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農女要發家 > 第五六三章 告誡

第五六三章 告誡


      孩子還小,這段時間一直是江張氏在照顧,倒是長得白白嫩嫩的,看著可愛的很!
  
      這長相有七分像白谷雪,可以看出以后又是個漂亮的姑娘。
  
      江楊抱著自己的女兒進了自己的房間,將小姑娘放在了床上,本來就睡著的小丫頭現在睡得更熟了。
  
      江楊打算去找江晏說說關于族學的事情。
  
      江張氏和江大山得了消息也要跟著一起過去。
  
      這一次他們家沒有跟著江四叔他們一起鬧事,在江張氏的心中他們現在就是幫了老大家的大忙!如今就應該被江家二房的人當成恩人一樣。
  
      茗伊獨自生了會悶氣,這才一個人回了宋憐住的院子。
  
      看著正在說笑的暗香她們,茗伊只覺得自己自己被他們排除在外!暗香他們都是從小在紀家長大的,只有她是從州泉郡回來的!
  
      這個時候的茗伊已經完全忘記了是她自己要跟著宋憐的。
  
      暗香忙活了一上午,總算是將其中的一部分整理出來了,看著手中的冊子,浮月笑道“暗香姐姐不如下午再來做就是了!”
  
      說著浮月將手下的東西收到了箱籠里,然后看了一眼門外,接著道“暗香姐姐不如去和茗伊說說話!”
  
      暗香抬頭看著外面的茗伊,點頭。
  
      將耳房落了鎖,暗香才和浮月出了二房,看著外面廊下的茗伊,暗香走了過去。
  
      茗伊聽到腳步聲回頭看著走過來的暗香,想到剛剛江樟的話心中頓時覺得更委屈了。
  
      “你又想來說什么?”茗伊紅著眼睛問道。
  
      “茗伊,你沒有必要對我有這么大的反感!你應該知道我們都是少奶奶的陪嫁,是紀家陪嫁出來的人。若是我們做的不好,或者做出了丟人的事情真正丟的是紀家的臉,而不是我們自己的臉!”
  
      這些說辭剛剛不是已經說過一遍了嗎?現在暗香又來說一遍是什么意思!
  
      “你到底要說什么?不就是想我不要癡心妄想嗎?何必老是說一樣的話!”茗伊怒氣沖沖,只覺得不論是江家還是少奶奶身邊陪嫁的人都沒將她當回事。
  
      “茗伊,有些話我不想說的那么清楚,但顯然若是不說清楚的話你肯定是不知道輕重的!你和浮月都是少奶奶身邊長得最好看的丫頭,你的身份又格外的不同!少奶奶只怕對你有別的打算!你萬萬不可因為少爺不接受您就自甘墮落的去找了江家的其他的人!”
  
      暗香自認為這句話已經是說的非常露骨了,若是茗伊還是聽不進去,那她也只能稟明了少奶奶,讓少奶奶自己處置了!她雖然是大丫鬟,但也只有幫著少奶奶管庫房的權利,還沒有處置少奶奶身邊伺候的人的權利。
  
      茗伊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暗香,滿是疑惑的問道“暗香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自甘墮落,我做了什么自甘墮落的事情了!你要這么說我!”
  
      暗香也不知道茗伊到底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在裝糊涂!
  
      “茗伊,剛剛大房的二少爺過來求老爺讓老爺將你給了他為妻!我不知道你和大房的二少爺有什么交集,但這話若是傳出去你讓少奶奶以后還怎么做人!”
  
      暗香也不管茗伊到底怎么想,便直言將這件事說清楚了。
  
      茗伊臉漲得通紅,眼中沒有羞澀滿是憤怒!
  
      想到剛剛江樟看她的眼神,想到江樟剛剛和她說話的語氣,茗伊只覺得一陣惡心!相比江晏,江樟那就是地上的泥!連江楊都比不上的人物,也敢去江家老爺面前去討要她!當真是惡心的緊!
  
      “暗香姐姐,覺得我的眼光就這么差,會看上一個江樟?”茗伊憤怒的連敬稱都不說了,對江樟直呼其名。
  
      暗香蹙眉,看著茗伊道“茗伊,我不知道你們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的話也就只能說這么多!我希望你能恪守自己的本分,若是不想別人覬覦,那就不要經常出去!江家不是沒有婆子和出去采買的人!”
  
      茗伊氣的鼻子都歪了,她都不知道什么時候引起了江樟的注意!聽暗香這話的意思,倒是她出門去招蜂引蝶了!
  
      “暗香……”
  
      茗伊剛準備說兩句,暗香就抬手打斷了茗伊的話“你自己注意就是了,有些話我說的太多了反倒不好!我們都是伺候少夫人的,我不希望讓別人看了笑話!”
  
      暗香說完,便走了!
  
      茗伊看著暗香的背影,氣的直跺腳!想到剛剛暗香說的,江樟竟然去江家老爺面前討要她的話,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惡心而又憤怒!
  
      她一定要去找江樟將事情說清楚!
  
      江樟從江家二房出去之后,這心里還是有些憤憤!他也不是個經常提條件的,沒想到竟然被二叔拒絕了!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江樟無所事事的走到了村東頭,到了村里的屠夫江二狗的屋里!
  
      江二狗是個專門殺豬的,平常也幫著搧豬,幫著豬牛配種之類的!
  
      這村子里的人都嫌棄江二狗晦氣,也沒有人愿意將姑娘嫁給江二狗!早年江二狗重金娶了一個媳婦,只是自己也是個不爭氣的,喝了點酒就在家捉著媳婦打!將懷著身孕的媳婦打的流了產,這媳婦便跑了!從此之后倒是再也沒有人愿意將女兒嫁給江二狗,就連村子里的寡婦看到江二狗也是繞道走的!
  
      此人不僅猥瑣,還越發不成器了。
  
      “喲!樟子今天怎么有時間來我屋子逛逛!”江二狗靠在門邊曬太陽,捉著身上的虱子。
  
      江樟雖然也是個不講究的,但看到江二狗那邋遢的樣子也不免嫌棄的蹙眉。
  
      “聽說二狗叔經常幫著配種!”江樟直接笑著問道。
  
      江二狗睜開那浮腫的眼皮,似笑非笑的看著江樟問“你小子想干什么?”想到江樟還沒娶媳婦,說不定是對這些方面的事情感興趣,便笑著揶揄道“怎么?想跟著叔去開開眼界?”。
  
      江樟耳根發熱,就算他混有些事情也不好意思當著外人多說“叔,聽說你有讓豬牛發情的東西?”
传奇三肖中特