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后的幾日,唐峰也是忙的不亦樂乎。吃藥打坐打通受損的筋脈,短暫的進入小鼎靈液海吸納凝練神識,然后恢復因招呼出了元神而虛弱的肉身。閑暇之余調戲調戲李翠蘭,每每將小妮子整的面紅耳赤,羞憤連連。倒也是沒有成其好事,并不是唐峰是什么君子坦蕩蕩,而是唐峰有自己的打算,這幾日每當李翠蘭休息前,唐峰都要都將她挑逗的聲嬌體顫,氣血涌動,可就在神心高漲,難以自己之際,唐峰就會讓她暈睡過去,趁其血氣正盛,催動功法,將早已打入她體內的靈力緩緩運轉,打通全身筋脈,運功助其煉化,達到洗筋伐髓,真陰凝實,又在李翠蘭臍下三寸之處,助其開辟出氣海丹田,將那一道靈力融入其中,靈力牽引在其體內運行一周大天,最后使其自行運轉。幾日后,李翠蘭在唐峰不遺余力的付出下,已能逐漸的自動運轉丹田中的靈力,達到了可以借三焦之道,靈力周流全身,溝通心腎,充實奇經八脈,逐步達到先天之境。而李翠蘭對這些是一無所知,只知道唐峰是壞死了,每每挑逗的人家情難自禁之際,就讓自己睡了過去。剛開始還以為是自己工作太晚,困意太盛所致,可幾次下來再笨也知道是唐峰干的,每天早上起床,查看自己的內內都是干凈無染,身體也沒有什么不適。微微的失望和挫敗感,還有一點嬌羞感令李翠蘭暗啐唐峰無數次。不過,精神頭是越來越好,而且,自己的皮膚更加晶瑩白皙,身材比以前更是凹凸有致,還長高了五厘米。每次照鏡子看到自己那愈加嬌艷欲滴的俏臉,都要發一會兒癡,都懷疑自己這是第二次發育?
  李母眾人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愈發的對唐峰恭敬不已,尤其李大興更是像跟屁蟲一樣,只要是唐峰露面,他就在后面阿諛奉承,端茶倒水殷勤無比??商品迥怯锌障纠硭?,有時間逗逗小美人豈不快哉。而李鎮長除了出事那兩天回店里處理好后續外,這幾天據說是上面下來了視察組,他這一鎮之長忙的是沒日沒夜的??稍谔品宓拿翡J神識下,一切皆難逃法眼。李鎮長哪里是忙的不亦樂乎,而是桃花沖頂,外有新歡罷了。日子就在這舒適愜意又稍稍緊湊中慢慢流逝。話分兩頭,那日鐵血漢盟三人組驅車回到了座落在鎮上中心處的分堂,一棟五層的商業城后,三人放好車,直接進電梯上了頂樓,待進入一間裝飾豪華的經理室后,蕭媚一把將手中的車鑰匙恨恨的拍在老板桌上,就見精致的大理石桌面,竟然出現陣陣蛛紋。后面清秀男子攙扶著剛剛醒轉過來還有些懵的壯漢,見此情景也是噤口不語。蕭媚看了二人一眼,讓他們趕緊的去治療清理。二人點頭應是退了下去,蕭媚不由陷入沉思。片刻后,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一陣忙音后,電話中傳來了一個溫和的男聲:“媚兒,怎么有空給二叔打電話了?”此時在電話的另一端,一個四五十歲身著中山裝的精壯中年男子接通了電話?!岸?,我被人欺負了。要和您借高手?!敝心昴凶勇勓杂犅曊f道:“敢欺負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吧。不過,你沒報咱們漢盟的名號嗎?