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道緣浮圖 > 章一一四 意外之得
哭著哭著,水中倒影不知道在什么時候,現出了另一個人的身影來。
  
  沈伯嚴站在黑水河上,如同站在平地一般,靜靜地望著她,沒有任何表情。
  
  小玲瓏抬起頭來,此時的她是如此脆弱無助,仿若一只被置于桌子邊緣處的花瓶,隨時有可能掉落下去,粉身碎骨。
  
  可是她眼中卻還是有著倔強,正因為這倔強,沈伯嚴不可能放過她。
  
  小玲瓏緩緩站起身來,沒有再看沈伯嚴,一步一步地,就朝荒野深處走去,嬌小的背影,在斜陽之中邁著絕望的步子,也不知道終點在何方。
  
  付府內,付明軒手中的茶杯砰地一聲脆響,驀地睜大眼睛,望向燕開庭。
  
  “你說夏師是.....元會門的尊者??”
  
  燕開庭點了點頭,嘆息一聲。就連付明軒都如此驚訝,自己當時能夠按捺住驚訝不跳起來已經是很努力了。
  
  付明軒眼神露出不解,他也實在沒有想到,自小便認識的人,居然是修道界第一大門派元會門的尊者。
  
  “明軒,你可知厭離君是個什么樣的人物?”燕開庭問道。
  
  付明軒皺了一下眉,道:“其實,元會門雖然是第一大門派,但是其仙君厭離君,卻在浮圖榜上的排名為第二.....第一是我小有門的青華君?!?br/>  
  燕開庭還是第一次聽說浮圖榜這個東西,便問:“浮圖榜是一個力量排名的榜單么?”
  
  付明軒笑了一聲,道:“沒那么簡單,不過大致上也是這么個意思,以后再跟你解釋....就是說,厭離君在這世上并不是第一強者?!?br/>  
  “我今日聽說,夏師在元會門當中,僅在厭離君之下.....”
  
  聽到此言,付明軒也是倒吸一口氣,沒想到夏平生已經強大到了這種地步,這么多年卻一直縮在燕府做著一個大總管。
  
  只聽說夏平生是跟著燕開庭的后母一起來到燕府的,可計夫人已經去世這么多年,夏平生卻還是一如既往地留在燕府,并且盡心盡力地教導燕開庭,比起他的親生父親做的還要多,局外人恐怕很難了解其中緣由。
  
  “探虛真人說,厭離君一直在尋找夏師....這樣的話,夏師會有危險嗎?”
  
  燕開庭望向付明軒,他多么希望付明軒能夠給他他想要的答案,然而付明軒卻是直直迎上他的目光,對他說:“不管怎么說,還是要做好準備吧?!?br/>  
  燕開庭垂下眼簾,沉默片刻,繼而又望向燕府雪域院的方向。此時的大雪之中,獨自一人的夏師,會在想些什么呢?
  
  而在燕府雪域院內,卻不像燕開庭想象一般大雪紛飛,而是迎來了久違的清明,絲絲細雨夾雜著雪花,落在積雪已化的院中。
  
  屋內,夏平生拿出書架上的一卷卷古籍,一本一本地擦拭著,然后放在木箱之中,他擦拭地極為細心,極為緩慢,似是無聊發打發時間一般,直到天黑,仍是在忙于這項工作。
  
  暗夜的月色清清朗朗,撒下一片銀色光芒,燕開庭站在雪域院外,猶豫了許久,還是向里面發了一道傳訊符。
  
  如以往一般,院門極快地打開,燕開庭徑直走向夏平生的木屋。
  
  只見夏平生不言一語的整理著書籍,似是一副將要離開的樣子。
  
  “夏師,你.....你要走了嗎?”
  
  夏平生轉過頭來,看了看一臉疑惑的燕開庭,道:“我不是跟你說過么,我不會走的,我哪兒也不去?!?br/>  
  “那你.....”燕開庭看著這些被整理好放在木箱之中的古籍。
  
  “這些啊.....”夏平生也不看燕開庭,仍是細細地擦拭著一本古籍,緩緩道:“這些都是要送給你的?!?br/>  
  “什么?送給我的?為什么?”燕開庭睜大了眼睛,不解的問。
  
  “你在上師境三重位也磨了許久了,泰初錘雖然用的是越來越順手,但在悟道方面,跟你十五歲時幾乎一模一樣沒有絲毫長進。多看看書,總歸是有好處的吧,”
  
  燕開庭哦了一聲,沉默片刻,他問出了心中的疑問:“夏師,你當初為何要離開元會門呢?”
  
