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道緣浮圖 > 章二十八 時間之法

  燕開庭一愣,時間之法是個很陌生的名詞。
  大家都知道,此世界具象于七條基礎規則之上。金、木、水、火、土、界、律。五行是眾生道種之屬。界即生死,律為因果。簡單地說就是人死不能復生,道途自有因果。
  而跳出五行,不入輪回,不沾因果,那是上界天人才有的能力。在建木登天之途封閉后,關于天人,關于神明,已漸漸變成一種傳說。
  至于時間之法一直以來都是眾說紛紜,它真實存在,每一個人都會切身感受到,并且看著自己和他人從幼年、成年走向老年。
  若說真實的存在就應該有法則,有大道,但是千萬年來,卻關于時間之說從未在道典上顯現片言只語,而大陸上的種種傳說也沒有一條記載能讓人信服。
  于是許多人都認為,假如時間大道是三千大道之一,那也是超越了此世界的存在。
  每個時代總有天才或者具有探索精神的強者想要嘗試一番,不過都沒有給后人留下成功的例子。反倒如因果之律的威力般,給世人留下警告,時間之道復雜程度超越生死之界,一旦起了窺探之心,就無可避免迷失。
  付明軒思索間,正想對燕開庭說點什么,突然轉身,目光投向左近之處,沉聲道:“什么人!”
  客院的高墻上爬滿千金藤和菟絲子,月光照在繁星點點般的白色小花上,竟然還有些晃眼睛。
  其中一片月光從中分開,韓鳳來走了出來,一如既往顯得有點小靦腆。
  付明軒看到韓鳳來,呵的一聲,似笑非笑地道:“韓少東,日前剛聽了一出好戲吧,居然還來這里?這么看來某些自作聰明布局的傻子,自己也在別人局中??!”
  燕開庭之前看到韓鳳來的時候還沒多想,被付明軒這么一說,立刻意識到其中問題。
  如今看來,韓家這位少主可不是簡單角色?!坝^風閣”的人演給他看的那場戲全然白演。但他明知道接頭人有玩弄花樣的嫌疑,卻還是入住了燕府,恐怕一開始就對“天工開物”有所圖,正好順水推舟,還不著痕跡。
  只不知道他跑出來偶遇燕開庭,又連帶見了夏平生,將自己意圖隱晦地暴露出來,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韓鳳來沒有馬上應聲付明軒,反而看了燕開庭一眼,像是明白他此刻心中所想,道:“燕主不要多慮,我方才的承諾,沒有一字虛言?!?br/>  說完,韓鳳來才轉向付明軒,拱手行了平輩禮,道:“寒洲道兄,好久不見?!?br/>  付明軒嘆了口氣,拍拍燕開庭的肩膀道:“你這是越活越老實了!心事都寫在臉上,被人看得清清楚楚?!?br/>  然后他才向韓鳳來回禮,“倒是不曾想,簫韶你這么快就走動到我們這種小地方來了?!闭f罷,付明軒指指燕開庭道:“這是我兄弟,也沒什么優點,就是老實,欺負起來輕一點?!?br/>  聽到這類似于琉璃器皿,輕拿慢放的說法,燕開庭腦中正在亂七八糟推衍的念頭全都跑光了,愕然轉頭看向付明軒,覺得他今晚有些活潑過頭。
  韓鳳來好像也被說傻了,盯著付明軒,眼神無辜,耳尖紅通通的,大有往脖子擴展的跡象。半晌,他才有些哭笑不得地道:“寒洲道兄,你可真會說笑?!?br/>  燕開庭覺得再讓這兩人互相恭謙讓下去,能扯到天亮,問道:“韓少主這是又出來散步?”
  韓鳳來落落大方地回道:“原本是看見燕主離開客院,想過來打個招呼,后來……寒洲道兄到的時候是該回避,不過這里的氣有些異常。時間之法太過罕見,一時起了好奇之心?!?br/>  又是一個時間之法!
  付明軒道:“簫韶既然也感覺到了,那有什么看法?”
