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外界鬧鬧哄哄的實行救援之時,馬果果和那道身影互相纏抱著墜下崖底,別看兩人從恁高的懸崖上掉下來,又在雜草石礫中翻滾摩擦,卻是一點事也沒有,反而越抱越緊,跟著便滾入崖底一條暗河,看到這,您也猜到了那道黑影就是亂入了的唐峰。剛一入水,兩人的周身一陣煙霧繚繞,將水流隔絕在外,而那煙霧逐漸凝練,漸漸形成一個大繭將兩人包裹在其中。大繭隨波逐流,將兩人送入了一個地下溶洞,暗河流到溶洞內形成幽潭,大繭漂浮在幽潭之上隨著水勢飄飄蕩蕩。溶洞不深,只是洞口雜草叢生,堪堪將洞口遮蓋住,使搜救的人員一時難以發現。時間緩緩過去,繭內的兩人都起了變化,只見馬果果胖胖的身體上散發出絲絲白氣鉆進唐峰血肉模糊的體內,而唐峰身體上那些猙獰可怖的傷痕則在肉眼可見下慢慢的收斂恢復。就這樣一天一夜過去了,外面日上三竿,搜救的部隊還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磥硪粫r三刻還搜不到這里。而在此刻,馬果果沒有醒來,唐峰卻緩緩的恢復了知覺,黑漆漆的卻能感覺到懷里的溫軟,于是唐峰在自喜大難不死之后想要引動神識查探,可剛一引動便頭痛欲裂,幾欲暈厥。不由的悶哼一聲,心頭一陣抽搐。暗緩心神,突的感覺到從懷中的溫軟中散發出陣陣精純靈氣,鉆入自己的身體中滋養著自己神魂,恢復著自己的肉身,唐峰仔細的感受,只覺得那道道靈氣雖少,卻精純無比,唐峰心頭一動,想起了一個上古傳聞,不由的有點懵圈“不是吧,此等機緣竟讓我碰上了!”
  據傳,在與仙界相鄰的靈界,有一些通天大能,在渡過了無盡歲月之后,壽元將盡之時,進階無望,便將自身靈氣結晶,神魂虛化,合成一枚魂晶,沒入虛空,在茫茫時間和空間的星途中尋找機緣獲得重生,而經歷了重生的靈界大能據說只有兩位,靈界現任的兩位扛把子,兩位靈界至尊!而余下的不是迷失在時間的河流之中就是在空間交錯中身隕泯滅??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機緣巧合之下,魂晶融入肉身,而那具肉身必須要先天之軀,元陰未泄,靈根天成,而且那晶魂的神識早已磨滅。這才能將魂晶內的靈力納入體內,然后慢慢吸納融練。待將魂晶完全煉化,便可肉身成圣,神魂合道。到時不要說那將唐峰搞得雞毛鴨血的加料劫雷,就是再變態一些,別說一只眼,就是十眼齊至,也就是撓撓癢的事兒??裳巯逻@個女孩,雖魂晶納體,但她卻沒有行功煉化,只是讓它自行發出靈氣滋養肉身,馬果果肉體凡胎,在十八歲之前和魂晶相安無事,因為馬果果尚未出生之時,身為先天,魂晶和她合而為一,為她洗毛伐髓,通靈開智,而馬果果出生之后,外界靈氣稀薄至極,而馬果果又不會行功吐納煉化魂晶,致使魂晶靈力慢慢注入肉體,日積月累之下,在馬果果十八歲生日時靈力煉體,也就是灌的有些猛了,虛不受補,所以馬果果看起來胖胖的好像快要炸了似的,但你要是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馬果果的胖肉晶瑩如玉,精致細膩,連汗毛孔都看不到,這就是靈力入肉之像。如任其慢慢發展,沒有什么意外的話,馬果果的肉身在魂晶的滋潤下,數十年百病不生,也不會衰老,只是這體型在魂力的注灌下會一直保持,這時的馬果果就好像是一枚超級人形靈丹,如碰到識貨懂修煉之人,與之雙修亦或將其煉化吸納,將會馬上立地飛升,脫離輪回之苦,不在五行之內。成就仙界至尊只是時日而已。。
  唐峰腦中此時思緒萬千,忍住咬一口懷中之人試試口感的沖動,在吸收了一陣子靈氣之后,感覺舒緩不少,便試著牽動元神,屢次之后無奈的放棄,氣海之中空寂虛無,傳進去的靈氣好像沒入了無底洞,唐峰只能將九月瀚宇功緩緩運行,在周身環繞的靈氣不停輸入下倒是慢慢的運行開來,這下唐峰不由的大喜過望,不過功法雖能運轉,但唐峰體內筋脈大部分斷裂,唐峰只能一點一點的修補打通,每修復一處,唐峰便吐出一口濁氣,頭頂汗如雨下,咬著牙堅持堅持再堅持,堅持就是倆小時,噢,不是,是堅持了三天。這三天,唐峰是硬生生運用無上耐力,將筋脈打通十分之一二,事畢,唐峰的眼淚嘩嘩的,只想仰天長嘯,發泄一下胸中抑郁,馬果果這三天沒有醒轉,倒不是受傷所致,只是在唐峰稍稍能控制了一絲絲靈力時,就將一縷靈力打入馬果果體內,使她暫時沉睡,不虞打擾。