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掌中之物 > 第11章
何妍在酒店里住了五天,周日晚上才敢回家。進門的時候梁遠澤正在書房里上網,聽見動靜出來查看,抱著肩斜靠在門口,俊朗的面容上帶著一絲微笑,嘴里卻是說道:“臭丫頭,你還知道回來???”
  
  她站在門口不說話,眼圈忍不住慢慢紅了。
  
  梁遠澤一愣,再顧不得裝酷,忙上前一把抱住了她,輕拍著后背柔聲哄她:“乖,寶貝,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錯?!?br/>  
  熟悉的味道,溫柔的聲音,這一切都叫何妍覺得安心,卻又令她倍感委屈,眼淚止也止不住地往下掉。梁遠澤被她嚇壞了,拇指輕輕抹著她臉頰上的淚水,關切地問她:“怎么了?妍妍,出什么事了?”
  
  她真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他,可她卻又不敢,不是怕他嫌棄自己,而是不愿把他再牽扯到危險中來。沒有一個丈夫可以忍受自己的妻子遭受那樣的傷害與侮辱,即便溫潤如梁遠澤,他也不能。他會怎么去做?而傅慎行那個混蛋又會怎么對付他?
  
  何妍不敢想象,甚至只要想一想都忍不住膽戰心驚。如果說她已被傅慎行扯進漆黑的地獄,那她無論如何也要把梁遠澤留在光明之處。她帶著淚微笑,雙臂緊緊地摟住丈夫的脖頸,低聲喃喃:“我想你,遠澤,我只是很想你?!?br/>  
  他也想她,很想很想,先是他離家半月有余,回來后她又不在五天,加起來二十多天的時間,這還是他們自相識以來最長的一次別離,真是想得叫人快要發瘋。他抱著她,哄著她,手先是在她后背上撫摸,摸著摸著就往下去了。
  
  “瘦了!”他懊惱地說道。
  
  她不敢說實話,只嘿嘿傻笑,“減肥呢?!?br/>  
  “減個屁!”梁遠澤忍不住罵了臟話,手上卻已急不可耐地剝她的衣服。
  
  兩人從玄關糾纏著往里走,只才堅持到沙發那里就滾倒了。
  
  一個熱情得似火,一個卻近乎瘋狂,到后來他不得不用手鉗制住她的腰,試圖控制她瘋狂的節奏,微喘著安撫她:“寶貝,慢點,別著急,我們慢慢來?!彼儞Q了姿勢,翻身把她罩入懷中,輕柔地吻她。
  
  何妍面色潮紅,啜泣著哀求:“吻我,遠澤,吻所有的地方,哪一處都不要漏下?!?br/>  
  她要他吻他,要他用自己的氣息驅逐那些混蛋的痕跡,滌蕩她的靈魂。
  
  夫妻兩個半夜瘋狂,第二日早上起床,何妍不免腰肢酸痛,她那撐著腰,步履蹣跚的模樣逗得梁遠澤直笑。他系好領帶準備出門,走了兩步又回頭看她,似笑非笑地問:“還能開車嗎?要不要我送你去學校?”
  
  她一時忘記了所有的悲傷和苦難,抓了手邊的發帶去丟他,恨恨道:“滾蛋!有本事晚上回來再戰,看到底誰怕誰!”
  
  他笑著轉回身來,走到餐桌旁俯下身又給了她一個綿長的深吻,意猶未盡地咂摸著滋味,“今天的橙汁不夠甜,回頭換別家買?!?br/>  
  “好的,我記下了?!彼惨槐菊浀貞?,又不忘囑咐他:“晚上盡量早點回來,咱們去爸媽那邊吃飯?!?br/>  
  送走了梁遠澤,何妍開車去學校,先去了銷假,然后又給班里的學生干部開會,安排新年晚會的事情。有人提到許成博歌唱得好,班長卻是面露難色,“他兼職挺多,對參加集體活動沒什么熱情,怕是請不動?!?br/>  
  何妍緩緩點頭,一邊記錄下剛才幾個學生干部提到的建議,一邊替許成博解釋:“也可能太忙沒時間吧,畢竟打了幾份工,也挺不容易的。這樣,你回頭告訴他一聲,叫他抽時間來找我一趟,我和他試著說說看?!?br/>  
  班長應下了,中午的時候,許成博就來了辦公室找何妍。
  
