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翠蘭從廚房出來看到唐峰一付傻乎乎的表情不禁莞爾一笑,坐在唐峰對面,感覺著唐峰身邊周遭的空氣異常清新,令人向往,不覺定定的望著唐峰的眼睛,感受著那星眸中的璀璨,漸漸得迷失在里面,不能自己。唐峰也看著她,看到了李翠蘭眼中的迷戀,無奈的摸了摸鼻子。問道:“蘭兒,你們這附近賣草藥最大的地方你可知道?”可李翠蘭卻是好像沒有聽到,只是癡癡的看著他。唐峰有些郁悶,明白這和自己的實力大損有關系,靈力運轉間,周身溢散出的靈力力場會令身邊的一切沒有修煉過的生物對自己心生向往進而產生依戀,尤其是自己的雙眼,因為九月瀚宇功法的特殊性質,在不用靈力封印的時候,那絕對會令異性深陷其中,無法自拔??涩F在沒有多余的靈力封印雙眼中的星海,只能盡量的收斂,減少與人對視,可偏偏昨晚被李翠蘭撞了個正著,但唐峰覺得這倒不是什么壞事。美人傾心不也是一件妙事嗎!遂放開心緒,一切隨緣。美妙的時間總是過的很快,兩人說說笑笑間時間已是到了早上七點左右。李媽王玉花打著哈氣從二樓另一邊走下了樓??吹教品搴团畠合嗾勆鯕g,眼中的忌憚之意也少了不少。唐峰剛從李翠蘭處得知了在鎮上有一家老字號百年藥店,欲前去看看有沒有可以令自己恢復的草原,雖說這個世界的靈力及其稀薄,但如果有合適的草藥也可循序漸進的恢復筋脈和肉身。雖然煉丹術不是自己的強項,但歷經萬年的修煉和爭戰,丹藥是不可缺的資源之一。在歲月的累積下,也煉制了無數的仙丹妙藥。尤其是在師傅逝去之后,自己更是在失去了唯一的親人和依仗,在宗門逼自己交出九月瀚宇功法的時候,竟無一人執言,最后驚險萬分的只身遁走。迫入南荒,覓地藏匿,偶得機遇,將功法修至大成,雖也曾想到過要回宗門雪恥,但最后一番考量之后,想想自己怎么也是師傅的道統傳人,回去了也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又不能真的將自己的宗門滅了,遂打消了念頭。從此以后仙界多了個散仙唐跑跑,也就是后來的唐瘋子。
  孤身一人轉戰仙界,為煉萬仞在墟外屠戮萬里,滅門屠城。爾后萬仞成,惹出覬覦萬仞的數位仙界老祖進行爭搶,無果后,唐峰更是手持萬仞單身砸上門去,令參與進來的眾仙門吃盡苦頭,最后在天帝的說和下賠償了唐峰海量的仙藥仙晶才偃旗息鼓,踏月而去。真是:事了拂身去,深藏功與名。而就是這連年爭戰中,需要的修煉丹藥和恢復的傷藥可不是用仙石法寶兌換就可以滿足的,唐峰本就天資聰慧,神識強大,又從南荒古域偶得上古丹經,經年累月摸索之下,慢慢的唐峰的煉丹煉藥水準也是逐步提升。雖不是什么圣手宗師,也是在仙界煉藥師中占了一席之地。唐峰所以想到去找一些草藥,萬一有驚喜呢。那和自己一同墜入潭水的女子,潭下元丹,都表明這個世界不是表面的這么簡單。想到這,唐峰用神識感應了一下自己打出的神識烙印,雖稍微有些模糊,但也能指引出烙印的大致方位。這時李母王玉花也走了過來,和唐峰打了個招呼,拉起李翠蘭走到一邊小聲的囑咐了幾句,告訴她李父已回鎮上了,昨晚的事情都已處理妥善,沒有牽扯出唐峰,讓她陪著唐峰就可以了。聲音雖小,可唐峰那耳朵是賊啦靈,母女倆的話是一句沒落下,全聽入耳中,不由點了點頭,昨晚的事雖說對于自己來說,要解決還真沒有什么困難,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盡早的恢復才是當前首要。這時樓梯間傳來了提提踏踏的下樓聲,李翠蘭的哥哥李大興一臉沒有睡醒的樣子,摸著肚子打著哈欠問道:“小蘭,早點好了沒有,我餓死了?!比缓笏涂吹搅颂品?,然后他雙眼圓睜,然后他嘴巴大張,然后他驚駭欲絕,然后他轉頭想跑,然后他被唐峰一句話給嚇得跑下樓梯?!澳阋桥艽蛘勰阃?。過來?!碧品逍χ鴮畲笈d說了一聲。。
