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道緣浮圖 > 章一一八 霧口秘境
“公子!”坐在一旁的孟爾雅輕聲喚他,“公子,今日你陪我去覲見大長老可好?”
  
  燕開庭驀地響起,悟道早課的結束,就代表著孟爾雅是否可以成為正式弟子的決定時刻也到來了!燕開庭笑著答應孟爾雅,摸了摸她的頭,道:“別緊張,你肯定可以的?!?br/>  
  孟爾雅紅著臉笑著,這三個月里來她也是進步頗大,本來心思聰慧,悟性也是提高了一個極大的程度,比起以前在燕府做下人的那個自己,現在的自己就說是“脫胎換骨”也不為錯了。
  
  兩人步行到小有門大殿,在大殿之外還后者十余名和孟爾雅一般地預備弟子,今日便是決定他們能否成為小有門正式弟子的時刻,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緊張的笑容。站在門口依次排序,等著一位手拿白絹的師兄,念到名字便進入大殿內,聽從大長老給出最后結果。
  
  十余名弟子之中,除了孟爾雅之外,還有三四名女弟子。那些女弟子一看就知道是大戶人家出身,身上所掛的一些飾物法器孟爾雅是見都沒有見過,按說這種弟子應是有一定的基礎才進入小有門,想到這里,孟爾雅越發覺得不心安。燕開庭也察覺到了,拍了拍孟爾雅的肩,道:“無妨。在我的感知當中,他們都與你差不多哩,不要緊張?!?br/>  
  雖然聽到燕開庭這樣講,但是孟爾雅心中還是一直打鼓,一些弟子已經陸陸續續進去了,出來的時候,有人喜有人憂,孟爾雅緊緊攥著手中的木劍,她是多么想留在小有門啊。
  
  “孟爾雅!”站在殿外的師兄一聲長喊,孟爾雅連忙答應了一聲,隨后整理了一下頭發和衣擺,望了一眼燕開庭,就走進了殿內。
  
  整個大殿與第一次來時一般空蕩,只有大長老無憂真人的氣息彌漫在整個殿內,孟爾雅緩緩走進,跪在了大長老面前,恭敬地行了一禮。
  
  無憂真人注視著孟爾雅,語氣和藹地問道:“孟爾雅,你可知我小有門的傳承道法?”
  
  孟爾雅微微一怔,就想起付明軒和燕開庭的幾次談話中談起的自有傳承,大道什么的,于是連忙回答道:“自有傳承,自盟而受,皆是通往大道?!?br/>  
  無憂真人緩緩點了點頭,抬起手來,一陣柔和的白光便將孟爾雅包裹在內,孟爾雅只覺得渾身上下猶如千萬只手一般在探測自己的內在,頓時只感到一陣內里翻江倒海的難受,但孟爾雅從小便也鍛煉出了堅韌的性子,一直咬牙苦苦承受,不出一聲。
  
  片刻之后,隨著無憂真人右手輕輕放下,包裹在孟爾雅身上的那團白光也逐漸散去,孟爾雅只覺得渾身一輕。
  
  “不錯,你本是風屬性,靈活如風,卻又是如此堅韌?!睙o憂真人會心地笑了幾聲,手中便現出一柄長劍來。
  
  這柄長劍實在是一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長劍,只是劍柄之上刻著龍飛鳳舞的小有門三字,所代表的的是一種來自小有門的認可,只有成為了正式弟子,才會配以如此長劍。每一名預備弟子轉為正式弟子之后,小有門便會根據其戰修類別來賜予一把相應的武器,以示認可。
  
  看到這柄長劍,孟爾雅頓時雙眼放光,將方才所承受的痛楚全部忘掉了一邊,直直盯著那柄長劍,恨不得馬上就握在手中。
  
  “從此以后,你的號便為‘若風’?!?br/>  
  無憂真人輕笑兩聲,手中長劍便飛向孟爾雅,孟爾雅雙手接住,高舉頭頂,壓抑著激動的心情,恭敬道:“謝謝無憂真人?!?br/>  
  燕開庭在外面等的也是百無聊賴,說實話他不緊張也是假的,這些個日子來,若是沒有孟爾雅的陪伴,燕開庭只怕要無聊萬分。就在這時,只見大門緩緩打開,孟爾雅腰配一把玄鐵長劍,就出現在燕開庭面前。
  
  看到那柄長劍時,燕開庭頓時明白了一切,像個小孩子一般就跳了起來,一把抱起孟爾雅轉起圈兒來,兩人的大笑聲,久久回蕩在小有門大殿之外!
  