而且熊男和妖槍都在你身邊,還用和我借高手?”蕭媚嘆了口氣:“二叔,那人已宗師之境了,可以內勁外放,熊男被氣勁擊飛,骨斷暈厥。妖槍連槍都沒敢開?!敝心昴凶用碱^緊蹙,沉聲問道:“怪不得連我們漢盟都沒有放在眼里。媚兒,這樣吧,我請兩位盟中長老過去吧。你這兩天先派人將那人的底細打探一下,也好知其根底,不要出了紕漏?!薄昂玫?,我知道了,謝謝您二叔?!笔捗牡?,蕭二叔呵呵一笑:“好了,我去給你調派人手去了,你先不要輕舉妄動,待兩位長老過去再行動?!笔捗妮p輕一笑:“知道了二叔。我不是小孩子了。那,再見了?!辈淮龑Ψ秸f話便將手機掛斷,對面的蕭二叔面對著手機屏幕,一陣無奈,苦笑的收起手機,向后堂走去。蕭媚收起手機,眼中寒芒隱現,嘴里喃喃自語:“臭小子,先讓你蹦噠兩天??垂媚棠淘趺磳⒛阕岬臐M地找牙!哼!”起身出門安排人手打探唐峰的底細去了。
  小鎮上的仙草堂會客廳,兩位鶴發童顏的老者在顏老的陪同下上方落坐后,四只灼灼的眼神就看向了顏老。顏老輕咳一聲,恭聲說道:“歡迎二位供奉大駕光臨,顏丙臣在此向您二位行禮?!闭f罷雙手抱拳彎腰行禮。只見其中的一個老者不耐揮揮手道:“這些俗家禮數就免了,你速速將那副藥方拿來?!鳖伇紡囊麓刑统隽艘粡埣?,雙手呈了上去。接過藥方,兩個老頭趕忙的放在眼前,有一個還拿出一付老花鏡戴上,細細觀看推敲,不時的對望一眼,那眼神不時有精光迸出,哪里還有垂垂老矣的模樣。片刻后,其中一人問道:“嗯,加上年份足夠的人參和黃精雖和咱們仙草門中的淬體神藥(九元星辰丹)稍有出入,但也相差不多。你說這是一個年輕人開出來的?”老者用手指點了點平鋪在桌面的藥方,眼中略有疑惑。顏丙臣恭聲道:“是的,那天屬下正好在柜臺后的休息室,他在柜臺前和門內弟子挑選藥草時,所需的材料讓我覺得不一般,于是過后就認真對比了一下。確實和咱們門中的九元星辰丹相差無幾。這才馬上向門中匯報??伤@方子里缺少兩味珍稀藥草,炎麟草和寒香露。沒這兩味藥,根本就沒法成藥,所以我也是有些猶豫?!薄霸谀闵蠄箝T內之后,我們也在沒有這兩味主藥的情況下按你提供的藥方實驗了幾次,確實無法成藥。這樣吧,你去打聽一下,那個年輕人住在哪里,這次我們也將百年人參和黃精帶了出來,當面詢問他便是?!鳖伇捡R上恭身退下,去找弟子安排事宜。。
  唐峰這幾日可是安逸得很嘛。不過,這天剛剛運功完畢,就聽門外李大興的拍門聲:“峰哥,鎮上的仙草堂給您來電話了,說是您要的人參和黃精到貨了,我告訴了他們地址,一會給送過來?!碧品迤鹕黹_門,和李大興一同下了樓。這會兒是上午十點左右,沒什么人,唐峰看到李翠蘭在廚房中幫忙,于是和李大興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而李翠蘭聞得唐峰下了樓,小臉紅紅的跑到唐峰身邊緊挨著坐下,那依戀孺慕的神態讓李母和李大興頻頻搖頭。這還是自己親閨女和親妹妹嗎?可偏偏李翠蘭只要是看到唐峰就是將花癡進行到底,誰在都不管用。哪怕李母幾乎刻刻在耳邊叮囑念叨,只要唐峰一出現,立馬變身迷妹子身心俱陷。唐峰用神識探查了一番李翠蘭體內的靈力運行,發現其已可以自動運行周天了。