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峰看著眼前三人,眼睛瞇了瞇。在李翠蘭的香肩上拍了拍,站起身來,上前接過錦盒,直接將其打開在鼻下一嗅,臉帶微笑點了點頭,問道:“嗯,年份不錯。請問,這兩味藥的價錢是多少?”顏丙臣呵呵一笑道:“小友,可否借一步說話?”唐峰無所謂的隨顏丙臣來到兩位供奉面前,其中一個老供奉抱拳道:“小友,我們有一事相詢,但求小友解惑?!闭Z氣誠摯,毫無倚老賣老之意。繼續道“這兩味百年份的藥草就當作禮物答謝你了?!碧品宓嗔康嗔渴种械腻\盒道:“說吧,我聽著?!崩瞎┓顝膽阎刑统鲆粡埣?,遞給唐峰,說道:“這是你在我百草堂購藥時開的方子,請問這方子是誰傳授于你的?希望你能告訴我們?!碧品蹇戳丝词种械乃幏?,在手中搖了搖說:“這個,隨手寫的?!卑俨萏萌藢σ曇环?,顏丙臣苦笑著說道:“小友,請不要開玩笑。此次我等前來,就是想將此藥方問個明白。這是我百草堂堂中世代相傳百余年的至寶丹方,怕就此流落外間,釀出異端。特請小友告知?!碧品逍α诵φf道:“這個呢,真是我隨手為之。而且我還知道你們的丹方比我開的應該多了兩味奇藥,我雖不知藥名,但肯定是一味至陽,一味至陰。三位,我說的沒錯吧?!闭f罷,也沒理發呆三人組,從口袋里掏出來一個塑料袋,里面有五六顆黑漆漆羊糞蛋似的丹丸抬手拋給了眼神驚駭的顏丙臣,說道:“藥呢,不白要你們的。這幾顆藥丸就算是兩清了?!闭f完沒有再和他們解釋,轉身在百草堂三人欲言又止的神態中來到了李翠蘭身邊坐下。而李母和李大興則是剛剛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一見唐峰對百草堂的老掌柜也是如此不給面子,又齊齊被雷到了!那顏掌柜的是什么人!百草堂的大掌柜好不好!就連省府的高官都對他恭敬有加??赡闾品鍖θ思沂菒鄞畈焕淼?,臥槽!還自以為是的扔給人家一塑料袋子羊糞蛋!這B裝的太過了吧!這還是他們不知道顏丙臣身邊的兩個老供奉的身份,要不然,非得驚詫的把下巴掉了。不過,這些天的一出出,讓他們也有些麻木了。
  百草堂其中一個老者接過顏丙臣手中的藥丸,疑惑的打開袋子,聞了聞。又遞給另一個老人,那個老人也是看了看,聞了聞。眼中也滿是疑惑,最后三人對視一眼,遂將藥丸收起,只能無奈的和唐峰告了個別。先回轉再做打算。唐峰和李翠蘭開了一會兒玩笑后心中略有思量。幾天除了修煉外,就是思索以后的路該怎么走。暫時的落身在李家還行,可也不是長久之計。而且從目前來說需要這個世界中的珍貴藥草來煉制恢復筋脈肉身,也需要龐大的資金??磥?,需要想想該怎么找些進賬大的買賣??纯创巴獠畈欢嗫煳鐣r了,店里已有跑山的山客和住店的客人用餐了。唐峰捏了捏李翠蘭的俏臉,在一陣嬌嗔中回到了二樓客房,起火煉藥,將剛入手的人參和黃精放入了已分揀精煉好的藥膏中以神識為引,靈力入火,煉制更加高一級的淬骨伐髄丹。就在唐峰邊煉丹邊盤算著今后該怎么辦時,百草堂內堂中三人圍著一張小幾,上面放置著幾顆黑漆漆的豆豆,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覷,剛一進門他們就在化驗室進行了一番試驗,可根本就檢查不出什么,連藥性都沒有。讓唐峰給騙了?不至于吧。無奈之下,叫進來一個門外值守弟子,讓他服下一顆藥丸。然后三個老男人眼光灼灼的盯著這名弟子。一開始這名弟子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在三人的眼光下有些混身不自在,可片刻后就顧不上理他們了,只覺得從胃中散發出滾滾熱力,霎時涌入四肢百骸,混身筋脈通通好像被打足了氣般酸麻膨脹,氣血翻涌,不一會兒,tongtong的兩聲震天屁響,層層黑色油膩從汗毛孔排出,一時間室內是異臭無比。再看三老頭是眼神驚駭,臉都綠了,急急捂鼻掩口。而那名弟子,眼神明亮,精神高漲,一股彪悍之意透體而出,抬手舉足之間勁風鼓蕩?!按蟪晌涫?!”語氣駭然,一個老供奉也顧不上空氣中濃濃的巨臭,大聲呼道。剛剛這個弟子進來時也就是個剛入門的實習弟子。一顆藥丸生生讓他成為武者,并提升到大成武士。這得多逆天!
