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農女要發家 > 第五六二章 告誡

第五六二章 告誡


      “這件事又不是我做錯了!沒道理江樟做錯了事情還要我幫著隱藏的!”江大海嘟噥道。
  
      “那你也該顧忌顧忌場合才是!”
  
      秦嬤嬤端了熱水進門,給放在了暖壺中,然后給宋憐到了杯熱水端到了床前。
  
      卻發現宋憐已經睡著了,江晏握著宋憐的手坐在床邊。
  
      “少奶奶睡著了!”
  
      盡管已經放輕了聲音,但還是驚醒了宋憐,宋憐睜開眼睛看著秦嬤嬤。
  
      江晏摸了摸宋憐的頭,輕聲的安撫道“沒事!你睡吧!”
  
      宋憐閉上眼睛,接著睡。
  
      江晏看著秦嬤嬤,秦嬤嬤擺擺手,揚了揚自己手中的茶杯!
  
      看宋憐睡著了,秦嬤嬤這才悄聲出去了。
  
      暗香正在給宋憐整理嫁妝里的東西,很多常用的,時間長了會放壞的自然就要挑揀出來!而且他們也要將這些嫁妝登記照冊!如此以后拿什么東西出去,添什么東西進來都有個賬目。
  
      秦嬤嬤在西耳房里找到了暗香和浮月,兩人正在清理東西。
  
      聽到動靜,兩人抬頭看著秦嬤嬤,笑著道“嬤嬤怎么過來了?是不是少奶奶有什么吩咐!”
  
      秦嬤嬤擺手,笑著道“沒有!少奶奶那邊有少爺陪著呢!現在少奶奶已經睡著了,哪里會有什么吩咐!”
  
      暗香和浮月都看著秦嬤嬤,雖然之前并不經常見,但這幾天他們還是已經混熟悉了。
  
      “嬤嬤這是怎么了?一臉有話要說的樣子,我們都是伺候少奶奶的,有什么話不放直說就是了!”暗香笑著道,到底是經過莊氏調教過的丫頭,和其他的丫頭都不一樣!
  
      秦嬤嬤在暗香和浮月對面坐下,將剛剛的事情告訴了暗香和浮月,兩個丫頭聽完都是面紅耳赤。
  
      他們都是沒出閣的丫頭,聽到秦嬤嬤這個說一般是羞的還有一半是氣的!
  
      他們的賣身契都在少奶奶的手中,以后自然也是要少奶奶才能安排他們的婚事!這江家大房的二少爺說出這些話是什么意思!這要是在大戶人家,傳出去不是要有人說他們這些做奴婢的不檢點!
  
      “嬤嬤,我們之前可沒有單獨見過大房的二少爺!二少爺這話是什么意思!”暗香有些生氣。
  
      “我告訴你也是想要你和茗伊好好說說!別做出什么貽笑大方的事情出來!我們被紀家陪嫁過來,這要是丟了臉,不僅僅會丟了紀家的臉,還會讓少奶奶也跟著丟臉慪氣!茗伊的有些心思暗香你還是好好的提點提點,可別到時候連累了我們大家!”秦嬤嬤本來沒打算將事情說得這么清楚,但想到茗伊的那些心思,秦嬤嬤不得不將話說重了幾分。
  
      暗香臉色微沉,點頭應是。
  
      秦嬤嬤這才松了口氣,起身離開了耳房。
  
      秦嬤嬤走了,浮月看著暗香,憤憤不平的道“茗伊這是要干什么?之前對著大少爺處處獻媚就算了,現在還勾搭了大房的二少爺!真是……真是恬不知恥!”
  
      暗香淡淡的瞥了一眼浮月道“浮月,你和茗伊都是少奶奶陪嫁丫頭里長得最好看的!你可別和茗伊一樣!”
  
      浮月臉漲得通紅,之前她還有些這樣的心思,現在看大少爺對少奶奶情根深種的模樣,哪里還有他們的機會!這心思就歇了!現在聽到暗香告誡的話,浮月只覺得屈辱。
  
      “暗香,你這是什么意思!你把我和茗伊看成一樣的人!我可沒那么沒臉沒皮,我們當初可是少奶奶從牙婆手里買下來的,當初要是沒有少奶奶我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骯臟的地方,還不知道有沒有性命!現在我怎么可能忘恩負義!”浮月半是生氣,辦事賭咒發誓的道。
  
      “你知道就好!我們做奴婢的只要好好聽主子的話就是了!”暗香點頭。
  
      江家大房,江楊抱著一推的東西回來,一看就是沒打算再去縣衙的意思!
  
      江大山和江張氏如今就靠著江楊的這點差事和江晏拉近距離呢!現在江楊回來豈不是什么都落空了,而且他們家還要擔著江楊的口糧!
  
      “你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不去縣衙了!”江張氏不可置信的看著江楊,又急又怒。
  
      “縣衙已經沒有我待下去的地方了!我主簿的位置孫大人已經打算給別人了!”江楊淡淡的敘述道。
  
      江張氏卻是根本不聽江楊的解釋,想到之前江楊和白谷雪做的事情,便將這件事全部怪在了江晏和白谷雪身上!
  
      “我之前就說了那個白谷雪就是個掃把星,你們就是不信,非要相信她!結果現在好了吧!你被害的連差事都沒有了!”江張氏看著江楊一邊踹一邊道,說完又看著江大山道“你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去和江晏好好說說!讓楊子再回去當差!”
  
      江大山卻覺得自己沒這個臉去二弟家說這話,之前江楊本就做了對不起人家的事,現在江楊從小到大讀書的銀子還沒有還給二弟呢!這要他怎么好去說話!
  
      “我可不去!你自己也說了白谷雪和楊子之前做的事對不起老二一家,我怎么好腆著臉去說話!”富則有良心,現在江家大房也不是過不下去了,江大山便開始有良心了。
  
      江張氏氣的胸膛起伏,怒道“指望你們爺倆這黃花菜就只能爛在田里了!”
  
      江楊卻攔在了江張氏面前,懇求道“娘,我的事情我自己有打算,就算您讓江晏答應了讓我去縣衙做事,我也不會去的!孫大人因為谷雪的事情得罪了二叔一家,之前在這么多的同僚面前和江晏道歉,丟了大面子!就算是我回去了,也不會有好日子過!難不成您想以后縣衙但凡有事就將我推出去頂罪嗎?”
  
      江張氏張了張嘴,卻什么都沒有說出口!
  
      “而且我有別的事想要求江晏,你若是現在去找了江晏,我還怎么去找他說這件事!”
  
      江張氏這才作罷,坐在一邊的椅子上唉聲嘆氣。。
  
      江楊將自己的東西歸置到了自己的房中,江張氏想了想將囡囡抱了過來,交給江楊“既然你回來了,孩子你就自己帶吧!”
传奇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