  韓鳳來道:“前人手記中有‘時間黑洞’之說,大多被認為是天然形成,事實上,并沒有任何記載能確認是當事人落入黑洞,又全身而退后留下的真實成例。不過你我都知道,有一個地方存在時間之法,那就是神器秘境?!?br/>  燕開庭聽了兩人交談方才恍然,那是散修不可能知道的秘聞,就是正統道門弟子,不到核心層面也大多茫然無知。
  為何那些核心弟子的修煉速度不僅遠超散修,甚至比起自己的同門同代還都要高許多?事實上,除了天賦、秘法、資源上的差別,以及歷練時的機緣和運氣之外,還有一種極為特殊的時間修煉之法。
  大陸上一直有無為塔、道德劍、山河鼎、禁屠刀四神兵之說,來源已不可考。元會門和小有門各持其一,另兩件則是由星極門和諸生門,分別與七派中的四個共有。
  它們的名字聽起來,是四件神級戰兵,而有幸見過的人,會知道它們的外型亦如其名。想要馭使神兵,至少得是尊者之上,一般人仰望過后,不會再多想。
  但是大多數人所不知道的是,這四件神兵有一個共同的神通,那就是劈開世界壁障,進入時間之河。
  然而河流彼岸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存在?雖說歷代有來有往者也不少了,可仍沒有一個統一的說法。
  只能粗略地認為,那個地方也相當于一個修煉秘境。只是和本世界秘境固有的環境不同,在那里,每個修者的境遇都不一樣,他們的經歷更像幻陣,與本世界迥然有別,而大部分人會體驗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人生。
  無論他們在里面待了一年、兩年,還是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生,外面的時間都只過了一天一夜而已。
  聽起來這簡直是修煉神器,但是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內外時間概念混亂還是輕的,有些人在里面過完了一生,出來以后很容易分不清兩邊的真實和虛幻。而他們若既有幸運更有實力得到第二次進入的機會,則會發現,兩次跨入的根本不是同一條河流。
  還有的人則是在一天一夜之后沒有出來,這樣的情況多了以后,人們也就知道,這些人恐怕再也不會回到這個世界。即使他們留在道門的命魂牌一直完好,也已經徹底迷失在時間里。
  這種修煉方式不僅風險極大,資源消耗也是天文數字,因此并不是修士們有膽量有等級就能去碰運氣的。
  相應的,道門弟子若通過這樣的考驗,就等于是真正進入了門派核心。并且他們在秘境中的經歷大大豐富眼界,開闊見識,今后的道途上就會少了許多阻礙。
  韓鳳來的猜測是,燕家先祖在這里修建祠堂的時候,可能還借了些地利之便。而高級法陣若與天然環境混為一體,威力比單純用材料打造的要更大一些。
  而這個地利之便,按理說不該是“時間黑洞”這么危險的東西,但有可能是一個大型空間法陣,甚至是一條天然空間通道。
  名門的家族重地通常兼具堅固防御和撤退后路的雙重功能。
  如果里面有空間通道就比較容易解釋了,天然的空間通道其實質就是世界壁壘的縫隙,世界壁壘之外即是時空亂流。若法陣失能,紊亂了對接的方位,漏一些亂七八糟的氣息進來就很正常了。
  “燕府修建之前,這個地方是否有什么特殊地形?”韓鳳來看向燕開庭問道。
  燕開庭想了想,卻不得要領。
  玉京城的建造并非一蹴而就,前后曾多次擴建。尤其玉脈枯竭前后,幾大主要城區實際上已經算是推倒重來過的了。
  而玉京所處位置雖然在服玉山脈余脈上,但主城范圍地形卻相當平坦,就算去查城志都說不清楚這是人工還是天然的了。
  韓鳳來也知道一座一千多年歷史大城的某個角落,實在很難追溯,于是道:“我有個朋友于陣法上頗有造詣,他過兩天會來玉京。如果燕主不介意的話,到時候可以請他過來看一看?!?br/>  燕開庭點了點頭,付明軒也沒意見。
  越是高級的法陣,失控之后越是危險。而且時間之法的氣息是很要命的預兆,若只是空間連接出錯帶進來的也就罷了,若是世界壁壘直接開裂,那就很有可能變成魔物進攻的弱點了,怎都要找陣師來修補。
  不過韓鳳來這句話里也透露出一個意思,接下來兩天里他并不打算離開玉京。
  但是韓鳳來他說得如此坦蕩蕩,燕開庭也不好趕人,況且名義上,韓鳳來并不是他的客人?!疤旃ら_物”里一攤子亂事,他都還沒有時間去理清呢。
  燕開庭又問過兩人,這里的時間之法氣息并非一直存在,猶如夜風中的花香般,偶爾會飄來一陣。于是他決定不另派人封存此地,廣場上燕家祠堂這一角本就沒有人會來,引人注意了反而不好。
  韓鳳來向兩人告辭,走了兩步,腳下猶豫,回過頭向燕開庭露出求助眼神。
  燕開庭十分無語,給他指了前方的分支路口,又細細說了后面的路徑。
  所幸韓鳳來住的“集薈院”是第一等房間,那意味著地段夠好,環境更有特色,知道了周邊標志性的花樹配置,找起來還比較容易。
  目送韓鳳來背影消失在甬道中,燕開庭很不可思議地轉頭道:“這位真不認路?那他在荒原上豈非要喂兇獸?”
  付明軒道:“荒原上自有飛行舟代步?!?br/>  燕開庭頓時不說話了。
  好吧,散修確實很難想象道門法器的強大,他依稀記得在書上看過,有的寶船可容納百人,完全展開得有一個街區那么大小,估計一般空禽也不敢前去挑釁。
  付明軒笑笑道:“今晚還是去我那里吧!介紹一個妙人給你認識?!?br/>  燕開庭這才想起,還沒問過付明軒的來意,聞言亦無異議。他今天遇到的事情太多太雜,現在還有些心煩意亂,放松一下也不錯。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