  入門,武者,武士,武師,宗師,大宗師,先天,武圣。哪一層不是一步一個腳印。每一層中還要細分為:初級中級高級巔峰。而其中的機緣,資質,資源,功法,還要有名師指路,自身的根骨悟性,勤奮刻苦,各種的辛酸,若干的苦難??涩F在偏偏一顆小小藥丸將這些桎梏通通打碎了。這丸藥比之自家的九元星辰丹恐怖的太多。而且人家說隨手為之。這得多逆天,太可怕了,想起來就令人恐怖至極!將弟子打發去洗澡更衣,嚴命其不得泄漏此事后,顧不得滿室異臭,三人急忙將此事上報總堂,片刻后得到指示:原地待命,不可輕舉妄動,盡量交好唐峰,藥丸先放置堂中密室,嚴加看護,不得擅用,切記不得走漏風聲。堂中會有高手前來,屆時便宜行事。
  鐵血漢盟分堂,一間休息室內,兩位長老面容凝重的坐在沙發上,看著蕭媚拿著手機打著電話,壯漢和年輕男子卻沒有在。只是蕭媚雖強行佯裝無事,可在通話的時候卻是中氣略有不足,語氣柔弱,令電話另一端的人聽的是心急如焚,焦躁不安不停的在電話中詢問因緣。最后在蕭媚的撒嬌勸阻,一再的保證自己在服了盟中療傷圣藥已無礙后,才得以稍稍平復對方焦急的心情。而電話另一面則表示,兩天內盟中高手會分批到達,而蕭媚的父親和爺爺這次也會一并前來,讓蕭媚是郁悶得很。知道這回整的有些事大了。自己這頓訓斥是落不下了,估計這個分堂主到時也做不下去,如果再被遣回總盟,想起來就讓人腦瓜疼!腦瓜疼!想起來就腦瓜疼!天雷小鎮在唐峰出現后,終將風云際會,四方云動。
  唐峰這兩天是靜極思動,天天的打坐修煉也是覺得有些枯燥乏味,使得處在這花花世界中的唐峰有些心猿意馬了,修煉也得勞逸結合不是。這倒不是唐峰道心有損,亦非熬不住寂寞。只是自從某日在李翠蘭的房中上了一陣網,偶爾腦中一抽抽,鬼使神差的進入了一個資源分享網站,剛一點擊進去,喔噢!頓時那滿屏幕的花花綠綠,鶯鶯燕燕,陰陽相繼,妖精打架,差點晃花了唐峰的氪金狗眼,嘴里大喝道:“哪里來的魑魅魍魎,邪怪妖佞!想要亂我道心!侵我六識!擾我心神!待我將爾等統統拿下,搜魂煉魄!問出出處,全部神形俱滅!”嘴里說的,掌中釀出一團神雷,時刻準備著一擊而出??善p眼定定的瞪著屏幕是越瞪越大,嘴角微微有晶瑩的液體溢出,“咕?!币宦?,唐峰艱難的吞下一大口口水。艱難的挪了一下腳步,偷眼四顧,連神識都忘了放出了,逐漸的收斂心神,退出了網站,一臉的意猶未盡之色?!癟M的,現在的世界太瘋狂了,這都是些什么人嘛。不過,倒是有些許意思?!碧品灏底韵胫?。不過確實也是,唐峰打小生活的地方與這方世界的古代頗是一樣,而開始修煉后在仙界哪里比得上現在這方世界里的科技大爆炸時代,一網在手,天下我有!在仙界,與人雙修,或是采補陰陽,亦或是陰陽相濟。都是尋幽探秘,找個隱密之地亦或是私人洞府,就是白日宣淫也自家自樂,可像這明目張膽,大張旗鼓的公然而視的卻從沒有見過。其實就一清修之士突然的看到毛片片,嗯,也不用清修的修士,就是一個沒有歷經人事的凡人,咋一看到這些個*****也得面紅耳赤,心頭刺撓,深陷其中了。。