  暮時,燕開庭和孟爾雅跑到付明軒的院子外,一陣猛敲,幾乎是入定一整天的付明軒驀地驚醒,想也不用想,這么敲他院門的只能有一個人。無奈嘆息一聲,付明軒卻是滿心歡喜地打開院門,他正有事情要與燕開庭說。
  
  “明軒!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爾雅成為正式弟子了!”燕開庭說著便是一陣大笑,身旁的孟爾雅也是笑瞇了眼睛,腰間掛著一柄閃亮的長劍。
  
  付明軒笑著跟孟爾雅賀喜,自從來到小有門后,他也在沒有把孟爾雅當成以往的那個畏畏縮縮的小管事兒了。如今看她,竟是要比尋常弟子還要通透幾分,看來在天資上,也還是高人一等的。
  
  “進來,我剛好有事要與你說?!?br/>  
  付明軒招呼二人進了門,一道神識便封鎖了整個院子。
  
  “來,給你們看個東西?!边M入廂房后,付明軒從懷里掏出了那件投影法器,加注了一縷法力之后,投影法器之上就開始顯現出一些圖片。這些圖片看上去像是一個空間通道一般的模樣,燕開庭有些疑惑,問道:“這是?”
  
  “一處秘境的入口?!备睹鬈幍??!敖又驴??!?br/>  
  隨后,圖片一張張顯現,有的竟然在空間通道內出現一些類人的面孔,卻又不似人類一般,跟妖靈卻又不大相似,總之十分怪異。在另一些圖片之中,又出現一些氣流旋渦,怎么看這都是一個險象環生的秘境。
  
  “要進去嗎?”燕開庭問道。
  
  付明軒點了點頭,道:“師門任務,我準備帶你前去,這個秘境只能是上師境的修士進去?!闭f完,付明軒又看了一眼孟爾雅,道:“你還需多加努力才是,早日突破上師境,能去探索的秘境就多了?!?br/>  
  孟爾雅哪里還敢做現在就去秘境歷練的美夢,能成為正式弟子已經足夠讓她高興好久了。
  
  燕開庭略一沉吟,道:“雖然我沒有過進入秘境歷練的經歷,但是我怎么看,這個秘境,都是有一些古怪啊?!?br/>  
  付明軒笑道:“當然古怪,并且十分不簡單,所以你我二人得做好充足的準備?!?br/>  
  燕開庭點了點頭,能去秘境歷練一直是他的心之所向,雖然怎么看這個秘境都像是一個張著大口等待他們的陷阱,但是越是危險,所蘊含的寶物就是越多,燕開庭心下還是明白的。
  
  按照付明軒的安排,出發日程便是在三日之后,這三日燕開庭還需好好準備才是。付明軒自己已然通讀了這份資料,然后便將法器叫給了燕開庭,囑咐他回去一定要好好閱讀。
  
  三日后,二人準備啟程出發,在此之前,他們已經得到消息,小有門內已有弟子前往秘境,付明軒不用想也知道,定是洛長蘇那一行人已經得到了消息,便先行趕去。只不過,時間的早晚,從來都不是問題。
  
  御劍飛下飛靈峰,燕開庭是這三月里來第一次下山,到不隕城的那一刻,身處于鬧市之中,他竟然感覺有點不習慣。周圍來來往往的人雖然也都是修士,但總歸和門內的那派單調的作風不一樣。
  
  此次前去的秘境位于揚州一個名為霧口的地方,聽說霧口常年繚繞著濃郁霧氣,所以就是要找到秘境的入口,都是要花費一番功夫。兩人在不隕城稍事停留片刻,便又御劍趕往揚州霧口。
  
  不隕城距離揚州就是御劍飛行,也得花上個三四天的時間,二人飛行一段距離,遇到城鎮便停下來休憩一番,補充一下身上所需要的的物資,一路上,還搜羅出不少好物。
  
  坐在一家簡陋的茶館里,燕開庭將手中圓球不斷向上拋著,打發著無聊時間。這圓球是他在上一個城鎮淘來的好物,是一個當地的煉器師花費了好幾年時間煉出來的一個具有破陣能力的法器。雖然趕上夏平生以往制作的破陣法器要差上許多,但是能夠在這些地方以如此低廉的價格買到,已是小賺一番。
  
