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王者榮耀之國之榮耀 > 第兩百零四話 擊殺

第兩百零四話 擊殺

目前對于城市戰隊這邊他們所采取的一個策略,對手這邊的話也是已經看的眼睛了,他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和城市,但對這一遍進行起一個較為合理的一個選擇,因為他們往往需要去通過這樣的一個周全才能將他們這邊的一個情況做一個較好的安排,無法安排好這樣一個情況的話,那么對于他們來說的話,這場比賽也將會使他們陷入到一個被動的局勢之中。
  
  所以此時他們對于城市戰略這邊所要采取的。此時也是在心中猜測到的,所以當他們才知道的城市戰略目前的一個情況之后,他們在接下來一個比賽之中也是必須去通過這樣的方式將城市戰略這邊原先敘事好的一個初級的順序全部都打亂,這樣他們才有可能還有一定的機會,卻將這種死黨二的一張局勢反而倒過來,所以他們自己在經過的這樣一個計劃最后他們也是有他們的射手和輔助選手商量出來了,他們此前的進步那就是他們的輔助選手戰隊除的輔助選手上前來企圖去將它們的順序進行一個位置上的限制的時候,他們的輔助選手全力去為他們的射出去擋住這樣的一個控制技能就是他們必須去做的。
  
  此時在看到城市戰略這邊的輔助選手開始向對方的射手這邊靠近的時候,對面的射手也是第一時間在擋在了城市戰隊的輔助的面前,這使得他無法勝利的去挨到對方的一個射手選手。所以目前的雙方的一個情況也是已經很合適了,但是由于此時即便是對方的射手哎,在城市戰隊這邊的一個輔助選手的面前,但是他們想就此去隔斷他們的射手和城市戰隊這邊其他隊員的一個接觸的話完全是不可能的,因為此時對方的這四個人都是從不同的回個方向上進行進攻的,即便是城市戰略這邊的射速和他們的輔助選手目前被對方的輔助選手擋在了前面,但是城市戰隊這邊的打野選手,他們的中單選手卻也是從側面已經開始對對方的射手進行前男友包圍,這使得對方的事從目前她即便在后退的時候也不敢走太靠近的一個路線,所以此時卻搶走已經成了他自己這邊唯一的一個選擇,因為畢竟貼著墻走還會有創傷為他去遮掩一下事業,至少它可以增加他逃生的一個幾率。
  
  但是如果她她自己這一邊不去選擇貼墻走的話,那么可能會說避免一些靠墻走可以去接,但是如果說他不選擇靠墻走的話,那么直接在線路上走的話則會增加他自己被對方的輔助選手命中的一個可能性。
  
  所以只是他經過兩個權衡之后也是選擇了一個傷害比較小的一種選擇,那就是確實搶走,所以他自己在口腔走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因為畢竟對手這邊打野選手具有利用墻卻將他們的一個位移家境的一種技能所以此時他自己這邊在靠山這個時候也是積極的相信她不會輕易的讓對手這邊運用墻角他自己挽留下來所以目前他自己也是相當的有信心畢竟他自己才是有閃現在手中的。
  
  也就是說此時她即便手握著自己的閃現在手中,那么它也有一定可能性在靠近他們自己防御塔的時候將這個散仙釋放出來,然后拉開合理的一個距離的話,讓他自己這邊可以更好的去和對手拉開距離,然后回到他自己的一個提出的位置上,但是你目前的一個情況來看的話,他自己這邊的話想要去做出這樣的一個合理的調整的話,那么接下來的一個比賽對于她來說也是相當的關鍵的。
  
  他自己通過這樣的一個方式想要去江鎮的一個禁魔做一個較好的一個發揮的話,那么他必須對于他自己的一個位置到他自己可以足夠閃現去拉開距離的一個位置,這段距離上的一個行走則必須走的小心翼翼才行,不然的話他說不流行都會被對方留住,留住最后那么它一定錯了第一步的話,那么后續的肌膚就會接點去測,所以此時對他來說的話,這一段距離看似非常的短。他自己卻走出了一個整場比賽之中最為艱難的一個時間段。
  
  城市戰隊這邊也是能夠料想到對手的輔助選手,肯定會在他們自家的和付出發布出去去控制對方的自述的時候選擇倒在她的面前,所以當他們自己意識到這樣的一個情況之后,他們自己也是在他們的計劃之中設計好了這一切,所以他自己也是通過了這樣一個方式,在對手選擇了這樣一個阻擊方式的時候,他們也是選擇了第二次的一個選擇,那就是利用他們打野選手去靠墻的位置。去留對方的一個射手,所以只是她自己這一邊的話,也是他們的打野選手選擇的第二陣容中的一個突擊的一個位置,這使得它自己的一個位置也是較早地暴露在了對方的射手的面前,這樣一來的話對方的射手在行走的過程中也可以在將自己的一個技能全部都丟在對方的打野身上,這樣的話對方打野如果足夠退的話,有可能會被對方的射手一波秒掉。
  
  即便是承認相對這邊的打野選手,他的肉夠厚,無法對對方一波秒掉的話,但是他自己這邊的話也不會有太好的一個狀態,所以對于城市戰隊的,打野選手再說的話,他們這一撥去選擇主動出擊的話,對于他來說也是一種賭博的一個心理,這就看對方的射手會不會去選擇像他的這個技能打在他自己的身上啊,因為此時對方的射手想要去將他的一個技能打在自己的身上的話,那么他必須去做好這樣的一個準備,那就是當他的技能打完之后,那么他就是完全對從事戰隊的中單選手失去了威脅的意義。
  
  一旦她對于城市戰略的重,數據威脅的意義的話,那么他這一邊的話,姐瞬間會被中單選手切近,然后在一波去推動它的一個性命,所以此時這也是雙方之間的一個博弈。就看城市戰略這邊的中單選手和打野選手,他們自己和對手的一個射手之間的一個博弈,誰能成功了?
  
