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溶洞中空無一人,一地雜亂的腳印。唐峰繞著潭水探查一番,知道那女子已被人就救走。于是盤膝就地坐下,手一翻將明珠端放在眼前,神識向那明珠包裹而去。片刻后,唐峰手指微顫,心頭暗喜,真是瞌睡給個枕頭,餓了碰到饅頭。這是一顆元丹,而且品階不低。不知道是那哪位前輩大能斬殺的洪荒大妖或妖族巨擎,不然得不到這顆元丹。一般妖族精怪成丹后只會被稱為妖丹或妖晶,妖族和人族不同,人族碎丹成嬰,煉嬰化神,以神幻虛,虛無合道,超凡入圣。但妖族不同,妖族從開智成丹到修煉至妖族大圣,就是強悍肉身凝煉妖丹,將妖丹凝煉至元丹的無一不是妖族大能,這也是唐峰喜不自禁的原因。這顆元丹雖年代久遠,里面的靈力只剩十之一二,但對現在的唐峰卻是如雪中送炭般的夠自己恢復些許實力了。如果不是時間太久遠了,那位放置明珠的前輩大能所布置的封印力量已在時間的流逝下耗損的形同虛設,憑唐峰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打不開,反而還要被封印反噬。唐峰將元丹貼身置于氣海穴間,雙手覆于其上,暗運九月瀚宇功,將元丹中的靈力向自身氣海丹田引導,開始時所能動用的靈力有限,因為沒有丹田氣海供給,唐峰只能暫時運行筋脈中所殘留的靈力,這還要繞開氣海,不然再被氣海丹田一吞了事,那自己只能苦逼的將元丹吞入腹中慢慢消化。就不知要吸收到什么時候了?,F在有了這殘余的靈力,就可以充當中介導引丹中靈力納入氣海,這絲靈力剛一接觸氣海丹田,氣海之中的氣旋黑洞便將其吞噬吸收,而后在氣機牽引下丹中靈力源源不斷的注入氣海丹田。。
  唐峰神識在元丹中一轉,暗暗感嘆,如果不是時間久遠以致元丹中的靈力溫順平和的話,也許全勝之時的自己才能將之強行煉化。想畢將部分靈力截斷使之注入泥丸滋養識海,就這樣一心二用之下,入定中的唐峰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不動,體內靈力全力運轉,內斂氣息使之看的好像呼吸都沒有了,遠看就像一座雕像。這一坐,就有兩月有余。話分兩頭,在這兩個月中,燕京的高層中也是暗流涌動,馬老爺子退了下來,雖退位但余威尤在,可畢竟是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現實點就是人走茶涼。一部分老對頭紛紛是肆無忌憚的設卡添堵。而馬家分支也有幾家在羽翼豐滿后想要與主家分庭抗禮,使的馬老爺子在內憂外患之下頗有些四面楚歌之感?;鹈叭芍?。,對內用霹靂手段打壓了幾個出頭鳥,但他也知道,馬家分裂是遲早的事。這事也只能是暫時壓制罷了。對外也只能暫時忍讓,盡可能的尋訪故交好友,拉攏人心??上У氖亲约旱拇髢鹤記]能再進一步,現在雖說是一省之主,封疆大吏。但沒能入佇中樞,終究還是盤中棋子。如果自己能再連任一屆還有可能,但現在也只能止步于此了。真是天不隨人意啊。當馬果果從天雷峰返回到家的時候,馬老爺子正在和馬五爺商量著什么事情,看到馬果果無恙歸來,馬老爺子和馬五爺緊皺的眉頭也是舒展不少,馬果果緊跑幾步撲入到爺爺的懷中,聰慧的她也大概知道了家里發生了什么?!盃敔?,想我沒有呀,我一回來就先到您這兒看您老了。他們還想攔著我,您可要幫我教訓他們??!爺爺!”聲音中的嬌憨甜膩讓老爺子是哈哈大笑,混身舒坦。馬果果又轉過頭對著馬五爺嘻嘻笑著說“五爺爺,您好。您老過來有沒有給果果帶禮物呢?果果可是也一直想著您呢?!北緛肀砬閲烂C的兩位老爺子經馬果果這一打岔,也均是老懷暢慰。就聽馬五爺笑罵道:“果果,每次見到你五爺爺都要禮物。你當你五爺爺我是圣誕老人咯,怎么不跟你爺爺要呢?