  唐峰雖不虞心魔侵擾,但他也知道恪守本心,事事隨意,卻又不會令自己的欲望貪念無所顧忌,蒙其靈智。其實在仙界中,有時候翻臉相向,屠宗滅門,殺人贏野,都沒有任何的理由??赡苤皇且痪湓?,或者就是看不順眼,亦或是心中不痛快,就好像“你瞅啥?瞅你咋滴!”純粹就是為了殺人而殺人。而為了生存去爭戰,屠戮更是數不勝數。弱肉強食,優勝劣汰的叢林法則更是淋漓盡致。但不管怎樣,蕓蕓眾生終有懼意,凡俗敬天地,懼鬼神。天上眾仙敬畏圣賢,而圣賢則心存大道。大道亦是這世間的守護,唐峰相信如果自己無視仙界戒律,無視天道規則,肆意妄為的話,先別說仙帝圣主,就是大道雷罰也會將你挫骨揚灰,灰飛煙滅。如果這些視頻在仙界流傳出去,馬上會掀起軒然大波,或許都會令仙界中的道德規則徹底顛覆。從這幾日的網絡上和李翠蘭一家的接觸中,唐峰愈發對這個世界了解的更加透徹明白。一切向錢看,強權,貪婪,物欲橫流。有錢有權有未來,無錢無權無人生。而規則法制都是給平頭百姓定制的,上位者們可以無視甚至可以打破。一分錢難倒英雄漢!自古衙門朝南開,有理沒錢莫進來。其實,在唐峰看來擁有了實力,我,就是道理!我,就是這天!別來惹我,不然,我會叫你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天下民眾沒有信仰,不信鬼神,無視天地。不信舉頭三尺有神明,地府陰曹渡魂靈,十八地獄煉厲魄,三界六道轉來生。你無視天地,不敬鬼神,做什么事都無所顧忌!沒有信仰,又管不住自己的貪婪欲望,受不住這世間的花花綠綠。所以,最后欲望吞噬理智,利益戰勝了道德。這比心魔入體都來的兇險萬分。世間多少人在這囂喧紅塵中迷失本心,放飛自我,墮入物欲橫流難以自己。唐峰覺得這個世界里有些人連底線什么的都已經沒有了,沒有了底線,不是說道德淪喪那么簡單了,喪心病狂,為所欲為,為非作歹全憑自身好惡。沒有了先輩前人的浩然之氣,敬畏之心,錚錚傲骨,有曰“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無道,以身殉道。未聞以道殉乎人者也?!?br/>  不過,這一切和唐峰是一毛錢關系沒有,紅塵煉心,亦是修煉。世間百態,蕓蕓眾生,對于唐峰來說,抱著游戲世俗就是他當下的心態。既不插手,亦不脫俗,凡事由心,默看紅塵。你不惹我,吾不惹你,你若惹我,滅其滿門!狂嗎?我喜歡!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