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說天盟盟主父子倆人正在經歷著草泥馬方陣的洗禮。唐峰指著自己身邊的餐椅,對蕭媚溫聲說道:“坐過來吧?!薄班拧笔捗暮咻p聲應道,隨即起身坐到唐峰身邊。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雙手相互緊扣,一看就是心情緊張,惴惴不安。唐峰伸手抬起了蕭媚的下巴,使之與自己對視。在蕭媚慌亂嬌媚的眼神中,一道神識印入她的識海,一篇功法傳出,這篇功法一入蕭媚腦海,便化為十二幅圖畫,由簡到繁,直接印刻在蕭媚腦中,使之即刻為之已用。蕭媚雙眼一亮,怔怔的看著唐峰,心中除了愛慕就剩下震驚了,就在剛剛,當十二幅圖畫印刻在腦時,那從圖畫中直接詮釋出的大道真解如醍醐灌頂般令蕭媚的心靈境界霎時登堂入室,片刻之間頓悟了,雙眼溢出的精神威壓令唐峰一陣色變,這是得多妖孽!光是領悟冰河真解片刻就讓蕭媚的精神力登堂入室,除了頂級功法,蕭媚的資質也是非同小可。在唐峰神識的探查下,蕭媚身具冰肌玉骨,資質天成,再修煉相應的功法,可事倍功半,修煉起來數倍于旁人。這還是在這個靈力稀薄的世界,如在仙界,像蕭媚這種身具逆天的資質,讓人知道的話,怕不令各大仙門大打出手,血流成河了。冰河真解是唐峰在仙界游歷蠻荒之地機緣巧合之下偶然獲得,可和唐峰所修煉的九月瀚宇功法相媲美,乃是上古冰河一族的鎮族傳承功法,雖然也隨著在上古大戰中冰河一族的落沒,功法也在時間的流逝被淹沒流失,可在當時確實是不可多得的頂級功法。而蕭媚的冰肌玉骨正好能將此功法繼承的百分之百或修煉的更有甚之。這也是唐峰知道蕭媚不可能背叛自己之下,才將冰河真解傳授與蕭媚,不然蕭媚就是冰河傳人,資質再妖孽,也不會令唐峰傳授一絲功法,就在蕭媚慢慢清明的眼神中,唐峰探手搭在蕭媚肩膀,又將一縷靈氣打入蕭媚體內,助其運行功法,和李翠蘭一樣開擴丹田,讓其自行運轉,不虞出錯,免去行差踏錯之苦。收回搭在蕭媚身上的手掌,用神識在蕭媚的體內一掃,滿意的點點頭,抹了抹額頭的虛汗,不禁的微微苦笑“勞碌命??!”不過想想將蕭媚打造成先天之后的情景,嘴角又邪惡的微微勾起,因為他知道蕭媚可和李翠蘭不一樣,和李翠蘭雙修只是單方面的令李翠蘭精,氣,神三大境界提高,自己卻是除了靈力稍稍恢復和神識凝練一些之外是一無所得。噢,還有那令自己迷醉的無雙曼妙!可要是現在的蕭媚如果修煉至先天之境,冰河真解略有所成,再和唐峰進行陰陽雙修的話,不敢說馬上對唐峰會有多大的裨益,就單單吸收了蕭媚的處子元陰,估計就可大大的縮短銀月煉化劫雷的時間,到時銀月煉化劫雷不但本身會有巨大的收益,而且還會進入識海之中幫助萬仞,一同煉化剩余劫雷,如果成功的話,那自己有了銀月和萬仞在手,哪怕就是比自己現在身體再糟糕一些的情況,只要是沒死,別說在這一方世界已知的情況下無有敵手,就是在仙界對上金仙以下的仙人也有底氣叫板。就像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和一個孔武巨漢叫囂:“你過來呀!你敢過來嗎?你個烏龜王八蛋!不過來你就是我三孫子!”可偏偏巨漢只能無可奈何的瞪著他,因為書生手中拿著炸彈的遙控器,你敢過來我就引爆,誰也跑不了。
  也沒有理漢盟盟主兩父子的哀怨目光,稍稍的運轉靈力恢復了一下??戳丝词捗恼陂]目修煉,沒去打擾,才對著蕭云烈道:“媚兒已被我帶入仙途,以后與她有關的事就直接找我吧。只要不是太過分,我都會解決的?!笔捲屏液蛢鹤訉σ曇环?,心中滿是苦澀。倒不是唐峰有什么不妥,而是早在兩年前蕭媚父親背著蕭媚和燕京的姜家四子訂了婚約。不過也是因為這個婚約,蕭媚才遠離燕京總壇,兩年沒有回家了,就是怕家里人逼著結婚,而蕭云烈在得知后也是痛罵了蕭媚父親一頓,可也是無濟于事,只等姜家四子從國外回來就完婚,現在經唐峰這么一截胡,二人心中那叫一個五味雜陳。姜家在京中雖不是頂級的家族,可也是數一數二的,而且在江湖中也有極深的背景,當時蕭父拜訪姜家時也是有些攀附之意??烧l知出了唐峰這一出,打是打不過,惹是惹不起,講理吧人家估計也懶得聽??磥?,只能實話實說了,讓唐峰自己解決吧。