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道緣浮圖 > 章一二八 異象突生
翌日,燕開庭剛起身,就準備拉著冰靈一起去后山對陣練習,作為一只貓,燕開庭只要有小魚干就行,連蒙帶騙地就可以讓冰靈陪著自己一整天。
  
  一人一貓避開所有人的耳目,來到那塊僻靜之地,只不過還未鉆出樹林,燕開庭就驀地一停,隨后嘆息一聲,心情復雜雖是復雜,但還是老老實實地走了出去。
  
  剛走出林間,懸崖邊,就矗立著謝無想的身影。
  
  “無想仙子.....”燕開庭老老實實地向謝無想行了一禮。
  
  謝無想緩緩轉身,清晨的陽光下整個人都仿佛透明一般,整個人都閃耀著清澈而又略微冰冷的陽光,一雙鳳眼透著冰冷而又隔世的神情,粉唇微微抿著,仿佛自己從來都不存在與這個世界當中。
  
  “燕蕭然....”謝無想輕聲道:“許久不見?!?br/>  
  燕開庭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心下卻是道:“明明昨日才見了的.....”
  
  “這個,不知道無想仙子有什么事情么...?”燕開庭望著謝無想,潔白無瑕的面龐上絲毫都沒有掛著對燕開庭半點想念,卻說出這么一句好久不見。
  
  “無事,只是平日里這個地方有些鬧騰,今日便特地過來看一看?!?br/>  
  燕開庭汗顏,心里念叨,付明軒不是已經在這里設下了結界么...怎么還被謝無想給知道了。難不成,無想仙子還在關注自己?
  
  若是沒有昨晚的那件事情,燕開庭估計還會這樣妄想一番,但是經過昨晚的偷看事件之后,燕開庭就可以完全打消這個念頭了。
  
  “呃....近日來我一直與這冰靈在此處對陣,所以才鬧出了些動靜來?!?br/>  
  “哦?如此努力,是為了弟子考核大會么?”
  
  燕開庭點了點頭,還未說話,謝無想就指著燕開庭懷中的冰靈道:“竟是如此有靈性的貓兒?”
  
  “喵嗚~”冰靈尋常見到了好看地問女弟子,都撲倒人家懷里,利用自己可愛的外表,占人家的便宜,讓燕開庭嫉妒地牙癢癢。
  
  遇見謝無想這等不似凡間的驚天容貌,冰靈更加忍不住了,在燕開庭懷里一陣掙扎,準備好了就朝著謝無想撲去。
  
  原本打著被一把擁入懷中的主意,沒想到謝無想身形一閃,就讓冰靈撲了個空。
  
  “喵嗚~”冰靈一聲叫喊,整只貓就飛向了一邊,隨后尷尬地竄逃到了燕開庭身后。
  
  燕開庭也沒想到謝無想會是這種反應,不過轉念一想也是,謝無想抱著貓兒撫摸的溫柔模樣燕開庭也想象不出來。
  
  除了冰冷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燕開庭想象不出什么別的詞語來形容謝無想。當然,除了漂亮。
  
  “冰靈!”燕開庭朝著冰靈輕喝一聲,隨后便對著謝無想拱手道:“實在抱歉,冰靈才從秘境中出來,還沒有養成好的習慣,還請無想仙子不要介意?!?br/>  
  謝無想嘴角微微上揚,輕聲道:“無妨?!?br/>  
  隨后兩人便是長久的沉默,燕開庭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而謝無想仿佛完全覺得就這樣沉默下去,也沒有關系。
  
  其實,燕開庭心中有很多話想要說的,比如對謝無想的思念比如謝無想居住在哪一所庭院啊等等等等,只是他自從進入了小有門之后,心性便不再像往日一般那樣無所顧忌,在小有門,燕開庭對一切事情都開始慎重對待起來。
  
  話,也是要非常慎重地說的。
  
  “弟子考核大會,可有想過進入前二十?”還是謝無想最先說話,但是依舊是冰冰冷冷的,連尋常問候的話語都說的這樣清淡。
  
  “嗯.....”燕開庭沉吟片刻,回道:“想當然是想的,聽說,只有成為了核心弟子才能經常見到你.....”
  
  仿佛是被燕開庭的耿直給逗笑了一般,謝無想竟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那一笑,仿佛天地都黯然失色了,只叫燕開庭看得呆了。
  
  “是誰告訴你的,見不見我,與成為核心弟子并無關系?!敝x無想望著燕開庭道:“你需要做的,是要變得強大起來,總有一天,你也應該要能夠擋在付首座的面前?!?br/>  
  說完這番話,謝無想便轉身向懸崖邊走著,隨后騰空于空中,背對著燕開庭道:“還有,不該去的地方以后就不要去了,以免惹禍上身?!?br/>  
  燕開庭點了點頭,回了一句:“知道了?!?br/>  
  望著謝無想逐漸上升的身影,燕開庭完全移不開眼睛,他既想抓住,卻又覺得不可褻玩,目送著謝無想一路飛升,燕開庭正要疑惑這無想仙子究竟準備去何處時,只見她那道雪白的身影,就飄進了空中庭院之中。
  
  “原來是這樣.....”燕開庭搖了搖頭,自言自語地道:“唉!怪不得....原來是青華君身邊的人吶.....”
  
  “喵嗚~”仿佛是為了安慰燕開庭一般,冰靈在他的腳邊蹭著,長長的尾巴繚繞著他的褲腿。
  
  不過,燕開庭卻是很快就從這種情緒中走了出來,反而仔細思索著謝無想所說的話來。
  
  要站在付首座的身前.....
  
