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電心 > 第六十章 總要試試

第六十章 總要試試


  周言他們哪里見過有人能這樣,完全就是自愈能力,完全都不用做什么,就是活動一下手臂,這個是讓他們想到了之前遇到的那個人,那個他們認為是得到的馮正電心的人,只是那個時候那個人被打中腿,子彈沒有出傷口,而是活動著就恢復正常,子彈是在之后才取出來。
  這樣比較之下,就顯得更加的夸張了,看到這樣周言淡淡的說:“他們在不斷的變強,以前那個人已經很強了,現在這些人都非常的強,我們的槍是沒有什么用了!”
  “怎么回事?為什么還有這種情況?”劉景搖搖頭,本來他看到對方一直在防止他們開槍,他以為槍會對他們起作用,但是現在看來,對方只是不想要話費太多時間而已,其實他們不擔心槍的問題。
  “為什么嗎?”周言回答:“我想能解釋的就是電心問題了,他們也一直在強調,就是電心,他們的電心比我們強,而電心為什么能做到?這個問題也只有秦申能解答了吧!”
  “是夠讓人難對付的!”張遠生點點頭收起了自己的槍說:“我們還是不要想著用槍了,我們的槍對他們沒有用!”
  說著其他人也收起了槍,而在這個時候對面的四個人也沒有急著進攻,周言看著他明白,似乎是對方已經達到了目的,因為他們在的這個走廊沒有其它的退路,只能順著這個走廊往里退。
  “他們是想要讓我們去哪里?”周言說,他看了一下身后的走廊,卻不知道這個走廊通到什么地方。
  這個問題其他人也看出來了,只是他們這個時候也沒有辦法,而就是在這個時候對方沒有進攻。
  “周言,你不是一直想要弄清楚我們到底想要做什么嗎?”這個時候傳出來的聲音,周言他們不知道是從哪里傳出來,不過聲音很清晰,應該是工廠原本的廣播設備發出來。
  “怎么現在打算告訴我們了嗎?”周言大聲的說,他知道對方肯定能聽得到:“但是我感覺你不會那么簡單告訴我,畢竟你們一直在隱藏這個事情,之前有很多機會告訴我們,但是你卻沒有說,所以我感覺你不會那么輕易說!”
  “我肯定是不會說!”那個聲音再一次的傳出來:“但是你們既然到來了,為了應對你們我肯定是要做一些事情,我肯定是不會說,就看你們知不知道這些事情了,從這些事情找到你們先要的線索?!?br/>  周言聽到這話就笑了,他的淡淡的說道:“那還真是有意思?!?br/>  說完這些那個聲音就不出現了,然后周言他們看到了他們面對的四個人似乎又要開始動手了。
  “小心點,我們需要的是拖延時間,”周言小聲的對劉景他們說:“他們絕對會全力的保密他們的事情,而我們在拖延時間等李隊的同時,盡量的想辦法尋找一些線索?!?br/>  “那么接下來我們要怎么辦?”劉景慢慢的往后退,一邊問道:“現在這個情況對我們可不好,接下來有什么計劃嗎?”
  “這種時候,他們看來要分開了!”周言說:“這樣交手我們本來已經很吃虧了,就更加難說在接下來的情況了,我們接下來盡量的不要在交手上耗費太多時間,盡量的拖延,分開雖然不好,但是我們盡量利用工廠里面的地形還有各種設備,盡量的拖延時間?!?br/>  周言也知道他們選擇分開,可能就中了對方的全套,但是目前的情況就是他們分開比較好,因為對方在逼著他們往走廊的位置走,而周言想要順著走廊去看看,只是他不希望劉景他們也跟著,畢竟遇到什么情況了,他們四個人都中對方的全套就不是什么好事了,他打算自己先去看看,其他人和對方其他人周旋,遇到什么情況,就算是他遇到什么問題,被對方抓住了,其他人還能拖延時間。
  “我順著他們想要讓我們去的路線看,你們幫我拖住他們,而你們找其它位置盡量的拖延!保存實力”周言說。
  “那么就開始吧!”劉景說著,四個人對望一眼然后他們是非常的有默契的同時往走廊的另外一頭跑,對面的四個人趕緊跟上。
  就是周言一直順著走廊跑,剩下的劉景他們三個人在對方沖過來的時候,就在他們準備好的地方轉身和對方交手,他們是三個人對付四個人,雖然有一個人想要跟上周言,但是劉景他們是全力的阻攔,利用走廊中相對狹小的空間阻攔下那個想要跟上周言的人,他們面對比我們強的對手這樣做事非常的困難,但是他們還是做到了。
