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從敗光千億開始 > 025 獨向虎山

025 獨向虎山


  再說姜臻此時剛剛奔出小區。
  外面的熱氣還沒消散,但這時的衣服卻有幾分涼意,穿著非常的舒服。
  冬暖夏涼,神秘衣服果然神奇。
  走在大街上,霓虹閃耀,各色行人熙熙攘攘,接踵摩肩。
  半空中,一輪弦月或許是因為霓虹燈光的污染和十丈紅塵的遮蔽,顯得昏暝孤遠。
  他朝一個方向猛沖。
  莫小樹作為班長,他的家自己曾經去過一次。
  那是高二的時候,他在家開生日宴會,班上的大部分同學都去了。
  畢竟是朝廷的官員,莫聰聰在珠城也算是最有權勢的隊列人群中,但也不敢表面上過于奢華,他住的小區比姜臻住的低了一個檔次。
  但也有前庭后院,鬧中取靜,非常的不錯。
  此時一樓的大廳里,一個婦人正在嚶嚶的抽泣;“姓莫的,你這個窩囊廢,還當什么巡捕局局長,兒子給人打成那樣,連屁都不敢放一個,你還是個男人嗎?”
  她像個瘋子班的叫喊,大廳里空蕩蕩的,但她知道某人聽得見。
  莫聰聰站在二樓書房巨大的落地窗前,望著窗外的眼神猶如蟄伏的毒蛇,讓人不寒而栗。
  許久,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沉聲道;“喂,事情進行得怎么樣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很低,但在安靜的二樓書房還是隱約能聽到。
  “放心吧莫局,上午的時候已經聯絡上一個職業的,是個神槍手,擅長狙擊,只要不是煉氣的,煉體七階以下,五百米內的距離沒有失手記錄?!?br/>  “呵呵,這個廢物連煉體一都沒有?!?br/>  “那就十拿九穩了,莫局你可以開香檳了?!?br/>  莫聰聰淡淡的道;“又不是什么好事開什么香檳,錢我就不給你了,怕留下線索,你若要,我叫別的人打給你?!?br/>  “不用不用,能為莫局做事,是我的榮幸?!?br/>  “這事別讓任何人知道?!?br/>  “放心,就算要被碎尸萬段,我也不會說出去的?!?br/>  莫聰聰滿意的掛了電話,嘴角浮起一絲冷笑;“一個廢材,也敢放肆,別以為認識姬家的人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干掉你一樣神不知鬼不覺的?!?br/>  “呵呵,你當真以為會神不知鬼不覺嗎?”背后忽然傳來一個清晰的嗤笑聲。
  “誰?!”莫聰聰霍然轉頭,四處看去,卻見書房里一個人都沒有。
  “別看了,你看不到我?!本驮谀斅斠詾榛寐牭臅r候,那年輕男子的聲音又在旁邊響起。
  他驚恐的張大了嘴巴,滿臉的不可思議。
  下一秒,縱身往門口沖去,剛剛走了幾步,忽然只覺眼前一亮,一道白芒在胸前毫無征兆的乍現。
  饒是他煉體八階的修為,也被這如羚羊掛角一般的白芒嚇了一跳。
  他陡然止住腳步,身體后昂,險之又險的避開這道白芒,并瞬間驚出一身冷汗。
  “想走,只怕沒那么容易?!?br/>  聲音就在不遠處響起,但在明亮的燈光下,莫聰聰絲毫不能發現任何一個人的蹤跡。
  他從來沒遇見過這么詭異的事,心中的恐懼卻讓他更加小心謹慎,他立馬拔出一把隨手攜帶的手槍,指著虛空慢慢的靠在墻上。
  “明人不做暗事,你是什么人?有本事就出來!”
  “我去你娘的明人不做暗事,你這個渣滓也有資格說這句話么?”
  看不見的人在虛空中發出憤怒的聲音,莫聰聰又道;“我們要是有什么誤會,請你出來說清楚?!?br/>  “誤會?你兒子欺辱我在先,接著前來找我麻煩,仗著二階煉體想要把我腿打斷,現在你還買兇殺我,你覺得我們的是誤會嗎?可以消除嗎?”
  “是你?姜臻?”莫聰聰驚訝的說。
  “對,就是我,口口聲聲說廢材,你兒子更廢吧,二階的打不過我一個殘體的,有什么資格說我廢?”
  書桌上的一個煙灰缸忽然飛起,朝他砸來。
  看到這樣詭異的場景,莫聰聰愣了一下,他一扭頭,躲開煙灰缸,同時扣動手槍。
  小巧精致的手槍聲音并不大,但短距離威力還是很不錯的。
  只可惜沒有目標,他是對著聲源憑感覺開槍的。
  就算如此,穿著神秘衣服的姜臻看著子彈再次在身邊飛過,驚出一聲冷汗,暗道自己還是太嫩了。
  他前世是個老實本分農家小子,然后讀書至大學畢業還沒參加工作。
  而前宿主也是個剛剛高中畢業的社會弱雞,都從來沒有經過社會的洗煉,更加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局面。
  若不是被這欺人太甚的莫家父子氣得狠了,仗著隱身衣憑著一股狠辣的拼勁找上門來,他甚至不會跑到這來。
  但事到如今,他也知道不能憐憫,這個男人,必須干掉,不然自己更慘。
  于是斜斜往前一躍靠近莫聰聰,再次使出拔劍式朝持著手槍的手揮去。
  莫聰聰再次見白芒乍現,饒是他煉體八階,煉氣五階的高手,此時也驚慌失措。
  主要這劍的角度刁鉆,而且快捷無倫,而且如雪泥鴻爪,來去皆無跡可尋,實在是防不勝防。
  持槍的手快速撤回,但還是稍嫌慢了一點,那手槍被白芒擊中,干脆利落的被削去一截,若是再慢半秒,恐怕連手指都不見一部分。
  不過久經戰陣的莫聰聰也不是易于之輩。
  手撤回之際,他憑著敏銳的感官,以空氣中的風聲判斷,抬起右腳往前橫掃。
  姜臻被迫退了兩步,心中暗嘆,自己不但隱身,而且速度奇快,兩次出擊卻都沒能傷到他,這次還被逼退,他是怎么發現自己的?難道是聽聲辨位?
  莫聰聰嘴角浮起一絲冷笑,手中匕首一抖,快捷無倫的往前探去。
  借著對方稍微有些錯位的攻擊,姜臻身子微微傾斜,再次躲開,但心中已經泛起驚濤駭浪,不敢再輕舉妄動。
  “姜臻,就你這廢物,哪怕你裝神弄鬼也還弄不死我?!蹦斅敻杏X逼退來敵,心中略安,繼續縮在墻邊,擺出防御的姿態,雙眼警惕的環顧四周。。
  幾步開外的姜臻暗道;看來只要我不動,他無法判斷我的位置,就不敢輕舉妄動。
  自己在暗他在明,只待他松懈片刻,自己可以慢慢靠近,一劍插入,他必死!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