  他可不像付明軒一般,滿身都是小有門賜予的珍貴法器。自從他從燕府出來之后,隨身攜帶的也只有芥子袋里面的那幾件物什,都是夏師以往留給他的,不到最后一刻,他才舍不得用。
  
  是以一路上燕開庭都在做些買賣,仗著錢多,該買的好物一個也不少,全部都放在儲物戒里。
  
  一旁的付明軒安靜喝茶,一邊留意著身邊其他客人的談話。修道界人士的圈子其實要說大也不大,總能打探點消息出來。
  
  “聽說,現在有好些上師都趕去霧口啦?!”一名青衣大漢對著一位上師境的老者說道,聽到霧口這兩個字,付明軒和燕開庭兩人耳朵不自覺地就聽向了這邊。
  
  “嗨!”只見那青衣大漢重重拍了一下腿,道:“只可惜我距離上師境還有一步之遙,是不能去了,不過聽說,那個秘境怪得很,可有這回事?”
  
  老者手撫長須,背上背著一把豎琴,一看就是一名樂修,緩道:“都說奇怪,但也不只是個什么奇怪法兒,還有待老夫親自去考察一番,不過,哼!在老夫的琴音之下,任何魔物還不得乖乖降服?”
  
  “是是是!您老喝茶!”一邊說,青衣大漢一邊給老者倒茶,臉現諂媚,堆笑道:“那就拜托琴操上師給在下帶回幾件寶物來,在下定是萬分感謝?!?br/>  
  說著,便將一塊閃閃發光的黃金塞在了樂修老者的手里,樂修老者干咳兩聲,也不推脫,將黃金收到袖子里,便點了點頭,道:“自是當然!”
  
  聽見樂修老者應允,青衣大漢便是一陣爽朗的笑聲,引來諸多人側目。付明軒和燕開庭相視一眼,心想此次霧口之行,所面對的競爭對手該是不少,就連這樣一位遠在距離霧口百千里之外的四重上師都急著要趕過去,看來霧口秘境,已經是在修道界翻起一陣小小水花了。
  
  歇腳片刻之后,付明軒和燕開庭二人繼續出發,飛行直到夜半兩人便順著荒野之上的一點點燈光,順利來到了一個規模稍大的城鎮,站在入口處,只見城門之上寫著大大的兩個字“洛水”。
  
  洛水城燕開庭沒有聽說過,而付明軒卻是這里的???。作為中原地區最大的修道城市之一的洛水城,付明軒少時外出游歷,曾有一段時間落腳于此。進城之后,付明軒熟門熟路地便找到了一家客棧,二人便住了進去,準備休息一晚上之后,明日便一鼓作氣飛到揚州。
  
  洛水城之大,足足比得上兩三個玉京,在城中的大家,均是在修道界有頭有臉的修道大家,其中幾家還和小有門有所往來,近幾年還有望成為小有門的新盟。雖然已是半夜,但是城中依然是燈火通明,原來正遇上了他們城中著名習俗燈火節。
  
  燈火節里,每條街上都掛滿了閃耀的明燈,造型各異,在夜風中緩緩搖曳,甚是好看。在河邊,還聚集著不少放花燈的人,一盞盞蓮花燈漂浮在水面之上,帶著人們的愿景順著河水向下。河的兩岸,不少玩雜耍的藝人也吸引著游人們的注意,一柄炳火把飛上天空,又準確無誤地落在雜耍藝人的手里,呼的一聲又噴出火來,都得游人們連連驚呼,隨即又大笑起來。
  
  看著洛水城這副模樣,竟是和一般地凡俗城市沒有什么不同。只是隨便一個路人的修為都讓人不可小覷的情況之下,才會感知到這是一個真正的修道城市。
  
  兩人本來在客棧里用餐,就只聽見一陣匆忙的腳步聲,然后便是一陣呼呼喘氣,從門口沖出來一個青衣大漢來,見到這大漢時,兩人均是一驚!
  
  這分明是兩人早時在茶館里遇見的青衣大漢!
  