  難不成付明軒這小子又有什么危險了?!
  
  這段時間他只顧著自己修煉了,的確沒有怎么關注付明軒的事情。在他看來,付明軒作為小有門首座,手頭上需要做的事情可能很多都是燕開庭不能過問的。他心里對付明軒只有一種想法,一旦付明軒遇見了什么事情,自己一定是會不顧自身也要站在他身前吧!
  
  但是,燕開庭還是有一種直覺,付明軒所面臨的事情,絕對跟上次洛長蘇等人的死有所關聯。
  
  風道真人?!
  
  燕開庭神色一凜,隨即心下就有了幾分定數。
  
  只是,能夠站在付明軒身前,就像謝無想所說一般,就要變得更強大才是!
  
  頓時,燕開庭手中泰初錘乍現,冰靈好似也感應到了一般,猛地跳出離燕開庭一段距離,瞬間便在環繞的颶風當中變身為巨獸,隨即一人一獸,又纏戰在了一起。
  
  后山的另一側,山腰間的懸崖上,鷹隼發出尖銳的叫聲,盤旋在云霧之中。一個年輕瘦削的身影正順著崖壁上的小路緩緩往下走著,腳步輕盈卻穩當,一步一步,朝著那懸崖走去。
  
  一腳剛踏入懸崖上,那道身影就驀地一停,隨即,一雙清亮的眸子里就閃耀出別樣的光彩來。
  
  “寒州師兄,你怎么在這里....?”在他眼前,付明軒負手而立,站在云霧之中,神色冰冷,身周仿佛散發著絲絲寒意。
  
  “我在等你,若水?!备睹鬈幰蛔忠痪涞氐?。
  
  那名名為若水的弟子身材瘦削,面容清秀,細看之下還與章若云有那么幾分相似,就是曾經為三長老向燕開庭通報的那名青衣弟子。
  
  “不知寒州師兄在如此偏遠的地方等我,所為何事呢?”章若水淺淺地笑著,直直迎上了付明軒那冰冷神色。
  
  付明軒冷笑一聲,道:“你究竟還是想帶回你兄長的尸首,就不怕三長老發現嗎?”
  
  章若水臉上神色漸漸陰沉了下來,道:“發現了又怎么樣?”
  
  付明軒冷哼一聲,道:“只怕你是在風荷院待不下去?!?br/>  
  “待不待的下去,決定權不在寒州師兄的手里?!闭氯羲涞溃骸叭羰菦]事了,就請寒州師兄讓一下,師弟還需尋找一番?!?br/>  
  “你幫我做事吧?!备睹鬈幹苯恿巳坏鼐蛯刃南敕ㄖv了出來,“我知道你與他們不同,你若想和你兄長一般成為核心弟子,卻不至落得這種地步....你便為我做事,我可以幫你安排前路?!?br/>  
  章若水神情微微一怔,隨即又恢復到深沉,道:“師弟的路,從來都是自己探尋,不需要別人來安排?!?br/>  
  付明軒卻是不惱,反問道:“那么待在風荷院,就是你為自己探尋的道路?”
  
  章若水低著頭,并不說話。
  
  “你好好想想吧,不急著回答,三日之后,我便還在這里等你?!闭f完,付明軒就向前走去,擦身的剎那,章若水忽地叫住了他。
  
  “是要開始了么.....”
  
  付明軒反問道:“何為開始?何為結束呢?”
  
  章若水沉默,付明軒便往前走去,直至消失在夜色之中,章若水才微嘆一聲,抬頭望向懸崖的頂端,長在風荷院內的一支黃松伸出了虬曲的枝干,在清冷的月色之下,閃耀著銀白光芒。
  
  落英峰上桃源之內,付明軒與尚元憫對坐在院中的請石桌旁,正在對弈,付明軒眉頭微皺,捻著一顆黑子,正思索著要落在何處。
  
  坐在他對面的尚元憫則是一臉輕松,時不時還打個哈欠,付明軒望著他,搖了搖頭,無奈地將黑子落在一處,然后道:“我輸了.....”
  
  “怎么?小師叔給你壓力了么?”尚元憫笑道,對弈之中,自己越是表現得輕松,對方就越是感到有壓力,這是他很早就發現的事實。
  
  付明軒搖了搖頭,道:“只是心思不在這棋局上罷了....”
  
  尚元憫笑了笑,問道:“你近日有何行動?”
  
  付明軒神色微微一亮,便道:“師叔,你可還記得章若云有一個與他年紀相仿的胞弟?”
  
  尚元憫思索一番,恍然大悟道:“哦,那個庶子....”
  
  付明軒點了點頭,道:“對,就是他,不隕城章氏一族勢力龐大,在修道城鎮中揚名萬里,章若云作為章家嫡長子,也算是章家全族的榮耀,只是章若云的光芒已然遮掩了另一個庶子章若水,但是說起來,章若水是一點都不比章若云差的.....”
  
  “差的只是來自家族中的支持?!鄙性獞憮u頭道:“還真是庶子的悲哀啊?!?br/>  
  “不過,他二人兄弟的感情還是較好的。章若云雖然比章若水大不了多少,卻先他進小有門五余年,是以章若云邁入上師境之后,還對自己這個離上師還差了那么一步的胞弟關愛有加,甚至.....”
  
  “甚至什么?”
  
