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 第5284章 血獸越海,偶遇李虎

第5284章 血獸越海,偶遇李虎

    “這是……”
  
      瞳孔一縮,朱天篷駭然的看著下方那緩緩升起的龐然大物,額頭和背心冷汗于此刻悄然的流淌而出。
  
      兇險!
  
      太兇險了!
  
      一想到自己居然在這樣的龐然大物身上修煉這么久的時間,朱天篷只覺得后背陣陣發涼。
  
      血獸!
  
      這乃是一頭血獸!
  
      而且看這個體積,絲毫不遜色于之前追擊王禮的那一頭。
  
      無怪乎他之前即便是開啟帝眸也沒有察覺到,實在是雙方的差距太大了,這根本不是他現階段能夠洞察出來的。
  
      “逃!”
  
      腦海中升起一個念頭,朱天篷顧不得其他,遁術施展間急速的朝著后方掠去,內心暗道:“必須盡快離開此地!”
  
      “一旦那龐然大物蘇醒察覺到了我的存在,只怕就走不了了!”
  
      一時間,朱天篷遁術施展到了極致,掠出了數千里范圍之后,那龐然大物悄然潑水而出。
  
      “吼~”
  
      低吼聲響徹,那龐大的血獸潑水而出,縱身一躍掀起驚濤駭浪,無邊的血水翻滾間,可怕的威能于此刻顯露而出。
  
      “咕嘟!”
  
      遠遠的,朱天篷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在其威能顯露的瞬間,他已經察覺到了后者的修為,那是六階鴻蒙掌控者的境界,雖然其是血獸智力低下,但力量卻是實打實的。
  
      如此情況下,之前他一旦被波及在內的話,后果絕對是不堪設想,甚至會身死道消。
  
      “十三弟?”
  
      這時,一道錯愕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循聲望去,只見李虎飛行的動作為之一頓,一臉晶塊的看向朱天篷所在,宛如看到了怪物一般。
  
      “呃!”
  
      回過神,朱天篷先是楞了一下,當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轉身看向李虎道:“李虎兄,好久不見啊?!?br/>  
      說著,朱天篷施展周天變化術將面容恢復如初,但自身的氣息卻也還是屬于李牧的。
  
      朱天篷很清楚現在的局面。
  
      一旦他沒有李家修士的氣息波動的話,那勢必會被血獸盯上,那樣的話,等待著他的下場絕對是不堪設想。
  
      “是你!”
  
      看著容貌恢復的朱天篷,李虎頓時就為之一振,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下意識來到了朱天篷身旁,遲疑道:“你是太白兄還是十三弟?”
  
      容不得他不震撼。
  
      實在是周天變化術太神奇了,在這里雖然也存在變化術,但能夠做到這般模擬一個人的本源卻也是天方夜譚。
  
      “我是李太白!”
  
      淡然一笑,朱天篷撇了李虎一眼道;“李虎兄之前不是親眼看到了李牧兄的陣亡嗎?”
  
      聞言,李虎頓時苦澀一笑。
  
      他的確是看到了!
  
      但正是因為如此,他在剛剛的一瞬間才會如此的震動。
  
      在確定眼前的人是朱天篷之后,他卻也是舒了口氣,畢竟李牧如果活著的話,對于任何人都不是好事兒。
  
      想到這里,李虎的眼底精光一閃,目光緊盯著朱天篷道:“太白兄的神通當真是鬼神莫測,當真是讓我敬佩萬分啊?!?br/>  
      雖然不知道周天變化術的技巧在何處,可李虎卻也明白這樣的神通的重要性和無限可能性,如果自己能夠得到的話,那……
  
      “這家伙……”
  
      將李虎的反映盡收眼底,朱天篷那里看不出他的心思是什么。
  
      不由的,他內心就冷冷一笑,暗道:“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br/>  
      李茜想要他的不滅神魂之法,李虎想要他的周天變化術,甚至之前李牧對于他的神通都有些窺視,當真是……
  
      雖然看穿了后者的心思,但朱天篷卻也不會傻乎乎的直接將其點破,聳了聳肩道:“李虎兄言重了!”
  
      “些許小道罷了,上不得臺面!”
  
      “對了,李虎兄怎么在這里?”
  
      聞言,李虎也冷靜下來了。
  
      他知道朱天篷在轉移話題,可他卻也明白自己不可能強行奪取朱天篷的神通,神色也瞬間平靜下來,淡然一笑道:“我察覺到這邊區域有血獸的躁動,故而過來看看!”
  
      “太白兄你呢?也是感覺到血獸的存在而來?”
  
      尋找血獸!
  
      這貨想要做什么!
  
      瞳孔一縮,朱天篷內心一陣不解。
  
      在他看來,那樣的龐然大物絕對是危險的代名詞,不說躲得遠遠的也不可能主動上去找不痛快才對。
  
      可這李虎就這樣做了,這是為何?
  
      下意識的,朱天篷便點了點頭,順著李虎的話語道:“不錯,我也是察覺到了這邊的波動而來?!?br/>  
      “不過李虎兄,那血獸可是六階鴻蒙掌控者級別的存在,咱們還是不要去招惹的好?!?br/>  
      說著,他的目光就隨之聚集在李虎的身上。
  
      雖然不知道后者為何會主動找上那血獸,但絕對不可能如他想象中那般簡單。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必須要套出話來,這李虎找血獸到底是為什么?
  
      “太白兄!”
  
      突然,李虎抬起頭目光對上了朱天篷,嘴角微微上揚道;“你應該不知道血獸的作用吧!”
  
      血獸的作用?
  
      不就是震懾他人的嗎?
  
      眉頭一挑,朱天篷內心嘀咕間,一時間還真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畢竟一旦開口,那他就會暴露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是情況,那樣的話,想要從李虎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也是極其困難的。
  
      可轉念一想,朱天篷卻也明白自己如果不承認的話,那李虎也不可能告訴自己他找血獸做什么,對于他而言也是得不嘗失。
  
      “我的確不知道!”
  
      深吸一口氣,朱天篷神色嚴肅的看向李虎道:“不知李虎兄能否幫助我解惑?”
  
      “自然可以!”
  
      笑容更甚,李虎一臉大局在握的姿態,指著不遠處的血獸道:“那血獸對于外人的確是危機四伏,但對于我李家修士而言卻是至寶!”
  
      “整個血池之內的能量雖然龐大,但最精華的部分卻也是在血獸的身上,如果能夠得到其中的東西的話,那完全可以幫助我們迅速的提升修為,甚至……”
  
      說到這里,李虎的話語為之一頓,沒有在繼續說下去,目光炯炯盯著朱天篷,一副你快問我的架勢。(未完待續)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