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峰笑聲在大廳中來回激蕩,而懷中的蕭媚和李母幾人卻是只單純的聽到唐峰神經病似的大聲狂笑,故而只是不知所以的拿看白癡的眼神偷偷瞅著唐峰??稍谑捗臓敔斠槐娙硕袇s是宛如驚電狂雷在炸響。被震的腦仁嗡嗡直響,心神恍惚,漢盟眾人心中齊齊大駭,這是什么功夫?音波功?魔音入腦?這其實是唐峰在笑聲中融入了輕微的神識震懾,使其心神失守,繼爾神志被奪,成為魚肉任人宰割。笑聲剛落,唐峰懷中的蕭媚也從鎮驚中醒來,不停的扭動想要掙脫,可偏偏困在唐峰的懷里好像愛侶之間親昵撒嬌似的,倒是把自己搞得混身別扭,香汗淋漓。無奈之下也不敢再扭動了,只能撅著嘴恨恨的看著向唐峰,可當她看到唐峰微闔的眼眸中那懾人心魄的星海,不由的心神失守,深深地陷進去了。緊接著她的眼神熾熱的好像要把唐峰吃了似的。唐峰撇了她一眼,暗嘆了口氣,搖了搖頭,知道這個冷美人亦是淪陷于自己無意中釋放出的眼神中了。于是唐峰也沒理她,只是眼中神光大盛,懾人心神的看向以蕭云烈為首的一眾漢盟中人,看的一眾人是心頭悸動不已,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的青蛙。不禁同時的抱拳躬身,蕭云烈恭聲說道:“小友,我等此次前來著實是無半分惡意,只是純粹為了蕭媚之前的無理向你道歉的!”蕭媚的父親亦是惶恐的急忙說道:“這位小兄弟,前倆次是小女蕭媚的不對,在沒有搞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便對您無理,所以我們這次親自來向您賠禮的。這張卡里面有200萬,請收下,聊表歉意。不知可將小女放還?”說完將一張銀行卡雙手奉上,眼中滿是惶恐。唐峰不置可否的接過銀行卡,也沒推辭,放入口袋??粗捗牡母赣H點了點頭道:“不知道你們是從什么地方看出來的,確實剛一開始我是有心想將你們全部化為飛灰,如果你們今天是來報仇的或是言語不恭。我不介意手中再多些血腥?!闭Z氣平淡,神色溫和,全然不像是一個談話間令人灰飛煙滅的狠人。手一松,氣機一震,蕭媚整個人便飛入了父親的懷中。蕭父急忙將蕭媚放下,左右仔細觀察一番,發現沒有什么異常的地方,于是又問蕭媚:“丫頭,有事沒有?”蕭媚搖了搖頭,她除了身上有些燥熱外,嘛事沒有。站到了爺爺身后,神態和李翠蘭剛見唐峰時是相同無二,一雙星眸直勾勾的望著唐峰,身形微顫亦不說話,雙頰泛紅,眼神灼灼,手指互扣。從一個冰雪女神化身為烈焰癡情桃花女,讓一旁的蕭父大跌眼鏡,這還是自己的閨女???怎么分分鐘就變身成為癡情小女生了?剛才來的路上還信誓旦旦的要給唐峰好看呢。要不是自己和老爺子在一旁生拉硬拽,估計早就帶人殺上門去了。不過也幸虧是生生壓制眾人等到探子回來,這才沒有釀成大禍。不然一眾鐵血漢盟的英雄好漢上門向對方悍然興師問罪,現在也和林佳亮他們一樣一樣滴了,就是再多幾倍,也是化為灰燼。死的不能再死了。絕對是送菜!
  爺倆來之前仔仔細細的盤算了一夜,又和前次來的兩位長老征詢一番,尤其是當探子拿回偷拍來的影像,在視頻中和盟中坐鎮的幾位長老高手共同觀看,這還還沒放完,眾位長老馬上就一致決定前去向唐峰道歉,化干戈為玉帛。盡量結交唐峰,就是不能成為朋友,也盡可能的化解這段芥蒂,千萬不能和唐峰交惡。這他丫的還是人嗎?十來號人瞬間泯滅,其中一個還是林家配給林佳亮的保鏢,實力武師中級,雖說人性不好,但不管怎么著在江湖中也是一流高手了,可就是這么個一流高手,在唐峰面前和那十來個普通地痞流氓一樣,落個灰飛煙滅。最讓人恐怖的是唐峰身形絲毫未動,而且蕭媚前兩次的受挫經過也是了解的清清楚楚。不說頭一回,就是后面兩位長老也在一聲喝叱中飛出飯店!而那兩位長老可比林佳亮的保鏢要高一階,武師巔峰,其中一個已半只腳踏入宗師之境。這一下令漢盟一眾高手駭然,漢盟中最高武力是盟中歲數已九十有三的大長老,半步先天之境,也幸虧大長老這兩天剛剛結束閉關,一同觀看了唐峰的視頻,才強力壓制住天盟一眾已被熱血沖昏了頭腦的高層。當時大長老情急之下一掌轟塌了半個會議室,還和天盟眾人說唐峰比他厲害十倍有余,隨后轉身進入密室,據說這次是要閉死關,不入先天不出關!聽的一眾人是面面相覷,心中澎湃洶涌的血氣瞬間被澆滅了,猶如一盆涼水從頭澆落。心中是拔涼拔涼的??!