  “甚至還將他安排在了三長老的風荷院里......”付明軒說到這里,尚元憫就已經明白半分,于是問道:
  
  “你想收服章若水?”
  
  付明軒點了點頭,但隨即又嘆息一聲,道:“雖然三長老已經殺了他的兄長,但是由于這些年來,三長老待他不薄,甚至親自傳授了好些秘法和功法,他便一直覺得,依托著三長老的力量,自己也可以和他兄長一般,成為核心弟子?!?br/>  
  尚元憫笑了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本來通向大道的道路有千萬種,都是自己選擇的罷了。
  
  “你是如何打算的?”尚元憫問道。
  
  付明軒沉吟片刻,道:“章若水心思聰穎,我想他也應該意識到了什么,接下來,我需要做的只不過是等待而已?!?br/>  
  尚元憫點了點頭,沒有多說,只是道:“注意自身安全即可,章若云要是向三師兄說了這事,你的行動就會暴露了?!?br/>  
  付明軒卻是一笑,道:“他不會的,他若說了,便等于告訴三長老自己也知道了他所做的一切。他是個聰明人,為了自己的安全,他也不會說的?!?br/>  
  “如此便好?!鄙性獞戄笭栆恍?,道:“來,再來一局!”
  
  付明軒一臉黑線,真拿他這個小師叔沒有辦法。
  
  三日之后,依舊是清冷的月色,習習晚風,鷹隼在云霧間盤旋,付明軒在半山的懸崖上站著,看著那條延伸到懸崖頂的小徑,他終于等到了那一串輕盈卻沉穩的腳步聲。
  
  “你來了?!备睹鬈帨\笑著。
  
  章若水走到付明軒面前,直截了當地問:“你說的道路,又是一種什么道路?”
  
  付明軒沒有回答,只是伸出手來,手上乍現一卷書卷,泛著青青熒光,散發出來的氣息,整個小有門應該無人不識。
  
  “青華君?!”章若水雙眼驀地圓睜,驚訝地叫了出來。
  
  “對?!备睹鬈廃c了點頭,道:“這書卷記載著完全的一套功法,本是青華君贈予我的,這幾日我已完全領悟吸收,留著它有也是無用,你若是有意,我便將它贈與你....這,就是我為你指的第一條路?!?br/>  
  章若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來自于青華君的功法,若是修煉圓滿,自己在此次的弟子考核大會上定能取得驚人的成績,那么成為核心弟子,也就不是沒有希望!
  
  想不到付明軒伸手就是如此大禮,章若水一時激動的就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怎么樣?這第一條路,可還算滿意?”付明軒饒有興趣地望著章若水,他知道此時的他已然是完全動心。離答應自己,就只有一步之遙了。
  
  只是,章若水雖是望著那卷書卷直咽口水,卻遲遲沒有伸手去接。
  
  付明軒自是知道他在擔心著什么,道:“放心,既然是我的人,我定會護你周全?!?br/>  
  章若水抬起頭來,直視付明軒那雙寧定給人安全感的眼睛,道:“真的?”
  
  付明軒淺笑著點了點頭,以萬分肯定的語氣回答道:“真的?!?br/>  
  聽到這番話,章若水才伸手接過那封書卷,有如珍寶一般護在手里。道:“那么,以后就請寒州師兄多加照顧了?!?br/>  
  付明軒點頭道:“自是當然。不過,你要記住,此套功法以你現在的修為,須得循序漸進,不得急功近利,否則會有走火入魔的危險?!?br/>  
  章若水點了點頭,將付明軒的叮囑,記在了心里。
  
  “那寒州師兄,具體想讓師弟做些什么呢?”章若水問道。
  
  付明軒只是道:“你只需繼續待在風荷院里,平日里仔細觀察他,然后定期向我匯報,然后,至于以后的事情,若有具體安排,我會提前知會于你?!?br/>  
  章若水點了點頭,一手撫著書卷,若有所思。
  
  “好了,那你先行回去吧,記住,平日里多加小心?!?br/>  
  付明軒說完,章若水就朝著他行了一禮,隨即將書卷收進了衣袖之中,然后就轉身沿著懸崖壁的小徑向上走著。直到章若水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付明軒才轉身離開,回到自己的院落。
  
  今日夜里,第一步總算完成。
  
  距離小有門內弟子考核大會還有半月時間,所有弟子都在如火如荼地準備著,根據大長老發布的消息,這一次的弟子考核大會主要是為了挑選實力超群,品行兼優的弟子進入核心弟子范圍內,參與門內的各項事務的商討與決策,當然,還會成為門內的重點培養對象,獲得尋常弟子都不能想象的資源。
  
  可以這么說,若是成為了核心弟子,那么邁入真人境,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不過前提,是要在不隕落的情況下。
  
  小有門和其余三門的標準不同,針對核心弟子的選拔,在悟道上有極高的要求,因為很可能成為核心弟子之后,弟子就會選擇一條方向自行探索,極少數的回去選擇師從他人,那么,在自身的悟性上,就要有極高的準備。
  
  在這段日子里,前期弟子們都專注于戰修的修煉和升級,在后面這小半月,就主要是專注于悟道的提升,是以藏書閣內都擠滿了弟子,更有一些為了追求寂靜的環境,跑去青靈山的一些荒山野林里去,一呆就是好幾天。
  