而對于唐峰來說稀薄到無用的世間靈力,在李翠蘭的功法自動運行中,靈力緩緩進入氣海丹田,慢慢的洗滌肉身,擴寬筋脈,水火交匯,意氣相隨,如珠滾管。這也是李翠蘭得到了莫大機緣,唐峰在仙界中歷經萬年所得,別的不說,就是仙界中的幾個宗門大派中的功法丹方,靈丹仙草,奇珍異寶,就讓唐峰大大滴收獲巨豐,更別提后來在墟外為煉萬仞,那更是屠門滅宗,強搶暴掠。所以給李翠蘭打入靈力開氣海丹田的同時,也將一門得自仙界中適合李翠蘭修煉的頂級功法助其運轉定型。而這門功法不用刻意去修煉,只要先期自行開了氣海丹田,納靈氣入氣海,功行十二大周天,隨后便可以功法自行運轉,時刻自動吸納靈氣化為己用。假以時日,終將進入仙界,成就仙尊。這也是唐峰體內靈力不足,花費了好幾日才功德圓滿,要擱給以前,呼吸之間就可以令李翠蘭成就金丹之境,揮手化嬰,哪怕成就仙位也不過是稍微的費點事兒罷了。正在幾人聊天之際,門外一陣腳步聲,只見那日被唐峰喝走的鐵血漢盟三人組帶著兩位老者趾高氣昂的走了進來。那壯漢經過幾日修復亦是好的七七八八了,只是臂上包裹的紗布還未除去。眼神看向唐峰雖說還是冰冷但不再是先前的狂暴無理了,而那清秀的男子看向唐峰依舊戰戰兢兢,落在最后。蕭媚走在前面,引著兩位老者直接來到唐峰面前,唐峰從他們進店時就用神識在幾人身上掠過,唉!太弱了。唐峰連應付一下的心思都沒有?,F在這些人李翠蘭都可以隨時打發了,只不過李翠蘭沒有意識到自己已是一方高手了,只是覺得這么些天飯量見長,氣力比之前大了許多,而且有時覺得自己好像能跳的又高又遠,在后院悄悄的試了一下,差點把自己摔的見血了,就再也不敢嘗試了。
  蕭媚見唐峰如此無視她們,尤其身后還同來了兩位門中張老,不禁銀牙緊咬,怒火沖頂,臉色更加冰寒,正欲呵斥,從她身邊伸出了一只膚色暗黃,略微干癟的手掌將她攔下,其主人是一身材微微佝僂的消瘦老者,踱步到唐峰面前,打量著唐峰,嘴里說道:“黃口小兒,見到吾等還敢視如不見。真是無知無畏??!”唐峰抬眼斜睨一眼老者“歲數都活狗身上了,小蘭蘭,別害怕啊,看哥哥將這幾只蒼蠅攆出去?!闭f完手一揮,就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五個人被唐峰的隨手一揮下,飛出店門,摔了一個七葷八素。門內傳出唐峰淡淡的話音:“沒有取爾等性命,并不是我不敢,只是不想。再有下次,全部滅殺!”語氣雖平淡,但仿佛就在耳邊一樣。其中的肅殺之意在靈力的催動下直透心神,蕭媚三人暗哼一聲,各噴出一口血來,就連兩個長老都冷汗漣漣,心神激蕩,雖沒吐血,卻也內腑震蕩,臉露驚駭。而這一切,讓恰好尋上門來的仙草堂一眾也是面色大驚,心存忌憚。本來想強勢一些的向唐峰詢問藥方來歷,不行就掠回問話。在目睹此情此景后,都收起了心中的小心思,斂聲屏氣的面面相覷??粗厣衔迦讼嗷v扶起身,面無人色的開車走了。顏丙臣看了兩位供奉一眼,和隨來指路的弟子打聽了唐峰的容貌,便讓其候在門外,和兩位老者進入店內,見到了唐峰,清聲說道:“小哥,仙草堂將百年人參和黃精送過來了,請查驗?!闭f罷將手中的錦盒向唐峰遞了過去。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