當洞外有人聲遙遙傳出時,唐峰肉身也恢復的七七八八,雖神識不能外放,但內視卻也能施展運行了。就是元神還聯系不上,沉寂在氣海虛無之中,只能暫時擱下,識海中的萬仞也是沒有動靜,神識內視只能看到萬仞靜靜地漂浮在識海之中,時有雷電迸射。將識海照亮,而識海之中百分之九十的區域都霧蒙蒙的,令唐峰無奈至極。又試著掐訣引動銀月,可一陣陣撕裂感讓唐峰心神震蕩,心神一動和銀月器靈溝通,一股心靈交融的感覺讓唐峰差點喜極而泣“月呀,你這是咋啦,哥哥都成這樣了,你也不幫幫我,哥哥平時待你不薄,你就好意思看哥哥受損嗎,你于心何忍,你良心何在!你咋不說話呢,是不是無顏面對哥哥了吧!”唐峰又開始逗比了,也許是受不了唐峰的言語,唐峰腦中傳來一個虛弱的聲音“停,停,哥,大哥,您老歇歇好唄,我要不是為你封印劫雷,我能虛弱成這樣?”經過一番交流,唐峰也大概了解了現在的狀況,識海受損,萬仞被封,元神匿入氣海漩渦之內狀況不明,而氣海就像無底洞似的將馬果果身體內散發出的靈氣狂吸猛收,不過這些個靈氣對于馬果果來說只是九牛一毛,銀月化九納雷又吸收了唐峰先前神識化龍噴出的神魂力才堪堪將劫雷壓制,神識在這幾天靈氣的溫養下除了內視也就是能離體尺許,屁用不管,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體內劫雷印記消失了,自己也不知道撞了哪門子大運。自我探查一番過后,唐峰也是一陣陣唏噓的同時也感慨自己的幸運,這時已有人聲在附近傳進洞內,唐峰雖舍不得懷中的馬果果,再有三四天就能讓自己吸收的靈力自行運轉了。氣海丹田或可在馬果果的幫助下恢復一二,到那時就可聯通元神,以元神之力輕輕松松的就可在不傷害馬果果的情況下將其身內的靈力吸納修補神魂,滋養識海不出百年就可恢復實力,或將更進一層。唐峰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仙界也是兇命赫赫,可偏偏唐峰一直恪守本心,有自己的底線,他知道如果現在強行將其女采補煉化或是生食活吞會讓自己迅速恢復,但他就是做不到,當年他為煉制萬仞,在仙界墟外屠戮無盡仙魔鬼妖,可死在唐峰手下的都有取死之道,雖說在仙界殺人奪寶,屠門滅宗的情況時有發生,但唐峰愣是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滅其滿門”做到了淋漓盡致?,F在的自己除了肉身稍強外,其余的和凡人差不多。但萬余年的仙界歷練使他知道現在不是恢復的時候,忍著心中巨大的誘惑力,將九月瀚宇功在體內運行了一個周天,勉強運轉神識,以額觸額,將一縷神識烙印打入馬果果腦中,然后大手一揮破開大繭,身子一翻,悄悄沒入水中。而包裹住馬果果的大繭在唐峰隨手一揮之下,輕飄飄的飛向洞口,剛剛落地,便有幾束亮光照進洞來落在繭上,而馬果果也適時醒轉坐了起來,“救命啊”只聽的一聲女高音在洞內飆起,那動靜堪比晴天霹靂。一時洞外的人員紛紛向暗洞涌進來。
  唐峰一沒入水中,便氣息內轉,意守丹田緩緩沉底,待身形坐定,神識立刻和銀月器靈溝通了起來,得知銀月器靈只是分身乏術而沒有受損之下不由的心懷大暢。默默運轉玄功,絲絲縷縷的靈氣從潭底涌入丹田,唐峰一邊運功法一邊用神識掃探身周,這一查探令唐峰膛目結舌,這里的天地元氣稀薄至極,對自己根本無濟于事,可偏偏在地下卻有著縷縷靈力散出,雖然較馬果果身上的靈力差了許多,但也能令唐峰暫時能夠恢復些許,無暇多想,唐峰將一部分靈力納入氣海填補虛空,另一半用神識牽引隨玄功在筋脈中運轉,雖伴隨著陣陣巨痛,但唐峰也只有牙關緊咬,默默承受。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唐峰的傷勢慢慢的恢復著,直到十天頭上,他感覺身下的靈力減弱了不少,于是唐峰將玄功一收,神識緩緩放出感嘆這里是什么情況?元氣這么稀薄,這身傷得恢復到什么時候。想念仙界的洞府,想念那繭只中女子,忽的一道念頭閃現心頭,四周元氣稀薄,可這身下的元氣卻是比之濃郁不知多少,看來需要探查一番。心動隨之行動身形一動,向那散發靈力的潭水深處潛去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