  燕開庭則是和冰靈一如既往地在后山的那片寂靜之地對陣著,對陣到夜半,燕開庭就坐在懸崖邊的巨石上眺望月色,在習習晚風之中入定,將自己沉入到意識深處,細細咀嚼著從洞窟里獲取的來自青華君的那些道法,每一次重溫,燕開庭便覺得靈力又增長幾分,整個人都變得玲瓏剔透起來,呼吸之間,仿佛吸收著月之精華,將自己體內的所有污濁都悉數排盡,從秘境出來的這幾月來,燕開庭的悟道水平又增長了不止一點。
  
  將道法溶于自己的血肉之中,燕開庭的外貌也在不知不覺發生著變化。往日浮現在臉上的那種憊懶無神之態,漸漸被道法所洗盡,整個人都變得精神起來,眼神中閃耀著光芒,容光煥發。之前燕開庭的臉上動不動就會浮現出那種不可一世的睥睨姿態,如今也顯得越發溫潤謙和起來,整個人的氣質,也似洗凈鉛華一般,隱隱間竟有了出塵之意。
  
  只不過,燕開庭只要一將泰初錘握在手中時,整個人的氣質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此時的他,眼神之間透露著狠厲,面容沉靜如水,怒喝之間,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霸氣、大開大合的氣勢,卻又不顯張狂,反而極具威懾力,雷火繚繞之間,燕開庭仿佛與泰初錘合為一體。
  
  就連尚元憫都道,燕開庭在戰場上和戰場下時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狀態,也只有極少數人,能做到如此行云流水般的切換。
  
  對與燕開庭來說,小半月的時間已然足夠,但對于孟爾雅來說,就不一定了。
  
  孟爾雅的劍修依然存在著很多問題,卻苦于無人教導她,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去拜個師父也不現實。也不知道葉南霜是從哪里知道了孟爾雅的難處,天天跑來蕭庭院指導她。兩人貼身舞劍,直到半夜,每次燕開庭從后山回來都要見著這一幕,簡直讓他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
  
  也沒有辦法,對于孟爾雅來說,這也許是最好的迅速成長的方式。
  
  有時候,燕開庭也會在一邊看著,雖然葉南霜為了照顧孟爾雅,舞劍舞得極慢,但還是隱隱有些招數和韻律在里面,這對于燕開庭研究的如何打敗劍修,也有一定參考意義。
  
  只是每每站在一旁觀看時間久了,葉南霜都會擺出一副“怎么這么沒有眼力見兒”的神情,對著燕開庭一陣嚷嚷:“喂!偷看要給錢的??!”
  
  燕開庭則是冷哼一聲,道:“你那點招數,也能入我眼?”
  
  葉南霜也不惱,反而笑嘻嘻地道:“那誰能入你眼?無想仙子?!”
  
  燕開庭一時語塞,也不再理葉南霜,轉身就準備回去廂房,卻被葉南霜一把攔住,道:“怎么了?此后無想仙子來找過你吧?!”
  
  燕開庭點了點頭,然后心下似乎感覺有什么不對,于是轉過頭來,問葉南霜:“她也找你了?!”
  
  “哈哈,當然!”葉南霜笑著回答。雖然謝無想去找葉南霜也是于情于理之中,但燕開庭總歸是有些失望。
  
  葉南霜仿佛看出了燕開庭的心思,一手就往他肩上一攀,道:“無想仙子無非是批評我幾句,哪里還會說些別的?“
  
  燕開庭懶得跟他在這里貧嘴,就準備回房,又被葉南霜一把拉住。燕開庭驀地回頭,就只見葉南霜的雙眼之中亮光閃閃,還吞咽了一下口水,頓時燕開庭就傻了,以為這小子對自己起了歹心。
  
  “蕭然兄,可否陪在下又去那林間探尋一番?”
  
  燕開庭一把甩開葉南霜的手,轉過身來,道:“無想仙子跟你說的話已經不記得了么?那蕭然便再次告訴你,好奇心太強,是會惹禍上身的?!?br/>  
  葉南霜聳了聳肩,朝著燕開庭吐了一下舌頭,道:“不去就不去唄,那南霜自己去便好了?!?br/>  
  既然葉南霜偏偏要自己往坑里跳,燕開庭也沒有辦法,只能任其行之。走進房內關上房門,冰靈比他還要先跳到床上。躺平之后,燕開庭心中好似全無所思,只是浮現著一張冰冷的面容,和那一抹帶著月光的潔白。
  
  正午時分,青靈山下不隕城,正是一派熱鬧。攤販們叫賣著新到的貨品,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茶館客棧中人聲鼎沸,各界修道人士來來往往間,傳遞著各種有關修道界的最新訊息,就連小有門將要進行弟子考核大會,都在這城中傳的沸沸揚揚。
  
  甚至有些賭場將門內的一些知名弟子都做了個簡單排列,下起注來,無論是尋常人家還是修道人士,都紛紛押下自己所看好的弟子。誰押的弟子成為了核心弟子,誰就能贏走一大筆錢或者法器。
  
  是以賭場之內,比任何地方都要熱鬧。
  
  付明軒經過一間賭場時,走進去觀看幾番,只見燕開庭的名字根本就不在清單之上。他搖了搖頭,無奈地笑了笑,便向著賭場后面的一間茶室走去。
  
  此時的付明軒換上了一套簡單地素衫,并沒有穿著小有門的制服。他本來為人低調,即使有聽說過他的名號,但不一定就識得他本人。一名侍女看到是付明軒來了,明顯看出了他的真實身份,神色一亮,隨即低頭輕笑。走在付明軒前面,將他帶到一間茶室前,緩緩打門,付明軒就走了進去。
  