不然,拖下去兩邊皆得罪了更是麻煩。兩個人眼神交流中默契的統一了結論,蕭云烈籌措了一下說道:“唐小友,媚兒呢在兩年前和別人有了婚約,這個你怎么想?”唐峰微微一笑,道:“媚兒現在有夫家了,那個婚約就退了吧。有什么困難再找我?!闭f話間飯菜紛紛端了上來,李母估計是聽到了什么,在門外喊了唐峰一聲,將他叫了出來。唐峰讓蕭云烈父子倆再思量思量,出到門外見到李母溫聲道:“伯母,有什么事嗎?”李母看了看雅間里的三人,語氣有些不愉的問道:“唐峰,嗯…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可我畢竟是蘭兒的母親,你這樣……”話沒說完,唐峰就攔住了她的話語道:“伯母,你既然說了我不是一般人,估計是也猜到了什么。你可以放心的將小蘭交給我。再說,現在小蘭已是我的人了,而且我將她已帶入到了另一條道路,以后她要走的路和我一樣。你,還不放心嗎?”語氣堅定神色平靜,不過唐峰話中的意思讓李母心中是波濤洶涌,如驚濤駭浪般沖擊著她的心頭。和唐峰一般的存在,是什么樣的情況,幾次親眼目睹了唐峰一念間判人生死,彈指間灰飛煙滅。雖沒有展現出飛天遁地,呼風喚雨的大神通,卻也令李母驚其為神靈,就差頂禮膜拜了,現在聽聞自己的閨女今后也可以擁有如此能力,怎不心神激蕩,于是又問道:“唐峰啊,蘭兒那邊同意了嗎?”唐峰點了點頭道:“蘭兒那兒我會去和她說的,我相信她會答應,因為以后我們的道路還要走很久很久!只有我們兩個會很寂寞的?!崩钅嘎犃T低頭想了想,也沒再說什么,只是復雜的看了唐峰一眼,說道:“不管你們以后會怎么樣,好好待蘭兒!”唐峰緩緩的點了點頭,認真的說:“我會的!”沒有廢話,沒有贅語,就三個字。卻能感覺到一股厚重的氣息使人從心底信服。李母放心的笑了笑,轉身走了。。
  唐峰正要進入雅間,眼角卻撇見一道窈窕的身影從二樓飄然而下,只見李翠蘭如仙女下凡似的落到自己身邊,脆生生的叫了一聲“峰哥?!彪S即將手搭進了唐峰的臂彎,一雙胸器緊緊的靠在唐峰手臂上,陣陣抓心撓肺的誘惑力刺激令唐峰差點當場暴走,狠狠地瞅了李翠蘭一眼,咽了口唾沫,猥瑣的往李翠蘭的小耳朵里吹了口氣,在李翠蘭身酥體顫,心神恍惚間,小聲說道:“膽大了啊,,哥哥一會兒將你就地正法!”李翠蘭聽的是嬌軀微顫,諾諾的說:“峰哥,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人家剛才只是聽到了你和媽說的話了。一下子沒忍住嘛。峰哥?!闭Z氣嬌憨溫軟,吐氣如蘭,神態柔媚中透著濃濃的情意。唐峰呵呵笑著感受著佳人的一顰一笑,帶著李翠蘭進入了雅間,在蕭云烈父子驚愕的眼神中將李翠蘭介紹給了他們。而令爺倆感到驚懼的是李翠蘭身上那陣陣的威壓,比之盟中大長老都要來的龐大,渾厚。使人心生無力只感。好像面對著是一方天地。這就是先天之境的威壓之力,先天之境,溝通天地,時刻自行吸收著身邊靈力,加之仙界中的頂級功法,體內又經唐峰注入了一縷仙靈力助其功行百脈,爾后二人又同參陰陽,共赴極樂,其中大半的好處全被李翠蘭吸收了,種種跡象表明,李翠蘭現在的境界已穩穩的步入了先天巔峰期,已是世間已知的大高手了。如果心境跟了上去,筑基為期不遠。
  此時蕭媚緩緩的吐了一口氣,緩緩的睜開眼睛,兩眼黑白分明,亮若星辰。直直的看著李翠蘭,而李翠蘭也是兩眼發亮,定定的看著蕭媚。兩大美女春蘭秋菊,各擅勝場。李翠蘭面容嬌憨,身形高挑,空靈婀娜,似那月中嫦娥,九天仙子。蕭媚則是冷艷絕美,身材火爆,性格亦是火爆,很是給人冰與火相濟的震懾感,使人著迷。二女互相打量著,唐峰在一邊樂呵呵的也不說話,看著二女相互使著勁兒,蕭云烈父子倆大眼瞪小眼,更是打定主意不和唐峰交惡,出了事有唐峰扛著,自己這當長輩的不管了,也管不了了。片刻后飯菜上齊,唐峰遂招呼著大伙吃飯,二女才收回了各自目光,又都放在唐峰身上,極盡溫柔愛戀,不約而同地將桌上的佳肴不時挾入唐峰碗中,讓蕭媚的父親和爺爺眼睛都快瞪成泡了,也沒讓蕭媚收斂一點,一大半都挾進了唐峰的碗里??粗品逶诙姆讨写罂於漕U,吃的不亦樂乎,齊齊嘆了口氣,化悲憤為食量,埋頭痛吃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