  “老板!給我整兩壺酒來,弄幾盤好菜,餓死大爺了!”青衣大漢一陣大漢,就往門前靠外的一張桌子旁一座,盯著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付明軒御劍飛行的速度已是極快,來到這洛水城也不過半個時辰而已,和燕開庭一頓飯都還沒有吃完,這分明說自己離上師境還差一線的青衣大漢,就后腳來到了洛水城?!
  
  怎么想都是奇怪,付明軒仔細感知了一下,不好!這青衣大漢分明也是上師四重境!
  
  這時,小二滿臉堆笑地小跑到黑衣大漢身邊,道:“喲!秦爺,今兒個什么春風把您給吹來了!好吃點什么好的,小的立馬給你去整!”
  
  青衣大漢嗯了一聲,隨口說出幾個菜名來,顯然對這個客棧已是極為熟悉。小二得了令,便一路小跑離開。青衣大漢朝外張望了幾眼,又朝里看了看,只見偌大的客棧里,深夜中竟還有與自己一般吃飯喝酒之人,想必也是在趕路的旅者。
  
  望到付明軒和燕開庭二人時,青衣大漢微微一愣,但隨即恢復清明深色。
  
  “他認出我們了么?”燕開庭一邊裝作隨便吃飯的模樣,一邊小聲問付明軒。
  
  “無妨,且不去搭理他就是?!?br/>  
  付明軒剛說完這話,就聽見腳步聲越來越往自己這邊來,抬起頭來,青衣大漢已是站在他們面前。
  
  “兩位小爺,你們好生面熟,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青衣大漢笑道,全然不是剛才沖進客棧時的那一副生猛模樣。
  
  “哦?是嗎?我怎么不記得了?”付明軒佯裝道:“你見過這位兄臺嗎,師弟?”
  
  燕開庭心下一笑,假裝端詳了一下青衣大漢的面容,思索片刻道:“沒有見過?!?br/>  
  “嘿嘿!既是沒有見過,卻看二位小兄弟如此熟分,那邊真的就是有緣了!“青衣大漢一邊笑,便坐在了兩人旁邊,自顧自地說起話來。
  
  “兩位小爺打哪兒來,又打哪兒去呀?”說著說著,這青衣大漢便打探起兩人來。
  
  燕開庭和付明軒對視一眼,當下就明白了對方心中多想。既然青衣大漢這么想套他們二人的話,那邊就讓他二人反過來套一套青衣大漢的話!
  
  想到這里,燕開庭心中便是憋笑,套別人的話,他可是最為擅長!
  
  “還能去哪兒,奉師命下山游歷唄!”燕開庭隨意道。
  
  “哦?不知兩位小兄弟所屬那個門派呀!”青衣大漢滿臉堆笑,極力裝出一副和善友好的模樣出來。
  
  燕開庭也是笑了笑,接著他的話報了一個不起眼的小門派名字出來。青衣大漢應是略有耳聞,卻又不甚熟悉,于是裝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出來。接著,青衣大漢就進入了他的正題。
  
  “不知想位小兄弟最近可有耳聞揚州霧口開了個秘境?”
  
  “哦,還有這等事?”燕開庭和付明軒均是裝出一副疑惑的模樣出來。
  
  青衣大漢嘿嘿一笑,道:“正是哩,兩位小兄弟剛下山不久,應是還未曾耳聞,聽說那秘境當中寶貝可多哩!”說到這里,青衣大漢便是長嘆一聲,道:“哎!只可惜我雖然年紀比你們大,修為卻是一般,那個秘境只能上師境修士才能進入,我可是差了一線,唉!”青衣大漢略有懊悔的拍了拍大腿,神情居然和早上二人見到的如出一轍。
  
  這時,付明軒再次感知青衣大漢的修為,卻沒想到此時的他,表現出來的的確是不到上師境的修士能力。付明軒心下冷哼一聲,也不接話。
  
  “哦!還有這等事!師兄,要不咱們過去看看先!”
  
  眼見著燕開庭一副心動的神情,青衣大漢連忙從懷中掏出一塊金子出來塞到燕開庭手里,又拿出一塊悄悄給了付明軒,眨眼道:“嘿嘿,要是可以的話,就蒙二位小兄弟幫大哥做工一番,隨便帶點小物什出來可好?”
  
  燕開庭大手一揮,好爽道:“大哥何出此言,既然你講如此珍貴消息告訴我二人,我二人定是要有所回贈!此乃禮尚往來嗎!”
  