  “寒州,好久不見?!?br/>  
  一襲白衣的沈伯嚴站起身來,向著付明軒拱手行禮。付明軒也是回了一禮,道:“好久不見,容照?!?br/>  
  客套的寒暄過后,兩人均是對視一眼,便哈哈大笑起來。
  
  隨后,一道密不透風的無形屏障就將整個茶室包裹起來,叫誰人也感知不到里邊是何人,正在交談些什么。如此過了大約兩個時辰,付明軒才從里邊兒打開門,走了出來。
  
  “付首座,可需用膳?”剛剛的那名婢女向著付明軒行禮道。
  
  付明軒望了過來,只見那名婢女生的模樣清秀,帶著幾分嬌俏,眼神中光芒流轉,一看就是聰慧之人。付明軒道:“不用,近幾日可有什么可疑之人前來?”
  
  “尚還未有可疑之人?!辨九p聲回答道。
  
  付明軒點了點頭,望向賭場前方,道:“我看,這個賭場也需要換一個老板了?!?br/>  
  聽到這話,那女子神色一亮,當即就半跪在付明軒面前,道:“多謝付首座,茹瑜感激不盡?!?br/>  
  付明軒繼續道了聲:“盯緊點兒?!北銚P長而去,那名為茹瑜的女子緩緩站起身來,望著付明軒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能移開視線。
  
  “怎么,就連你也敢癡心妄想了?”從門內走出,沈伯嚴站在茹瑜的身后,道。
  
  這一句話就像冷水潑灑在茹瑜身上,茹瑜迅速回神,轉身就跪在了沈伯嚴面前,道:“沈首座,茹瑜不敢....茹瑜只是感激付首座....”
  
  “感激?”沈伯嚴自上而下冷冷地望著她,哼了一聲,道:“感激便好,做好交代你的事情,便是對他最大的感激。他有能力讓你去做這賭場的老板,也自有能力讓別人去做?!?br/>  
  “茹瑜明白?!迸庸蛑?,根本就不敢抬起頭來。沈伯嚴較之付明軒,是她更為畏懼的人物。
  
  冷哼一聲之后,沈伯嚴也揚長而去。隱匿了所有氣息的他置身于嘈雜的賭場內即使依然那樣出挑,但仍然沒有人敢將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等到完全見不到沈伯嚴的身影,茹瑜才緩緩抬起頭來。
  
  飛靈峰上,燕開庭矗立與一道懸崖邊,飛靈站在他的肩上,一人一貓就迎著凜冽寒風,望著云層遠方。
  
  遠方云層之中,突然現出一個光點,見著這光點,燕開庭臉上就浮現了一絲微笑,冰靈也喵嗚喵嗚地叫著。光點漸漸靠近,付明軒御劍飛行的身影緩緩出現在燕開庭面前。望著飛靈峰之上的人影,付明軒先是一怔,但見到是燕開庭,臉上神色便緩和了下來,出現了幾縷笑容。
  
  “庭哥兒,為何在此處等我?”剛一落地,付明軒便攀上了他的胳膊,顯然是心情極好。
  
  “自然是有事找你,他們都說你下山了?”燕開庭道:“怎么?心情如此之好,是否去山下會見那位姑娘了?”
  
  付明軒一把拍了拍燕開庭的頭,道:“成日都在想些什么?不過回府里交代了一些事情罷了....不過,鳶兒可是挺想你的,要不要下次隨我去見一見她?”
  
  “別別別!”燕開庭連忙擺手道:“這么多年我好不容易擺脫那位小祖宗了,我可不想又被她給盯上你!”
  
  付明軒也是無語,換了是別人這樣說自己的胞妹,付明軒估計反手就是一拳轟了出去。
  
  “有什么事?”付明軒問道。
  
  燕開庭撓了撓腦袋,傻笑幾聲,道:“也沒什么事,我就想著好長時間沒見你了,關心一下你?!?br/>  
  付明軒輕笑幾聲,道:“快說,有什么事兒?我現在還趕著去大長老那里呢!”
  
  燕開庭兩眼閃光,道:“你今日夜里,可否來后山與我對陣一番?我近日里來苦思應對劍道之法,應是有所長進,但是沒有人跟我比試一番....”
  
  付明軒哈哈一笑,道:“沒問題,那今晚便在后山見。還有,把你這幾日的悟道心法摘寫一些給我,我幫你看看?!?br/>  
  燕開庭神情一怔,悟道心法?
  
  寫出來?
  
  自己不是在給自己挖坑跳么?
  
  “喂.....還是不要...”燕開庭的話還未說哇,就只見付明軒揚長而去,消失在了飛靈峰的云霧之間。
  
  “哎!”燕開庭垂著自己的腦袋,慢慢往回走著,并非是他悟道上出了什么問題,而是自己自小就不愛舞文弄墨,有些話語明明就在胸口,可是怎么都寫不出來。
  
  小有門大殿。
  
  付明軒站在大長老身前,大長老緩緩撫著白須,望著付明軒道:“家中瑣事可都安排好了?”
  