  如果說對手的一個射手他可以去克服自己的心理,將自己的技能全部都打在打野身上去,通過這樣的一種方式將她自己的一個最初的威脅消失掉的話,那么他在后期的一個比賽市中心便是誠意戰略轉變的狀態,選手競爭之后他自己也可以去通過閃現去拖時間,去拉進自己的一個技能的冷卻時間都是有可能的,但是如果說他自己這一片去更多的去考慮到了他后期的一個逃生的話,那么對于他來說的話,它很可能會陷入到一個非常艱難的一個抉擇之中。
  
  這是很顯然城市戰略這一變量一個繼母也算是已經得逞了,因為他們自己測試到了對手的射手可能會去顧忌他們這邊的一個中單選手的一個發育,所以不敢去,太荒唐了去加他只有一個技能交到一個發揮和發育平常的一個打野的身上,因為他自己對于打野的這一波的操作能不能將它你不帶走也是有一定的遺忘的,所以說他自己就害怕自己的一個技能全部打在了地上。王大爺身上卻沒有將它帶走了,她自己此時就暴露在了一個技能全滿的輔助選手身上的時候,那么他自己這邊的一個情況雖然也將會處于一個十分劣勢的處境,所以經過了這樣的一個絕對之后,它自己還是選擇了在對方的打野選手向他靠近的時候,他依舊去選擇將自己這邊的一個位置進行一個盡可能的靠前行走,而并不是去通過他自己這邊有個技能的輸出去挑對手的消耗掉,所以此時他站在一個選擇,也使得城市戰隊這邊的大學則更加堅定了他的想法,一直在他借錢對手的射手的時候突然選擇了,因為他的技能去沖擊對方的射手,對方的設施,看到目前的這樣的情況之后,他也是預判到了對手的答案,選手選擇這樣一種方式,在這樣一個位置去沖擊自己明顯距離是不夠的,如果他他要將自己沖擊起來的話,那勢必會在技能釋放之后接近自己之后接連閃現然后去彌補這一段缺失的距離。
  
  所以在他意識到對手可能要采取這樣一個策略的時候,他此時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就是他自己通過閃現去拉開和對手之間的距離,讓對手這樣的一個計謀不能得逞,而另外一方面它可以選擇向后避一下避開隊服的一個閃現,使得它自己這一邊的一個閃現得益保存,但是這樣換來的另外一個劣勢就是他自己已經走向前方的一個距離變可能會因為自己這樣的一個回頭兒再次損失掉。
  
  最近過一個短暫的考慮之后他果斷選擇了犧牲自己已經走過的這段距離因為他明白自己留在閃現在手中的話對于他來說是一個十分重要的一個技能一個閃現不僅可以讓他拉近距離而且他可以讓他去做單一些必要的傷害所以此時她自己選擇的這樣一波的一個操作也是他自己這邊原本走過的路瞬間變又折回來一部分,所以經過這一步的一個操作之后,他自己身邊的話也是已經叫他自己的一個位置再次送回到她好不容易已經陶醉的位置,但是接下來退出的一個操作卻是她自己這一邊的話,再次陷入到了一個被動的局勢之中,因為對手這樣的一個策略對沒有像他想象的那樣去放回,因為對手在接近他之后并沒有緊接著再去閃現去彌補拿的技能,而是就此是收手了,所以其實這又是他們雙方最終的一個博弈,而在這場博弈之中,很顯然對方的射手想的太多了,對手并沒有因為他的一個后撤也并沒因為他的一個其他的一些操作而選擇閃現需接受距離,所以說在這一步操作之中他自己便帶下的女人,但她自己辦下來之后非但沒有換得對手這邊的一個閃現金額,與此同時他自己這邊的一個距離也是向后損失了一部分,所以接下來他自己的心中瞬間變有一些發慌了。
  
  因為對方的一個打野選手,雖然說這樣的一個留人的技能已經沒有了,但是在晉升之后,對方的一個消耗卻是他自己這邊必須去直面的,而且對方的這樣的一個身上帶有著一定的buff在打到他身上的時候對他至于一些減速的一個簡歷效果的,所以這樣的一個細節他自己這邊的話也是沒有考慮進去,所以當對手見面他之后對他進行攻擊的時候他也是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這邊的一個速度已經是提不起來了,所以帶她面對這樣的一個結果的時候,他自己這邊也是無法再去想太多的一個問題啦,他就會去將他自己的一個技能全部都將在這樣的一個打野身上,因為只有他將對方的答案。選手消滅掉的話,那么對于他的一個減速效果才會取消掉,但是如果說他將自己的演技能交代對方來個打野身上的話,那么對方打野這一遍很可能會通過這樣的一種方式加上自己的競爭消失掉,而對方的狀態選手便會在接下來的比賽之中出現在他的面前,對他進行一波帶走了一個解決。你是陷入到兩難抉擇之中的,對方的射手再次變在自己的一刻猶豫之中,錯失了最好的一個世界,因為他自己在內能對對方的打野選手進行這樣一個選擇時候,他們自家的輔助選手睡也是已經被對方的下路組合已經消滅掉了,而對方笑的時候消滅掉之后也是直接來到了她的面前,此時團軍隊四個人報價起來了,而且有兩個人的一個攻擊力全部都已經打在他的身上。
  
  目前他自己這邊要逃跑的話那很顯然也是已經有些無力回天了。
  
  《王者榮耀之國之榮耀》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
  
  喜歡王者榮耀之國之榮耀請大家收藏:()王者榮耀之國之榮耀。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