  青衣大漢見燕開庭答應的這么豪爽,便一同大笑起來,連連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吶!”
  
  “可是不知,帶出了寶物在哪里去尋你呢?”付明軒放下茶盞,望著青衣大漢,他總覺得,這青衣大漢是有意要將自己二人引入霧口,而獲得寶貝卻在其次,否則,怎么一上來不報自家名號呢?
  
  青衣大漢愣了一愣,隨即一拍腦袋,傻笑道:“瞧我這記性!嗨!我乃中原人士,就是一介散修,無名五無號,小兄弟管我叫吳道就行!嘿嘿,日后你們從秘境中出來,我定會去尋你們的!”
  
  “好!好!”燕開庭拍手叫好,給吳道倒了滿滿一大碗酒,兩人便暢飲起來。
  
  過了一陣子,吳道稱還有要事在身,便起身告辭。吳道走后,燕開庭和付明軒二人就覺得這個人有些意思來,明明自己的道行已是足夠進入霧口秘境之中,卻總是故意壓低自己的修為,逢人便慫恿他人進入秘境去,并且還打起給自己帶件寶貝兒的幌子來。若是真的想要寶貝,拜托多少人都不比自己去上一趟來的實在。
  
  “我看他那樣子,明顯是另有所圖,只不過我們暫時看不出來而已?!备睹鬈幍?。
  
  燕開庭也是點頭,只不過無論他再耍什么花招,那霧口秘境作為門內任務,二人是怎么樣也得走上一遭的。這樣一想,燕開庭心中還有些小激動,沒想到自己第一次進出秘境歷練,還會發生這么些個有意思的事情!按照尚元憫給二人的資料來看,這個秘境本是就是一個最有意思的存在!
  
  只不過,有趣和危險往往是相伴而生,想到這里,燕開庭心下又是一凜,不過,又付明軒這樣一個經驗老到的人帶路,自己總歸不會第一次就栽倒坑里爬不起來吧!
  
  在洛水城休息了一夜,翌日清晨,二人又是早早地便出發,這一次,二人不再準備在路上逗留,而是準備飛上和一日一夜,直達揚州霧口。
  
  在經歷了一日一夜的高速御劍飛行之后,到達霧口時,二人已是渾身疲倦。望著直喘粗氣的燕開庭,付明軒也是無語,明明是自己御劍飛行而燕開庭只是搭了個順風車而已,卻表現的比他還要累,仿佛是燕開庭一路御劍至此的。
  
  “理解一下嘛!”燕開庭直錘胸口,道:“人家只是...只是暈劍而已!”
  
  付明軒一臉黑線,啪的一聲就打在了燕開庭的腦袋上,道:“別貧嘴了,快去找個地方休息休息!”
  
  此時,兩人已是身處在濃郁的霧當中,也不知這霧氣是從哪里來的,終日縈繞在這座小鎮上,千百年來未曾消散。除了霧氣濃郁之外,霧口這個小鎮也與其他城鎮沒什么不同,擺攤兒的叫賣的什么都有,一大清早,人來人往,好不熱鬧。不過,很明顯就可以看出來,人群之中夾雜著很多上師境人物,看來也都是位秘境而來。
  
  兩人進了霧口,便尋思著先找一家客棧喝點茶水,再打探一下消息。
  
  來到一家略顯簡陋的茶樓里,跑堂兒的便迎了上來招呼二人,“喲!兩位仙人!快先進來喝點茶水,要吃什么喝什么盡管吩咐!”
  
  看到這跑堂的小二,兩人相視一笑,看來近段時間修道界人士來了許多,連一個小二都能憑借著服裝相貌來判斷他二人便是修道人士。
  
  坐下之后,兩人一邊喝茶,一邊聽著身邊的人談話。這間小茶館里絕大多數人都是上師境人物,大家相識的便聚在一起侃侃而談,不相識的便坐在一邊,和付明軒燕開庭一般,側耳傾聽。
  
  總之霧口秘境已經不是個秘密,到了現在這個時間點上,修道界人士應該都是略有耳聞。
  
  “奇怪了,明顯可以感知到入口就在這里,當地居民也都說見到了,可正要找起來卻是誰都找不著!”
  
  “是??!我昨日在后山也見到了,那入口就在我面前,還沒走幾步,就不見了!”
  
  “難道這入口還會移動不成?”
  
  “說不準還真有這個可能,看來,就只能碰運氣咯!”
  