  夏平生笑了幾聲,似是像在說一件小事情一般,道:“什么為什么,我答應了我的小師妹,會一直留在她身邊,既然她想離開了,那我也便隨她一起離開?!?br/>  
  “可是......厭離君,他不讓你走嗎?”
  
  “這是我的選擇.....他管不著?!?br/>  
  “可是我聽那個探虛真人說,厭離君一直在找你....”
  
  夏平生放下手中古籍,轉過身來,看向燕開庭,道:“你到底想說什么?”
  
  燕開庭深吸一口氣,望著夏平生道:“夏師,你走吧,不要讓厭離君找到你,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我總覺得....厭離君找到你的話,定會對你不利!雖然我,也想能夠一直在你身邊。但是您還是先離開玉京城吧!”
  
  說出這番話,燕開庭已經是鼓足了十分的勇氣,他直直盯著夏平生的眼睛,目光堅毅,沒有絲毫退讓。
  
  沒想到夏平生卻是笑起來,隨后恢復柔和神色,走了過來,拍了拍燕開庭的腦袋,道:“你想的還是挺多,有這幾分功夫來琢磨我,還不如好好去悟一下道!”
  
  “夏師!!”
  
  “好了,你不用再說了,這些古籍我待會叫幾個下人送到你的院子里去,你先回去吧!”夏平生擺了擺手,阻擋住了燕開庭想要說出來的話,燕開庭嘆息一聲,向夏平生行了一禮,便走出了雪域院。
  
  站在門口,燕開庭回頭深深望了一眼夏平生,頓時心中泛起一陣苦澀。
  
  玄清山,有一人獨坐于山頂之上,清風瑟瑟,一襲白紗飄飄,瓷白面龐上倒映著旭日光華,竟無一絲皺紋,明清的眸子里仿若閃爍著星辰,一雙薄唇好似利刃一般絕情,單看著他的面容,便以為他也不過剛過而立之年而已。
  
  然則,這位氣質清塵卓絕,猶如天上神仙一般的男子,卻是小有門第一人,也是九州四君之一的厭離君。
  
  方才,一陣清風帶來了遠方的消息,他緩緩睜開眼,微微動容,雙唇喃喃道:“雨時.....師兄.....”
  
  雪域院內,正在收拾書籍的夏平生驀地轉身,望向了遙遠的天邊。
  
  玉京城內,聚集起越來越多的的門派,無論大小,均是因為聽聞了秘境的消息而趕來,雖然表面上玉京城還保持著有序的狀態,但是在某種程度上,玉京城已經陷入到了一種不由自主的漩渦。
  
  付府的遷府行動依然有條不紊地進行著,越來越多的平民百姓隨著外來者的侵入選擇遷離到別城,只有一些當地勢力,無論大小,因為牽扯上了各種門派,一邊想要逃離,一邊又憧憬著在秘境開啟時分到一杯羹。
  
  不久之后,夏平生的古卷都被下人們抬到了燕開庭的院子內,整整三大箱,燕開庭看的是下巴都掉了下來。
  
  如果要看這么多書才能悟道,那燕開庭覺得自己還是安于現狀就好了。
  
  隨便打開一箱,燕開庭拿起一本隨意翻看,一邊看一邊暗自腹誹,心想夏師還是對自己期望太高了一些。翻著翻著,突然神態就是一愣。
  
  只見燕開庭手中拿著的那本古籍,是一本專門記載著各類上古靈獸的記錄型書籍,起始時間為大陸初始,雖然作者不明,但是對于各類靈獸的記載卻是非常詳盡,圖文并茂,看起來非常直觀。
  
  隨意翻看之間,燕開庭就覺得越來越眼熟,直到看到了那一頁,畫著一直麒麟一般的靈獸,頭上伸著兩只觸角,張口滿嘴獠牙,燕開庭突然就想起了那一夜在荒野之上,自己在獸潮之中特別注意到的那只靈獸!
  
  怪不得當時自己竟感到如此熟悉,因為自己幼時閑來無事,經常翻看夏平生的一些書籍,尤其是這種帶圖畫的,燕開庭只當是小人書一般看,那時便留下了印象。
  
  書上記載著,這種靈獸果然是麒麟當中的一種,生存于一千年前的古雍州地界,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突然一夜之間消失的干干凈凈。
  
  燕開庭繼續翻看,只見這本古籍之上記載著許多生存在古雍州地界的靈獸都在一夜之間悉數滅絕,燕開庭略一沉吟,一個想法便涌入了腦海。
  
  據說即將要打開的秘境是千年一遇,而這些靈獸也都恰巧消失在一千年之前,并且地界大致相同,那么,會不會是因為秘境的原因,而導致了這些靈獸的消失呢?如今秘境將開,是否是那上古時期的圖像由于秘境的幻象作用,重新投射在人們眼前呢?
  