  當時辦公室里沒別人,她就從內鎖了門,把兩部手機都拿出來小心翼翼地拆開,對比著查看內部構造。兩者看起來并無什么不同,她仔細觀察一會兒,基本上確定傅慎行沒往她手機里裝什么竊聽器,只是用軟件在控制。
  
  她心中大概有了點數,趕緊又把手機組裝好重新開機,就在這時,許成博的電話就打了進來。她嚇了一跳,看清來電號碼這才松了口氣,告訴他直接到辦公室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許成博就跑來了,模樣卻像是不大自然,垂著眼問她:“何老師,您找我有什么事?”
  
  由于自身的遭遇,何妍現在與人接觸極為敏感,甚至有些草木皆兵,她很快就覺察到了許成博的異樣,一面和他說著新年晚會的事情,一面留心他的神色,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突然問道:“怎么申請到離學校那么遠的店去打工?”
  
  許成博的眼角飛快地抖動了一下,這細微的表情并未逃過何妍的觀察,她又試探著問道:“是因為在傅氏發生的事情?”
  
  許成博沉默了片刻,答道:“是。不想再和那個公司的人有接觸?!?br/>  
  何妍對之前的那件事一直心存懷疑,聞言打量他,“還沒顧得上問你,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那位秘書小姐之前就認識嗎?”
  
  “以前不認識,就是她前段時間接連叫了幾次餐,都是我送去的,這才稍稍熟了些,不過之前也沒看出什么來,就那天突然就和我動手動腳,我嚇了一跳,就跑了?!痹S成博有些尷尬地答道。
  
  “是落荒而逃?!焙五α诵?。
  
  許成博也忍不住笑起來,神色比剛才自然了不少。
  
  何妍趁機又問他道:“她之前知道你是咱們學校的學生嗎?”
  
  “應該不知道吧,我不是很清楚?!痹S成博不知道她為何會問到這里,又解釋道:“后來是公司保安處的人問我是哪里的學生,我才您的電話告訴了他們。何老師,我不是故意要給你找麻煩的?!?br/>  
  這分明就是一環套著一環的圈套,最終的目標是她,許成博不過是引她入套的誘餌??筛瞪餍杏质菑哪睦镎业皆S成博并加以利用的?何妍暗中疑惑著,面上卻是笑了笑,道:“沒什么,你是我學生,有事情找我是應該的,這不叫麻煩?!?br/>  
  何妍停了一停,又狀似不經意地問道:“班里有誰知道你在那家快餐店打工嗎?”
  
  “好多人都知道?!痹S成博答道。
  
  何妍不覺挑眉,有些意外,“嗯?”
  
  許成博不好意思的笑笑,解釋道:“我經常會發一些工作時的照片到朋友圈,所以班里不少同學都知道我給人送餐的。何老師,我窮,所以要各處打工掙錢,可我不覺得這是丟人的事情?!?br/>  
  何妍不覺有些感動,微笑著贊道:“許成博,你很棒?!?br/>  
  突然間,她又恍然大悟,傅慎行調查她,一定少不了要查她現在帶的班級,通過網絡調查的確是很便利的手段,就如她之前在網上搜尋他的資料。
  
  如此看來,許成博也許真的是被利用了,當然也可能是他演技實在太好。
  
  何妍暫時不打算再問下去,她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懷疑,于是就只笑了笑,“好了,沒事了,你趕緊忙你的去吧。對了,管院的一位教授需要個翻譯,難度不是很大,酬勞卻是不錯,你有興趣的話我可以給你推薦?!?br/>  
  許成博有些驚喜,“我可以嗎?”
  
  “我覺得應該沒問題?!焙五卮?,又道:“這樣,我先推薦你過去試一試再說,怎么樣?”
  
  許成博連忙應下了,又謝何妍。
  
  何妍笑著揮了揮手,示意他快走,“你快去上課,不要打擾老師我工作?!?br/>  
  許成博這才起身離開,人到門口卻又停下了,回過身來看她,猶豫了一下,問道:“何老師,您和您愛人感情很好,是嗎?”
  