  李大興忐忑不安的來到唐峰面前,語氣帶著哭腔“神仙大爺,您老召喚小的有什么事?小的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絕對是您讓我往東,小的不敢往西。您讓我打狗,小的不敢捉雞!”說完把那胸脯拍的蓬蓬的,神情堅定,雙眼炯炯,好像誰和他爭他就和誰急似的,一付大無畏的精神模樣。那勁頭看的李翠蘭母女對視搖頭苦笑,平時這孩子挺正常的啊,怎么現在成了逗比一個了呢!看著李大興耍寶似的無產階級斗士般的模樣,唐峰納悶自己有那么可怕嗎?看看把一個好好的孩子給嚇成什么樣了。拍拍李大興的肩膀,和聲說道:“不用害怕,我叫你過來只是想讓你開車帶我去鎮上最大的藥房,可以嗎?”“可以可以,完全沒有問題?!崩畲笈d說完跑到柜臺里面拿了車鑰匙,對唐峰說了一聲就出門發動汽車了。唐峰又看向李翠蘭,問道:“一起吧?!崩畲涮m聞言連連點頭,紅著臉看了李母一眼,然后低著頭,像個小媳婦兒似的走到唐峰身后。而李母則嘆了口氣,深深地看了唐峰一眼說:“對她好些?!碧品鍖χ钅更c了點頭,“會的?!闭Z氣平淡但很堅定?;仡^對著李翠蘭道:“走吧?!彼鞄е畲涮m出的門外,上了李大興停置在門口處的普桑。李母望著唐峰和女兒的背影,眼中一片復雜之色。最后只是嘆了口氣,心情紛亂的進了吧臺給李廣財打電話去了。再說唐峰他們一路無話,不時就到了鎮上最大的百年藥房,老遠就見到一棟三層小樓,建筑仿古,待到近前是門庭若市,看來生意是不錯。門頭掛一牌匾,店名《仙草堂》。門左右掛著一幅對聯,上聯曰:但愿世上無疾苦下聯曰:寧可架上藥蒙塵。唐峰看罷暗自點了點頭。
  在竹竿男的記憶中,滿大街的藥房都是在門口貼著:今日會員兌積分,買十贈五,消費滿58送20個雞蛋。而在自己的那個世界,從凡間到仙界也沒有見過哪個開藥房的敢明目張膽掛出這樣的東西,要是真有,怕不是被豬油蒙了心??峙潞芸炀蜁槐娙税训赇伓紡姴鸱贇?,化為灰燼。還都沒地申理去。揮去腦中的胡思亂想,徑直的走了進去。來到柜臺前,鼻中聞到陣陣藥香,不經心的用鼻子嗅了嗅,心中突一動,不相信似的急忙又運行靈力布滿到整個鼻腔,仔細的分辨著空氣中散發出的藥香,片刻,心下大喜,足足有十余味藥都對自己有用。雖然靈力稀薄,可要是煉制一些低級的藥散藥膏對現在的自己還是可以的??磥?,在這個世界里恢復還是有希望的,不是那么虛無縹緲。于是唐峰上前和柜臺前的店員交涉購買的草藥,雖藥名和唐峰報出的有些出入,但在店員拿出藥冊,和彩圖上的對比之下不一會兒,除了百年以上的人參和黃精差了些年份沒有買到,余下的草藥足足買了五六個大塑料包,一包足有十來斤。結賬時唐峰口袋里面的錢差很多,唐峰一個眼神,李大興垂頭喪氣肉疼的刷了卡。而李翠蘭在旁邊幸災樂禍的嘻嘻笑著拍了拍自己的老哥,平時讓他給自己買個漢堡或是冰激凌都是推三阻四的,摳搜的,和女朋友上街還要和自己借錢,今兒個可是大出血了。李大興憤恨的瞪了自己妹妹一眼,撇了撇嘴,哼哼道:“哼,坑哥??!我是你親哥!”李翠蘭嬌聲道:“是!親哥??赡阌植皇墙o我買的,要不,你和他說理去?”說完指了指唐峰。李大興一陣頭大,綠著臉回到車上生悶氣去了。唐峰將幾大包草藥放進車里,擠一擠還能坐人,于是三人在商量了一下沒有別的物品可買之后,開車回轉。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