過臉來不看張飛,免得自己受不了他這副委屈巴巴的樣子……
  面對自己娘親的救命恩人,劉禪表現出了十足的恭敬態度。
  低身作揖,俯首至腰間,大大的行了一禮。
  “老先生救母之恩為大,受劉禪一拜以謝之,將來若有所求力所及處必應也!”
  這等大禮對一個尚且不知性命的醫者,其實有失劉禪現在的身份。
  可他畢竟只是一個三歲的孩童,又是禮拜救了自己母親的人,更何況連他老爹劉備都沒有意見,只是在劉禪給出個人情的時候臉色微微變化了一下,卻也沒有要多說什么的意思……
  “何須如此,老朽擔不得這等大禮,只是做了自己應當做的事情罷了。”
  老者眼看一個三歲稚童向自己行如此大禮,心中驚訝之余趕忙上前把劉禪扶起。
  他深知自己醫者的身份,為人治病只是其本職工作,能夠救人一命便是好事,便不在乎這些凡俗禮節之類。
  更何況老者深知自己今天真的只是略盡綿力而已,醫人治病不能盡全效,這在老者看來便是沒有做好自己的本分,更擔不起劉禪這等大禮了……
  “說來慚愧,老朽最為精通外傷,甚至于婦,兒等醫科都有不小的把握,卻獨獨在這傷寒疫病上無能為力啊,眼下也只能為夫人稍作壓制,緩解他的癥狀,卻做不到徹底的根除……”
  老者略帶慚愧的搖頭說道,好似對自己不能徹底治愈一個人而感到煩惱一般……
  “先生勿要多想,更何況你已盡力而為,當務之急還是請先生速速說明何人可治愈這傷寒疫病之癥那人又在何處,備也好早早將人尋來免去夫人的痛苦。”劉備再次請求到。
  只見老者搖了搖頭,略帶可惜的說道:“何人可治老朽到是知道,便是那先前擔任過長沙太守的張機張仲景了,可問題是老朽現在也不清楚那人究竟在哪里啊!”
  有了人名表字可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強多了,雖然此人現在何處并不知曉,但既然擔任過長沙太守那就是有線索,總好過與大海撈針。
  “多謝先生告知,備這便遣人去尋找那張機醫者!”
  劉備說罷便匆匆走出,顯然這事越早安排下去越好,早一天找到人也能早一天為自己的夫人治病。
  而劉禪在聽到張仲景這三個字的時候卻愣在了原地,心里更是一直在責罵自己怎么如此蠢笨。
  傳世巨著《傷寒雜病論》的作者張仲景他都能給忘了,還是關系到自己母親生命安危的問題,劉禪只覺得自己真的很蠢啊,完全白費了老爹天縱之才的評價……
  “看來是時候好好整理整理自己腦中對于這個時代的記憶了,免得又發生這種事情遺忘了某些關鍵性的人物,這次是有人提點,那下次萬一沒有呢?”劉禪心里如此想到。
  再等他回過神來以后,卻發現這屋內竟然就剩下他自己跟躺在床榻上的母親甘夫人了。
  老爹出去安排找人,那位神秘的皓首老先生跟三叔竟也不知去向…………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