  而對方也是看出來了,但是他們就一下子沒有能做出什么應對,四個人幾乎是同時想要跟上周言,只是周言全力的跑,四個人都被攔了一下,他們全都沒有跟上,這個都是劉景他們三個人全力的阻攔。
  而四個人看到跟不上周言,似乎也放棄了,同時他們的停頓,劉景他們也明白,這個是他們用電心和別人聯系,這個時候的停頓就是收到了什么命令,四個人就這樣停下來了,劉景他們沒有因為對方停頓的時候而停下來,他們利用這個時間竟然直接往走廊的另外一個方向跑。
  對面四個人這個時候才明白劉景他們的意圖,在掩護周言離開的同時,劉景他們也是準備著和四個人脫離交手的情況。
  劉景他們在一開始就有了這個打算,因為他們知道了對方會一開始把注意力放在周言身上,那么剩下的就是他們脫離戰斗的時間了,他們有準備,所以才會找到這樣的機會,只是他們沒有想到對方停頓了,那么就給了他們更好的機會,他們自然不會放過。
  面對的四個人看到這樣馬上的追上去,劉景他們應對不過這個時候他們是以防守為主了,他們不斷的防守不斷的退,像是要引著對方撒開,他們要單獨的面對對手,同時也是為了不讓這些人去追周言。
  在交手了幾下之后,劉景他們是達到了目的,他們散開了,而對方也是跟著散開了,不過從這些事情劉景他們也察覺到了,對方是有四個人,他們每個人對付一個,而還剩下那一個這個時候卻不動了,他像是在等待著什么,對方似乎對周言往里面走的情況不擔心,也不追上去。
  雖然說一開始他們在逼著他們往走廊里面走,周言是順著他們的意思進去了,但是他們也沒有人跟著周言,這個是讓發現這個問題的劉景他們三人有些意外,剛才不是還想要跟上嗎?這個時候就不跟上了。
  雖然知道了這樣,劉景他們目前還是沒有什么好的辦法,畢竟他們面對的對手都是比他們強的對手,他們現在要面對的就是他們的對手,而對于周言的情況,他們只能希望周言能發現什么,然后用電心告訴他們往后的事情應該怎么做。
  劉景他們在和對手交手中,周言是順著走廊一直往里面走,他這樣順著走廊走,一開始是一條走廊,而周言在走的時候,他是拔出了槍,只要是看到有監控攝像頭的位置,他就一路的開槍打壞攝像頭,他是不希望他讓對方看到自己。
  就這樣順著走廊拐彎了好多處,打壞了好幾個攝像頭之后,他再一次的聽到了那個人的聲音:“周言,你的做事風格還是一樣,小心翼翼,你明明知道我想要讓你進來,而你進來,卻還是要做各種防備,雖然你也知道就算是你這樣打壞攝像頭,我雖然看不到你,但是我也知道你的位置,畢竟是攝像頭先拍到你,然后你才能打壞,我還是能知道你的位置?!?br/>  “讓你知道我的位置就行了,為什么還要讓你一直看著我?”周言笑著說,不過他還是順著走廊一直往里面走,這個走廊其實他們在一開始進來檢查的時候就看過了,其實沒有什么發現,他不明白對方讓自己順著走廊一直這樣走下去是為什么,周言也知道走廊通到的是什么地方,只是他不明白對方為什么要那么做,他不知道,但是他也要順著走一回,畢竟是的對方想要自己那么走,雖然知道可能是全套,但是周言還是要走一回,畢竟不去看看怎么知道這個全套是什么,周言其實更加想要從這些全套中找到對方,雖然他知道不容易,但是周言還是想要試一試。
  “你不想讓我看到你,是擔心我看到你做什么嗎?”那個聲音像是跟著周言一樣,或者是工廠的每個地方都能聽到:“你是不是又在這一段時間想要做什么事情?是想要發現什么?還是又想要設局給我?”
  “就算是你說對了吧!”周言笑著說:“畢竟你們是那么的了解我們,而且還了解我,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么我還能做什么,接著給你們一個驚喜了,雖然我不知道有沒有用,但是總是要試一試?!?br/>  “這樣的話,我還真想要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了!”那個人說。
  “那么我就盡量,盡量的能給一些驚喜!”周言說:“不過不要抱有太大希望,畢竟現在的我處于被動的情況,我可沒有太大的發揮空間?!?br/>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