  “..............”
  
  如此等等,總之叢談論當中燕開庭和付明軒算得出了幾點揭露:一是秘境入口只會顯露在后山;二是入口仿佛會移動;三便是秘境到現在,還從未有人進去過。
  
  如此一來,現在進入秘境的首要工作,便是確定秘境入口的具體方位,或者說是找到什么辦法能夠今日到秘境通道之中。
  
  喝完茶之后,兩人決定到后山先做一番簡單考察。
  
  結果兩人站在大街之上向四周眺望著,卻不見什么后山的影子,便不得已拉住一位看似剛從山上打獵歸來的獵戶問道后山的方位,獵戶哈哈哈大笑幾聲,便道:
  
  “你們這些外地人,都要找個什么后山卻都是找不著,霧口全是霧,這后山吶,都被這大霧給擋住咯!”
  
  燕開庭拿出洛水城吳道給他的金塊兒在獵戶面前晃了晃,然后塞到了他的手里,道:“那就有勞大哥,為我們引路一番?!?br/>  
  獵戶估計是打半輩子獵也賺不了那么多錢,當下兩眼放光,連忙答應下來,拍拍胸脯朝兩人保證道:“嘿!上山的路這全霧口就我最熟悉了!兩位仙人還請隨我來!”
  
  原來,后山其實就在小鎮后方,也不是個什么高山,跟飛靈峰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小土丘。但是整個山體都被濃郁霧氣所包裹,黛色的山體隱匿其間,便顯得有些神秘起來。
  
  上了山之后,兩人四處觀察,也沒見有什么不同,三人所行走的是一條山間小徑,周圍樹木蔥郁,繚繞著白色霧氣,看不大真實,但給人的感覺并不危險,路邊,時不時還長著幾簇鮮艷的野花,也都是尋常山中的花朵罷了,走了一陣子,付明軒便問道:“獵戶大哥,都說這后山上有個秘境入口,你可曾見過?”
  
  走在前面的獵戶一邊走一邊笑,道:“可不是呢!見過好多次了!可是我膽子小,不敢前去看,也不知道進去后是個什么模樣?”
  
  燕開庭笑道:“那你具體是在那一邊看到的呀?這后山這么大個區域,不可能隨處可見吧!”
  
  獵戶一拍大腿,道:“嘿!你還別說,這就是隨處可見,有時候你怎么找也找不到,有時候你不找他便出現在面前,嚇你一跳!”
  
  聽獵戶這樣說,二人心中越發是確定,這個秘境入口,還真不是靠找就找得到的,莫非還真的講究個什么緣分?燕開庭心想,自己從小機緣一般,若真講究個什么機緣的話,那就只能靠付明軒這種‘別人家的孩子’了。
  
  霧氣朦朧之間,三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獵戶就停了下來,轉過身來望著二人,一臉抱歉地說:“兩位仙人,帶你們到這里已經是夠了,那上面我可去不得,聽說有專門吃人的兇獸哩!我們這些打獵的,也都只敢到山腰活動一番,這里已經是我能帶二位來到的最高的地方了?!?br/>  
  這獵戶也是情有可原,在二人的感知當中,他就是凡人一個,若真碰上了兇獸,還真不好說。于是二人也就與他告辭,決定就他們自己在山上隨便看上一看。
  
  獵戶走后,燕開庭朝山頂望了望,也沒有多高,便對著付明軒道:“要不,我們去山頂看看?這兇獸一直呆在高處,莫非有什么講究不成?”
  
  付明軒點了點頭,道:“也好,”
  
  兩人就像悠閑散步一般,緩緩地走在山林之中。山林之中極為靜謐,繚繞著的霧氣又給周圍降下一絲溫度,添上幾縷神秘,兩人一邊走一邊四處張望,想著運氣好沒準兒就能遇見那會移動的入口。
  
  走著走著,兩人為了打發無聊,便講起一些小時候的趣事來,無非就是燕開庭怎么在外面被人揍了,付明軒又怎么去幫忙報仇之類的,有時候打得贏,有時候卻又敵不過,總歸燕開庭是個愛惹事兒的主,而付明軒則幫他擦屁股。
  
  “可是,幫我擦屁股背黑鍋不也就是你的愛好么?!”
  