  何妍被他問得愣了一下,下意識的揚眉,“嗯?”
  
  許成博神色有些局促,“我聽班里女生說的,她們說您愛人長得很帥,你們是從高中開始相戀,長跑了十來年才結婚的,大家都很羨慕?!?br/>  
  何妍不知他為何會提這些,緩緩點頭:“是這樣?!?br/>  
  “我聽了也挺羨慕的?!痹S成博說話沒頭沒腦,深吸了口氣,像是鼓足了勇氣,這才又說道:“我覺得現在這社會,能有這樣一份感情特別不容易,應該好好珍惜?!?br/>  
  “謝謝?!彼牫隽怂捦庥幸?,緩緩收起了臉上的微笑,問他:“你想表達什么意思?”
  
  許成博直視著她,眼中有著少年人的倔強,“何老師,我覺得傅先生那人不像是個好人?!?br/>  
  何妍愣了愣,才明白過來,他應該是誤會她和傅慎行的關系了。她沒覺得他這種近似于教誨的話是一種冒犯,相反,她心里還有些發暖。這是個倔強而善良的男孩子。她默默和他對視著,良久之后才說道:“我和傅先生并不熟悉,他是于嘉的表哥,曾來學校給于嘉辦理休學手續,這才認識的?!?br/>  
  “于嘉的表哥?”許成博的臉上露出驚訝,“于嘉有這樣的一個表哥?”
  
  何妍心中一動,問他道:“你和于嘉熟悉嗎?”
  
  傅慎行為了不露痕跡地接近她,接連利用了她兩個學生,許成博這里看來只是單純利用,那么女生于嘉那里呢?她才不信他會真是于嘉的表哥,他又是怎么說動于嘉退學的?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是威逼,還是利誘?
  
  如果這件事能查清楚,是否以后也能成為她揭穿他身份的一條證據?
  
  許成博返身走了回來,答道:“不是很熟?!?br/>  
  這答案叫何妍有些失望。
  
  “不過,我打工的時候曾經遇到過她?!痹S成博說到半截就停了下來,像是很猶豫了一番,這才說道:“何老師,于嘉可能有在外面做過坐臺小姐,我不想多這種嘴,而且也不能肯定,不過我的確撞到過她兩次?!?br/>  
  這事真是出乎何妍意料,可細一想卻又覺得是那樣的合乎情理。
  
  許成博不了解傅慎行是個什么人,只又道:“如果于嘉有傅先生那樣的表哥,怎么還可能去做那事?傅先生也不能允許啊?!盵妙*筆*閣~]miao筆ge.更新快
  
  何妍腦子里有點亂,她迫切需要一個人靜下來仔細思考一下這整件事情。而且,如果許成博只是單純的被傅慎行利用,她也不想把他牽扯進這件事情里來。她抬眼看著他,沉吟道:“這樣吧,你先回去,這件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說?!?br/>  
  “何老師,您想想,如果傅先生不是于嘉的表哥,卻冒充她的表哥來幫她辦理休學手續,這不是正好說明他不是個好人嗎?”許成博像是在極力向她證實傅慎行不是個好人。
  
  何妍自然知道傅慎行不是好人,他豈止不是個好人,他簡直就是個人渣。她笑了笑,“我來處理這事,你不要再管了,好好學習?!?br/>  
  許成博欲言又止,最終還是閉上了嘴,低著頭出去了。
  
  整個下午,何妍一直在思考到底如何調查傅慎行。網絡上能夠查到的信息太少,她必須從現實中著手,可她該從哪里入手才對?于嘉嗎?會不會被傅慎行察覺?又或者是先去暗中查“傅慎行”這個人?可她是被傅慎行監控了的,她的手機會把她所有的行蹤都暴露給她,稍有不慎就會打草驚蛇。
  
  而如果她不能動,還有誰可以值得信任,可以絲毫不引起傅慎行的注意和懷疑?一時間,何妍苦思不得。
  
  臨下班時,她又接到了傅慎行的電話,他只簡單的一句話:“何老師,晚上陪我參加一個應酬吧?!?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