  付明軒向著大長老拱手行禮,道:“回大長老,都安排好了?!?br/>  
  大長老緩緩點頭,道:“那就好,弟子考核大會還有半月就要正式開始,你也應該做一些安排了,此次是你成為首座之后第一次負責門內大型事務的召開,一定要上些心才是?!?br/>  
  “弟子謹記大長老的教誨,十日之后,一切都會安排妥當,倒是還請大長老驗看才是?!?br/>  
  大長老點了點頭,道:“寒州做事,我定是放心,只不過,這路上少不了有人給你使絆子,叫你出丑,你還得注意才是?!?br/>  
  付明軒拱手道:“謝大長老指點?!?br/>  
  “還有.....”大長老像是想到了一些什么,道:“這一次將標準定高一些,成為核心弟子的條件為前十,排名后的兩百人,悉數除去小有門弟子資格?!?br/>  
  付明軒眼睛驀地圓睜,且不說前十是個什么概念,去除掉后兩百,等于說是減少了五六分之一的弟子。
  
  “這....?”
  
  大長老嘆息一聲,道:“你且按我說的去做,日后再給你解釋?!?br/>  
  付明軒點了點頭,道了一聲:“弟子明白了?!?br/>  
  離開大殿之后,已是黃昏時分,付明軒就朝著后山半山懸崖邊走去,一路上,不斷有弟子與他打招呼,讓他不得不尋了一條人煙稀少的小路,以免收到了不該有的叨擾。
  
  來到懸崖邊時,章若水已經在那處等他。
  
  “寒州師兄?!闭氯羲姷綍r付明軒,朝著他行了一禮。
  
  “方才我收到了你的傳訊符,便立即趕來,可是風荷院里出了什么事情?”
  
  章若水點了點頭,指著身后那堆白骨道:“寒州師兄請看?!?br/>  
  順著章若水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堆白骨之上竟又新增了幾具,明顯就是死于這兩日。
  
  “這....?”
  
  章若水道:“不知道寒州師兄可曾知道一種禁忌之術?以修道之人血肉,筑自己功法?”
  
  付明軒點了點頭,這種功法其實他早有耳聞。
  
  只不過并不是真的要修道之人的鮮血和*,只是吸取別人的靈力,來增長自己的修為。只有一些少數的邪道才會使用這種功法,因為若不是遇到了修煉瓶頸或者一些重大困難是,運用此種邪術有違天理,對自己的也是一種莫大的傷害。
  
  看到這些堆砌如小山一般地白骨,付明軒心中越來寒涼了起來,難道,三長老所行之事,就是那禁忌之術?
  
  “你的意思.....?”
  
  章若水緩緩搖了搖頭,道:“只是猜測而已?!?br/>  
  付明軒沉吟片刻,也沒有發表意見。畢竟就算三長老在行這等邪術,以章若水在風荷院里的地位,尚且不能知曉,否則也會招致殺生之禍。不過都是猜測罷了,只是猜測也要引起注意,很可能會指明另一條方向。
  
  付明軒望向四周,這塊半山間的懸崖若不是謝無想帶領自己前來,付明軒怕是永遠也不會尋的這塊隱匿在云霧之中的斷崖。想必三長老也以為那些骸骨都葬身在萬丈深淵之下,怎么也不會想到,它們還會在飛靈峰之上吧。
  
  “你先回去吧,記住,一定要小心行事。這件事情還沒有實錘,我們也不著急著下結論?!备睹鬈幷f完,又道:“怎樣?那封書卷領悟得如何?”
  
  章若水苦笑幾分,道:“果真是來自于青華君的高深功法,師弟也不過琢磨了幾分而已,離領悟還遠得很?!?br/>  
  付明軒淺笑道:“無妨,循序漸進即可?!?br/>  
  付明軒說完,便走入懸崖騰空上升,轉眼間便消失無影。
  
  不出一個時辰,整個小有門內都炸開了鍋。
  
  “什么,只取前十人?這標準也太苛刻了一些吧!”
  
  “哎!與其做夢自己能不能成為核心弟子,還是想一想自己會不會被踢出去吧!“
  
  頓時,無論是實力高強還是實力稍次的弟子們都變得憂心忡忡起來,孟爾雅在練武場知曉到了這個消息之后,心情郁悶地回到蕭庭院,坐在院內,整個人都沒精打采的。
  
  “怎么了?害怕自己被踢出去?”葉南霜破門而入,他也是算準了燕開庭不在院內,換了平時還不得被燕開庭一腳給踢出去。
  
  “南霜師兄?!泵蠣栄耪酒鹕韥?,這幾日她與葉南霜已經很是熟絡,甚至,孟爾雅都感受到了一些來自于葉南霜的一些特殊的情意。
  
  “也沒有過多憂慮....只是,入門時我的修為在弟子之間已經算是比較低的了...難免會有些擔心?!泵蠣栄乓贿叺?,手中便玩弄著自己的一角。
  
  葉南霜卻是笑了笑,道:“你相信我,以你的實力,至少在中等水平了,不會成為那兩百人之中的?!?br/>  
  “真的?”孟爾雅眼睛一亮,以消息靈通準確著稱的葉南霜如此說道,便是給孟爾雅吃下一劑定心丸了。
  
  “不過,在悟道上,你還需要磨練磨練才是,這方面我也教不了你,我看蕭然兄,你倒是可以多多請教?!?br/>  
  說完,葉南霜便起身,道:“無需過多擔心,專心準備即可?!闭f完,葉南霜轉身就走。
  
  孟爾雅點了點頭,只見葉南霜已然走到了院門口,就要離去,追問道:“師兄要去哪里?”
  