  本身走在前方的燕開庭轉過身來,望著付明軒笑嘻嘻地說,只是語音剛落,他的面容就變得嚴肅起來。
  
  付明軒眉頭一皺,就順著燕開庭的目光轉身望去,足有一人多大閃閃發亮的旋渦口出現在他們剛剛走過的山間小徑上!
  
  通道入口!
  
  兩人心下都是一驚,沒想到這通道入口變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二人后方,若不是燕開庭轉過身來,怕是要錯過這一幕!只是,他們分明剛才才經過那個地方,這個通道入口難道是憑空出現的不成?!
  
  二人鎮定了一下心神,便便小心地朝著通道入口走去。
  
  按照付明軒的經驗,像此類以旋渦狀呈現出來的空間通道往往蘊涵著極不穩定的空間氣流,這種空間氣流要求進入者具備相應的修行等級,按照推測來看,既然說是上師境便可入內,那么二人通過也應該是不成問題。
  
  付明軒給燕開庭打了個手勢,意思便是叫他跟著自己一起入內,隨后,付明軒便加快速度想那旋渦跳去,就欲一躍而入!
  
  然而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就在付明軒的腳尖剛要觸碰到旋渦時,毫無聲息的,旋渦就這楊憑空消失在二人眼前!
  
  沒有一絲征兆,沒有一點聲音,旋渦就這樣消失!而兩人由于沖勢太猛,差一點抱團滾下山林去。
  
  站穩之后,付明軒一臉嚴肅,而燕開庭卻是有些惱火。
  
  “他娘的??!耍我們呢!”
  
  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燕開庭又小跑到方才通道顯現的地方,左看右看,但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看見付明軒仍在那里皺眉苦思,燕開庭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道:“想出什么來了嗎?我總覺得剛剛那個不是個通道??!”
  
  “你說的很對!”付明軒肯定的說道。
  
  “???!那是?”
  
  付明軒道:“我才我差一點就碰到那旋渦,按道理來說我應要感受到那漩渦中的空間之力,可是我方才卻是什么也感受不到,不對,不是我感受不到,是它里面根本沒有.....這是個假通道!”
  
  付明軒驀地抬頭,道:“若我猜想的不錯,這些所謂的旋渦通道,所起的作用,正是迷惑我們!”
  
  聽付明軒這樣一說,燕開庭也是恍然大悟,弄一些旋渦在這里裝神弄鬼,人們自然就將注意力放在了旋渦之上,便以為這就是秘境通道的顯現模式,便會對著旋渦而緊追不舍,從而忽略了真正的秘境入口,
  
  不過,真正的秘境入口,又是哪一種呢?
  
  兩人思索片刻,還是決定向山上繼續攀爬,看看還有沒有什么別的發現。
  
  此時,霧口的另一家客棧之中的廂房內,洛長蘇手端著一杯茶,對著面前的人道:“人已經帶上去了嗎?”
  
  只見站在他面前的,分明就是方才帶付明軒上山的獵戶!
  
  “都帶上去了,按您的要求,帶到了旋渦最容易出現的地方?!鲍C戶恭敬的回答,一副點頭哈腰的樣子。
  
  “哼?!甭彘L蘇冷笑一聲,從懷里掏出一個沉甸甸的錢袋子,扔給了面前的獵戶,獵戶雙手接住,滿臉諂媚地退了出去。
  
  站在一旁的崔胤眉頭緊皺,望著獵戶消失的方向,道:“師兄,要是讓他們先進去了該怎么辦?不是讓他們撿便宜了嗎?”
  
  洛長蘇冷哼一聲,道:“要是有這么容易,我還費心思將他們引到那里去?我們花了三天時間未曾解開這個迷題,就叫他二人當我們的開路人好了!”
  
  說完,洛長蘇就是一陣大笑,臉上浮現出了猶如毒蛇一般陰險的笑容。
  
  山林之中,二人繼續前行著。其間,又碰到了幾個閃亮旋渦。兩人都是仔細觀察幾番,幾乎每一個都是神出鬼沒,并且毫無空間波動所釋放出的力量,便更加確定了之前的猜想。
  
  兩人行走的極慢,不斷感知著周圍,已是正午時分,陽光穿透濃霧后,只有那么幾分到達了林中,不過相比剛上山時已經是明亮許多。只是奇怪的是,二人越往上走,就越是感到艱難,似是有一股不明的力量將二人向下推著,不容許二人往山頂靠近。
  
  可越是這樣,燕開庭和付明軒二人心中就更加確定這山頂之中必有古怪,雖然聽剛剛的那位獵戶講這山上存在兇獸,但是按道理來講,即使是兇獸,也不該有這么強大的靈力才是。
  
  荒野當中的兇獸兩人已是見的多了,根本不可能產生這種讓上師境都感到吃力的力量,一定有什么不知名的力量,才能籠罩這偌大的山頂,不讓人靠近。
  
  就在這時,一陣沉悶的低吼聲傳入兩人的而立,兩人頓時覺得后背發涼,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轉過身去,兩人均是一驚!
  