  這才令天盟盟主改變初衷,由興師問罪變為前來拜會唐峰,并賠禮道歉誠摯示弱以盼交好,不過他們的示之已弱正好符合了唐峰的性格,唐峰是屬于那種順毛驢的,你敬我我敬你,你打我歪主意,我嫩死你!所以說和唐峰相處別玩心眼,直來直去就可以。當然,你就是看不慣唐峰也不能上來就指著他的鼻子罵娘,那肯定是自尋死路了。畢竟唐峰上萬年的生命,就是再傻再天真,仙界中兇殘暴虐的爭戰奪掠,爾虞我詐的互貿互易,哪一項不都透露著血淋淋的人性原罪!時間長久下來就是一根棒槌也得磨練出七竅玲瓏心來。何況唐峰本就是聰明伶俐之人,一早把人心人性看的明明白白通通透透。尤其面對世間凡俗,令他更像是冷眼旁觀的世外之人。唐峰的思維方式還在慢慢的向這個世界相融合,一個劫匪,一個紈绔的記憶令他眼界大開。不過,唐峰覺得這陣子抽點時間多看看書,上上網,充實一下,畢竟在這里不知道要待到什么時候。這里的人情世故也需要了解不是?雖說不受禮法約束,但也不能格格不入吧。蕭云烈看著唐峰眼中神色不定,也不敢輕舉妄動,和自己兒子對望一眼,雙方眼中俱是無奈之色,又看了看看媚眼如絲的蕭媚,只能是硬著頭皮抱拳道:“小友,時已近午,不如一同用餐可好?”唐峰自昨天下午幫李翠蘭晉級先天,后爾二人攜手雙修直至現在是滴水未進,粒米無粘。蕭云烈如今一提,使的自己腹中亦是陣陣的饑腸轆轆了。。
  隨手一揖,道:“那就一起吧?!鞭D頭看向愣愣的李大興說道:“準備一桌吃食,也有些餓了?!庇謱钅赣樣樞Φ溃骸疤m兒一會兒就會下來,有些事情她會告訴你的?!闭f完話逕直走入一個雅間,自顧自的坐下,看著蕭媚爺孫三人魚貫而入,余下的有十余人在大廳紛紛落坐,自行成桌。不提李母和李大興去張攬忙活,也不說李翠蘭在樓上收拾大床上瑩瑩落紅時的小女兒情懷。雅間中的三人此時各懷心事,只有唐峰無所謂的喝著剛剛沏好的茶水。放下茶杯,唐峰看著蕭云烈笑著道:“老爺子,還有什么事嗎?不妨說來聽聽。不過呢,咱們的先前事情兩清了?!笔捲屏衣勓孕闹幸凰?,知道唐峰確實沒有再為難之意。遂呵呵笑道:“小友,請問你高姓大名?不知你師承何門?今年多大歲數了?”聽到蕭云烈一連串的問話,唐峰倒也沒有回避,淡淡的道:“唐峰,唐朝的唐,山峰的峰。今年27歲,師傅乃世外之人,長年隱居不便透露?!边@時一個嬌媚柔膩略帶顫抖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唐峰,你有女朋友沒有?”隨聲望去,只見正是蕭媚眼若秋水,滿是期盼的看著唐峰。唐峰點點頭說:“有啊,還是個大美女呢?!辈贿^話說回來,眼前這個也是艷若桃李,體態婀娜的美女,對于唐峰來說,只要兩人情投意合,雙方樂意,就可攜手同修。什么婚姻法,道德標準,世俗禮法對于他就是一紙空談。不管在哪里,只要你的實力足夠強大,你就可以制定規則,亦或是破壞規矩。在強大的實力面前皆是虛妄。所以說,和實力強橫相輔的是一顆清醒的心。道家所說的修道先修心,才不會在你擁有了強橫的力量后,卻控制不了心中的貪婪和欲望。從爾迷失自己,遂被心魔掌控,淪為魔頭,為害天下,遍地屠戮。蕭媚在聽聞唐峰有了女朋友后,頓時那一對剪水秋瞳立刻失去了顏色,隱隱淚水氤氳“我知道了?!笔捗妮p輕話語中滿滿的失落心澀之意,那失望落寞的神色令人是盤腸百轉,心生憐憫。
  就連唐峰都感到自己的話是不是說錯了,而看著蕭媚泫然欲泣,嬌艷失落的容顏,亦是不由得陣陣憐惜。不對!唐峰倏然警覺,自己的情緒怎么這么容易受到影響。眉頭微皺看向對面的蕭媚,神識全開將蕭媚籠罩于中,在蕭媚體內查識一番,在眾人詫異看著唐峰的神情中,唐峰收回了查探蕭媚體內的神識,眼神中一道靈光隨閃即逝,略有深意的看著蕭媚問道:“我已有了蘭兒,你還要不要和我在一起?”沒等蕭媚回話,蕭父急急應道:“唐兄弟,你這是要和前女友分手,再和小女交朋友吧!”唐峰道:“不是!是她們兩個一起?!薄鞍?!這……”蕭父和蕭云烈同時嘴巴大張,神情古怪的看向唐峰,而蕭媚在剛聽到唐峰說的話頓時神情高漲,眉飛色舞的想要答應,可再聽到唐峰下一句話不由得也是捂著張大的嘴,答應不是,不答應又舍不得。兩只大眼中滿是掙扎之色。蕭家父子對望一眼,又齊齊看向蕭媚,也是一心忐忑,不好下結論,只好暫時觀望。片刻,在唐峰笑意盈盈略帶期盼的眼神中,銀牙一咬,眼中滿是堅定的對著唐峰點了點頭,語氣輕顫的說道:“我同意!只是你以后不許欺負我,我會一心一意對你!心甘情愿?!薄斑@孩子沒救了,是中了多大的毒呀?!”蕭家父子頓時大眼瞪小眼,心中滿滿草泥馬奔騰而過,邊跑邊喊著號子“好嗨喲,喲喲喲,好嗨喲,喲喲喲……”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