  葉南霜轉過頭來,狡黠一笑,道:“去想去之處?!?br/>  
  說完,葉南霜青色的身影便消失在蕭庭院前。
  
  后山寂靜之地,剛對陣完的付明軒和燕開庭相對而立,哈哈大笑一陣子,便坐在懸崖邊的巨石上,飲起付明軒從山下帶來的酒來。
  
  “??!”燕開庭喝上一口,發出一聲愉悅的歡暢,道:“好久沒有喝酒了,這樣喝上一口,可真痛快!”
  
  身旁,冰靈喵嗚喵嗚地叫著,搖著長長的毛茸茸的尾巴在燕開庭身邊蹭著,燕開庭將酒杯遞到冰靈面前,冰靈伸出舌頭小小添了一番,便喵嗚一聲,竟給直挺挺的暈倒了過去??吹竭@一幕,兩人都爆發出一陣笑聲。
  
  “你這次長進很大,我看以你現在的水平,進入核心弟子沒有那么困難?!备睹鬈幍?。
  
  燕開庭道:“應該還是有一定的難度,我的打法講究大開大合,缺乏一定的技巧性,在對陣時遇到了技巧性的對手,比如像你的話,我就有些招架不住了?!?br/>  
  付明軒輕笑幾聲,道:“你還把自己分析得挺透徹?!?br/>  
  燕開庭傻笑幾聲,抓一抓腦袋,道:“我還能有何事能做?成日便窩在這個地方對陣悟道,連冰靈都嫌我煩了?!?br/>  
  “這種狀態,在大戰之前,還是要有的?!毖嚅_庭也點了點頭,心想付明軒說的也是,自己總不能還像著以前那般,非得在夏平生的督促之下才往前走個幾步。
  
  這一次,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他人,燕開庭都必須得下一番苦功夫。
  
  “明軒。你最近是不是在忙些什么事兒....”燕開庭好似若有若無地問著,只是謝無想之前的那句話,讓他始終不能介懷借著這機會,燕開庭就問了出來。
  
  沒想到付明軒卻是淡淡一笑,道:“我哪有不忙什么事情的時候,弟子考核大會即將召開,我這個首座作為主要負責人,已經快要忙得暈頭轉向了?!?br/>  
  燕開庭淺淺一笑,算是給了回應?!斑@樣啊,除了這個,還有沒有別的事情呢?”
  
  付明軒似乎也意識到了燕開庭在打探些什么,一把就抹在燕開庭的頭上使勁揉了幾下,道:“想什么呢!弟子考核大會就要開始,你還不加緊關心關心自己,反倒是關心起我來了?!?br/>  
  燕開庭吐了吐舌頭,道:“也不是,我只是覺得,你好像在進行著一些危險的計劃,是不是和...?”
  
  “好了!”付明軒打斷了他,“不要想一些有的沒的了,對你來說,現在成為核心弟子才是最重要的.....”
  
  付明軒話語剛落,只聽見轟的一聲,整個飛靈峰都為之一怔,后山上忽的亮起一道紅光,直指天際!
  
  付明軒兀地站起,看著那道紅光,丟下一句“糟糕!”,便想也不想,就提劍朝著那道紅光飛去。
  
  燕開庭本想要跟上去,卻被付明軒扔下的一道傳訊符鎖住了腳步,只聽付明軒寫道:”速速去落英峰,尋元籍真人!“
  
  燕開庭當即會意,心想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那紅光出現的方向燕開庭直感到有些熟悉,但是也不做多想,抱起癱軟在地的飛靈就朝著落英峰飛去。
  
  此時,夜半時分,原本沉寂的飛靈峰頓時就炸開了鍋,人們紛紛走出庭院,望著那道紅光指指點點,不一會兒,一些道行較低的弟子竟在這紅光的照耀之下感受到了壓迫之感,一個二個就倒了下去。這壓迫之感猶如一道浪潮一般,席卷著紅光能照耀的所有地方!
  
  空中庭院內,端坐在蓮葉之上的謝無想眼睛驀地睜開,轉眼間就沖出了庭院,向飛靈峰下落去。
  
  下落的同時,從空中庭院里掉落出一只玉簪,謝無想輕輕接住,插在了她盤起的黑發之上。
  
  風荷院內,無論是童子還是一些弟子們都走了出來,看著那沖天紅光都發起怔來,因著又風道真人的屏障保護,他們反而感受不到一點壓迫之感,只知道外邊出了事兒。
  
  “哼!”風道真人也從廂房里走了出來,望著那紅光冷哼了一聲,道了句:“真是一幫沒用的東西?!?br/>  
  說完,風道真人拂袖進了房間,直到房門關上,章若水才緩緩回頭,看著風道真人的房間若有所思。
  
  此時,在上空,付明軒手持一劍光寒十九洲,如瀑般的劍意正向著那紅光輸去,只是那紅光如此之大如此之盛,付明軒的劍光就顯得有些螳臂當車了。另一邊,謝無想在紅光的最上方,繞著紅光不斷快速旋轉著,壓制著紅光四溢的趨勢,只是無論怎么壓制,那紅光還是以可見的速度,變得更加粗壯起來。
  
  付明軒已是滿頭是汗,他不明白怎么會突然發生這件事?每一日他都會仔細感知檢視著這里的情況,不可能自己突然就沖破了禁錮,想來想去,就只有一個可能,有人從外面打破了禁錮??!
  
  在另一邊,燕開庭剛將一道傳訊符送至桃園時,一道白色身影就從里面倏忽飛來,燕開庭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那白色身影帶著往回飛去!
  