  一頭渾身血紅色,身形猶如公牛一般,長著大刀般的犄角,脖頸處有著一圈凜凜鬃毛的兇獸出現在他們身后,通紅的雙眼好似要冒出火來,森森白牙在霧氣之中也是清晰可見,一聲低吼,那兇獸渾身毛發直立,做出一副攻擊的架勢來。
  
  “小心!”付明軒向燕開庭喊道,只見那兇獸直直朝燕開庭沖去。每踏一步,地面都要震上幾分。
  
  這兇獸當真是來勢洶洶,奔跑之間鬃毛飛舞,滿眼戾氣,就欲將燕開庭撕成碎片??墒茄嚅_庭豈有在怕的,連泰初錘都沒有拿出來,只是一聲怒吼,雙腳猛地踏地,就欲和兇獸正面對抗。
  
  這兇獸沖過來的剎那,燕開庭雙手便握住了他的犄角,準備雙手一起用力,將兇獸整個翻倒在地。只是一切都不與燕開庭想象的那般,手中握住的犄角忽的就在手中段成兩截,燕開庭還未反應過來,就被兇獸一頭頂出。
  
  這一切發生在頃刻之間,二人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只見燕開庭就高高飛起,掛在了一棵樹上。
  
  付明軒也是汗顏,雖然燕開庭定是傷得不重,但怎么也是吃了個悶虧。拔出一劍光寒十九州,就欲給這個兇獸來個痛快!
  
  可就在付明軒準備一劍斬出之時,那兇獸仿佛感受到了來自付明軒的殺意,瞬間移動到樹林之中付明軒的死角方位,讓付明軒不好施展。
  
  掛在樹上的燕開庭手中還握著那兩只犄角,看了一看,這分明是那兇獸自己脫落下來的,再看過去,兇獸頭上又長出了一模一樣的兩只犄角。燕開庭心中頓時怒氣難平:“好你個畜生,還會跟小爺玩手段了!哼!小爺這就叫你好看!”
  
  從樹上一躍而下,燕開庭在空中便抄起了泰初錘,一擊雷火噼里啪啦就朝兇獸砸去,那兇獸卻也不躲避,反而周身冒出一團可以抵擋雷火的水光來,噗的一聲,就將燕開庭的雷火熄滅。
  
  看來,這還真的不是一個普通兇獸。
  
  燕開庭剛落地站穩,兇獸便又以極快的速度撲了上來,燕開庭也是無語,明明兩個人都站在它的面前,這兇獸怎么好像只認得燕開庭一般,對付明軒完全就是視而不見!
  
  可能自己天生就是這么討這些怪物魔物的喜歡吧!燕開庭迅速一閃,堪堪躲避了兇獸的這一攻擊,與付明軒站在了一起。
  
  “庭哥兒!你沒事吧!”付明軒問道。
  
  “沒事兒!這畜生怪的很!恐怕不是一般的兇獸!”燕開庭剛剛說完,只見兇獸的巨嘴當中,快速匯聚出一團血紅色的光芒,砰地一聲從口中飛出,如炮彈一般向二人飛來。
  
  “小心!”兩人左右飛出,那團紅光落地之時,爆發出一聲巨響,地面上瞬間泥石亂飛,被炸出一個坑來!
  
  這兇獸的彪悍程度,也實屬罕見,兩人便也不再輕敵,亮出長劍與泰初,左右便向著兇獸包抄而去。
  
  劍光與雷火的包圍之下,兇獸臉現兇狠模樣,周身環繞著一層粼粼水光,撲滅了大半雷火,即使仍有小半雷火落在身上,但這兇獸似是不懼,倒是付明軒的劍光,讓它頻頻躲避,生怕落在自己的身上。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