這次五爺爺來的急,喏,這根手鏈你先戴著。真該給你找個人管管你了?!闭f罷從手腕上脫下一根玉質手鏈遞了過去,看到這根手鏈,馬老爺子眼光閃爍了一下開口道:“老五,這是不是有些早了?”馬果果不明所以的接過了手鏈,看著手中的手鏈,不由的脫口而出“五爺爺,這根手鏈您老可是戴了好幾十年了吧?果果從小見您就沒脫下來過,我記得小時候和您要來看看您老還訓了我幾句呢?,F在您給我,果果可是不敢要哦?!瘪R果果將小胖手舉到馬五爺眼前,馬五爺呵呵一笑說:“果果,五爺爺說給你了就是給你,好好收著??蓜e丟了哦!”這時馬老爺子說道:“好了果果,你剛回來,快去看看你奶奶吧,這兩天她可是沒少為你擔心。我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你先過去吧。一會兒一起吃飯?!薄班?,那好吧。爺爺,五爺爺,你們先聊,我去看奶奶了。我走了喲,嘻嘻?!痹隈R果果銀鈴般的聲音還沒落下之際,那胖胖的身形已蹦噠出了屋門,那圓圓的背影令兩位老爺子搖頭不已。
  在馬家的另一間正屋中,一個慈眉善目,滿頭銀發的老太太正坐在一張搖椅上閉目養神,忽的聽到門外一道清脆的聲音“奶奶,奶奶。果果回來了,果果回來看您了。您可想死果果了!”話音未落,一個胖胖的身影出現在老太太眼前,老太太剛聽到聲音時已坐了起來,當看到馬果果的時候,不由的老淚縱橫?!肮?,你這個孩子差點把奶奶嚇死。在家陪奶奶多好,非要出去游玩。你要是有個好歹,你讓奶奶以后的日子還怎么過??!”老太太這一哭,馬果果也是有些眼淚嘩嘩的。將頭拱在老太太懷里,“奶奶,果果以后會很聽話的,再也不會讓您老擔心了。您可要健健康康的,嗚……”馬果果這一哭,老太太臉上反而露出一絲溫柔的淺笑,一臉和藹的微微笑著拍著馬果果的后背溫聲說道:“好了,回來了就好。果果,不哭了啊,奶奶見你沒什么事兒的回來就很高興了,這一高興什么毛病都沒有了。別哭了哈。再哭都成大花貓嘍?!瘪R果果抬頭看看奶奶淚眼麻花的嘟囔“還不是您老人家開的頭招我嘛,哼哼。不管了,一會果果要吃您做的菜,他們做的都沒有您老做的好吃?!瘪R果果兩只眼里散發出渴望的神情,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嘴里發出陣陣吞咽口水聲。老太太見此情景不由在馬果果粉嫩光潔的臉蛋上擰了一把,說:“你這丫頭,你看看都胖成什么樣子了,還嚷嚷著吃,都成小豬了?!瘪R果果聞言,嘟著嘴說道:“還不是您老的手藝太好了嘛,您看果果平時都很少吃東西的。而且這么長時間都沒有吃過您做的菜了。不過奶奶,做一個就行了,您可別累著,果果會心疼的?!笨粗咸晕⒂行┫莸哪橗?,馬果果不由拉住奶奶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摩挲著,心中一陣溫馨。這時老太太說道:“行了,你個小妮子。奶奶給你做好吃的去?!崩咸珳厝岬拿嗣R果果的臉蛋,輕輕的將手抽了出來,扭過頭向著廚房走去,當背對馬果果的時候,眼中落下了幾滴眼淚。又怕被馬果果發現快步而去。馬果果望著奶奶的背影,剛要追隨前往,突然間一陣恍惚,腦中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浮現出來,好像和自己有著難以割舍的情愫。但一瞬間又消散無影,不由愣在原地手托胖臉發起呆來。直到爺爺身邊的警衛員叫自己吃飯,才回過神來。來到餐廳,見到爺爺,奶奶,五爺爺都在,快步進入餐廳坐下,笑嘻嘻的和老幾位見過禮之后,愉快的開始了午餐時刻。在馬果果的嬌聲俏語中,一時餐廳里其樂融融。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