  “元籍真人!”燕開庭眼睛圓睜,只見自己被尚元憫一手提著,就往飛靈峰飛去!
  
  “小子,像你動作這么慢,小有門都要沒了!”元籍真人罕見的嚴峻神色,讓燕開庭也是心下一凜。
  
  “元籍真人,是什么東西逃出來了嗎?”一邊飛,燕開庭一邊問道。
  
  元籍真人點了點頭,便道:“你將冰靈喚醒,以助我們一臂之力。其余的長老們也應該在趕來的途中,只怕....只怕時間已是不夠了!”
  
  說完,手中便是一松,燕開庭整個人便向著飛靈峰落下去。
  
  燕開庭猛地下墜,懷中冰靈差點沒有抱住,燕開庭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子,變使勁搖晃起冰靈來:“醒醒!冰冷,快醒過來!”
  
  被搖得一陣頭暈的冰靈喵嗚一聲就睜開了眼睛,它仿佛也感受到了什么不對勁,渾身毛發直豎,眼神警惕,還未等燕開庭命令它變大,一陣旋風便從下而上環繞著它們,轉眼間,冰靈已經變成一頭巨獸,嗷嗚一怔,響徹天際,便朝著那紅光猛然撲去!
  
  燕開庭則是騎在冰靈身上,跟著冰靈一起想那紅光奔去,只是靠得越近,燕開庭就覺得自己身上好像背負著一塊巨石一般,好像還有人不斷往上面加著東西,自己已經快要不堪重負。
  
  轉眼間,冰靈已經來到了紅光前,從嘴中奔射出一道白中泛青的光芒,迅速射向了紅光之中,可沒有想到,著紅光瞬間就將冰凌的白光所吞沒,一時之間,冰靈氣的嗷嗚直叫。
  
  圍繞在紅光旁邊的,最初到來的謝無想和付明軒體力已經明顯透支,謝無想行動變得滯緩起來,本來就如瓷一般潔白的面龐此時白的快要透明起來,嘴唇也是毫無血色。付明軒的劍光則是越來越黯淡,整個人也仿若完全透支了一半,在空中搖搖欲墜,但仍然堅持著,尚元憫則是咬牙不斷用劍光壓制著紅光,算是勉強能夠壓制住紅光的蔓延趨勢,但怎么樣也無法將紅光給逼進去。
  
  不一會兒,又來了幾名長老,與那紅光抗衡了一陣子,但仍然是不見效果。燕開庭趴在冰靈背上,整個人根本直不起身來,突然,最上方的謝無想再也支撐不住,便如一片羽毛輕飄飄的掉了下來,燕開庭見狀,強忍著痛意,就朝著謝無想掉落之處飛了過去。
  
  好在謝無想是往一邊兒掉落的,離紅光也來越遠,燕開庭飛行的時候,身子便越來越輕松。只見半空中的謝無想用盡最后一絲力氣將自己頭上的玉簪拔出,遠遠地扔進了紅光之中,便再也沒了力氣,雙眼一閉,就落了下去。
  
  玉簪進入紅光的那一剎那,紅光頓時就黯淡了幾分,但是也只不過持續了片刻,隨著又是一陣巨響,紅光頓時又濃郁了起來。
  
  仿佛真的是一片羽毛,謝無想柔軟的身軀就這樣緩緩落在了燕開庭伸出的雙手上。這一瞬間,好似天地都沒了顏色,所有的嘈雜都與他們無關,燕開庭望著謝無想那潔白的面龐之上,微皺的眉頭,略微張開的嘴唇,以及,那緊閉著的眼睛.....燕開庭想象過很多次第一次擁抱謝無想的場景,卻沒有想到會是在這種情況之下。
  
  燕開庭抱著謝無想迅速下落至蕭庭院,只見院中孟爾雅已然倒地不起,顧不得許多,燕開庭一腳踹開自己的房門將謝無想放在了自己的床榻之上,便又出門將孟爾雅扶起,輕輕拍著她的臉喚道:“爾雅,爾雅!”
  
  睜開迷蒙的雙眼,孟爾雅只看見燕開庭的面龐出現在自己眼前。
  
  “我是怎么了....感覺好累....”看見孟爾雅睜開眼睛,燕開庭才松了一口氣。
  
  燕開庭道:“沒事的,沒事的?!闭f完,燕開庭便抱著孟爾雅,將他送回了自己的廂房。
  
  望向天空,那些強者仍然與那紅光搏斗著,燕開庭雖不能幫忙壓制那紅光,但也想著要做些什么。
  
  不一會兒,付明軒也搖晃幾下,就直直墜落了下來,燕開庭見狀,趕忙飛去接人。
  
  將付明軒接住的那一剎那,付明軒緩緩睜開了眼睛,嘴里囁嚅了幾句,也不知道是在說些什么,燕開庭一手摸著他的脈搏,只感受到他已經十分虛弱。
  
  “明軒,不要說話!等一等,等一等!”
  
  抱著付明軒緩緩下落的過程中,還未落地,只聽見又是一聲轟然巨響,在所有人都要以為這紅光又要變濃之時,那粗大的紅色光柱竟然驀地消失!
  
  燕開庭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所有人的驚愕當中,消失的光柱中心,緩緩現出一個身穿紅色戰甲,黑發飄飄的邪魅男子出來,待到看清那男子的面容,燕開庭又是一驚!
  
  “葉南霜??!”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