  燕開庭收起古卷,就向付府奔去。
  
  在看到這些靈獸圖像的同時,付明軒也是一驚,他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竟是與燕開庭不謀而合。當夜尚元憫說自己還未看明白的意思,大約就是這些。
  
  兩人當即決定,晚上再去荒野查看一番,這一次,他們決定跟隨著獸潮,看看這些靈獸們究竟奔去了什么地方。
  
  夜里,兩人如守株待兔一般,立定于荒野之上,就如前兩次一般,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獸潮如約奔來。
  
  仔細看去,那獸潮當中的好些靈獸,都是那本古籍上記載著生存于雍州地界,卻因不明原因突然消失的物種。兩人心下震驚,相視一眼,便落于低空,緊緊跟隨著獸潮朝前奔去。
  
  隨著獸潮奔去許久,只見獸潮仍是沒有停止的跡象,兩人也是不甘心就這樣放棄,緊緊跟隨著又跑了一段距離,兩人已是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盡管死命跟著。
  
  就在兩人正在疑惑獸潮會不會停止時,突然之間只聽見一聲沉悶的,猶如吞咽東西一般,整個獸潮就如被暗夜張開的一張大口吞了進去一般,頓時就消失在二人眼前。!
  
  兩人急忙止步,只見前方依舊是一片荒野,不見一只靈獸的影子。
  
  燕開庭皺起了眉頭,四下觀看著,付明軒則是縱躍到高處,從上往下俯視觀察著。
  
  突然,就只聽見上方付明軒一聲驚呼,他朝燕開庭招著手,燕開庭趕忙趕到他身邊,順著付明軒的目光看過去,燕開庭驀地睜大了眼睛,也是驚呼一聲。
  
  只見在二人的前方,有著一個巨大的漩渦,足有一個燕府那樣大,與地面平行,扭曲著地面上的景物,而二人,卻剛好站在漩渦的邊緣之處。
  
  這個巨大漩渦,像是平鋪在地面之上,卻與地面又存在著一定距離,呈現出極為暗淡的血紅顏色,在地面上根本看不出來,只有在上空,才可以清晰地看見這張暗夜當中的血盆大口。
  
  “這....難道獸群就是消失在漩渦里了嗎?”燕開庭不禁問道,眼前的這幅場景的確讓他深感震驚。
  
  付明軒點了點頭,道:“很有可能?!?br/>  
  兩人仔細觀察著,只見漩渦緩慢流轉之間,身周的空氣,甚至月光,都像是被吸引了一般,順著漩渦沉浸下去,卻又不知道具體去了何方。
  
  兩人站在高處,也感受到了隱隱的吸力,似是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將兩人向下拉扯著。
  
  “要不,我們下去看看?”
  
  燕開庭提議道,付明軒上來就是一巴掌打在他的腦袋上。
  
  “你不要命了!別什么事情還沒看清楚想明白就往里面沖,你看這下面分明是一個扭曲的空間,實體活物進去了會是個什么下場,誰能說得清楚?!?br/>  
  燕開庭捂著頭,委屈道:“我就說說而已嘛,那這個扭曲空間為什么會存在這里,會不會和即將出現的秘境有關?”
  
  付明軒往前方看了看,只看見片片燈火在遠處閃現,看來,這里離玉京城主城并不遠,只不過不是城門方向,也不在黑河邊,極少有人來過。
  
  “我想,搞不好這就是一個空間通道.....通向秘境的....”
  
  付明軒沉吟道,想來想去,還是這個可能性會大一些。燕開庭也點了點頭,事實上他也是這么想的。
  
  付明軒心念一轉,望向燕開庭道:“我看,我們還是先不要告訴別人這個東西存在的好,畢竟各大門派對秘境虎視眈眈,此處先爆開,免不了會引發一些爭端,就讓他們....他們自己慢慢發現為好?!?br/>  
  燕開庭點了點頭,道:“不錯,誒.....你看,漩渦正在消失!”
  
  果然,暗紅色的漩渦漸漸變得十分透明起來,最后干脆消失不見,牽扯二人往下的力量也越來越弱,直到完全沒有。
  
  付明軒道:“看來,這個通道的開啟時間還十分有限,即使發現了,也不應該貿然進去,危險性會非常大?!?br/>  
  燕開庭點點頭,隨后兩人便向玉京城趕回去。
  
  卷二完
  
 ?。?。: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