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秘戰 > 第733章 營救計劃 六

第733章 營救計劃 六

    從牢房出來,身后傳來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聲,魏忠文強忍著沒回頭,他怕自己會控制不住情緒,在敵人面前顯出軟弱的一面!
  
      察覺到了魏忠文的內心波動,馮青山暗自冷笑,對這次探監之行,自我感覺收獲頗豐。
  
      來到院子里,兩名特務和魏忠文上了福特車,馮青山隨即也上了車,在賈元恭敬的目送中,兩輛轎車緩緩駛出津北監獄。
  
      車輛依然按照來時的先后次序,馮青山的車在最前,中間是福特車,貨車不遠不近落在最后。
  
      行至十字路口,在前兩輛車通過之后,一個身穿警察制服的人,按下了紅燈按鈕,把貨車攔在馬路一側。
  
      紅燈最多一分鐘,馮青山也沒太在意,就算共黨突然武裝搶人,貨車也完全來得及追上來。
  
      在他看來,一分鐘能做什么呢?
  
      “處長,您這招太高明了,我看魏忠文有點繃不住了!”白舉民奉承著說道。
  
      馮青山得意的說道:“這只是開始,過幾天再帶他來一次,估計基本就差不多了……”
  
      轎車再次從廣聚樓門前經過,馮青山放緩車速,注意盯著倒車鏡,正常來說,在十幾秒鐘后,福特車就應該從彎道轉過來。
  
      果然,過了一會,掛著02—554車牌的黑色福特車,重新出現在視線里,又過了一會,那輛貨車也追了上來。
  
      “司機戴口罩干嘛,感冒了?”馮青山隨口問道。
  
      白舉民說道:“起疹子了,說是不能見風。”
  
      馮青山沒再多問,他現在考慮的是,下次應該把韓彩菊一家三口,從表面上看起來更慘一些。
  
      十幾分鐘后,進入繁華地段,街上的行人車輛,也逐漸多了起來。
  
      正在這個時候,福特轎車忽然停下,司機下了車,快步走進路邊的包子鋪。
  
      白舉民始終在盯著福特車,看到這一幕,不禁皺起了眉頭,說道:“這個老劉,怎么回事,餓了?”
  
      馮青山警覺起來,押解犯人途中,一個司機怎么可能因為餓了,就敢擅自下車去買吃的!
  
      “白舉民,下去看看!”
  
      “是!”
  
      白舉民來到福特車近前,探身朝里面看了一眼,心里不禁大吃一驚,車內竟然空無一人!
  
      他趕忙返回來,說道:“處長,出事了,車里沒人!”
  
      馮青山臉色也變了,說道:“沒人?這怎么可能!”
  
      福特轎車內空空如也,從剛才的情形來看,只有司機一個人開車跟在后面。
  
      這是怎么回事?
  
      在津北監獄院內,馮青山親眼看著兩個特務和魏忠文上了車,怎么可能憑空消失了?
  
      不用馮青山命令,白舉民已經進了包子鋪,沒過了一會,又氣急敗壞的出來,說道:“老劉這個混蛋,從后門跑了!我明白了,他一定是內鬼!”
  
      馮青山來到那輛貨車前,對駕駛室招了招手。
  
      帶隊的胡姓排長從車里跳下來,恭聲說道:“馮處長,有事啊?”
  
      馮青山鐵青著臉,伸手指了一下福特車,說道:“車里的人呢?”
  
      胡排長一臉茫然,說道:“都在啊?哦,剛才,我看見司機去包子鋪了……”
  
      “半路沒人下車?”馮青山強壓著怒火,耐著性子問道。
  
      胡排長篤定的說道:“絕對沒有,好幾雙眼睛盯著呢!”
  
      “帶著你的人,把那個司機給我找出來!”
  
      “是!”
  
      胡排長來到貨車后面,伸手敲了敲車門,喝令道:“快快快,都下車!”
  
      車廂門打開,從里面跳下來十幾個全副武裝的士兵,其中兩個各自拎著一支卡賓槍。
  
      這都是馮青山從警備隊借來的人,本來是提防共黨武裝搶人。
  
      白舉民說道:“處長,難道……他們三個是內鬼?”
  
      雖然嘴上這么說,但是白舉民實在是不敢相信,怎么可能會這么巧,自己挑的三個人,全都是內鬼!
  
      馮青山沒做聲,來到那輛福特車前,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很快發現了疑點。
  
      為了便于區別,保密局的車都有編號排序,當然不是掛在明面兒上,而是用標簽貼在車內。
  
      這輛福特車外觀正常,車內卻沒有編號標簽!
  
      馮青山思索片刻,快步轉到車尾部,說道:“白舉民,把后備廂打開!”
  
      轎車并沒熄火,鑰匙還插在鑰匙門上,想來是司機故意這么做,讓人以為自己只是去買包子,反正是能唬一會是一會。
  
      打開了后備廂,里面除了一些雜物,還要一塊市政廳的車牌!
  
      馮青山腦海里像過電影一樣,之前的種種情景,一幕一幕在眼前閃現。
  
      他想起來了,在經過廣聚樓酒樓時,緊挨著吳景榮的轎車,就是一輛市政廳的黑色福特車!
  
      接下來的分析順理成章,利用廣聚樓門前馬路的彎道,這輛車以假亂真,跟上了自己的車!
  
      司機同樣戴著口罩,后車座擋著窗簾,根本看不清楚,讓人誤以為就是老劉開的那輛車!
  
      警備隊的車被交通燈攔住,等他們追上來時,看到福特轎車車牌,同樣也不會產生懷疑!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交通燈亮的那么及時,肯定早有預謀,絕不會是巧合!
  
      問題是,短短十幾秒鐘,押解魏忠文的福特車去哪了?
  
      就算共黨趁機搶人,負責看押的兩個特務都帶著槍,他們總不至于舉手投降吧?
  
      …………
  
      此時。
  
      廣聚樓酒樓。
  
      即使吳景榮表達的很委婉,汪敬旻夫婦還是聽明白了,在陰差陽錯與你情我愿的矛盾中,汪學霖和王新蕊已經有了夫妻之實!
  
      “額……敢問,他們兩個幾時能回到堰津?”汪敬旻試探著問道。
  
      吳景榮說道:“很抱歉,事關機密,我既不方便說,同時也所知有限。”
  
      “理解。”
  
      “汪先生,新蕊父母不在身邊,作為她的長輩,我只好大包大攬,想和你們商量一下雙方的婚事。”
  
      “好說好說……不過,吳副站長,婚姻大事不是兒戲,最關鍵的是,犬子性格倔強,如果沒征求他的意見,這個……”
  
      正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嘈雜聲,同時有人大聲說道:“所有人待在原地,等候檢查!”
  
      “把證件掏出來!”
  
      “箱子里裝的什么?打開!”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